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三十七章 彼年豆蔻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三十七章 彼年豆蔻

    作品:《官路弯弯

        钱多这一砸,能砸出个什么后果,他是不会去考虑的,李毅叫他这么做,他就这么做了。至于李毅本人,是更不会去考虑的。

        李毅不是个喜欢暴力的人,前世也只是一个升斗小民,过着安分守己的生活,最大的出格,也就是在酒吧里泡泡妞,溜溜无所事事的小鸟。

        今天下令叫钱多砸了康平的手,主要是几个方面的冲突逼出了他的泥性。

        一是康平一而再,再而三的惹到了李毅本人,泥菩萨还有三分土性呢!二是郭小天的事情。李毅一直拿郭小天当弟弟看待,看到小天被人打成那副猪头样子,他心里既自责又恼火。

        还有一点原因,自然是因为钟秀,这个原因有些说不清楚道不明白。要说他跟钟秀之间有什么,其实还真没什么,不就是趁着自己熟睡之际,她跑过来给自己盖了一下被子吗?

        然而,仔细一想,他觉得今天生气的最主要原因,还就是因为钟秀的事情!

        康平在惨叫声中,双眼里的暴戾之气已经完全消散无踪。呻吟着被手下人抬着出了四海的大门。

        童军扯了一下嘴角,走到李毅面前,说道:“小李子,这梁子结深了,打蛇不死反被咬,只怕对方不会善罢甘休。”

        李毅道:“总不能打死这小子吧?还不能那般血海深仇吧?放心吧,最近一段时间内,他是不敢再来打扰你了!”

        童军嘿嘿一笑:“我才不怕他!唔,接下来有什么安排?”

        李毅因为刚才想到了前世之事,心念一动,想起一个地方来,说道:“我想去滨大外面的天桥看看。”

        童军愣了一下,但没有问为什么,只道:“我陪你去。”

        饶若曦也想跟去,刚一张口,就被李毅拒绝了,他微笑着说:“我去泡妞,带个这么漂亮的女人在身边,忒不方便了。”饶若曦啊了一声,半晌无语。

        ※※※※※※※※※※※※※※※上次站在这座天桥上,已是前世之事。

        时空给李毅开了一个玩笑,却没有改变其它人的人生。

        前世的李毅,是个十分叛逆之人,初中时,他离家出走,跟着几个邻居大姐,来到了这人生地不熟的滨海市。

        这里并没有大姐姐说的遍地黄金,街上一样有流浪汉,天桥上一样有乞丐。

        茫茫人海中,李毅跟大姐姐们走失了,他一个人走啊走,就走到了这座天桥上。

        看着车流如海,人潮攘来熙往,年轻的李毅第一次感到了无助。

        他忍住饥饿的肚子,困坐在桥面上,咂巴着干裂的嘴唇,睁着无助的双眼,看着一双双腿,从眼前匆匆走过。

        “喂!小叫化子,你是不是饿了?”一个清脆甜蜜的女童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在他听来,无异于天籁之音。

        李毅抬起头,迎着晃眼的日光,看到一张精美绝伦的脸蛋,粉扑扑的,穿着洁白的公主裙,白袜子,黑皮凉鞋,露出一段白藕似的小腿,长长的金发,烫着大波浪,像极了童话书上的白雪公主。

        李毅睁着乌黑的眼,有些畏缩的缩了缩身子,艰难的点了点头。

        小女孩回头拉着一位高贵妇人的手摇着:“妈妈,妈妈,这个大哥哥饿了,你给张大团结给他吧!”

        贵妇人道:“那太多了,这里有一块钱,你给他吧。”

        “不嘛,我就要一张大团结。哼,大不了,回家之后,我拿零钱还你。”小女孩很坚持。

        贵妇人一脸的无奈,从皮夹里掏出一张十元钱,交给小女孩,小女孩双手捧着钱,递给李毅。

        李毅茫然接过,连谢谢也不会说一声,只是低着头,看着地上。

        他是因为少年的自尊和卑微的羞涩,不敢抬头看她。

        李毅看到她亮黑的皮凉鞋上,沾了一点脏东西,鼓起勇气道:“等一下。”伸出衣袖,在她的凉鞋上用力的擦了擦。

        贵妇人道:“走啦!怜心,爸爸在那边向我们挥手呢!”

        “拜拜!”小姑娘向他挥了挥葱白的小手,露出一个灿若桃李的微笑,蹦蹦跳跳的跟着妈妈走了。

        这便是李毅与楚怜心的初见。

        后来,李毅长大后,努力考上了滨海市一所大学,每天只要有时间,都要到这天桥上来等。等一个叫楚怜心的美丽女孩。

        等到两年多,李毅终于等到了楚怜心。

        那时的她,虽然她已经长大了,身条出落得愈加苗条出众,令人更加的自卑与不敢亲近。但那美丽的模子,那灿烂的笑容,却烙印在李毅深心,一看到她,便印证上去,严丝合缝。

        “怜心!等等!”李毅眼见她就要擦肩而过,从错愕中反应过来,鼓起勇气,急急的喊了一声。

        他不想几年来的相思和等待,付如流水,也许错过今天,便无再同见之日。

        楚怜心停住脚步,偏过迷人的侧脸,满脸疑惑的看着这个男生,他怎么认识我呢?

        “你鞋子脏了。”李毅很自然的蹲下,伸出洁白的衣袖,用力的擦了擦她的高跟鞋帮。

        楚怜心看到一个大男人,居然为自己擦鞋,很是惊诧,可是,这个男生的动作,这个背影,又似曾相识。

        她不确定的道:“我们在哪见过?”

        李毅掏出一张大团结笑道:“五年前,在这里,你用十元钱帮助了一个迷路的小男孩。那个小男孩,就是我。”

        “啊!真的啊!怪不得,你好面熟呢。你过得好吗?”楚怜心恍然大悟,声音里满含惊喜。

        她居然还记得我?李毅心儿怦怦乱跳,答道:“很好,我现在就在滨海大学读书。”

        “真巧啊!这样都能碰到,你知道吗?我们两年前搬到海都市去了。我今天回来,是来看我姥姥的。她念旧,舍不得搬。”楚怜心为这种奇遇而兴奋。

        “这不是巧遇,”李毅苦笑道:“为了见你一面,当面对你说声迟来的谢谢,我每天都会到这里来等你,在这座天桥上,已经等了你两年多了。”

        有个男子,在一座天桥上,等了她几年时间,就为了见她一面!

        楚怜心啊了一声,芳心里流过一丝莫名的暖流,有一丝青春的悸动,萌生于心。

        两人就这么认识了。虽然分隔两地,但书信往来密切,字里行间,有着说不出的亲密。

        直到那天,楚怜心将最后一封信发给李毅,告诉他,她们全家要去旅游,可能要半个月以后,才能再跟他联络,并承诺,一定给李毅捡些海滩上的贝壳回来。

        两个人都没想到,两人就此永别。

        那具令尘俗中某个男子魂牵梦萦的美丽躯体,随着飞机的坠毁,香消玉殒了!

        那丝萌动的情愫,尚未发芽,便已夭折。

        那个令李毅甘愿为她擦鞋的少女,一去不复返了。

        还好,李毅重活了。

        他救下了她的命!

        此生,我李毅还有那份荣幸,可再为你擦一次鞋吗?我最可爱的公主。

        钱多和童军两个人,站在不远处,看着天桥上李毅的身影。

        他是那么的高大,却又是那般的孤独。

        他一直静静的站立,望着远方,不知道他此刻的思忆,在空中与何人相会?

        暮色降临,李毅缓缓转身,离开了这座承载了他太多记忆的天桥。

        童军很想问问他,平白无故的来到这座天桥,对着空气发了半天呆,有什么说道?但看到李毅凝重的脸,他又问不出口来。

        三个人默然下了天桥,李毅道:“等下我来开车。”

        童军和钱多相望一眼,童军坐了副驾驶位,钱多坐到后排。

        气氛有些沉闷,童军嘿嘿笑道:“我巴不得呢!我刚学会这玩意,驾照还是花钱买的。你来开好啊,安全系数高。”

        李毅忽然笑道:“你也可以找个对象啦。老大不小了。”

        童军拍胸脯道:“你是老大,老大结婚了,我再考虑不迟。”

        李毅见他说得真挚,笑着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童军眉开眼笑道:“今晚去哪里逍遥?”

        李毅笑道:“走,我带你们去滨大吃晚餐。”

        童军道:“这么晚了,大学还有食堂开放?”

        李毅给了他一暴栗:“让你贫嘴!”

        童军嘿嘿一笑:“老大,你大老远来一趟,我尽地主之谊,请你去吃海鲜大餐吧。”

        李毅不说话,童军只得耸肩:“一切听老大的。”

        李毅熟练的将车开到了滨海大学。此刻正是晚饭时间,校门口人山人海,小吃店里大都人满为患。李毅径直将车停在一家小吃店前。

        童军问道:“老大,你以前来过这里?怎么看你熟门熟路似的。”

        “哈哈,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李毅莫测高深的说了一句。

        童军对他的敬仰,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店里生意很好,李毅四顾一望,略微有些失望,但还是选了个座位,和童军坐了下来。

        服务员过来写单子,李毅随口报了几样,都是这店里的招牌菜。童军更是吃惊,这个李毅,要说他没来过这滨海市,说出去都没人相信啊!可是,他们一起从小一块长大的,李毅好像是没来过滨海啊!纳闷!

        童军碰到纳闷的事,其解决办法,不外乎两个字:吃,睡!

        于是,菜一上来,童军就放开膀子,大吃大喝。店虽小,菜却好,童军一边吃一边赞道:“不错!好菜。”

        这时,门口传来一声银铃般的笑声:“老板,还有位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