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六十五章 温书记烧头炷香?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六十五章 温书记烧头炷香?

    作品:《官路弯弯

        沈歆瑶一句“臭美”丢给他,指着池塘道:“他们找到丁玉升了。”

        李毅也看到了,梁海军正拖着丁玉升游向岸边。

        他转身就走。

        沈歆瑶道:“喂,你不看看他死了没有?”

        李毅头也不回的道:“死不了。不过有罪受了!你要是不怕他们上来打你,你就继续留下来看热闹吧!”

        沈歆瑶听了,连忙追上来,跟着李毅上了车。

        “喂,他们不会善罢甘休吧?”沈歆瑶问道:“那个丁玉升来历不小,是军区领导的儿子。日后他们要是寻将来,你岂不是很麻烦?”

        李毅一边启动车子,一边说道:“不会等到日后,今天晚上他们就会寻来。你瞧瞧丁玉升那纨绔样,一看就是缺少家教的那种,有这种家教的人,他家里的老子,绝对是宠儿爱子的主。你看他一个电话就能把军分区的军人给招来做帮凶,就知道他家里人肯定对他溺爱得不行。现在他受了这等欺负,他家里老头子能坐得住?”

        沈歆瑶急道:“你都知道?那你还这般对待他?现在怎么办?”

        李毅笑道:“所以,我们今晚不能回去,得在外面躲一个晚上。”

        沈歆瑶道:“躲过今晚,明天怎么办?他们家里势大,你就算是个副县长,只怕他们也不会怕你。”

        李毅笑道:“躲过今晚再说呗!怎么,你担心我的安危吗?”

        沈歆瑶道:“你毕竟是为了我才这般做的,李毅,谢谢你。”

        李毅道:“我为你做了这么大的事情,这句谢谢显得太没有营养了。”

        沈歆瑶笑道:“那我明天请你吃营养餐吧。”

        李毅摆手道:“明天再说吧。今晚去哪里赏雪?”

        沈歆瑶偏着头想了想,笑道:“你果真要赏雪,倒真有一个好去处。”

        李毅便问是哪里?

        沈歆瑶回答说:“缘空寺。”

        李毅道:“我到西州后,老听人说到缘空寺,这个缘空寺到底是个什么寺庙,很有名气吗?”

        沈歆瑶道:“你连缘空寺都不晓得?真稀奇。”

        李毅道:“一个寺庙而己,我不知道也没什么吧?天下名山古寺多了去了,我岂能全知道?”

        沈歆瑶笑道:“别的寺庙你可以不知道,但这个缘空寺对你们官员来说,意义特别。”

        “哦,愿闻其详。”

        “缘空寺始建于唐代,期间经历过多次战火的洗礼,现在的寺庙是清朝末年重建的。相传唐朝宝历年间,有一个本地的秀才进京赶考,走到九子山下,累了歇脚,闻到悠扬的钟声,便循着钟声前去礼佛,在缘空寺佛像前许下宏愿,说如果此去高中,回来后一定大修寺庙,重铸菩萨金身。

        他此去果然高中状元,回家乡后也实践了诺言,大修寺庙,重塑金身,后来累官至当朝宰相。所以,缘空寺又有一个名字,叫宰相寺。从那以后,缘空寺就出了名,所有赶考的学子都爱到寺里去拜上一拜,祈求高中魁首。

        便是现代,西州市的大小官员,每到正月初一,都爱到山上去拜佛烧香,尤其是这个第一炷香,听说特别灵验,只要是烧到了这头炷香的人,这一年一定官运亨通。连省里的很多领导,都慕名而来呢!”

        李毅笑道:“一座寺庙,却攀附了这许多世俗官场中事!可见得,世上没有什么清净地方,便是天宫佛殿,也是分座次,排班列阵的!”

        沈歆瑶道:“天宫其实就是人们想象中的另一个世界,那里同样也有权力的争夺,要不然,为什么孙悟空就算大闹天宫,也一定要争个齐天大圣的名号呢?呵呵!所以说啊,就连神仙都想要当大官呢!你啊,真应该去拜一拜!再说了,撇开宗教方面的迷信不说,那里的景致是极好的。”

        李毅笑道:“那就去看看吧!”

        沈歆瑶笑道:“你身在官场,我问你一件事,你一定不晓得!”

        李毅便问是什么事。

        沈歆瑶道:“你知道今年缘空寺的头一炷香,是谁烧的吗?”

        李毅还真来了兴趣:“谁?马红旗?杨烈?”

        沈歆瑶笑道:“还轮不到他们去烧!你再也猜不着这个人!”

        李毅道:“你别打哑谜了,快说是谁?”

        沈歆瑶竖起食指道:“南方省的一号人物!”

        李毅吃惊道:“你说省委书记温玉溪?”

        沈歆瑶道:“就是他。初一那天下了雪,但还是有很多官员冒雪去烧香,他们传得有板有眼,都说看到了省委一号车。”

        李毅心想,温玉溪那样一个有着坚定的无产阶级信仰的党员,也会相信这些传言,去争着烧这头炷香吗?说道:“可能是以讹传讹吧?也可能是寺庙方面为了创收,故意散播的谣言。”

        沈歆瑶道:“姑妄听之,姑妄信之呗!这头炷香可不便宜,听说要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块钱呢!”

        李毅笑道:“那就更是无稽之谈了!温书记不可能花这么多钱来烧这么一炷香的。”

        沈歆瑶道:“可是,温书记去年的运程十分不好走,自从烧了这炷香后,他的运势马上就变了,现在的南方省,起码有一半势力控制在了他手中。”

        李毅道:“你都从哪里听来的?似是而非!官场中的事,远没有民间组织部传说的那般简单!”

        他话虽这般说,心里对这个缘空寺还真的产生了浓厚兴趣,甚至在猜测,马上又要到春节了,这头炷香会是哪个烧到呢?

        沈歆瑶问道:“喂,听你的口气,处处维护温书记,怎么,你跟他很熟吗?”

        李毅呵呵笑道:“他是南方省官场的天,就跟我们头上的天一样,我们身在其下,能不熟悉吗?可是,我熟悉他,他可不一定熟悉我啊!”

        临沂到西州并不远,九子山又在西州郊区,离临沂县界很近。

        沈歆瑶虽然不会开车,但她常在外面跑,对西州市的主干道路还是挺熟悉的,有她指点,李毅顺利的找到了九子山。

        九子山海拔并不高,因有九座高低不一的山峰,因此得名。

        缘空寺在最高的那座山峰顶部,有一条盘山公路蜿蜒而上,直通寺院前门。

        空山雪夜,万籁俱寂,寺庙大门紧闭,庙里禅堂里偶有星星灯火闪现。

        放眼望去,四周皆是如削绝壁,连绵起伏的群山,都覆盖着厚厚的白雪,皑皑不尘。

        两人下了车,踏着积雪,走到寺院外面的一处亭子里,观赏雪景。

        亭子挂着一方牌匾,上书“宰相亭”三个隶书大字。

        两边各有一联,上联是:暮鼓晨钟惊醒红尘名利客;下联是:佛号经声唤回苦海梦中人。

        李毅笑道:“这副对联,再配上宰相亭三个字,绝了!”

        山风劲吹,沈歆瑶有些冷,抱紧了双臂。

        李毅道:“还是到车上去呆着吧!小心感冒。”

        沈歆瑶道:“不,我就要在外面看雪,就算感冒了,也值。我一直有一个心愿,想到九子山缘空寺来观赏夜晚的雪景,顺便看看雪霁后的日出,听说那是人世间最美的一道风景。可惜的是,这个梦想,一直没有实现。一是因为交通不便,二是因为没有合适的人陪同。你不知道,我给我那些朋友说出这个愿望时,他们都骂我是神经病!吃饱了撑着了,没事做了,半夜三更,想爬到高山上去看雪!”

        李毅摸了一下鼻子,说道:“这么说来,我很荣幸。”

        沈歆瑶道:“是很巧!如果不是你们临沂经开区搞这个活动,我不会来到临沂,如果不是丁玉升来闹这一出,我们就不会大半夜的开车出来逛荡吧?如果今天没有雪,我的愿望也不能实现,最重要的是,如果不是你,谁又会愿意陪我一起这么疯狂呢?”

        她抬起头看着李毅,点漆的眸子里,闪出晶莹的光彩。

        李毅也注视着她。

        这一刻,那亘古的荒山,千年的古寺,万里的白雪,都在见证这对男女的心意相属。

        她伸开双臂,抱住李毅,在他冰冷的脸上印上一个火辣辣的吻。

        她轻声说道:“谢谢你,李毅。”

        李毅微微一笑,很自然的伸出手臂,拥着她,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她。

        两个人的体温,一旦相拥,发生的不是简单的加法,而是化学反应。一股浓浓的暖意,从他身上传递过来,输入她的体内。她的脸上渐渐涌上一层红晕,手也不再冰凉。

        也不知过了多久,东方忽然现出一线红光,这线红光越变越大,变成了一轮火红的太阳!

        霞光万道,普照大地。

        群山峰顶上的积雪,在金色阳光的照耀下,散发出五彩晶莹的反光,整个世界,有如一片琉璃,又似有人撒下了万千珠宝。

        沈歆瑶张开双臂,尽情的跳舞,围着李毅转动着,口里大声的唱着歌,朝阳在她身后映照,这幅景象,跟电视里观音菩萨出场时相差无几!她若是换上裙裾美服,戴上道冠霞帔,那就更加完胜了!

        “太美了!”

        李毅惊叹,为眼前的景色,为眼前的人儿!

        下山后,李毅直接送沈歆瑶回到了西州市,然后独自返回临沂,他知道,在临沂县城里,将有一场大风暴等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