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六十六章 临沂大风暴第一波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六十六章 临沂大风暴第一波

    作品:《官路弯弯

        昨天晚上为了不受人打扰的玩一把浪漫,李毅把手机关了,在返回临临的路上,这才打开来看。

        一开机,就看到几十个未接电话。

        李毅粗略看了看,都是临沂打过来的,有姚鹏程的,有钱多的,还有招待所里的固话的,另外还有一些电话号码,看起来很眼熟,却不记得是哪个衙门的电话了。

        再翻看短信,只有钱多发了一条短信,短信内容跟他本人的话语一般少得可怜:“毅少,有人找你麻烦!”

        李毅轻轻一笑,手指点轻轻的在方向盘上点着,他在开车时,也有思考问题的习惯,每次思考时,手指就会情不自禁的在方向盘上跳动。

        进入县城大街,已经是早上七点四十分了,李毅在一家早点店前停下车,进去吃了碗面条。

        吃面条时,他听到吃客们在议论,说昨天晚上县政府那边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来了一溜排的军车!闹闹哄哄的,直到现在都没有散。

        李毅丝毫不着急,慢条斯理的吃完了两碗面,付了账,开车往县政府那边去。

        远远的看到县府大院前围了很多人,国人就是喜欢看热闹,尤其是官方的热闹。

        里三层外三层,挤满了人,交警在维持着秩序,但效果不大,因为里面的热闹程度实在有诱惑力!很多身手利索的,甚至爬上了县府大院门前广场上的树木上,伸长脖子往里张望。

        县府前面的大路已经不能通车,就算没有这些围观的人群,那七八辆军用大卡车两两并排在门口,正好堵住了大门前的马路,小车是无法通行了。

        李毅寻个地方把车子停了,大步走了过去。

        执行的交警和警察认识李毅,放他进去了。

        大院子里,站了几十个全副武装的军人,个个身背微冲,穿着绿色的军装,个个站得跟杨树一般笔直。

        李毅进来,他们只看了一眼,并没有说什么,但如果有人出来,他们就会伸手阻拦。

        看来,这些人是想把县府大院给封了,所有人等,只许进,不许出!

        李毅背着手,径直往办公室走去。

        刚上楼梯,就看到田源急得团团转,在楼梯口等着他,一见到他来了,马上迎上来,说道:“李县长,你怎么来了?”

        李毅笑道:“废话!今天又不是休息日,我不来上班么?”

        田源哎呀一声道:“李县长,我不是这个意思,昨天半夜里,来了一批凶神恶煞的军官,一来就把咱们行政大院给包围了,嚷嚷着要我们交出李毅县长!”

        李毅道:“我刚才进来时看到了。”

        田源道:“县委县政府所有部门都惊动了!常委们现在都在会议室里,跟那些军官们交涉。”

        李毅哦了一声:“我知道了。”抬腿要往上走。

        田源拉住他说道:“李县长,你怎么还上去啊?”

        李毅道:“笑话,我的办公室在上面,我为什么不能上去?”

        田源急切的道:“有两个军人同志站在你办公室门口把守着,就等着你来好抓你呢!”

        李毅道:“他们全是疯子不成?凭什么抓我?我可是临沂县人民政府的常务副县长!我看他们有几个胆子敢抓我!你让开!”

        田源被李毅的浩然正气震住了,松开了手,跟着他往上面走。

        李毅办公室门口果然站着两个手持微冲的军人,其中一个李毅还见过面,正是昨天昨上的那个梁海军梁营长。他们安排他在这个位置,显然有着特殊的用意,一则梁海军见过李毅的面,不怕李毅跑了。二则梁海军是昨天晚上事情的直接参与者和受害者,见到李毅绝不会客气。

        李毅走到门口站住脚,看定梁海军,见到他肩膀上扛着一杠两星,说道:“中校同志,昨天晚上没有感冒吧?”

        梁海军面无表情的道:“李毅同志,中校梁海军,奉命执行任务,请跟我们走一趟!”

        李毅道:“走?去哪里?”

        梁海军道:“去见咱们首长!”

        “哦,你们首长?是哪位?”李毅笑着问。

        梁海军道:“军分区司令员丁大炮同志!”

        李毅道:“丁大炮,是不是丁玉升的父亲?他想见我?你叫他过来吧!我在办公室里等他。”

        梁海军道:“李毅同志,你胆子不小,差点害死丁玉升,你还敢大摇大摆的前来上班!”

        李毅冷笑道:“我为什么不能来上班?搁在战争年代,那里就是我的阵地!身为一名战士,你能轻易离开你的阵地吗?中校同志!照你的意思,我被你们两辆车子追杀之后,还应该捂着屁股逃跑吗?我正告你,这里是我的办公室,不是你们的营部!请你们让开。”

        梁海军脸上一阵火烧般发热,李毅的话,句句戳中了他的痛脚。

        李毅板着脸,很有威严的再次说了一次:“让开!”

        梁海军虽然个子比李毅还要高上几公分,但李毅这种不怒自威的气势,震得他有些发怵,跟另一个战士交流了一下眼神,分开一条路来,让李毅推门进去。

        梁海军对同伴说道:“你在这里守着,我去报告首长!”

        李毅在自己的办公椅上坐下来,拨通了钱多的电话:“我在办公室,你过来一趟。”

        钱多很快就来了,一进门就说道:“毅少,你总算回来了!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整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李毅道:“一言难尽。我问你,这事情你还没有跟京城方面说吧?”

        钱多搔搔头,笑道:“没有。毅少没有命令,我不敢报告给首长。”

        李毅指着他道:“你看你,连说个谎都不会!我的事情,你还少打了小报告?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呢?哼!我只是懒得跟你计较!这件事情,你不是不想报告,你只是不知道怎么报告!是不是?”

        钱多嘿嘿一笑:“毅少真是火眼金睛,什么都瞒不过你。昨天晚上你要是带我在身边就好了!”

        李毅道:“昨天晚上幸亏没带你在身边,依你的脾气,你连杀人的心都有!”

        钱多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真是担心了一夜!”

        李毅知道他担心自己是真心的。两人在一起,也有些时日了,彼此之间,还是有些兄弟情谊的。一般来说,李毅虽然知道他是爷爷的哨探,但自己不管做什么事,都不会瞒着他。

        因为那个顽固的爷爷,只有什么都在他掌握之中时,他才不会伸出手来管三管四!如果他以为掌控不了李毅时,必定会一个电话把他召回京城,安排到某个部委里去上班。

        那种生活,虽然安逸,却不是李毅想过的。

        正聊着,县人武部部长边建军领着梁海军过来了,同来的还有县政府办公室主任何恒远。

        因为有边建军在,李毅起身相迎。

        边建军说道:“李县长,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县委县政府从昨晚一直闹到现在,还是不得安宁!现在陈书记召开了临时常委会,请你到常委会上去做个说明吧!”

        何恒远点头附合,证实边建军所说不假。

        李毅并没有多言,只是说道:“好!那就一同过去吧!”

        梁海军却将一双虎目盯在了钱多身上,钱多瞪了他一眼,跟在李毅身后走了出去。

        梁海军脸上呈现一种思索,他碰了碰钱多的胳膊,说道:“这位同志,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钱多冷冷的道:“你认错人了!”

        梁海军轻轻哦了一声,脸上的表情却是更加凝重。

        李毅的步子丝毫不乱,跟平常一般模样!

        田源一直跟在旁边,此刻看到李毅这种气度,打从心眼里佩服起来,李县长真是有大帅风范啊!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这种沉稳,正是自己行走官场需要学习的。

        进入常委会议室,里面激烈的争吵声戛然而止。十几道目光,刷刷刷的向李毅射了过来。

        里面坐着的人,除了县委常委们外,还坐着两个高级军官,从他们的军衔等级来看,都是大校正师级别,应该就是军分区司令员和政委。

        其中有一个长得跟丁玉升有分相像的,就是军分区司令员丁大炮同志!

        丁大炮名字取得响亮,其实人并不十分高大,也不威猛,个子不高,只有一米七左右,身形也瘦,但十分的精壮,虽然已有四十多岁年纪,昨晚又没有睡好,但是整个人看上去神采奕奕。

        他正一脸怒气的坐着,刚才似乎在跟陈凯明和孙正阳争论着什么,此刻看到李毅等人进来,不用人介绍,他也估到这位年轻帅气的小年轻,就是把他宝贝儿子扔进池塘里的临沂县常务副县长李毅。

        陈凯明起身,介绍道:“丁司令,聂政委,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临沂县常委副县长……”

        不等他说完,丁大炮腾一下就站了起来,指着李毅问道:“你就是把我儿子扔进池塘里冻僵了的李毅?”

        李毅淡淡的道:“我就是李毅!但是,我要纠正你一个错误:你儿子丁玉升不是我扔进去的。是他自己开车不小心,掉进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