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二十五章 第三次冷场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二十五章 第三次冷场

    作品:《官路弯弯

        接下来唱黎国城的票数,这一次没有常委们的捣乱,票数很快就统计出来了,四票支持,五票反对,两票弃权。

        这一下轮到孙正阳脸色发绿了。

        居然以一票之差败北!

        陈凯明脸上又恢复了笑容,呵呵笑着看了孙正阳一眼,那意思是在说:“正阳同志,不好意思,我又赢了!”

        孙正阳很快就调整过来心态,结果如此,强求不来,只能期望在下一局中扳回一城。

        他摆摆手道:“罢了,进入下一个议题吧!”

        陈凯明哈哈笑道:“好,这都闹了大半天了,还有好几个人事任免没有搞定呢!这样下去,非闹到明天去不可。”

        常委们都坐正了身子,等待陈凯明主持会议。

        李毅朗声说道:“不是还有一个人还没统计吗?”

        郑春山嗤笑道:“还有必要统计吗?结果很明显,蒋南征同志获胜了!”

        李毅道:“司婧同志也是候选人之一,凭什么不让唱票?”

        陈凯明摆手道:“他们接着唱他们的,我们继续开我们的会。时间很紧迫呢!”

        很显然,他对司婧的得票结果并不关心,不只是他,所有的常委,包括李毅在内,对司婧的得票数也不抱任何希望。

        李毅之所以要求统计完司婧的得票数,不过是对一种原则的坚持罢了。

        陈凯明端坐主位,脸色有些泛彩,呵呵笑道:“财政局局长的人选终于定了。接下来……”

        席如松忽然说道:“陈书记,蒋南征同志和黎国城同志,两个人的支持票都没有过半数,怎么就能定了呢?这有悖组织原则吧?解部长,你说是不是?”

        陈凯明的话被人打断,心里老大不悦,但也没说什么,只是看着解明珍,看她如何回答。

        解明珍是组织部长,但组织部是属党委领导的,陈凯明是县委书记,一定意义上说,陈凯明的意见,就代表了组织意图。

        国内县级政权中,一个强势而且霸蛮的县党委书记,再兼县人大主任的话,基本上成了本县的土皇帝,在这一县范围内,真的是可以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县级权力场中,更多的讲究阴谋论,因为这一层级的官吏,大多素质不高,很多是从乡镇干部里提升上来的,主政水平一般,个人素质一般,但玩起阴谋和拳脚功夫来,却是个中好手。

        在这一县之地,能当稳县委书记的人,大都很强势,眼里容不得沙子。就算是在常委会上,拍桌子瞪眼睛,也是常有之事。有时纷争太大时,直接捋袖子打人也有可能。

        越往上,也就越讲究阳谋论,或者是阴谋和阳谋的结合。善用权术者,常常把阴谋玩成阳谋,杀人于无形,让人无话可说,无刺可挑。

        现在席如松居然以组织原则来责疑陈凯明,解明珍惟有觉得好笑,却想不出话来回答。

        席如松是省里下派的干部,干上几年就可能调回去。说话可以无所顾忌,但是解明珍却不同,她是本土干部,而且在基层的时间相当长,在这临沂县里,陈凯明的话就代表着组织原则,你叫她如何来回答呢?

        这时,会议秘书已经在黑板上统计出了司婧同志的票数。

        李毅呵呵一笑,指着黑板说道:“大家瞧瞧,谁说没有人有过半支持票?司婧同志就得了七票嘛!”

        其它常委都有些不信的看向黑板,赫然发现,司婧同志的名字后面,的确画了七个勾,四个圈,居然没有一票反对!

        “这怎么回事?你们怎么统计的?”陈凯明的第一反应,就是统计的人出了问题。

        会议秘书道:“没错啊。他怎么唱的,我就怎么画的。”

        资深笔杆扬了扬手中的票,说道:“票都在这里,没有错啊!”

        陈凯明脸色难看的道:“这是怎么回事?”旋即有些明白过来了。

        他的三票,一个是支持票,给了蒋南征,反对票给了黎国城,给司婧投的是弃权票,一个打酱油的人,他根本没放在眼里,既不需要支持,也不需要反对。

        投弃权票的人可能都是这种想法!可以料到的是,孙正阳肯定是投弃权票的,郑春山多半也是投的弃权票,还有谁投了弃权票?

        问题是,有七票支持!

        “这么说来,是不是司婧同志获胜了?”李毅呵呵笑道。

        这个结果实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其实,很多人的想法是,既然这个司婧是来打酱油的,投一票支持她也无所谓吧,如果结果出来,这个候选人连一张支持票都没有,那也太给人难堪了。虽说常委会上的内容,是高度机密的,但在这个到处是顺风耳和千里眼的官场中,哪里还有什么真正的机密可言?总有一些善于打听者和乐于传播者,会很快的将常委会上的结果甚至细节散播开去。

        这倒好,大家都抱着一样的心思了,在支持自己心目中的人选外,又给这个叫司婧的投上了一票。可笑的是,大多数常委,连这个司婧长什么样都没有见过。

        李毅更觉得好笑,因为他给三个人投的全是弃权票。

        道理很简单,这三个人,他都不熟悉,也不了解,要叫他跟一个从不相熟的人投支持票或者反对票,他都不愿意。他刚才之所以拿司婧来发难说事,只不过借此打击一下陈凯明和孙正阳罢了。

        现在他扳着指头都能想到,除了他,陈凯明、孙正阳和郑春山四人外,其它七个人全部给司婧投了支持票!

        这个结果真是笑掉人的大牙。

        匿名投票投出这么一个结果,显然不是孙正阳的本意。孙正阳提出这么一个方式,目的是为自己的人选拉几张票,却没想到,反倒成全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司婧。

        会议室里第三次出现冷场。

        良久,陈凯明满含愤怒的一拍桌子,憋出俩字:“散会!”

        解明珍问道:“那这个结果算不算数?要不要公示下去?”

        席如松呵呵笑道:“怎么能不算数呢?七票通过啊!你当常委会是开着玩耍的?陈书记不是说了吗,我们的每一票,都是很神圣的,是广大人民群众赋予的!”

        陈凯明瞪了他一眼,平静的道:“表决通过的决议当然算数。解部长,你发个文件,公示下去吧。今天的常委会就开到这里,还有几个议题留待下次再议吧。散会!”

        李毅摸了摸下巴,嘿嘿一笑。这个常委会开得有意思。

        陈凯明寒着脸,背着手快步走出会议室。其它常委陆续按照次序出去。

        边建军落后一步,呵呵笑道:“李县长,恭喜你啊,今天的常委会,你可是大获全胜啊!”

        李毅苦笑不得,只怕每个人都以为司婧是他的人吧?若说他跟这个司婧素未谋面,只怕还真的没有人相信。

        李毅也懒得解释,微微一笑,既不承认也不否认。见边建军的目光有意无意的停留在自己的烟盒上,便散了一支给他。

        边建军有些受宠若惊,伸出双手接住,不放在嘴里吸,而是拿出自己的烟盒来装了进去,呵呵笑道:“留个纪念。”

        李毅淡淡一笑:“长辈送的,边部长要是喜欢,就拿去抽吧。”说着,把那包烟整个的递给了边建军。

        边建军也不推辞,笑嘻嘻的接过去,装进了口袋里。

        李毅回到办公室,发现桌上的电话一直响个不停,抓起话筒,听到一个粗豪的声音传来:“李县长,你好!”

        李毅道:“哪位?”

        “李县长,我是洪山镇的老鲁,鲁永康,不知道您今天晚上方不方便,我想找您汇报一下工作。”

        李毅根本就没听说过这号人,说道:“我现在还在上班,有什么事到办公室来说吧!”

        “李县长,我还是到您家里去拜访你吧……”

        李毅不给他继续说下去的机会,重申了一遍:“有什么事请到办公室来找我吧。”就挂了电话。

        话筒一放下,又响了起来,内容大同小异,都是下面乡镇的负责人主动找他,要向他汇报工作。

        李毅自己也当过镇委书记,理解他们的心情,肯定是冲着经开区的管委会主任职位来的。

        这些人是县里的中层骨干,将来的很多工作还要靠他们去开展,现在人家肯主动找你,证明你在他们心目中有了份量,这是好事情,虽然他们的手段可能没有那么单纯,可是李毅也不能明着拒绝他们或者斥责他们,这样做的话,会寒了下面同志们的心,以后谁还敢向你靠拢?

        于是,李毅耐着性子跟他们解释,请他们有事说事,要汇报工作就统一到县衙办公室来,他一定热情接待。

        好不容易清闲了一刻,电话又响了起来,这次对方一对口,李毅就笑道:“温可嘉,你还记得我啊!这么久也不见你打个电话给我!”

        温可嘉就喜欢李毅这种随意的口气,感觉特贴心,他哈哈笑道:“我倒是想打给你啊,可是你现在身份不同了,我怕人家说我外向啊!呵呵,你留下来的全是好东西啊,我只要照着你的政策去做,根本就不用费心!不过现在情况有些不太乐观,全市都种上了大棚作物和生态种养,有些地方根本不适合栽种猕猴桃树,可是他们眼热,一定要种。这样下去,我们今年的销售会大打折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