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三十二章 被人踩的命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三十二章 被人踩的命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的证件很齐全,就连工作证都带在身边,民警看到李毅的工作证,有些犹豫,南方省西州市临沂县常务副县长,那也是一号人物,虽然是外省的,但真要冤枉了人家,人家闹起来,那也不是开玩笑的。几个民警再次无声的交流了一下。

        童军这时笑道:“几位兄弟,是福山区公安局的吧?哪个所的?你们杨镇平副局,跟我是拜把子兄弟。”

        几个民警听了,都有些半信半疑,一个民警看了一眼童军,拍拍额头道:“这个胖子,我好像有点印象!似乎在哪里见过啊!”

        童军掏出一包软中华,塞在他手里,笑道:“兄弟好记性,我跟你们杨局,那是经常喝酒K歌的,说不定哪次,你就在呢!下次我再找杨局出来玩儿,一定叫上哥几个!”

        康平一看事情要黄,就急了,喊道:“公安同志,这事情得快点处理啊,我女朋友还在他们手上呢!”

        民警瞪了他一眼:“急什么?我们在这里,她吃不了亏!”

        康平气得一呛,若是在南方省,他早嚣张的上前推搡起来,但在这滨海市,他还不敢太过放肆。心里苦笑道:“早知如此,就不喊你们这帮废物来了,叫上几个道上的弟兄,不是快意得多?”

        李毅心里冷笑,你康平当然希望快点处理了,再拖一会,钟秀醒过来,还有你说话的份?

        童军拉着一个民警的手,来到一旁,耳语了几句,又塞了点红包。

        民警收下红包,眼珠一转道:“服务员,去弄碗醒酒汤来,将这位女士弄醒,她醒了,案情就大白天下了,谁是谁非,一清二楚!”

        服务员听了,马上应道:“醒酒汤啊,有,现成的就有!我去端!”

        李毅看了急怒攻心的康平一眼,笑道:“如果钟小姐醒来,能证明我的清白,我要告这位先生诽谤罪,他诬陷我拐带少女,诱奸良人!”

        康平听了,面如死灰,心里一阵慌乱,暗道要糟,这些个公安,全然不听使唤,深怪自己大意,自以为抓住了李毅的把柄,一招下手,即可致敌死地,就打了报警电话,喊了公安来,也没有塞点红包啥的。

        谁知道,对方居然认识什么杨副局长,这几个小公安,见了那胖子,比见了亲人还亲三分!这一下形势逆转,将他处于被动位置。

        那个领带男眼见情况不对,轻轻拉了拉康平的衣袖,示意他一走了之。

        康平也有退意,便说要上厕所。

        李毅轻笑道:“警察朋友,你们可要看牢了,千万别叫他借尿遁了。”

        康平狠狠挖了李毅一眼,冷哼一声道:“你以为人人都像一样卑鄙无耻?”但他却没再出门上厕所了。

        李毅道:“谁正人君子,谁卑鄙小人,还是听钟小姐醒来后,亲口回答你吧!”

        康平看了看钟秀那浮凸有致的身体,眼神里更多了几分怨恨。

        服务员很快就端来醒酒汤,喂给钟秀喝了。没多久,钟秀嘤嘤呻吟两声,张开眼睛。

        李毅将她放在椅子上坐好,问道:“钟小姐,好些了没有?”

        钟秀做了个干呕的动作,抚摸着胸口道:“好多了。让你见笑了,本想陪你多喝几杯,以表感激之情,谁知道这酒这么厉害,我才喝那么几杯,就醉过去了。”

        李毅笑道:“你喝得太猛了。我不知道你是第一次喝酒,不然,拼了命我也要阻止你喝。嗯,钟小姐,这位康先生……”

        钟秀勉强站了起来,说道:“我虽然醉了,但心里明白得很,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康平,我没想到,你还有这么无耻的一面!公安同志,我可以作证,这位李先生,是我的好朋友,今天的酒,是我请他喝的。至于这位康先生,我不认识他!”

        康平气得发抖,指着钟秀叫道:“钟秀,你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我会叫你后悔的!”

        钟秀毅然道:“公安同志,我们现在要告他无是生非,诽谤他人!需要我到公安局录口供吗?”

        几个民警笑道:“不用了。这案子简单明了,不用麻烦你了。”转过身,板着脸对康平道:“先生,请跟我们回所里配合调查吧!”

        康平甩开来抓他的手,喊道:“我是报案人,我是受害人,你们凭什么带我回去?”

        两个民警不由分说,一左一右挟制住他,叫道:“反了你,还敢袭警!拒捕!”

        领带男上前打圆场道:“钟小姐,大家都是熟人,没必要闹得这么凶吧?撕破了脸皮,对彼此都没有好处。”

        钟秀冷笑道:“像他那种人,还有脸吗?还要脸吗?”

        领带男老脸一红,不敢再说,只得对康平道:“康总,你先跟公安走,我找人帮忙,放心,不用很久。”

        康平眼看没有办法,只得点头应允,盯着李毅道:“李毅!你有种!回到南方省,看我怎么收拾你!”

        李毅淡淡地道:“随时候教!”

        康平这家伙,每次都败在李毅手里,心里十分的不甘心,总想找回场子,可是每次都是输!难道,真是天生一副被人踩的命?

        他用力的挣扎了一下,见扭不过两个警察,只得老实地跟着出了门。

        待不相关的人都走了,李毅才问道:“胖子,你真认识他们那个杨副局长?”

        童军嘿嘿笑道:“哪能啊!我就随口那么一说罢了。不过,他们有个副局长姓杨,倒是真的。”

        李毅揽过他的肩膀,竖起大姆指笑道:“不错,会动脑子了!”

        对钱多笑道:“钱多兄弟,你还要多跟这个胖子好好学学啊!能不用武力解决的,我们就尽量不使用武力!”

        钱多嘿嘿一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童军笑着撞了李毅一下:“你这是损我呢还是夸我?其实,还是老大有本事,当人家的面,抱人家的女朋友,还能让他进局子,这份能耐,一般人绝对做不到!”

        钟秀低了头,瞄了李毅一眼,却见李毅也望过来,四目相交,都有一种通电的感觉。

        钟秀正了正身子道:“毅少,今天多谢你了,我有些不舒服,想要休息了。”

        “你们一般在哪里休息?今晚还要飞吗?”李毅问道。

        “今晚不用飞了,我明天也是休息。”钟秀说到这里,就看着李毅。

        李毅怦然心动,这话里的暗示意味太浓了,加之刚才的亲密接触,他也有些情动,便道:“这样吧,如果你不介意,就跟我们一道,去我们公司住吧,反正,那里房间多。”

        童军马上应道:“对,我们就是做房产的,房间特别多,一个脚趾睡一间都还有富余的。”

        钟秀扑哧笑道:“什么啊!你才一个脚趾睡一间呢!”

        童军嘿嘿笑道:“那我们就走呗,这破酒店,我一刻也不想呆了。”

        李毅道:“这样吧,先送钟小姐回去休息,我们再去看看小军。”

        童军点点头。

        钟秀道:“我去买单。”

        童军笑道:“你打我脸呢?我老大请你请饭,还用你买单,你还叫我出来混吗?”

        李毅笑道:“走吧,他现在是个小土豪,不吃白不吃!”

        安顿好钟秀,李毅和童军往医院赶去。

        病房里很安静,郭小天睡觉了,左手固定着夹板,整个人看上去瘦了不少,也强壮了不少。李毅轻轻走过去,站在他床前,看着他,就像看着自己的亲弟弟,很有些心痛。

        郭小天忽然睁开眼睛,看到李毅,有些不敢置信,擦了擦眼睛,这才喊道:“姐夫!”

        这一声姐夫,喊得李毅有些心酸,他笑着阻止郭小天起床,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道:“小天,你瘦了。”

        郭小天嘿嘿笑道:“我天天练功,难免会瘦些,但骨头却更硬了……”忽然就不言语了。

        “对不起啊,姐夫,我打人了!”

        “傻瓜,以后不可以这样拼命!你姐姐将你交给我,看到你样子,她会怪我的。”

        这时,值班医生例行巡房,李毅便询问郭小天的病情。

        “没什么大碍,骨头受了点损坏,好在没有断,年轻人就是好,骨头也硬!休息个十几二十天就行了。”医生表示得很乐观。

        李毅听了,这才放心。郭小天便要起床出院,说什么轻伤不下火线,何况这骨头还没断呢,住在这医院里,太憋气了。

        李毅按住他:“别动,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姐夫,你要小心些,我怕他们还来闹事。”郭小天道:“要不,我出去当你保镖吧,反正躺家里还自在些。”

        “你就安心住院吧,天,塌不下来!”

        李毅又安慰了他几句,这才和童军、钱多出去。来到医院大院里,童军去开车。

        这时,几辆豪华小车一溜儿开了过来,从车上下来十几个人,往医院里走去。

        李毅看到,领头的那位,却是刚刚被带走局子里的康平,出来得好快!

        看来,他在这边,也有些人脉呢。

        真是冤家路窄啊!

        康平似乎也留意到了李毅,冷冷扫过来一眼,却没有更多动作,看来,他是不想节外生枝。但那怨恨的一眼,却传递了太多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