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六十章 铁拳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六十章 铁拳

    作品:《官路弯弯

        【正月十二,第四更!万二更新。连续三天四更,真的有些累了,明天不知道还能不能坚持。求推荐票和月票,有兄弟们的支持,我才有码字的动力!】

        郑春山心里一惊,不知李毅话里真假,问道:“她都说了些什么?”

        李毅沉吟未答。

        郑春山关心则乱,更加急切的问道:“李县长,她都说了什么?”

        李毅嘿嘿一笑,说道:“这个涉及到办案机密,我现在不方便透露。”

        李毅越是不说,郑春山心里越是没底。

        李毅心想,如果自己一点都不透露,郑春山只怕会以为我在诈唬他,便说道:“换做别人,我是断然不会说的,但郑书记是我们县委的主要领导,我相信得过。郑书记既然见问,我就透露一点点吧。肖玉莲说过一句话,里面有八百万这个数字!”

        “哦?”郑春山的心思果然被李毅的话牵动了。

        李毅说道:“郑书记,我知道的也只有这么多了,该不该保肖玉莲,你再仔细掂量一番吧!”

        这样一来,不仅封住了郑春山的嘴,又卖了一个人情给他。

        更重要的是,自己传递了一个重要信息给他,肖玉莲招供了!

        如果郑春山真的跟肖玉莲有着说不明白扯不清楚的关系,相信郑春山会有所取舍了!

        田源敲门进来,对李毅道:“李县长,昨天那几个人果然有重大嫌疑,他们是受了别人的唆使,前来闹事的。他们还交待,整件请愿事件,都是有人在幕后谋划,目的就是为了为难新来的李县长!”

        李毅笑道:“他们还真看得起我!他们有没有交待是什么人指使的?”

        田源道:“肖玉莲!”

        李毅哈哈笑道:“正想睡觉呢,就有人送枕头来了!”他相信姚鹏程一定已经知晓了这件事情,只要有了这个由头,肖玉莲就在公安局里就住下去了!

        同时,李毅也为姚鹏程的抗压能力暗暗叫好。打电话为肖玉莲说情的人,肯定不只郑春山一个,但除了郑春山外,再无其它人打电话到自己这里来,证明那些人都被姚鹏程给顶住了!

        田源见李毅心情很好,也跟着笑了笑,说道:“李县长,经开区的宣传文案我已经重做了,请过目。”

        李毅接过来细看了看,点头道:“不错!简单明了,突出了重点,你拿过去,交给管委会的梁主任。”

        田源见劳动成果得到了李毅的认可,高兴的答应一声离开。

        肖玉莲和吴得利死鸭子嘴硬,加之对外面那些人还心存幻想,梦想着有人会来捞他们出去,公安局的同志们辛苦了一天,也没能从他们嘴里挖出点什么东西。

        同时,来自各方的压力猛然骤增,各路神仙大人把电话打到了临沂县公安局,都是为肖玉莲说情,有的委婉,有的直接,还有的自以为是什么人物,对着姚鹏程直接下命令,要求他立即放人。

        姚鹏程把每个电话都采用技术手段进行录音,并对每个打来电话的人进行了一个统计,结果惊人的发现,不但临沂县大小衙门都有领导打来电话,便是西州市里面,也有三十几个电话打过来,还有五个是省里的电话!

        每个电话的背后,都隐藏着一张大官的脸面!这些人,姚鹏程一个都得罪不起!

        但是姚鹏程硬是把一切都扛了下来!并没有把火势往李毅身上引。

        他的座右铭是:大丈夫生于世间,顶天立地!

        只有两个人,他不得不告诉他们,说这事情是李毅吩咐做的,你们有事请找李县长吧。

        一个是郑春山,一个便是县政法委书记姜浩同志。

        郑春山态度过于强硬,强硬到了立马就要兵刃相见的地步,姚鹏程不得不抬出李毅来挡驾,否则很可能马上就引起冲突。

        事实证明,李毅很好的摆平了这个烫手山芋,郑春山再没有打电话过来帮肖玉莲求情了。

        姜浩是姚鹏程的顶头上司,他得知姚鹏程背着他采取了这么大的行动时,肺都气炸了!当着局党组成员的面,毫不留情的狠狠的批了姚鹏程一顿,并且说出狠话来,要提请上级领导批准,剋了姚鹏程的职!

        姚鹏程可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只得再次把李毅抬了出来,说这一切都是李毅的部署。

        李毅是分管政法工作的常务副县长,虽然理论上有着管理公安局的职权,但是直接越过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的姜浩,指挥副局长展开行动,这对姜浩来说,实在是一种漠视他的举动,是对他权力的挑战!

        但是姜浩并没有马上去找李毅算账,也没有再为难姚鹏程。

        姜浩也是老临沂干部,对临沂的现状十分了解,帽子帮的确到了非除不可的地步了,但他本人是没有胆魄打响这场打黑除恶的第一枪的!

        现在,既然李毅打响了这一枪,那他就乐得置身事外,静观其变,隔山观虎斗,试看鹿死谁手吧!

        他找了个由头,领着几个办公室干部,跑到外面搞考察学习去了。如果有人打电话找他,一说到肖玉莲的事情,他就以人在外面为由给拒绝了。

        他的这种做法,其实是在变相的支持李毅和姚鹏程,给了姚鹏程更多的自主权和空间。

        姚鹏程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肖玉莲案势必成为他的决战局!

        是一战成名,还是遭遇滑铁卢?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但好在有李毅坚定的站在他身后,给他鼓气,给他一切可以给的支持!

        四十八小时过去了,打电话来求情说话的人更多了,各种压力像一座座小山,压在了姚鹏程的双肩上。

        但同样的,时间的流逝对肖玉莲和吴得利等人来说,更加是一种煎熬,时间越久,他们的耐性消失得越快。

        每天,姚鹏程都是一脸平和的参加审讯,那种毫无压力的表情,让肖玉莲深感迷惑,难道那些关系户真的放弃自己了?

        再过得两天,这种迷惑变成了一种恐慌,一种被外界抛弃的无助感,像夜晚的黑暗般,吞噬了她的心灵!

        这时,冯芸芸的死亡结论出来了,经法医鉴定,冯芸芸是死亡之后,才被人推下楼去的。真正的死亡原因,是中毒身亡!法医在冯芸芸的胃里,化验出了一种剧毒化学药剂!

        顺着这条线索,公安局的人抓到了招待所里的投毒者,一名新进厨师!

        厨师很快就交待出,一切都是受了吴得利的指使,并收了他三千块钱。

        吴得利在铁一般的证据面前,再也无法抵赖,交待了买凶杀人的内幕。

        从这一点再进行深挖,吴得利渐渐吐露出杀死冯芸芸的原因,正是为了杀人灭口。

        “他为什么要杀人灭口?”李毅听着姚鹏程的案情汇报,问了一句。

        姚鹏程道:“冯芸芸是二五七氮肥厂的会计,肖玉莲想要收购氮肥厂,但又不想出高价,就伙同氮肥厂的几个高层人物,威逼利诱冯芸芸,吸纳她成为帽子帮成员,为他们做事,用半年时间,对氮肥厂做了巨额亏损的假账,在进行拍卖财产评估时,又估了一个极低的价格!”

        李毅道:“这么说来,他们是要过河拆桥?”

        姚鹏程道:“没这么简单。肖玉莲成功收购氮肥厂后,继续利用冯芸芸,色诱当时的常务副县长朱靖安,利用朱靖安等人手中的权利,成功的完成了对全县粮油产品行业的垄断!在此过程中,冯芸芸对朱靖安产生了真正的感情。

        朱靖安却生活在矛盾之中,一方面他不想堕落,一方面他又离不开那种纸醉金迷的生活。后来,朱靖安终于下了决心,要脱离帽子帮的合作关系。但帽子帮怕朱靖安反过来报复他们,就先下手为强,以包养情妇罪名告了他一状,并动用了各方关系,硬把朱靖安拉下马去!”

        李毅道:“可是这一切跟冯芸芸有什么关系?”

        姚鹏程叹道:“冯芸芸错在情根深种,她深爱着朱靖安,为了帮他报复帽子帮,撕破了脸皮,跟帽子帮的人大闹了一场,扬言要把自己掌握的证据全部交给警方。这才遭到了帽子帮的追杀!朱靖安案刚刚发生后,我们警方就派人暗中保护她,她才得以保存生命。后来,不知为什么,帽子帮监视她的人忽然就辙了,我们警方以为帽子帮放弃了追杀,这才撤了暗哨。”

        李毅点点头,所有的前因后果,此刻都联系起来了。

        帽子帮之所以撤走,就是为了迷惑警方,而这恰恰是他们动手的先兆。

        就在那天,他和钱多赶到了冯芸芸家中,带走了她,无意中救了冯芸芸一命,但帽子帮胆大包天,居然追杀到了县招待所!

        哎!李毅重重一叹,这个女人,为了情人,背叛了自己丈夫,错将一腔情思,寄在了朱靖安身上。朱靖安为了自保,却急于脱离她的影响!可怜的女人,还在想着为他报仇!最终枉送了自己一条小命。

        姚鹏程道:“吴得利同时还交待了多起行凶案件,招出了帽子帮许多有案底的嫌疑人!包括刘如海妻子被杀案,他也供认不讳!”

        李毅重重一拳砸在桌面上,正义凛然地说道:“帽子帮作恶多端,证据确凿,我李毅以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的身份,建议县公安局,对帽子帮来一次清剿行动,一举铲除这颗生长在临沂县城的毒瘤!还临沂人民一片清朗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