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四十四章 红玫瑰与白玫瑰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四十四章 红玫瑰与白玫瑰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并没有拉她去很远的地方,上车之后,直接往前开,开到了柳林中学外面的树阴下。

        这里远离城镇街道,学校里虽然有寄宿生和老师居住,但校外这片空间,并不属于他们管,而且这个时间段,学校早已熄灯,整个校区一片漆黑,没有人会出校。

        李毅车子一停下,花小蕊就看着他。李毅指了指后座,花小蕊会意,两人下车后,转到后门上车。

        李毅虽然有些性急,但并不好意思马上进入主题,怕给她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要么就不来找她,一来找她就只为了求欢。

        花小蕊先坐进去,低头坐在那里不出声。

        李毅柔声问道:“怎么了?”

        花小蕊只是低着头,不说话。

        李毅一手穿过她的头发,搭上她的肩膀,一手托起她的脸,发现她眼角流着泪。心想这么下去,这个美好的夜晚就要被破坏了。于是轻轻一笑:“你的头发长长了呢!”

        花小蕊带着梦呓的声调道:“李书记,我还以为你再也不要我了呢!”

        李毅再不犹豫,低下头,在她眼角轻轻舔食,把她那微咸的泪水吸干,说道:“我现在就要你。”

        花小蕊迎合着他,闭上双眼,任由李毅的吻像雨点般落下。

        李毅吸着她的嘴唇,用舌尖轻轻一抵,她细小整齐的牙齿便张开来,李毅的舌头一进去,她忽然恶作剧似的轻轻咬住了,稍微用力,喃喃的道:“我不管,你那么久不要我了,今天晚上你要喂我吃得饱饱的。”

        这话比国外进口的万艾可还管用,李毅马上就雄起了,双手搂住她的头背,轻轻的压下,花小蕊顺从的躺在车后座上,把双腿打开来,紧紧夹着了李毅的腰。

        李毅的身体压在她双腿间,左手从衣领处伸进去,握住了那团熟悉的肉,或许是太久不曾接触,或许是今夜情浓,摸上去有些特别的舒适感,他用力的揉搓,恨不得把那团柔软之处揉碎了,吃进嘴里。

        花小蕊发出一声压抑着的唔唔声,李毅伸出舌头,堵住了她小巧的嘴巴,用力一吸,她的香舌听话的伸出来,跟他的舌头交缠在一起。

        李毅的右手更不闲着,顺着她的裤头缝,贴着她的小腹挤进去,一下就摸到了她最柔软敏感之处。

        花小蕊嘴巴被李毅堵实了,发不出声音来,娇小的身躯受到刺激后,往上拱了拱,臀部稍微用力,两腿分得更宽,留出更多的空间来,容纳李毅的大手。

        李毅三处同时用力,花小蕊在他身下就像一条菜花蛇般扭来扭去,不停的更换着更加舒适的姿势,迎合他的攻城掠地。

        李毅**的技巧十分娴熟,不一会儿,花小蕊的下身在李毅指头的挑逗下,发出汩汩的水声,花小蕊的双腿越夹越紧,仿佛要把这个男人挤压进自己的身体。

        “喔!快点,我受不了了!”花小蕊双手解开李毅的衣服,抓紧李毅肩头的肉,疯狂的摆动臀部。

        李毅知道前戏足够了,抽出手来,用军训集合的速度把两个人脱光了,抬起她两条白花花的腿,架在自己双肩上,挺起长枪,在她家门口磨了磨枪尖,逗得她忍不住痒,还以为他找不到家门呢,伸出小巧的玉手来帮忙引导。

        李毅拿开她的手,却故意进错了家门口,用力一挺,长枪从后门直入。

        花小蕊的后门还是头一回迎接客人,紧紧窄窄的,忸忸怩怩的,甚不配合,既不端茶倒水,也不开门迎客,臀部用力一缩,硬把他的长枪给挤了出来。

        “哎呀,你搞错了!好痛!”

        李毅嘿嘿一笑,却被刚才那一下的快感引得精虫上脑,压着她的身子,直捣黄龙。

        花小蕊兴奋得想要大叫,但嘴巴被李毅堵了个严实,只能发出一声声娇喘。

        车子的空间毕竟有限,李毅玩一个动作玩久了,便觉得有些累,抱起花小蕊,一边抽送一边坐正了身子,把花小蕊抱在胸前。花小蕊伏在他宽厚的胸堂上,身子随着李毅的动作起伏,一抛一接。

        初始时动作幅度很小,只是偶尔的滑出捅进。随着李毅快感的加剧,他用双手托着她的身子,把她整个人都给抛了起来,长枪离开她的身体,停留两秒后,再次精确的坐落在原处,两具身体再次完美结合。

        这种高强度大幅度的动作,让花小蕊很快就发出一声声粗重的娇喘。

        ……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才相拥着静静的躺在了车后座上。

        花小蕊早已全身汗透,跟蒸了桑拿似的。

        良久,李毅拍拍她的后背,两人这才起身,各自穿好衣服。

        李毅点了支事后烟,惬意的吸着。花小蕊依偎在他怀里,感受着男人强有力的心跳声,安静的不开口说话。

        “我调你到临沂来吧!”李毅低头在她秀发上轻轻一吻,缓缓说道。

        “可是,你在临沂又能做多久呢?到时你高升了,换了地方,我再跟过去?那不是向全世界宣布,我是你的情人吗?”花小蕊仰起头,眨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心爱的男人。

        “怎么?你怕别人知道你是我的情人吗?”

        “我不怕,我知道你怕!你是有女朋友的!”花小蕊咬了咬薄薄的嘴唇,不争气的再次流出眼泪:“第一次跟你在一起,我就做好了思想准备,这一生,最多做你的情人。我只求你千万不要把我忘记,哪怕就像今晚这样,哪天想起我了,就开车来找我,随便找个地,满足我对你的渴思。哪怕一年只有一次,就跟牛郞织女相会似的,必竟也留有一个念想。”

        李毅深情的吻她,骂她是傻瓜:“我不怕,我就要带着你,哪怕有一天我到京城当大官去了,我也带着你上京。”

        花小蕊被他的话语感动了,动情道:“如果你真有这个想法,我就为了你,放弃我的理想,一生一世跟着你,做你的丫环,你结婚生孩子了,我就做你孩子的保姆。你孩子结婚生儿子了,我就做你孙子的保姆,反正一生一世就陪在你身边。”

        李毅再次骂她是傻瓜,捏着她的鼻子道:“好啊!我身边正好缺一个暖脚小丫头,要不你就委屈一下,过来帮帮忙吧?”

        “你真请我?”花小蕊认真的看着他。

        “真请。”

        “不怕你那个记者女朋友吃醋?”

        “她跟你不一样,我在他心目中,永远排在第三。”

        “哦?那我倒很好奇,她心中排第一的是什么?”

        “或许是她的事业和理想,或许是她的亲人吧。反正就这两样,一个排第一,一个排第二。我永远排在第三了。”李毅多少有些落寞的说道。

        “那是你太自私了!”花小蕊嫣然一笑:“爱可不是自私的占有。你要给她空间啊。”

        李毅道:“我知道,可是,正因为有这空间的存在,彼此会多出很多时间,一个寂寞的男人,多了许多无聊的时间,所以才有了你的出现。”

        花小蕊笑道:“这么说,我还要感激她把你排在第三,我才有了把你排在第一的机会。”

        李毅捧着她的小脸,再次深情的吻她。

        张爱玲说,每个男人心里,至少都有两个女人,一个是他的红玫瑰,一个是他的白玫瑰。

        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取舍之间,难于上青天。

        温存够了,李毅说道:“很久没见你父母了,他们还好吧?”

        花小蕊笑道:“他们可好着呢,柳钢的领导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忽然间觉得我爸是个人才了,破格提拔他当了车间主任!把他骄傲得!尾巴都翘上天了。”

        李毅却知道,是自己在金铭面前提的那句话起作用了。

        离开柳林之前,李毅为了让花家的日子好过一些,便向金铭暗示了一下,要她多照顾照顾花自在。

        金铭当袁国平的秘书,也有些年头了,在袁国平面前很能说上话,有了她的帮衬,花自在要升职,真是太容易了。

        花小蕊见李毅笑得这般神秘,马上悟道是他帮的忙,在他胸口亲了一口,说道:“谢谢你。”

        李毅摸着她的头,说道:“傻瓜!我刚才说认真的,我想请你出来帮我做事。”

        花小蕊道:“我刚才也是说认真的。”

        李毅抱起她,又爱怜了一番,这才笑道:“刚才运动量太大了,整得我肚子都有些饿了,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去。”

        两人换到前排坐了,李毅开车,缓缓驶向街道。

        现在这么晚了,一般的饭店早就关门了,但李毅知道,镇政府对面的那家土菜馆一定还在营业,因为那里做的多是镇政府的生意,而镇政府里多的是夜猫子,搓麻将的,打三打喊的,一到晚上,都挤到那家酒店去。

        刚刚转过街口,就看到酒店门口好不热闹,围了一大群人,中间吆喝声声,显然是两帮人在扯皮吵架。

        因为不了解情况,李毅没有贸然下车。

        花小蕊先下车看了一眼,又急忙跑回来说道:“李县长,不好了,胡所长跟市里来的干部打起来了!看那架式,胡所长还真拼上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