•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七十六章 靠权势说话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七十六章 靠权势说话

    作品:《官路弯弯

        丁玉升哎唷一声,扑倒在地上,哭哭啼啼的嚎叫:“爸,你疯了,你怎么打起我来了?”

        丁大炮喘着粗气,热气从他嘴里喷出来,遇到冷空气,变成了一片白白的水雾,他指着丁玉升道:“打的就是你这个畜生!跪好了!自从你五岁上死了娘,我就从来没有好好教育过你,今天我非一次性补回来不可!小小年纪不学好,看我不活剥了你的皮!”

        田源见事情突变,也走过来看热闹,看到李毅表情平静如水,只是冷冷的注视着这一切。心想李县长真是高深莫测,早上见到这么多兵来抓他,他是这副表情,现在人家跪在地上求他,他还是这幅表情!让人捉摸不透他心里的想法。

        丁玉升只是哀嚎,双手抱住头,声嘶力竭的大喊:“爸!你怎么了?你打错人了!李毅在那边呢!”

        “我打的就是你!”丁大炮抬起脚,一脚踹了过去,踢在他背部:“给我跪好了!李毅同志什么时候原谅了你,你再起来!”

        马红旗等人见他下手很重,每一下都能听到撞击声,数脚下去,丁玉升嘴角就渗出了鲜血!众人看得都是暗暗吃惊。这个丁大炮,真是下得了狠手啊!

        马红旗皱着眉,既不劝阻,也不说话,只在旁边袖手旁观,这出戏变化得太快,快得让他还没有消化过来!

        丁家的势力虽然大部分在军队,但地方上也有很多丁老爷子的门生故吏,权势不可谓不大,真要动一个副县长,不是什么大事情。这是丁大炮如此嚣张的原因,也正是马红旗宁肯面子受辱,也要帮着丁家的原因!

        在这个强者的世界,只有靠权势说话。

        穷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几千年来,世人都爱嫌贫爱富,攀权附贵。试看诸多古史典籍,其中多少人情冷暖,几多世态炎凉?

        然而,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个世界总是在辨证的轮回变化,丁大炮和李毅这次的转换更加快速!前一分钟,丁大炮还牛气冲天,后一分钟,却又俯伏在地。

        丁大炮丝毫不理会别人的看法和态度,只是打着自己的儿子,一边察看着李毅的反应。

        这时,李毅的电话响了起来,李毅拿出手机来,接听了。

        里面传来沈歆瑶略含担忧的甜美声音:“李毅,你那边没事吧?我一直担心你呢,现在下班了,我就打电话过来问问。”

        李毅道:“我没事。你呢,没有感冒吧?”

        “没有,有你的身体温暖我,我怎么会感冒呢?你那边怎么这么吵,还有人在哭呢!”

        “呵呵,我在看节目呢。”

        “心情这么好?还有心思看电视?昨天一晚上没睡,你不补个觉?”

        “嗯,看完这个节目我就去睡一觉。你也休息一下吧,别太累了。”

        “嗯,好的,再见。”

        “再见!”

        李毅悠闲的聊完天,挂了电话,冷冷的说道:“丁司令,还需不需要我跟你去军营?”

        丁大炮道:“不敢,不敢,是我们理亏了,是我家玉升有错,这孩子娘死得早,从小缺少教养,给李毅同志添麻烦了!”

        李毅哦了一声,说道:“那你打算怎么处理此事?”

        丁大炮心想,我这不是正在处理吗?我都叫我儿子给你跪下了,你还不知足?你还想怎么着?说道:“李毅同志是当事人,你有什么好的处理意见?”

        李毅道:“如果按照正规程序来处理,丁司令擅自兴兵,该受何等惩罚?”

        丁大炮心里一惊,这种事情,说大大过天,说小小如蚁,有人追究,那就是天大的事,丢官辙职,也只是上面一句话的事情;没人追究,就当是带兵出来溜了个弯儿,拍拍屁股回到军营,还当他的司令。他拿不准李毅此话的用意,只是沉吟不语。

        聂政委说道:“李毅同志,丁司令已经知道错了。何况,他也是受了下面人的蒙蔽,加之爱子心切,这才有此行为。李毅同志,冤家宜解不宜结,你看现在玉升也受到了惩戒,丁司令也亲自道过歉了,这件事情,不如就这样算了,好吧?”

        李毅道:“闹事的是你们,说要算了的也是你们,那我李某人,就只有受你们欺负的份吗?”

        聂政委摸了摸头顶,嘿嘿一笑,说道:“李毅同志言重了。”

        丁大炮道:“李毅同志,你要是还不解气,这样吧,我这不孝子就在这里,你再把他扔进池塘里去洗个冷水澡吧!”

        丁玉升听了,牙齿打颤,抖嘴叫了一声:“爸!”

        丁大炮道:“你罪有应得!”

        李毅道:“那倒不必,只要丁少爷不再纠缠我那位朋友,那便万事大吉了。”

        丁大炮道:“绝对没有下次了!这一次我就会剥了他的皮!收了他的野性子。李毅同志,你还有什么赔偿要求,请提出来,我一定尽量满足。”

        李毅嘿嘿一笑,心想我就等着你这句话呢!却是故作沉吟。

        丁大炮急道:“李毅同志,你有什么条件就说呗,我是真心实意想对你做一点补偿。”

        李毅不理他,举目一瞧,看见副县长邵玉香也在人群中看热闹,便招了招手,叫了一声:“邵县长,请你过来一趟。”

        邵玉香走了过来,满心疑惑,不知道李毅此时此刻喊自己来是什么意思。

        李毅问道:“邵县长,我们县的农产品都已经大丰收了吧?”

        邵玉香不懂李毅为何在此刻提起这个问题,但还是答道:“早就可以收了,只是一直没有找到买家,农户们急得头发都白了!再晚上数天,只怕很多菜就要烂在地里了!”

        马红旗听了,轻轻一咳,脸有不愉之色。邵玉香的话,无异于打他的脸呢!

        李毅笑道:“我上次答应过你,要帮你想办法找销路。嗯,销路是有了,但如果要等着那边来收购的话,可能还要等上一阵子。我现在有一条销售的捷径,就看邵县长如何报答我了!”

        邵玉香笑道:“李县长如果真帮了我们临沂农民这个大忙,不只我会感谢你,便是临沂所有的农户,都会感谢你,到时,大家都会争着请你喝酒呢!”

        李毅心想这女人真会说话,便对丁大炮说道:“丁司令,我的要求很简单,我想请你们军分区把我们临沂县所有的大棚菜全部收购下来!”

        丁大炮道:“李毅同志,不是我不想啊,只是我们的用量也没这么大啊!况且,我们早跟市里签了协议,部队上的菜,全部用市里的……”

        李毅摇了摇手,说道:“你要是拿不定注意,可以找你大哥商量嘛!我的要求就这一条。你什么时候把我们县的大棚菜运走了,今天这件事件就算完了!当然,你也不必太过为难,我刚才也说了,我不是找不到销路,只是要晚上几天而已!”

        丁大炮连忙道:“这事好商量,好商量!”当即打电话给丁前进,说了李毅提的这个要求。

        丁前进听了,却是哈哈一笑:“好啦,小事一桩嘛!这事情我做主了!你安排人手和车子,准备运菜,我通知下面各市军分区,叫他们做好接收的准备!我早就说过了,李毅这孩子脾气很好的嘛,这么容易就解决了,不就放心了嘛!”

        丁大炮松了一口气,放下电话,对李毅说道:“李毅同志,省军区丁司令同意收购你们县的菜。”

        这一来,临沂县的领导们尽皆雀跃。邵玉香更是笑得嘴都合不拢了,说道:“我这就安排农户们摘菜!”

        李毅笑道:“邵县长且慢,我问你,时下的菜价,你都知道吧?”说这话时,向邵玉香使劲眨了眨眼睛,双手抱圆,然后不停的放大。

        邵玉香冰雪聪明,马上就明白了李毅的用意,笑道:“知道!我天天跟菜农打交道,怎么不晓得菜价呢!”

        李毅道:“你先去打印一份价格表,把各种农产品的销售价格列印给丁司令,并叫他签字。同时还要注明,必须一手交货一手交钱,农民的血汗钱,不可拖欠!”

        邵玉香呵呵笑着应了,很快就弄出一份价格表来,交给丁大炮签字。丁大炮对菜价并不懂,哪里知道这里面的猫腻,拿过笔来,刷刷刷的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聂政委拿过去一看,说道:“李毅同志,这价格不太对吧?菜价哪有这么贵的?”

        李毅道:“聂政委,这可是大棚菜,还是入冬以来的头一茬呢!价格贵一点,实在是情理之中吧?邵县长,你说是不是?”

        邵玉香连连点头,伸手从聂政委手中拿过报价单来,笑道:“聂政委,你们军方财大势大,还缺这几个买菜的钱?”

        丁大炮这才明白,自己结结实实的被李毅给宰了一次!宰就宰吧,只要这小祖宗不计较就行!问道:“李毅同志,这看,玉升是真心知道自己错了,是不是可以叫他起来了?”

        李毅摆摆手,意味深长地说道:“丁司令的家规可真严啊!”

        陈凯明适时的说道:“呵呵,大家都辛苦大半天了,都留下来吃中午饭吧!”

        马红旗还有事情要跟李毅商量,便也点头道:“你们临沂这一次赚得够狠了!那就吃个饭吧!”他开了口,其它人自然更无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