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四十三章 何必见戴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四十三章 何必见戴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一手扶着孙薇,一手继续在她身上的口袋里摸,一边还要留意,生怕哪间房里忽然蹦出一个同事来。俩人现在这个亲密劲,要是被人看到,非传得满城风雨不可。

        还好,很快就在她牛仔裤口袋里找到了钥匙。打开房门,李毅扶她进去,摁了墙壁上的开关,漆黑的房间里顿时一片通亮。

        这时,隔壁房间传来一声开门声,李毅做贼似的慌忙把门关上。

        孙薇推开李毅,摇摇晃晃往洗手间里走去,两条腿本就纤细,此刻一歪一扭的,就跟芭蕾舞演员在表演醉拳似的,走出来的路都是之字形的。

        李毅连忙上前扶住她,问道:“是不是要呕?”

        孙薇果然做了一个要呕的姿势,难受的皱着眉头,却说不出话来。

        李毅搀着她来到洗手间,打开里面的灯光。孙薇扑在洗脸盆上,干呕了几下,却呕不出任何东西。

        李毅知道,她此刻是异常痛苦的,要是能呕出来,反倒舒服了。来到外间,泡了一杯浓茶,想等她出来时喝。又怕她跌倒,就又走到洗手间。

        洗手间的房门没有关,李毅以为她还在呕吐,想也没想就走了进去,然而,眼前的一幕令李毅又尴尬又惊叹!

        孙薇居然脱了裤子,准备蹲下尿尿!

        李毅慌忙退出来,随手关上了房门。但她那雪白的小腹,还有那双张开的**间露出来的一小丛黑色的耻毛,刺得他眼睛发痛。

        客厅里有电视机,李毅打开电视,想转移注意力,但是眼前晃动的,仍然是孙薇那黑白分明的下体。

        李毅自我剖析,觉得自己骨子里头,就是一个好色的货!虽然修了两世,但仍然脱不开女色的诱惑,离脱离尘欲之苦海,差着十万八千里。

        换到西州台,里面蹦出沈歆瑶那张故做严肃的清纯脸蛋,说着当日西州要闻。看着她在电视里一本正经的说着各个领导的行程,李毅觉得好笑,心头那种欲火便熄了几分。

        画面切换,市委书记马红旗正在视察今年的农畜种养情况,巧的是,他视察的地点,正好是李毅以前工作过的地方,柳林镇高山村,现在成了全市大棚种植的试验基地。马红旗在前,若干领导相跟在后。

        马红旗仔细的察看了当地大棚种养情况,同当地菜农进行了亲切的交谈。跟随马红旗一行的,还有市农业局种植业管理科的副科长田新勇。

        随后,马红旗认真听取了柳林镇党委书记温可嘉同志的汇报。

        李毅的瞳孔忽然放大,柳林镇党委办副主任花小蕊同志,出现在镜头前,她出现的时间很短,说的话更少,只有可怜的三句话,但在这三句话里,却出现了两次他李毅的名字!这也是新闻里唯一听到的李毅这个名字。

        当主持人问她对柳林大棚种植基地的感想时,她说:“我们要感谢李毅同志!是李毅同志给我们柳林人民带来了幸福!现在,因为有了大棚种植和生态混合种养,我们柳林人民的生活正在蒸蒸日上,芝麻开花节节高!”

        她还是那般的瘦小,笑容还是那么的清澈,给人一种朝阳初升的温馨感觉。

        孙薇出来了,看起来精神好了一点,但整个人还是很虚弱,无力的在李毅身边坐下,说了一句:“谢谢你。”

        李毅端起茶杯递给她:“喝杯浓茶吧。”

        孙薇嗯了一声,并没有接。李毅知道她不是不想,只是四肢神经受了酒精的麻痹,一时反应有些迟缓,便端起杯子,笑道:“你如果不难为情的话,我喂你吧。”

        孙薇忽然白了他一眼:“刚才那么难堪的事情,我都没有觉得难为情呢!”

        李毅哎呀一声,心想你原来是酒醉心里明啊!还是端起茶杯喂她喝了大半杯,然后扶她到床上,帮她脱了外套,又帮她盖好被子。孙薇像个生病的小孩子,乖乖的受着李毅的摆布。

        孙薇一碰到枕头就睡着了。

        李毅又泡了一杯浓茶,放在她床头,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的额头,轻轻的走了出去。

        李毅并没有回招待所,而是开着单位的车,直接出了县城,往涟水方向驶去。

        临沂和涟水是挨着的县,李毅车子开得快,不消一个小时,就进入了涟水境内,再开半个小时,就到了柳林镇地界。

        此时已是晚上十点多钟,镇上的门面都已关门,街上偶有晚归的行人,打着手电筒,匆匆而过。

        李毅将车子开进老街,停在老桥巷子口,下了车,来到花家门外。

        站在她家门外,望着这户熟悉的古老建筑,李毅这才感到自己今晚举动的荒唐。一时冲动来到了这里,可是,找个什么借口进去花家呢?

        花小蕊并没有手机,就连她家里也没有装电话,根本无法跟她取得联系。唯一的方法便是敲门进去,敲门的话,势必惊醒花家父母,那见面就有些尴尬了。人家父母要是问他,你来做什么,他如果老老实实的回答说,我寂寞了,想睡你家女儿了。多半会被扫地出门。

        李毅在花家门口踱着步子,连着吸了几根烟,也没想到敲门进去的理由。信步来到老桥上,看着翠绿的木莲茂盛的生长在桥侧,长长的垂入文河河面。

        李毅坐在石桥的桥栏上,桥栏是临空的,没有任何护栏,低下头,就能看到下面的河水。

        文河的水静静的,在他脚下流过,感觉不到丝毫的声响。在这暗寂的夜里,只有风在吹拂,隐约能听到文河两岸民居里传来的电视机声响。那声音飘飘渺渺的,你若是仔细去捉摸,却是什么也听不清楚。

        李毅吸完一支烟,手指一弹,将烟头弹入河里,一点火光在夜雾中闪过一条长线,寂灭在幽暗的河水里。

        他忽然想起东晋名士王徽之访好友戴逵的故事。

        这个故事记载在《晋书?列传第五十》,书中是这样记载的:(徽之)尝居山阴,夜雪初霁,月色清朗,四望皓然,独酌酒咏左思《招隐诗》,忽忆戴逵。逵时在剡,便夜乘小船诣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反。人问其故,徽之曰:“本乘兴而行,兴尽而反,何必见安道邪!”

        安道是戴逵的字,未句也有写作“何必见戴”者。

        我也是乘兴而来,兴尽而返,何必见花小蕊呢?

        李毅淡淡一笑,起身,准备回头。忽然,他站住了身子,清冷的月辉下,一个拉长了的瘦小的身影正在缓缓向他走来。

        他眨了眨眼睛,努力的看去。不错,正是花小蕊。

        花小蕊也看清了李毅,她惊喜的低声叫唤了一声:“是李书记吗?”

        李毅轻轻应了一声。

        花小蕊就像蝴蝶般飞了过来,扑进他的怀抱。

        李毅拥紧她,又捧起她的脸,深情的看着,问道:“你怎么出来了?”

        花小蕊抹了一下眼角,有些幸福的眩晕,她仰起头,说道:“镇里招待一个市里的调研组,党委办和政府办几个女同志,都被安排去陪酒,我也去了,喝到刚刚才散。我经过巷子口,看到一辆小车,我心里有一种强烈的预感,感觉这就是你的车子!我一边走一边望,没想到真让我寻着你了!我这不是做梦吧?”

        李毅心想好险,刚才幸好没去敲门,问道:“市里来的调研组?是不是马书记带的队?”

        花小蕊摇头道:“马书记他们早就回去了,这是另外一个队伍,主要是市农业局的一些机关干部,还有几个市政府调研室的同志,一起下来搞调研工作。他们哪里是搞调研啊,分明就是下来吃吃喝喝,下来三天了,连试验基地都没下去过!”

        李毅笑道:“可是,他们的报告对你们镇里申请农业专项资金很有帮助,你们不能得罪他们。”

        花小蕊道:“我知道,我就是看不惯他们的作风!吃喝可以,你工作好歹也好做一做吧?我现在好怀念你在柳林的那段时间,要是有你在,他们敢这般下来打秋风?你早掏出一百块钱,摔到他们脸上,让他们打道回府了!”

        李毅想起省城来的那些专家,呵呵笑道:“我的糗事,你还记着呢!”

        花小蕊道:“哪里是糗事啊,这是好事情呢,你不知道,现在关于你的事迹,在柳林镇都传开了,人人都能说上几段。人人都念着你的好,搞得新来的温书记都有些不高兴了。”

        李毅眼神一闪,轻轻哦了一声,没有接过话头。这关系到温可嘉,他不好说什么。

        同时,他还想提醒花小蕊,要她跟温可嘉搞好关系,就算撇开温玉溪这一层关系不去说,温可嘉现在也是她的顶头上司,没有哪个上司喜欢用一个离心离德或者身在曹营心在汉的下属。

        同时,他又想,温可嘉不是这般小肚鸡肠的人吧?

        不过,涉及到权力蛋糕的争斗,只怕没有人能在气得起来吧?

        他抱起怀中娇躯,温柔的道:“好不容易来看你一趟,不说工作,不谈别人。”

        花小蕊依顺的嗯了一声,依在他怀里,问道:“我们去哪里?”

        李毅拉着她的手道:“跟我走。”

        两人上了车,花小蕊也不问他去哪里,只是坐在他身边,安静的,含笑注视着他。只要这个男人在身边,不管他带她去哪里,她都心甘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