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六十二章 被人跟踪了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六十二章 被人跟踪了

    作品:《官路弯弯

        沈歆瑶笑道:“小薇,我知道你为什么到临沂来。”

        孙薇白了她一眼:“你是神算子,你什么都知道!”

        沈歆瑶道:“你的事情,我还就知道!”

        孙薇怕她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推她道:“什么啊!别胡说。”

        沈歆瑶道:“你还不是为了躲着马广宇?”

        孙薇道:“你知道就行了,别到处嚷嚷!省得他又追到这里来。”

        沈歆瑶就摇头叹气道:“小薇啊小薇,人家马公子早就追到这里来了!你看看那边!”

        宴席有好几桌,管委会就没有开包厢,只在酒店的大厅里摆了几桌。大厅里还坐着其它一些顾客。

        孙薇顺着她的眼光一瞅,果然看到马广宇坐在那边,向着自己挥手,跟他同来的,还有那三个跟他齐名的少爷公子。

        孙薇皱眉道:“真是阴魂不散!喂,你也小心些,死皮赖脸追求你的那位,也跟了来呢!”

        沈歆瑶嫌恶的瞥了那边的丁玉升一眼,唉声道:“我也烦死了,那姓丁的有好几次追着我下去采访!有时还半夜三更的跑到我家门口去!”

        孙薇道:“今天晚上你不回去吧?要不跟我睡呗?”

        沈歆瑶道:“我同事今天晚宴后就会回去,我嘛,如果你一定要留我,我就勉为其难,留下来陪你一晚上呗!”

        孙薇推她一把,轻笑道:“美得你!好像我求着你似的!你爱留不留!”

        一时晚宴散了,一众领导各自坐车走了,李毅上车前,问孙薇:“要不要我送你一程?”

        孙薇拉了沈歆瑶,上了车子,说道:“好啊,今天晚上我留瑶瑶陪我睡觉呢!你要不要留下来陪我们玩玩?”

        李毅呵呵笑道:“这么晚了,玩什么?”

        孙薇笑道:“当晚是玩牌啰,要不然,你还想玩什么?玩牌的话,我们两个人不好玩,加上你正好,可以玩玩五十K!”

        李毅摸了摸鼻子,问钱多道:“你玩牌吗?”

        钱多摇头摆手:“我玩不惯那玩意,一坐上牌桌,我就头晕!”

        李毅笑道:“难得,这世上还有你怕的事情!那你先回去休息吧,我送两位美女回家。”

        钱多嘿嘿一笑,跟在李毅身边久了,对李毅的脾性多少有些清楚,这个毅少,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不好,好色!

        貌似男人好色,不算什么毛病吧?列位看官,你们说呢?

        钱多下车步行回去,李毅驾了车,开往经开区管委会。

        李毅只顾着在车上跟美女聊天,丝毫没有注意,有一辆小车跟着他的车,不远不近的,一直跟到了管委会宿舍楼。

        快下车时,李毅笑问:“喂,你宿舍里有牌吗?”

        孙薇笑道:“有啊!”

        李毅奇道:“你一个人住,宿舍里怎么会有牌?平时也喊人过去玩牌吗?”

        孙薇笑道:“没事做啊,只有打牌这一途!哪像你李县长啊,忙得四脚朝天的!腾不出手来玩牌。”

        李毅哈哈笑道:“孙薇同志,你这是在批评我,说我远离群众,没有跟人民群众打成一片吗?”

        孙薇笑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李毅停好车子,三人往楼上走去。

        进了屋子,沈歆瑶四下瞧瞧,哇哇叫道:“孙薇,你也太**了,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套间!看来你这个副主任当得蛮滋润的嘛!”

        孙薇笑道:“哪里有你那么滋润啊?天天像个明星一样,在电视上露脸,受着万千少男的爱戴!”

        沈歆瑶道:“去!哪有什么少男爱戴我了?”

        李毅笑道:“有啊,我就是这么一位!每天晚上你的新闻我是必看的。以前大部分时间是看新闻,现在大部分时间换看人了!”

        孙薇哈哈笑道:“李毅同志,你可不能算少男一族了,只能算是青年了!”

        沈歆瑶听了李毅的话,心里有些小甜蜜,却把红唇一撇,说道:“都当县长的人了,说起话来没个正经!”

        孙薇拿出扑克来,在桌子边坐下,只打了一盘,就冷得不行,沈歆瑶问道:“小薇,你家里没有烤火炉吗?”

        孙薇笑道:“我平常都是一个人在家,一有空就钻在被窝里,哪里用得着烤火炉那种奢侈玩意!这样吧,我们三个人都不是外人,随便些好吗?”

        李毅耸耸肩膀:“我无所谓啊,你们想怎么样随便都可以,不用问我。哪怕脱光了衣服打都可以。”

        孙薇拿了一张牌,扔过去打他,笑道:“你想得美呢!我的意思是说啊,我们坐到被窝里去玩吧!”

        沈歆瑶是美女主持,为了美丽,就难免要冻人,穿的衣服本就有些单薄,此刻忙不迭的应承:“好好好!就坐到被窝里去玩。”

        三个人来到孙薇睡房,李毅看到里面散放着几件女人内衣内裤,心想这个孙薇,个人生活也不是很检点嘛!又想想人家本就是一个单身女人,有什么要注意的?自己若不是有舒畅帮忙收拾,还不是跟她一般模样?真是五十步笑百步了。

        三个人围坐在床上,拿被子盖在中间,果然暖和多了。

        孙薇麻利的洗牌,扑克牌在她手中发出清脆的响声,她边洗边问:“要不要玩点什么彩头?”

        沈歆瑶笑道:“事先声明,我可没带多少现金出来。”

        孙薇道:“玩钱有什么好玩的?要玩就玩点刺激的。”

        沈歆瑶道:“只要不玩钱,其它的都好说,贴胡子?”

        孙薇呵呵笑道:“那太老套了!这样吧,我们来玩脱衣服!”

        沈歆瑶看了李毅一眼,说道:“这大冷天的,你要玩脱衣服?”

        孙薇笑道:“正因为是大冷天的才好玩嘛!”

        李毅惊诧莫名,没想到孙薇居然还有这么放得开的一面,倒是他这个男人有些尴尬的笑道:“这不妥吧?有伤风化,还有可能感染伤风感冒!”

        孙薇眼珠一转,说道:“怕感冒?好办,那就玩脱裤子,反正下半身藏在被窝里,冻不着,嗯,你也看不着!呵呵,这样就不怕有伤风化了吧?”

        李毅倒是无所谓了,心想你们都不介意,我一个大男人,还介意跟你们玩脱衣服的游戏?拿眼看向沈歆瑶,只见她憋红了脸蛋,说道:“不好嘛!我们就玩玩牌就行了,”

        李毅便也顺着她的话道:“要不还是玩钱吧,沈小姐没带钱,我借给你。”

        孙薇无奈的道:“那好吧!那就玩钱吧!”说着趴到沈歆瑶身边,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傻瓜,我在给你创造亲密接触的机会呢!你又不会把握!”

        沈歆瑶怕痒痒,摸着耳朵,低声道:“什么机会啊!你乱说!我看是你自己对他有意思吧!”

        孙薇瞪她一眼:“我跟他是同学!拜托!同学之间若是能产生感情,早在四年大学生活中就产生了!”

        李毅伸手指着她们:“喂喂喂,你们可不许串通啊!不许耍老千哦!”

        孙薇道:“我们根本不需要串通,我和瑶瑶一边,你一个人一边,我们两个打你一个!”

        李毅摊手道:“谁叫你们是女人呢!依你。打几块钱?五块还是十块?”

        沈歆瑶睁大了眼睛,朝着李毅眨了眨,像看外星生物一般好奇:“不是都打五毛钱的吗?”

        李毅一愣,心想这么久了,自己偶尔还会忘记重活这一出!真是失败!呵呵笑道:“五毛有什么好玩的,五块吧!”

        孙薇道:“五块就五块,怕你哟!”

        三个人开始抓牌,李毅的运气出奇的好,每一盘都是赢的,一个小时玩下来,输得沈歆瑶质问起孙薇来:“小薇,你是不是跟李县长串通好了,来赢我的钱呢?我怎么老是输啊?都输了近百块钱了!”

        小薇本是玩牌的高手,这时也叫道:“李毅同志,你是不是耍老千啊!有你这么赢牌的吗?”

        李毅呵呵笑道:“牌是你的,牌桌也是你的,我能耍什么老千?愿赌就要服输嘛!”

        他心里也有些奇怪,心想自己前世今生都很少玩牌,没想到自己还有这项特长呢!殊不知,是他身体内的运气起了作用了!

        又玩了一个小时,李毅还是一路赢下去,孙薇和沈歆瑶输惨了。孙薇将牌一推,说道:“我们换种玩法,我就不信了,我会玩不过李县长?”

        李毅笑道:“你们不是故意输钱给我,想变相贿赂我吧?”

        孙薇叹气道:“我倒是想故意输一盘,问题是,老天爷根本不给我这种机会啊!”

        三人重新洗牌,换了一种玩法继续。

        此刻,外面的积雪还没有融化,惨白的月亮,照着白雪,天地间一片白蒙蒙的。

        管委会宿舍楼旁边的树阴下,停着一辆银白色的丰田小车,车身的颜色跟白雪相近,不是走近了,根本没人会注意到。

        小车里坐了四个人,正是西州有名的四大少爷。

        丁玉升不耐烦的拍打着方向盘:“他大爷的!上去这么久?在里面搞什么花样呢!”

        马广宇也郁闷的吸着烟,整个车厢里满是浓浓的烟雾,他抬起眼睛,看着上面,虽然没有说话,但表情已经十分难看。

        丁玉升望着他道:“马少,你明白那姓孙的小妞为什么跑到临沂这小地方来了吧?肯定就是为了那个小白脸呗!你看看时间,上去两个多小时了,就是3P也该完事了吧?他奶奶个熊!要不我们打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