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四十五章 暴怒的胡继昌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四十五章 暴怒的胡继昌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问道:“胡所长?为什么跟人掐起来了?”

        花小蕊拉他的手道:“我也不清楚。快下来看看吧!”

        李毅熄了火,跟着她下了车,分开看热闹的人群,挤进去一看,只见胡继昌一脸盛怒,左手扯住一个中年男人的衣领,右手作势挥拳,要打那人的脸。

        胡继昌穿着一身警服,高大的身形,发起怒来,有如一头蛮牛。

        那个中年男人戴着一幅金边眼镜,个子清瘦,头顶发根稀疏。他又怕又恼,色厉内荏的厉喝:“喂!同志,有话好好说!殴打国家公务人员,很大罪过的哦!”

        胡继昌暴怒道:“罪过你爷条卵!你这人面兽心的败类,你也好意思自称国家公务人员?”

        有人过来劝架,两个男人一边一个去拉胡继昌,其中一人说道:“刘科长也是多喝了几杯酒,所以才产生了一点误会,你这位同志,先放开手,有话好说嘛!在大街上拉拉扯扯的,叫人看了笑话!”

        温可嘉等人都在旁边,却没有上前劝架,只是在一边劝说胡继昌,叫他不要冲动。

        一帮子人你一言我一嘴,拉拉扯扯,推推搡搡的,闹了半天,李毅东一鳞西一爪的听了些皮毛,再加工组合,大致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柳林镇领导班子为了宴请市里来的调研组,派出了镇政府里几个年轻漂亮的女同志陪酒。王湘凤这等美人,又是党委办主任,自然也在被派之列。

        这种陪酒陪吃的事情,在政府部门实在平常得紧,每年不知道有多少。

        王湘凤自然也没有介意,和花小蕊等人欣然前往。

        一般而言,这种酒席,上面来的领导大都很懂规矩,酒桌上最多也就是开开荤玩笑,多劝几杯酒,趁机揩揩油,不会做出很出格的事情来。

        就算有个别好色贪性的,有这方面的需求,也会要求下面的自己人单独安排,不会公开在酒桌上乱来。

        公务员的个人作风问题,可大可小,关键在于有没有人当它是个问题。你没得罪人,你搞再多风流事情,也无所谓,旁人往往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是,一旦你的对手要拿你开刀,那么你的风流韵事就会被人无限深挖,无限扩大,甚至成为你仕途上的掘墓机。

        所以,上面的领导就算很好色,来到下面,需要安排这方面的女人时,也不会见个人就敢上,除非是那种很忠心的属下安排的,他才敢放肆一回。

        王湘凤等人自然明白个中情由,所以每次的宴会都是欣然赴会,事实上,这么久以来,也从来没有出过差错。

        偶尔有个别领导看上某人的,也只会互留联系方式,在今后的工作往来中,使用手段进行交易。那就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了。

        今天的酒宴上却出了点岔子,这个刘科长一眼就相中了王湘凤,一直夸她性感迷人,更露骨的时候,直接拿王湘凤的大**和翘臀说事。

        王湘凤本以为他只是嘴上开开玩笑,心想就算露骨了点,毕竟也没有什么损失,也就赔着笑脸,虚与委蛇。

        不料这刘科长见王湘凤总是笑脸相迎,误解了她的意思,以为她对自己有意思,趁着酒劲,就开始拉她的小手,占些小便宜。

        对方是上面来的领导,温可嘉书记又一再嘱咐过,要好生招待他们,不可得罪,王湘凤还是容忍着,小心应付。

        刘科长也是精虫上脑,全然忘了做人的体面和做领导的矜持,晚宴过后,硬要拉着王湘凤,叫她陪自己去唱歌。

        温可嘉等人也没有多想,既然领导有兴致,只得留下来,又陪着他唱歌。

        土菜馆的旁边就有歌厅,这是最近才开起来的。

        柳林人民发家致富了,物质生活富足了,就往精神层面上发展,歌厅这种时髦玩意,也开始进入了镇上。

        这一唱就坏事了,刘科长开始对王湘凤动手动脚,先是要跟她喝交杯酒,王湘凤知道他不怀好意,死都不肯。

        刘科长又要搂着她跳舞,王湘凤不肯,并借口不舒服要回家。

        刘科长哪里肯放,死乞白赖的纠缠她,并且搂着她要强吻。

        胡继昌和王湘凤两人早就确定了恋爱关系,并且同居了,这一点,柳林镇政府里的同志都清楚。

        胡继昌在家里等了半宿,还没见王湘凤回来,就过来寻找,不料一进歌厅的门,正好看到刘科长搂着王湘凤要亲吻。

        他本就是火爆脾气,碰到的又是这种窝心事,哪个男人能忍得下?当下不问青红皂白,腾的跳到刘科长面前,卡住姓刘的脖子,呼呼就是两拳过去,打得他眼冒金星。

        刘科长大骇之下,仓皇逃出门来,胡继昌哪里容他逃跑,三步并做两步追将出来,抓住他就厮打。

        大致过程就是如此。

        李毅看到王湘凤正一脸委屈与羞愧的蹲在路边,双手捂住了脸,轻轻的抽泣,就向花小蕊使了个眼色。花小蕊会意,走过去安慰王湘凤。

        姓刘的早被胡继昌打得鼻青脸肿,他身形瘦弱,哪里是胡继昌的对手?连招架的份都没有!

        胡继昌双肩一抖,就把那两个前来劝架的人给抖开了,追上刘科长,踢了他一脚,这一脚可有力了,踢得姓刘的连退两步,摆着双手连连喊停。

        两个劝架的又上前拉住胡继昌,一边对温可嘉喊道:“温书记,你快劝劝啊!”

        温可嘉没法子,只得上前来劝架,连声说了好多好话,可胡继昌根本就不听他的,说得恼火了,连温可嘉一并骂上了:“你这个书生,破本事没有,只知道靠女人去拉关系!有真本事,就跟前任李书记一般,干出点实事来!哪里用得着奉承这帮白吃白喝的畜生!”

        温可嘉英俊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心里十分不悦。

        他虽然捡了李毅留下来的一个大桃子,可是工作并不轻松。因为温玉溪有言在先,不会给他任何支持,也不许他打着家里的牌子在外面招摇撞骗,要想在仕途发展,必须靠你的真本领。

        当然了,温玉溪说归说,但给的支持其实一样没少。

        下面的人虽然多半不知晓温可嘉的身世,但市委书记马红旗却是知道的,只要马红旗知道了,西州市里面,还有什么好事临不到温可嘉头上?

        不然,他温可嘉能直接从一个副镇长调到柳林这个大镇来当党委书记?而且摘了李毅这么大一颗桃子?

        可是,摘桃子也有摘桃子的难处。

        摘桃子之所以成为摘桃子,正是因为它的成熟,值得人去摘,可是,也正因为它太熟了,新来的人如果本领一般,就把握不了这个局面。

        尤其是初来那阵子,整个柳林上下,都沉浸在李毅离开的忧郁气氛之中,甚至还有人错把温可嘉喊成李书记的。

        这些事情,令温可嘉十分不痛快,感觉就像生活在李毅的影子里。

        特别是下乡去,那些种植户们碰到什么难题,就要找书记。

        党委办的人就把他给推出去,跟人介绍说,这就是新来的书记。

        农户们瞪着眼将他一打量,摇头说:“我找的不是这个白面书记,我要找的是李书记。”

        更糟糕的是,柳林镇里似乎有一个李毅帮,或许是别有用心者,利用李毅的余威来拉帮结派,对付温可嘉。这些人言必称李毅如何如何好,就连党委会上,也会有人拿李毅出来说事。

        不论前任是非,是当官者要遵守的不二法则。温可嘉生在官家,自然明白这些道理,每每遇到这些替李毅说话的人,他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讨论不辨析。

        时间久了,他这个书记渐渐被人接受,加上有马红旗在背后支持,慢慢的也有了自己的势力,情势才有所好转。党委会上,他的掌控能力也得到了进一步巩固。

        此刻,再次从胡继昌嘴里听到李毅的名字,而且是明显的借李毅来贬低自己,他也有些恼火,硬声道:“胡所长,你也是党员干部,还是执法人员!你不可能不清楚,如此当街殴打公务人员,这可是犯罪的!你再如此,我只好叫人把你抓起来了!”

        胡继昌道:“抓我我也不怕!这家伙欺负我女朋友,就是欠揍!”

        刘科长这时哇哇大叫道:“胡同志,不是我欺负她的,是她心甘情愿的!”

        另一个人也道:“是啊,一个巴掌拍不响啊!”

        又有人道:“就算他摸了你女朋友,可她也没受什么损失,你还把人给打了,我看这事就这么算了吧!都退让一步,两清了!”

        温可嘉道:“胡所长,高科长说得对啊!这么闹下去,对彼此都没有好处,我看就这般算了吧。传出去,对小凤的名声可不好听哟!”

        胡继昌哪里肯听温可嘉的话,只是不依不饶,硬要打那姓刘的出气。

        李毅心想自己再不出面,这场面就没法收拾了,真把姓刘的打坏了,那就白白害了胡继昌这条好汉的前途。

        他伸开双手,分开众人,走了过去,呵呵笑道:“这么热闹啊?是不是看到我回来了,摆好阵势迎接我呢?”

        温可嘉等人都是一怔。

        温可嘉只愣了一秒,就笑着伸出手来:“李毅!哪阵风把你这个贵客给吹来了!”

        李毅说“我回来了”,他却说“你这个贵客”,一个词语,就把主次之别分得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