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五十章 来一招狠的!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五十章 来一招狠的!

    作品:《官路弯弯

        有一次分配任务时,何恒远故意把交稿时间说错了一天,结果孙正阳快要上台演讲了,田源却还没有动手写稿子,何恒远却适时的拿出自己早就写好的文稿交了上去,并狠狠的给田源上了一次眼药。

        自那次后,孙正阳就不再用田源了,心高气傲的田源再次坐起了冷板凳,直到被李毅意外发掘,才得以重新为领导服务。

        李毅并不为何恒远的话所动,淡淡的一挥手道:“不用换人!田源同志写得很不错,只是太过讲究文采,语句有些啰嗦而己,修改之后,应该可以一用。嗯,何主任,有事?”

        田源刚好走到门外,听到李毅此言,有些感动的抹了抹眼角,捧着那份文稿,飞快的走向办公室。

        何恒远见李毅如此坚持,深怕说多了引起李毅反感,便道:“李县长,二五七氮肥厂的职工又来县政府闹事了!”

        李毅正端起杯子喝水,闻言一顿,水也忘记喝了,放下杯子,反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何恒远垂着一张苦瓜脸道:“氮肥厂的那些下岗职工又来闹事了!把咱们县政府的大门都给围了!你现在是主管工业的副县长,我只好来找你出面。”

        李毅道:“不是这句!你说什么氮肥厂?”

        何恒远有些莫名其妙,心想工人们都堵到院子里来了,你还能稳坐不动?我看你能装多久!答道:“二五七氮肥厂啊!是我县进行国企改制的第一家工厂,有一半职工下了岗……”

        “二五七?你确定?”李毅逼视着他问。

        “没错啊!哦,二五七氮肥厂是以前的名字,不过现在名字改了,叫临沂氮肥厂了,不管叫什么吧,反正就是那家氮肥厂了,咱们临沂也只有这么一家氮肥厂!那些下岗职工都说改制不公,要求政府给一个说法,还有的职工到处散播谣言,说氮肥厂被我们政府给贱卖了,叫我们还他们一个公道,都围在大门口呢……”

        李毅仿佛没有听到他所说的话,脑子里满是二五七这三个数字!

        莫非,冯芸芸字典里的含义,就是指这个?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如果不是李毅这种爱钻牛角尖的人,只怕没有人能找到这根线索!

        冯芸芸此举太过考验人的智慧啊!

        可是又一细想,如果她不是做得这般隐秘,这条线索也早被帽子帮的人找去毁灭了!

        这个女人心细如发啊!事先早就做好了精密的准备,只可惜,还是逃不掉命运的安排!

        那在这个二五七厂里,又藏着怎样的秘密呢?

        “李县长!火烧眉毛了!”何恒远急得跳脚了。

        李毅回过神来,问道:“什么事?”

        何恒远拉着苦瓜脸,心想,得了,敢情你什么都没有听到呢!只得又重新说了一遍:“李县长,临沂氮肥厂的下岗职工,把咱们大门都给堵了!你现在是主管工业的副县长,这事情还得你出头。我一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镇不住场面啊!”

        李毅并不着急,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临沂氮肥厂的下岗职工为何要闹事?我虽然是分管领导,可这事的原由,我并不知情啊!”

        真是急性子碰上了慢性子!

        何恒远也没有办法,只得将临沂氮肥厂的故事说了一遍。

        临沂氮肥厂原来叫做二五七氮肥厂,是五十年代初期成立的一家国有企业,几十年来,一直都是临沂县的利税大户,也是临沂人民的骄傲。

        七八十年代时期,年轻漂亮的大姑娘,都以嫁一个氮肥厂的职工为荣。

        然而,一进入九十年代,情况急转直下,厂子的效益一落千丈,到九三年时,连基本工资都发不出来。

        县里为了挽救这家老国企,资金和贷款都向它倾斜,可惜的是,不管你投进去多少钱,都如泥牛入海,不见动静。氮肥厂依旧是死气沉沉,不见丝毫起色。

        昔日临沂人民的骄傲,今日却成了临沂政府的包袱!

        为了甩开这个填不满的无底洞,郑春山力主改制,并提出了整体拍卖的改革思路。

        当时,常委会上围绕着此事进行了长达八个多小时的激烈争辩。

        常委们分成两派,一派主张拍卖,一派主张采取有效措施继续救厂。

        最终郑春山以一票胜出。

        二五七氮肥厂随即进入产权评估程序,然后进行公开竟拍。

        令人意外的是,这家病入膏肓的死厂子,拍卖当天就成交了!被一个外地富商卖下。

        厂子是卖了,可是包袱还在!

        当初跟买方签订协议时,十分草率急促,加之县里负责谈判的官员对合同法一无所知,在对方的糖衣炮弹攻势下,稀里糊涂就签了合同。

        合同中对在岗工人和已退休工人都没有做出妥善安排。

        结果,新厂以各种理由辞退了大批职工,包括原先已经离退休的职工一起,一共有五百多人,每人一次性发三百块钱的遣散费,所有人都不再受到厂里的供养,并且不再享受退休金。

        当时这五百多人连同家属,聚集了上千人,来到县政府闹事。

        县里出面同厂家交涉。

        厂家拿出合同书来,指着上面白纸黑字的条款,振振有词的反问县领导,合同里写得清楚,本方有权处置在岗职工以及离退休职工!你们凭什么来问我们要说法?

        县领导们只得无功而返,最后由县财政出钱,每个职工再补偿两千块钱,做为一次性买断工龄的补偿,这才平息了那场风波。

        可是两千块钱对一个没有收入来源的家庭来说,只不过是杯水车薪,钱一旦用完,工人们就再次聚集起来,前来县政府闹事。

        “这么说来,这马蜂窝是郑书记捅出来的?那你应该去找他出面解决问题啊!”李毅一脸正经的道:“谁拉的屎谁去管!你总不能把我当揩屁股的纸吧?”

        何恒远哭笑不得,急道:“李县长,瞧你这话说得!我哪里敢拿你当……哎呀,李县长,郑书记不在县里啊,他到市里开会去了。”

        李毅道:“哦,他倒会躲事儿啊!陈书记和孙县长知道这事了吗?”

        何恒远道:“多半已经知道了。”

        李毅皱眉道:“多半知道了?那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何恒远一脸纠结的表情,说道:“可能,也许,大概吧。”

        李毅一把推开他,走到窗前,往外一瞧,只见大门口挤满了上千群众,老老少少,男男女女,拖儿带女的,或坐或站,堵在县政府门口和院子里,把县委和县政府的两个出口全给堵严实了。

        这些人也不叫嚷,也不闹事,就是那么堵住你!就跟一柄利剑,悬在临沂县领导班子的头上,隐而不发,却随时都有可能爆发伤人!

        李毅冷冷的注视着,并没有马上出去。

        何恒远急忙上前来,指着外面道:“李县长啊,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啊!你身为分管工业的副县长,务必出去交涉啊!”

        李毅问道:“怎么交涉?”

        何恒远期期艾艾的道:“这么就要看你的本事啊!这么躲着不是个事啊!你可是分管副县长啊!他们找的人就是你啊!”

        李毅冷笑道:“这话说得有些不对吧?我到临沂才多久啊?他们怎么认识我?”

        何恒远这个那个了半天,只是一口咬定说,李毅是分管副县长,这事不能不管。

        李毅道:“我只是一个副县长,上面还有陈书记,还有孙县长呢,他们都没有出面,我怎么好意思逾越呢?要被人骂不懂官场规矩的!何主任,你还是上去通知陈书记和孙县长他们吧!这种大场面,我还是头一回遇到,只有他们这种老党员老干部才能镇得住场子啊!他们有什么指示,我再照办就是!”

        何恒远哪里想得到,李毅居然推了个一干二净!

        他叹了一声,扭转头出门去了。

        李毅瞥了一眼他的背影,冷笑道:“想拿我当枪使?哼!郑春山!”

        他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明白过来,这批人是郑春山拿来对付自己的!自己分管工业,郑春山就翻出这笔烂账来,挑唆这些职工前来闹事,想给李毅一个杀手锏!

        国内官场,最怕的就是群体**件,如果事情闹大了,一个处置不当的话,上面追究起来,后果很严重!

        不管你有没有责任,只要是主管或者分管领导,先打三十大板再说!重者还要追究刑责,轻者党内记过处分,甚或调职或者开除党籍!

        这一招,好狠啊!

        陈凯明和孙正阳肯定也已经知晓了此事,但他们却都不露面,是在等着看我李某人的笑话吗?

        李毅走到电话机边,拨通了钱多的手机,说道:“钱多,马上去查一下临沂氮肥厂,也就是以前的二五七氮肥厂,有没有一个叫冯芸芸的职工,或者是冯芸芸的家人曾经或正是这家工厂的职工,哪果有的话,找到她家的原住房间,仔细搜一下!就这样。”

        钱多一句废话都没有,只是应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说到执行力,钱多的执行力真正是一流!

        现在又多了一个童军!

        身边有这两个拥着超级执行力的得力干将,李毅在险恶的官场上行走,要省心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