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六十八章 犀利的反驳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六十八章 犀利的反驳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心想,真是各人一张嘴,哪个不替自己脸上贴金?把责任往别人头上推?丁玉升现在醒没醒,李毅不知道,但要说十分严重,那是不可能的。

        陈凯明说道:“李毅同志,现在,你有什么要补充说明的嘛?”

        李毅笑道:“这种黑白颠倒的话,不知道是从哪个屁股眼里喷出来的!真正是臭死人了!”

        解明珍呵呵一笑,说道:“李毅同志真会比喻!”

        旁边的丁大炮和梁海军立马上就拉下脸去,似乎蒙上了一层青烟。

        李毅说道:“昨天晚上,有一个人就在现场,我想问问他看到了什么,又亲身经历了什么!”

        陈凯明问道:“哪个人?”

        李毅一指梁海军,说道:“这位中校同志,请向大家说明一下情况吧。”

        梁海军嗫嚅了半天,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李毅说道:“梁中校同志,你是一个人民子弟兵!我相信你有自己的原则和操守,请本着一个军人的良心,把昨天晚上的情况如实的向大家说一遍!”

        梁海军憋红了脸,他既不愿意说谎,可是也不能说出实情,有如在火上煎熬一般难受。

        他虽然是一个有正义感的军人,但是在军队里面,也是有圈子的,也是分派系的。

        每个身在圈子里的人,只要当到一定的官职,就会自觉或者不自觉的进行站队,不站队,就得不到上级的重视,没有人给你撑腰,也没有人提拔你!

        军队体系比地方体系更加严苛,在地方上,你升一个级别,升不动了,你可以一直保持这个级别,就算混到退休,待遇和职务都不会有太大变化。

        而在军队中,职务跟军衔是有严格的年龄限制的,如果到了年限,你还不能得到提升,那就只好退伍或者转业到地方。

        梁海军好不容易才熬到中校正营级别,而且多亏了丁大炮的赏识,这份恩情,不能不报!叫他出卖丁玉升,他是无论如何不肯做的。

        可是,要他当众说谎,背叛自己的良心,说一些违心的话,他又难过良心关。

        于是,他卡住了!

        丁大炮在心里暗骂这个蠢货,你不说话,人家不就猜忌了吗?觉得我们这边说的话,肯定有什么猫腻!真是蠢到家了!

        李毅微笑道:“怎么?梁营长有什么难言之隐吗?还是真的就这般健忘?”

        梁海军好半天憋出一句话来:“昨天晚上的事情,我记不太真切了!”

        李毅忍不住笑道:“哦,梁营长不记得了,嗯,丁玉升还在昏迷之中,那么,我要请问丁司令,你那些所谓的经过,是从哪里听来的?可否请他前来对质?”

        丁大炮毕竟是军人,有些直肠子,脑筋哪里有李毅转得这么快?他当时就给憋住了!

        聂政委跟丁大炮是多年战友,两人搭台子也有些年月,战友情深,见他如此受窘,便站出来替他说话道:“可能是另外一个在场的目击证人,也受了冻,因为受伤较重,那个人没有一同跟来,现在还在军分区医院治疗呢!丁司令,是不是这样的?”

        丁大炮感激的看了聂政委一眼,连连点头:“对对对,就是如此!”

        李毅道:“聂政委,你可是市委常委,也算是我们西州市党委的高级领导人,你说出来的话,可要为自己负责!切莫强行出头,信口开河!”

        聂政委道:“我刚才也只是一种猜测,具体情况,还是由丁司令来说吧。李毅同志,你年纪不大,嘴巴倒是犀利得很哪!”

        李毅道:“有理不在声高,我只是据实而言,如果言语上对各位领导有所冲突,我只能表示抱歉。我年轻,受不得人冤枉,有时语气太冲,也是被逼的!”

        聂政委其实对事情的真相并不知情,这时说道:“那你倒是说说,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临沂县这么多领导在场,是非曲直,总能说个明白吧?我相信他们一定能秉公直断的。”

        这里聂政委和丁大炮的职位虽高,但他们两个毕竟是市级领导,而这里是临沂县常委会,主持人还是陈凯明,聂政委说完之后,就把话语权还给陈凯明,对他说道:“陈书记,你说是不是?”

        陈凯明道:“当然。我同意聂政委的意见,李毅同志,你就向常委会和两位市军分区的领导人说个明白吧。”

        李毅道:“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当然要说,梁营长,你刚才说你健忘,这样吧,我现在开始说,你仔细的听,看看我说的话,能不能引起你的记忆,如果你侥幸记起来了,又发现我有说得不对的地方,请指出来。”

        梁海军铁青着脸,面无表情的答应了一声。

        李毅说道:“昨天晚上,我们临沂经开区大摆宴席,宴请了当地企业名流,为了更好的宣传经开区,就请来了市电视台的摄制组进行拍摄。其中有一位主持人,是我的朋友,晚宴之后,我送她回到管委会孙副主任宿舍休息。因为大家都是朋友,就玩了一会儿牌,不觉夜深,我告别她们两人,下楼回家。那位主持人朋友送我下的楼。”

        李毅说到这里,看了梁海军一眼,说道:“接下来,这位中校同志就闪亮登场了!他当时威风凛凛,领着几个部队上的同志,在我上车前,把我给拦下了。梁营长,现在有没有记起来?我没有说假话吧?”

        梁海军没有回答,却低下了头去。

        众人一看,就知道李毅所言不假。

        解明珍问道:“梁营长为什么要拦住你?”

        李毅道:“我当时也不知道啊!我跟他素不相识,开始时,我还以为是歹人,但一看他们的穿着打扮,有些像部队上的人,这才放松了警惕,问他们想做什么?梁营长当时好大的口气,他跟我说,我们少爷要见你,请跟我们走!我心想你是什么人?我凭什么跟你走?再者,这都什么社会了,还有少爷?莫不是古代的某个纨绔子弟穿越过来了?”

        丁大炮一张脸气得铁青!狠狠瞪了梁海军一眼。

        昨晚,梁海军怕挨骂,并没有说实话。而丁大炮明知他说的是假话,却也装聋作哑,因为他要为儿子讨个公道,正需要这样的假话做借口,发动攻击!

        李毅继续说下去:“我当时没有理他,拉开车门就要上车。这时,丁玉升来了,这时我才明白,原来所谓的少爷,却是这位丁公子!”

        解明珍有意帮李毅,当下呵呵一笑,问道:“这么说,这个丁玉升,你们以前是认识的?”

        李毅道:“缘只一面!有一次我到西州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宴会,在宴会上碰到过他,当时,他恬不知耻,调戏我那位电视台的主持人朋友,我为了保护朋友,跟他有过冲突。昨天晚上,他又故伎重施,仗着人多势众,再次调戏我那位朋友,言语露骨,不堪入耳!我朋友一再赶他离开,他却恼羞成怒,下令梁营长等人抓我们。情急之下,我拉着她上了车,开着车就跑。”

        孙正阳问道:“当时是几点钟?”

        李毅想了想,回答道:“大概是凌晨一点多钟吧!”

        孙正阳笑了:“梁营长,你们还真是好兴致,凌晨一点多钟了,又是雪夜,天冷得很,你们几个人,在开发区那边荒地上游玩什么?”

        这话一问出来,众人都有些失笑。

        李毅看着他点点头,心想孙正阳这是在帮自己说话呢!

        梁营长只是低着头,不说话。

        丁大炮虎着一张冷脸,冷笑道:“现在也只是他的一面之词!谁又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郑春山忽然不阴不阳的笑道:“李毅同志,你半夜三更的,跟两个女性朋友在一起,其中一个还是你的直接下属,你们三人玩到那么晚,又在玩什么?”

        丁大炮见有人帮自己说话,马上抓住这一点大做文章:“对啊,李毅,你昨晚跟两个女的在一起,干什么勾当?”

        李毅笑道:“我跟两个朋友在一起做什么,跟这件事情没有关系吧?如果郑书记怀疑我有什么违纪行为,可以请纪委的同志立案调查嘛!我李毅堂堂正正,光明磊落,不怕小人算计!”

        郑春山怒道:“你骂谁是小人?”

        李毅淡淡的道:“谁承认了,谁就是小人呗!”

        郑春山道:“你深更半夜,跟两个未婚女子,玩在一起,这不是很可疑吗?”

        李毅讥笑道:“你也知道他们是未婚女子!告诉你,我还是未婚男子!我跟她们都是好朋友!怎么了?哪条律法上明文规定了,未婚男女不能交朋友?在一起呆的时间不能超过晚上十二点?那人家怎么谈恋爱?”

        “哈哈!”席如松忍不住笑出声来。

        孙正阳笑道:“春山同志,就算李毅同志要跟女孩子谈恋爱,那也是人家的自由嘛,我们常委会可不管这种事情!”

        郑春山道:“他交女朋友当然可以,可是,他不能同时交两个女朋友吧?而且,还有一个是他的女下属!我怀疑他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

        李毅反唇相讥:“上下级关系就不能交朋友了?你哪只耳朵听见我说过她们是我女朋友了?难道在春山同志心里,所有的女性朋友都是女朋友?难怪民间传言,说郑书记跟肖玉莲关系不寻常呢!莫非,未婚男女一起交朋友是罪过,已婚男女乱搞一气反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