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十八章 常委会上的变数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十八章 常委会上的变数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原以为,经开区的事情在常委会上一定会通过,因为这是有利无害的事情,对各位常委而言,就算没有利益,也绝对没有损失,这么一件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情,有什么理由不支持呢?

        尤其是,陈凯明和孙正阳私下里都已经表态支持了,一二把手同时支持的事情,还不是板上钉钉?想来应该没有什么变数了吧?

        然而,李毅把官场中的人性想得太简单了。

        常委会上,开头讨论的就是经开区重新立项这件事,这也算是陈凯明抛出来的绣球,想赢得李毅这位新扎常委的好感,为接下来的人事任免拉票做铺垫。

        陈凯明话头一落,头一个开口的,居然是县委副书记郑春山,而且是旗帜鲜明的反对。

        郑春山在李毅印象中,是个老好人的形象,总是笑脸眯眯的,配上那超重的体型,很有亲和力。

        经开区的重新开张,跟他这个党群副书记实在扯不上什么利害关系,可他就是站出来反对了,说出来的话还挺振振有词:“同志们哪,现在的城南经开区就是一片废地,连基本的七通一平都没有,哪个敢来投资?要搞活它,投资不会少!我们县的财政现在都投入到了农业发展中,哪里有钱来兼顾经开区的建设?这是其一。其二,搞农畜产品深加工?这种小产业能支撑起这么大一个经开区的发展?我很怀疑!总之一句话:这种劳民伤财不讨好的事情,我是坚决反对的。”

        他说番话时,一反常态,正襟危坐,虎目圆瞪,像在开批斗大会似的。说到后面,他伸出胖手凌空切了一下,正好落在“反对”这两个字眼上,给与会常委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这一刻,大家才猛然醒悟,这个郑春山,不只是老好人,还是本县的三把手,县委副书记,本县资格最老的县委常委!他说出来的话,分量有时比陈凯明的话还重。

        关于常委的排位,除正常排序外,还有一种说法,就是论资排辈,也就是进入常委的时间先后。

        在临沂县,要论老资格,就要数郑春山第一了。

        他担委常委以来,已经看着换了三届书记,两届县长,而他一直转悠在权力顶峰之外,要说他没有怨言,谁都不会相信,只是他这个人,平素总是笑脸迎人,让人捉摸不透他的心思。

        郑春山一般不表态,一表态就会认死理,顽固到底。

        他的话一说完,会议室里马上就安静下来,没人接嘴了。

        十一个常委表情各异。

        陈凯明和孙正阳打着各自的小算盘,眼睛平视,似乎在算计什么。

        纪委书记吴开林,端坐不动,目视主位上的陈凯明,一切唯马首是瞻的态势。

        组织部长解明珍,这位会场里的唯一女性,微微含笑,似乎在对每个人微笑,仔细一看,就会发现她只是在欣赏会议室角落里的一树盆栽。

        她最近眼神不好,视力有下降的趋势,找了学中医的妹妹看了看。

        妹妹不好明着告诉她,你年纪到了,视力下降是正常的,可以考虑配一副老花镜。真要这般说了,估计解明珍能当场翻脸,不认她这个妹妹。于是妹妹就教她一个方子,说她的眼睛是眼部肌肉疲劳,长期伏案所致,多看绿色植物,可以缓解病情。

        解明珍很信服中医妹妹的话,回来后,一有时间就盯着绿色植物看。还别说,这法子还起到了一点作用,坚持下来,她还真觉得自己的视力进步了。

        宣传部长席如松,手里拿着一支笔,认真的做着记录。

        统战部长吕智鹏,整个身子都仰躺在椅背上,双手抱胸,若不是眼睛睁着,真会让人以为他睡着了。

        政法委书记姜浩,捧着茶杯,侧偏着头,谁说话他就盯着谁,但不论是谁说话,都不敢回盯着他,因为他脸上那道疤痕有些吓人。你要盯着他看久了,会让他误以为你对他的脸相有什么成见,搞出误会来就不好了。

        武装部长边建军,坐姿端正,双手平放在桌面上,目视双手。

        城关镇党委书记匡融,就坐在李毅对面,这个人总在不停的微微点头,也不知道他是习惯性的动作呢,还是真的同意说话人提出来的意见。

        李毅则皱着眉头,在想郑春山为什么反对?

        难道在怪自己没有主动去拜码头?

        听说县里每次来了新任副处级以上干部,都会主动找郑春山拜码头。

        因为在这临沂城里,他的资格最老,是主人,外来的人都是客,客人来了,自然要去拜会主人,以示礼貌。

        可是,李毅却没有理这一套,就连陈凯明,也是等他电话相召才过去的。

        自己必竟是政府这边的副县长,如果与县委领导走得太近,怕孙正阳会有想法。

        他一一从众人脸上看过去,看来一时半会是没有人肯站出来帮他说句话了。

        所谓的政治同盟,是建立在利益基础之上的,如果没有利益,哪个愿意帮你说话?

        就连陈凯明和孙正阳这两个老狐狸,私下里说得那般好听,此刻却也是沉默不语。

        显然,他们都在等,要看大多数同志们的反应如何。

        李毅也不急,不管怎么说,现在都轮不到他来发言。他只拿眼睛看着陈凯明。

        陈凯明心里的想法是,经开区的问题,今天并不在他的重点考虑范围内,他的目的是要拿下接下来要议的几个人事问题。

        为此,他必须尽可能多的拉票,同意搞活经开区,重新立项,是为了拉李毅的票。

        最开始,他的想法同李毅相近,这种利人不损己的事情,应该没有人会反对,所以很是慷慨的同意了李毅的提议。

        可是,现在却出现了变数。

        这个变数是郑春山。

        陈凯明其实并不关心郑春山为什么反对,他在考虑的是,既然郑春山反对了,如果自己还一味坚持,力挺李毅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人事议题,就肯定得不到郑春山的支持。而郑春山在常委中的号召力还是挺强的,搞不好,自己今天就要铩羽而归!

        他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早该料到这些变数啊!如果先议人事问题,拿经开区这件事吊着李毅的胃口,那么,在人事议题上,李毅必定会一力支持自己!

        至于后面可能产生的变数,那就好处理了。

        现在他却把自己陷入了被动之中。

        常委会一开局就出现冷场,这在临沂县的历史上还是头一遭。

        陈凯明作为一把手,必须控制住常委会的节奏,再这么冷下去,他的威望也要跟着耗光了。

        他双手互握,自然的放在桌面上,微微一笑,对孙正阳道:“正阳同志,你是政府主事官,开发区归你管,你表个态吧。”

        这一招移花接木很管用,马上就把矛盾焦点转移到了孙正阳身上。

        这也是一把手惯用的伎俩,屡试不爽。

        孙正阳内心的小算盘,跟陈凯明差不多。他实在不愿意开这个口,但既然被点到名了,只得清咳一声,说道:“关于开发区,的确是个老大难,这个问题不解决好,它就会像一块狗皮膏药,一直贴在咱们县的版图上。不管我们县域经济发展得如何好,这始终是我们的一个污点!当然啦,这个问题如何解决,这又是另外一个大问题,需要在座的同志们集思广益,各抒己见,用民主集中制的方式来处理好这个难题。”

        孙正阳大道理说了一箩筐,结果等于什么都没有说,轻轻一推就将问题交到了各位常委手上。

        陈凯明暗骂了一声老狐狸,呵呵笑道:“正阳同志说得很好,接下来听听各位同志的意见吧。”

        他不点名,就没有人发言。他将目光缓缓从左移到右,又从右移到左,一一扫视众位常委。

        解明珍忽然说道:“我没记错的话,上次经开区项目被否决,也是春山同志的意见吧!”

        郑春山瞪眼道:“什么意思?”

        解明珍道:“刚申批经开区时,县里有意上一个粮油基地的项目,打算把分散在县里各处的粮油加工厂迁至开发区,进行统一规划,集中管理。大多数粮油加工厂的老板都同意了,可春山同志却跳出来反对,那天的情形,跟今天有几分相似啊!让我情不自禁就回忆起来了。”

        李毅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问题的症结在这里!

        经开区是郑春山一力否决的,现在自己说要重新搞活经开区,无疑在揭郑春山的老伤疤!不管以前的做法是对是错,也不管李毅的做法是对是错,郑春山为了维护自己的威信,必然会跟李毅唱反调!

        难怪这几年来,经开区的事情一直得不到妥善解决,原来是这尊老菩萨在整蛊作怪!

        一二把手为了拉拢地方势力,对这个地方势力的代表郑春山,就必然要给予相当的尊重,只要是他反对的,一般都会掂量掂量分量,看看自己获得的利益,值不值得冒这个与郑春山为敌的风险。

        郑春山严肃的说道:“解部长,你这话我可不爱听,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我都是就事论事,从来不针对人,也不针对物!我两次反对经开区立项,只是因为这些项目都是劳民伤财之举,实在没必要!个别同志为了政绩,就不惜拿咱们县财政和县经济发展当儿戏,身为一个老党员,一个老干部,我是坚决不允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