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四十七章 冯芸芸之死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四十七章 冯芸芸之死

    作品:《官路弯弯

        处理完柳林的事情,李毅当晚就赶回了临沂。

        钱多打电话给他,冯芸芸已经找到了。

        李毅赶到时,震惊得无以复加!

        冯芸芸是找到了,但找到的却是她的遗体。

        尸体是被一个环卫工人发现的,就躺在招待所的楼后,看地形,位置与冯芸芸所住的房间处于垂直方向,看尸体的模样,仿佛是跳楼摔死的。

        姚鹏程等人正在对现场进行察看分析。见到李毅到来,姚鹏程迎上来,把烟尾巴扔到地上,伸脚踩了踩,做了一个简短的汇报:“李县长,初步断定,冯芸芸是跳楼自杀,摔破脑袋致死。”

        李毅皱起眉头,没有说话,只是疑惑的看着他,表明自己并不相信他的判断。

        冯芸芸为什么跳楼?在李毅离开临沂时,她的情绪异常稳定,对未来生活充满着无限的向往!这样一个女人,她会跳楼自杀?

        李毅抬起头,看着三楼上那间房,沉声问道:“从三楼上跳下来,而且楼层并不高,可能致死吗?”

        姚鹏程又点着了一根烟,并递了一根给李毅,李毅摇手拒绝了。

        姚鹏程嘿嘿一笑,收回烟,说道:“这个很难说,看摔的地方,还有跟地面接触的部位。冯芸芸落地的地方,正好有一块大石头,磕在她额角,导致颅内出血致死。”

        为了证明自己判断的可信度,姚鹏程带着李毅来到冯芸芸坠地处,指给李毅看。

        李毅看到,冯芸芸的脑袋处,的确有一块尖角大石头。

        仔细看了看冯芸芸的死状,李毅问道:“冯芸芸穿着睡衣,显然正在睡梦中或者是准备睡觉,一个要跳楼的人,还会想着要睡觉吗?”

        姚鹏程道:“这也不排除她坐在床上冥想的可能,想着想着就想不开了,然后跳楼。我们对尸体进行了检验,死者生前并没有受到过性侵犯。死者的房间并没有退,我们查看了她的房间后,发现她的遗物保存完好,现金和首饰,包括身上的金耳环也一应俱在,这就排除了劫色或者劫财行凶的可能。当然,更进一步的案情分析,要等法医的检验报告出来才能进行。”

        李毅道:“冯芸芸是帽子帮的人,而且,她生前跟朱靖安一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你们办案过程中,一定要充分考虑这些因素。”

        姚鹏程点头道:“李县长放心,我们一定会认真考证,仔细办案。”

        回到房间,李毅问钱多:“你有什么发现?”

        钱多道:“我侧面了解过,当晚到过冯芸芸房间的,只有舒畅。当晚值班的服务员也说了,并没有可疑人物进出。我还问过招待所里的住客和服务员,事发当晚,他们都没有听到异常声响。”

        李毅道:“这么说来,冯芸芸真是自杀?找到她的账簿没有?”

        钱多摇头:“没有发现。另外,朱靖安也失去了踪迹,一直联系不上。”

        李毅道:“据你分析,这是怎么回事?”

        钱多道:“毅少,我们打草惊蛇了。对手知道有人在调查他们,心虚了,采取了行动。朱靖安的失踪,冯芸芸的猝死,都说明了这一点。对手很狡猾,而且很凶残!毅少,我建议马上采取行动,不然,我怕他们接下来会对你不利。”

        李毅陷坐在沙发里,一根又一根的吸着烟。

        舒畅进来泡了杯茶,看了看李毅,似乎有话要说,但见李毅在沉思中,怕打扰他,便要转身离开。

        李毅叫住她道:“小舒,冯芸芸死了。”

        舒畅点点头:“我知道了。”

        李毅道:“那天晚上,只有你去过她的房间,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舒畅抬起脸,一边回忆一边说道:“那天晚上我去给她送饭。她一般都不跟我说话的,那天忽然问我,李县长回来了没有。我说没有。她就说了一句,只怕来不及了。我觉得莫名其妙,问她什么东西来不及了?她又没说什么,我转身要出门时,她又喊住我,要我转告你一句话。”

        李毅正了正身子,急忙问道:“什么话?”

        舒畅道:“好像是说什么东西在帽子里,她说得很轻,我当时没有听清,反问了一句,但她又不肯说了。我以为不是什么要紧事,所以就没有向你报告。但听到她死了后,我忽然觉得,那天晚上,她的情形的确有些不对劲,仿佛知道自己活不长了一般。”

        李毅思索道:“什么东西在帽子里?钱多,你现在马上到冯芸芸以前的住所去,仔细的搜一遍!尤其是帽子形状的东西,一定要搜仔细了。”

        钱多应了一声,却并不动身。一直拿眼睛打量舒畅。

        李毅知道他怀疑舒畅,更怕帽子帮的人会对自己不利,瞪了他一眼,钱多这才离去。

        舒畅拍拍胸脯,说道:“李县长,他是什么人啊,好犀利的眼神啊!看得我心里发毛呢!”

        李毅莞尔道:“你别理他,他也就这表情吓人,其实他心地极好的。对了,我问你,你那天晚上,有没有觉得冯芸芸情绪方面有什么不对劲吗?”

        舒畅道:“没有,她跟我说了那几句话后,就恢复了正常,一边看电视,一边吃饭。我随后进去收拾碗筷时,还看到她一边看电视一边哈哈大笑。”

        “那后来你还去找过她没有?”

        “没有。直到你第二天回来,你叫我去看看她,我才去了一次。”

        “嗯,你去吧。”

        李毅可以断定,冯芸芸绝对不是自杀。至于是不是帽子帮所为,现在还不能下判断。

        他有些自责,当初带冯芸芸来招待所时,还对她说过,这里很安全,不要担心有人来害她,谁知道她却真的在这里出事了!

        凶手真是胆大包天啊!在县政府的招待所里,也敢杀人!这不仅是在挑战他李毅的底线,也是在挑战政府的权威!

        不管是帽子帮的人,还是另有凶手,都必须抓起来严惩不贷!

        钱多很快就回来了,只带回来一本新华字典。

        李毅拿着他递过来的这本书,不解的看着他。

        “毅少,冯芸芸的房里,只有一顶黑色昵子帽,放在衣柜的上层,帽子下面,就是这本书,其它再无发现。”

        李毅翻了翻书,并没有什么特别,只是一本很寻常的新华字典,到处都可以买到,每个学生家里只怕都有这么一本书。字里行间既没有记录什么数字信息,页面空白处也没有写什么特别的字,书很整洁,也没有折角或者书签什么的。

        那么,冯芸芸为什么对舒畅说了那么一句话呢?有什么含义?

        钱多忽然说道:“毅少,我曾经听过一个故事,也是一个杀人案,被害人知道自己迟早有一天会死在仇敌手里,所以事先把一些重要证据藏在一个特别的地方,但这个地方无人知晓,唯一破解这个地方的密码,他分开藏在一幅春夏秋冬的四联图画里。只有得到这四幅图画,分别找出这四幅图里的密码,合并起来,才能找到那个地方。冯芸芸使用的,会不会就是这种手法?”

        李毅点点头:“有可能。”苦笑道:“那我就一页一页的翻看这本字典,看看能有什么意外发现吧!”

        钱多嘿嘿笑道:“我陪你。今天晚上我不回去了,就住你这里。宿舍里那张硬板床,咯得我背疼。”

        李毅笑着点点头,知道他是担心自己安危呢,想留在这里保护自己。钱多是当兵的出身,硬板床睡习惯了,只怕偶尔睡一回席梦思反而会不舒服的。

        当天晚上,李毅躺在床上,一页一页的看着这本字典,想从中找到什么特别的东西,哪怕是用笔做了着重号的字,或是被抠掉的字,他都拿笔记下来。

        然而,看了两三个小时后,仍然是一无所获。

        这个冯芸芸,临死前还要玩我一把?

        李毅放下字典,双手作枕,抱着脑袋,躺在床上。

        想到冯芸芸,李毅就想起那天晚上去找她,她家里停了电,在黑暗中,她靠近自己,拉开上衣领子,露出雪白的胸肌给自己看。这一幕就像电影镜头般,一遍又一遍在他脑海里回放。

        一条鲜活的生命,说没就没了!

        并不是每个人都有他这般好运气,能重生一回啊!

        生命,于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只有一次!

        珍惜或者浪费,精彩或者平庸,只在人的一念之间。

        想到她雪白的胸肌,眼前就浮起她胸前的那个小丑帽,那个可爱的小丑帽图案,衬在她的**间,是那般的醒目,又是那般的诡异!

        小丑帽!

        这三个字钻进李毅的思维里!

        他翻身坐起,拿起字典,查找这三个字。

        通过拼音翻找,很快就找到了这三个字。

        可是,这三个字里,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既没有用笔做过记号,也没有折过角什么的。

        李毅反复的看着这三个字,努力的思索着,想要找出点什么东西来。

        小字下面一共有七条注释,丑字下面有五条注释,帽字下面有两条注释。每条注释李毅都看了不下十遍,这种解释实在很平常,也没有特别的意义。

        良久,李毅手倦抛书,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