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七十四章 踩人进行时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七十四章 踩人进行时

    作品:《官路弯弯

        姚鹏程带着县公安局的人早就过来了,但看到大院里这么多兵,不敢擅自进去,只在外面维持秩序。昨天晚上的事情,他并不知情,但是听到这些兵是来抓李毅的,他就暗自惊奇。

        现在通讯发达了,常委会一散会,会议内容马上就传播开来,姚鹏程也从相关人士手中打听到了内情,心想这些当兵的真是欺人太盛,自家儿子犯了罪,反过来还要抓人?

        李毅要是被他们这么带走了,他这个保护临沂县人民财产安全的公安局副局长,还有什么脸面当下去?更重要的是,他认准了李毅这个人,觉得李毅是一个真心实意做事情的领导,想跟着他混口饭吃,这才刚傍上大腿呢,正是表现的时候!所谓士为知己者死,何况这事情要是闹将开来,自己这方面未必就有亏吃!

        于是,姚鹏程领着几个手下,硬挤了进去,来到李毅面前,跟一干领导打了招呼后,说道:“李县长,昨天晚上的事情我们都听说了,你放心,我们是来给你助威的!我就不信了,当兵的在临沂犯了法,还能跑过来抓人回去?那我们临沂的公安民警还有何脸面?”

        丁大炮神情一变,又一个意外出现!他脸色难看的转向市政法委书记查克承,说道:“查书记,你的手下胆子很肥啊!”

        查克承因为姻亲史国柱的事情,对李毅耿耿于怀,殊无好感,但今天事情特别,又有马红旗在场,他说话就不好太过情绪化,只是说道:“比起丁司令的手下来,他们还是很克制的。”

        这句话无异于火上浇油,丁大炮疾声道:“我就不信了,你们临沂的公安,敢阻拦我们!”

        查克承扭过头去,不理睬他了。

        姚鹏程却有三分火性,听了这句话,冷笑道:“我也不信,丁司令敢在这里开枪!”

        双方大眼瞪小眼,剑拔弩张。

        李毅怕事态闹大,那就一发不可收拾,向钱多使了个眼色。

        钱多一愣之后就明白了李毅的用意,走到一旁,收起手枪,摸出手机来,拔通了一个电话,说了几分钟后,就挂了手机,重新回到李毅身边。

        这时场面十分混乱,众人的注意力都放在李毅和丁大炮还有姚鹏程身上,无人注意他的举动。

        几分钟后,丁大炮的电话响了起来。但他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没有听到。

        他的身边人却听到了,聂政委捅了捅他的身子,说道:“老丁,你电话响呢!”

        丁大炮这才掏出手机来,十分不耐烦的丢给聂政委:“老聂,你帮我接一下。”然而继续跟姚鹏程争闹。

        聂政委无奈的摁了接听键,刚听了两句,就再次拿手指捅了捅丁大炮:“老丁,你的电话!”

        “不接!我今天谁的电话都不接,我非揍这丫的一顿不可!”丁大炮火气蛮大,甩了甩手。

        聂政委扯住他胳膊道:“你大哥的,你也不接?”

        丁大炮愣了一下,拿过手机来,大声喂了一句:“大哥,什么事?什么,这里太吵,我听不清楚。”

        丁大炮右手拿着手机,左手的食指塞进了左边耳朵洞里,往旁边走去。

        电话里传来他大哥气急败坏的一声虎吼:“混账东西!在我面前你也敢撒谎!”

        丁大炮耳朵一麻,将手机从耳朵边拿开了一些,揉了揉耳朵尖子,再将手机放近了,说道:“大哥,你这话怎么说的呢?我几时骗过你你了?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撒谎啊!”

        丁前进怒目横眉,一拳砸在办公桌上:“你个猪头!我都快被你害死了!你还敢说没有!”

        丁大炮听到大哥拍桌子的声音,这才有些明白,看来真出大事了,连忙问道:“大哥,出什么事了?”

        丁前进强忍住胸口闷气,问道:“你上午打电话给我说,你儿子被人欺负了?究竟是什么回事,你如实说来。否则,连神仙也救不得你了。”

        丁大炮还以为是大哥从哪里知晓了事情的原委,当即笑道:“大哥真会说笑话。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玉升的确是被人扔进池塘里了,我没有骗你。我若是有半句谎话,愿遭天打五雷轰。”

        丁前进道:“好,那我问你,玉升为什么会被人扔进池塘里?”

        丁大炮嗫嚅了半天,就是不敢说出真相。

        丁前进挥着大手,连声道:“你说不说?不说算了!你的事情我也懒得再管了,哪天你不明不白的死了,我再来替你收尸吧!”

        丁大炮见大哥这话说得这般严重,这才组织语言,小心的说道:“我也是听下面人报告给我的,说玉升被人扔进了水里,我当时气晕了头,带了人马就杀过来了。”

        丁前进暴喝道:“我现在问你,玉升为什么被人扔进水里?”

        丁大炮吓了一跳,两兄弟感情很好,丁前进很少在他面前发这么大的火气,连忙答道:“我也是今天才听说了,可能是玉升调戏了人家的女朋友。”

        “混账东西!我要被你们害死了!”

        丁前进抓起桌面上一只杯子,狠狠的往地上一掼,碎裂声通过声波传递到了丁大炮的耳朵里。

        丁大炮道:“大哥,到底怎么了?就算玉升有错在先,可他也不该把玉升扔进河里啊!我们丁家的人是那么好欺负的?这个场子我要是不找回来,我们丁家还有脸面吗?”

        “脸面?你还知道要脸面?你自己生出来的儿子,不好好管教,尽知道放任他惹祸生非。”丁前进一通数落道:“昨天晚上,玉升是不是带了五六个人去?两辆车子追杀人家一对情侣?”

        丁大炮哎呀一声,心想大哥怎么什么都知道了?只得硬着头皮道:“可能是的。”

        丁前进道:“丢不丢脸?七个人追杀两个人,还被人家全给扔进了池塘!嗯,那玉升的伤势怎么样?”

        丁大炮道:“就是受了冻,感冒了。躺在医院里打点滴呢!”

        “多娇贵的身子骨啊!一个大男人洗个冷水澡,就病成这样了?还是我们丁家的后代吗?”丁前进骂道。

        丁大炮道:“哥,那可是你亲侄子,可怜从小就没了娘,你不心痛啊?”

        丁前进唉了一声:“你现在听哥的,马上叫玉升那兔崽子滚到临沂去!你还在临沂吧?”

        丁大炮道:“在啊!出了点事故,差一点就带上那小子回军营了!不是,大哥,为什么叫玉升来啊?”

        丁前进哼哼道:“还好你没带他回军营,不然,你就等着回家耕田吧!不,你能回家耕田还是你运气好,要看人家心情高兴,不跟你计较!”

        丁大炮听出点什么来了:“大哥,怎么了,那小子很有来头吗?”

        丁前进道:“他的来头大得压死你!”

        丁大炮咕哝道:“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副县长吗?能有多大来头?”

        丁前进冷笑道:“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似的,当了一点芝麻小官,就恨不得嚷嚷得全世界都知道?告诉你,便是父亲在世,也要让着他!你有几斤几两?当了一个小小的大校司令,你就得瑟得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了!以为西州就是你的天下了?嗯?”

        一听是连父亲都要让着三分的主,丁大炮这才知道李毅来头真不小,肯定是京城里某个大佬的后代子孙,哎呀一声,说道:“难怪他有个那么厉害的保镖,瞅着比父亲的警卫员还醒目三分呢!大哥,那怎么办?我今天可是彻底将人家得罪狠了!”

        “怎么办?马上按我说的做,或许还有三分退步,李毅这个人我十分清楚,他不是一个爱惹事的人,只要你肯低声下气求他,他肯定不会为难你。当初他还在大学时代,学校里一个保安得罪了他,他也大度的原谅了人家。你早跟我说是李毅这孩子,我也会劝住你了,你啊你啊,一大把年纪了,办起事来还是毛躁得很!”

        “好好好,大哥怎么说,我就怎么做。”丁大炮一迭声的点头。

        “听我的,叫玉升过来,给李毅跪下认错!”

        “要跪下吗?”丁大炮头皮发麻,脸上火烧一般滚烫。

        “不跪也可以啊!你等着李家使出手段来处理你吧!”

        “好,那我就叫玉升委屈一下,跪就跪吧,反正又少不了一两肉!”丁大炮咬着牙,心痛的说道。

        “对嘛!大丈夫能屈能伸嘛!唉,就算跪了,只怕李毅这孩子还不一定能饶过他呢!你先这么做吧,回头我再打电话跟他说说好话。希望他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跟你们父子俩一般计较!”

        “是是是!”

        “快去办啊!还愣着!”

        挂了电话,丁大炮马上就打电话到军区医院,找到丁玉升接电话。

        丁玉升其实并没受什么伤害,他也是军队大院里长大的娃,从小就爱爬树掏鸟窝,下河捉水蛇,什么顽劣事情没干过?身体没那么差劲,只是为了躲避父亲的责骂,这才一味的装可怜,好博取父亲的同情。却不料这一次装过头了,差点把丁家的前途都给装了进去!

        丁大炮电话打过来时,他正躺在床上,调戏军区医院的一个女护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