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十七章 第一颗棋子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十七章 第一颗棋子

    作品:《官路弯弯

        冯芸芸打开门,大声骂道:“死人啦!敲那么大声做什么!哟,原来是刀疤刘啊!哎哟!”

        门外站着几个大汉,推搡着冯芸芸进来,其中两个守在门口。

        冯芸芸揉着酸痛的胳膊,叫道:“刘哥,你干什么?弄痛人家了。”

        刀疤刘脸上一条长长的刀疤,从左眼角一直延伸到右下巴,结着厚厚的肉痂,像一条长虫子趴在脸上,十分的恶心和恐怖。

        “少它妈的废话!”刀疤刘大步进来,看到李毅和钱多,怔道:“他们是什么人?”

        冯芸芸搔手弄姿道:“还能有什么人?老娘没钱开饭了,总要做点生意糊口吧!”

        刀疤刘问道:“你做什么生意?”

        冯芸芸扭了扭小蛮腰,身子就像湖水一般波光潋滟,娇声笑道:“我有什么本钱,就做什么生意呗!”

        刀疤刘摸了一把下巴,嘿嘿笑道:“你的本钱十分丰厚啊!早知道喊兄弟几个过来爽爽啊,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冯芸芸啐道:“老娘就算上床,也要挑挑床的好坏呢!你这样的,我还真看不上眼!你来做什么?”

        刀疤刘被奚落了一番,冷笑道:“冯芸芸,落毛的凤凰不如鸡,你别得瑟了!”走到李毅身边,指着门口道:“滚!别阻……”

        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完,钱多的拳头已经贴上了他的腰眼。他来不及叫唤,闷哼一声,就软软的倒在地上。

        这一下兔起鹘落,另外三个混子根本没反应过来,钱多连出重拳,击在一个混子的眼眶上,那人哇哇叫痛。门口站岗的那两个听到动静,相继跑进来。

        钱多手起脚落,三两下拳脚功夫,就制服了里面的几个小混子。

        房间里没有灯光,只靠着外面的路灯勉强能看清事物。

        外面两个人大大咧咧走进来,其中一个淫笑道:“刘哥,你们在里面干上了不成?”

        冯芸芸忽然举起一把椅子,往他头上砸去:“干你娘的!”那人摸着头,叫道:“妈B的,流血了!”伸手来抓冯芸芸的头发。

        钱多一脚踢过去,正中他腋窝,那人哼都没哼一下,就倒在地上。

        只剩下最后一个小混混,一见情势不对,拔腿就想跑,钱多弯腰抓起冯芸芸刚才打人的那把椅子丢了过去,正好扫中那人的膝盖处,那人哎呀一声,跪倒在地上。

        钱多走过去,一掌切在他后颈处,那人喔喔了两声,倒在地上。

        整个过程不超过两分钟,就放倒了六个壮汉!

        冯芸芸看得咋舌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身手这般了得?”

        李毅淡淡的道:“我姓李,叫李毅。”

        冯芸芸怔道:“你就是新来的李副县长?”

        李毅点头道:“不错。现在你知道我们有能力保护你了吧?”

        冯芸芸道:“你想让我做什么?”

        李毅道:“很简单,把你知道的全都告诉我,并且答应做证人。”

        冯芸芸沉吟不语。

        李毅道:“你如果不想下半辈子在恐惧之中度过,只有配合我们,把帽子帮和朱靖安都送到牢房去!”

        冯芸芸显然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有些不知所措,伸手拿了桌上的烟盒,却发现里面一根烟都没有了,用力揉成一团,从窗口丢了下去。

        李毅掏出自己的烟,抛给她:“你可以考虑一下。不过,时间不会太多。帽子帮的人不会放过你的。刀疤刘没有回去复命,只怕很快就会有人过来。”

        “我答应你!你现在就带我走,我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去!”

        “跟我在一起,保证你安全!一起去吃个饭吧——如果你还没有吃的话。”李毅说着,起身要走。

        冯芸芸喊道:“等一下。”

        李毅回头看她:“这里不用你管,等会叫警察来收拾他们就行。”

        冯芸芸有些羞涩的道:“我想化个妆再出门。”

        “我可以等你五分钟。”李毅点点头,来到走廊上,打电话给姚鹏程,叫他马上带人前来古井巷子。

        姚鹏程一听古井巷子,心里就一阵发紧,生怕李毅有个闪失,不敢怠慢,马上喊了人马,带队来到古井巷子,一上楼,就发现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几个临沂城里有名的混混,李毅和冯芸芸却不知去向。

        “全部押回去!”姚鹏程大手一挥,发号施令。

        警察们把六个混混抬起外面,检查了一遍,报告姚鹏程:“姚局,这几个人受的伤很特别,是被高手所伤。”

        “哦?是吗?”姚鹏程在部队里时,也是一把格斗好手,听了这话就觉得有意思,高手?李毅显然不可能是高手,那会是谁?走过去仔细察看了一下那几个人的伤处,陷入了沉思。

        看来,李毅的安全是不需要他来操心了,他挥手道:“回去!”

        小巷子的入口处,有十几个混混正准备进来,看到冯芸芸家楼下停着的警车,马上惊慌的躲在暗处,等警车走了才敢四散逃窜。

        县招待所后院的小楼里,李毅坐在沙发上,对冯芸芸道:“这里绝对安全。你有什么话,都可以说。”

        冯芸芸拢了拢头头,说道:“我说了之后,你想怎么做?”

        李毅道:“你以为我也跟朱靖安一样,会靠这些证据来要挟帽子帮?”

        冯芸芸道:“你们当官的,不都是这样吗?”

        李毅道:“我若说我当官是为了富国强民的理想,你一定会笑我太假。事实上,一个当官的,如果连追逐权力的**都没有了的话,那他就不适合在官场生存。我在乎权力,但不在乎金钱。”

        冯芸芸道:“你追求权力,还不是为了获取金钱和美女?”

        李毅摇头道:“你不懂。你要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的人,不只为金钱和美女而活。但在他们成功的道路上,一定不会缺少金钱和美女。”

        冯芸芸终于说道:“你想知道什么?”

        “你所知道的一切!我相信,你的账本,不只一本。”

        冯芸芸想了一会,说道:“账本我可以给你,我也可以帮你作证,但我有一个要求。”

        李毅道:“我不喜欢跟人谈条件。”

        冯芸芸道:“我的要求很简单,我要一笔钱,十万!”

        李毅道:“我不能答应给你钱,但是我可以给你找份好工作,绝对比给你十万块钱更划算。”

        “哦?”冯芸芸道:“那也好,现在开始,你想问什么就开始问吧,我知无不言。”

        李毅吩咐钱多在外面守住,开始向冯芸芸了解临沂帽子帮的故事。

        这些谈话内容,只有他们两人知晓。李毅获得这些信息后,并没有马上采取行动,他在等,等一个恰当的时机,再来下这步好棋。

        每个人的人生,其实都好比在下棋,普通人的这局棋,下得一塌糊涂,他们不会谋篇布局,也不会走一步思三步,更加不懂算计和挖坑,混混噩噩的就度过了宝贵而短暂的人生。

        商场和官场的骄子,却是精于此道之人,每一件事,每一个人,对他而言,都可以当作棋子来下。你认识的人越多,经历的事越多,可用的棋子也就越多,赢面也就越大。

        李毅前世虽然活得还算潇洒,但绝对算不上出色,更不能说精彩。因为他没有把人生当棋来下的意识。直到他今生进了官场,不停的与人博弈,这才了悟人生这局棋的奥妙。

        柳林是一盘棋,他还没下完就被人踢出局了,临沂又是一盘新的棋局,他一定要下好!

        下一次的常委会,将是这局棋的开篇,别人将他当成棋子在下,他也要布局,把别人当成棋子来下!

        下这局棋之前,他要先尽量多的找到属于自己的棋子。

        冯芸芸是一颗。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他再一次走访了分管的几个局办,和各个局办的当家人进行了一次长谈。

        官场上真是没有秘密可言,经开区要重建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临沂城,就连西州市里也有人知道了。

        孙薇又打电话过来了,这次她是来要官的。

        “李大县长,听说你们县的经开区管委会要重组班子了?呵呵,调我去当你的先锋大将,可否?”

        李毅当然以为她是开玩笑的:“你放着市里面那么好的工作不做?想跑到我们这种穷县来?”

        孙薇笑道:“我说真的呢。我在这里看不到前途啊!”

        李毅道:“你爸不是市政府的副秘书长吗?找他帮忙不就行了?弄个科级干部当当,还不是跟玩似的?”

        孙薇叹道:“我爸没什么实权的。现在坐冷板凳呢,自身都难保。你不帮忙就算了。”

        李毅道:“你要真来,我可求之不得啊!经开区这块的人事,我还能做主的。你真的想好了,我就打报告上去,申请调你下来。”

        孙薇喜道:“当然是真的!给我什么官当?”

        李毅道:“你啊,怎么也成官迷了。你现在级别不够,先当副主任吧,副科级别。”

        孙薇道:“好。副科就副科。”

        李毅道:“咱们丑话说在前面啊,同学归同学,工作是工作,你要是不认认真真的把事情做好了,我一样会骂你的。”

        孙薇嘻嘻一笑:“骂我没关系,别踢我屁股就行!”

        李毅摇摇头,这丫头,说话真是口无遮拦!马上就想到她那圆鼓鼓的屁股,心里一阵发痒,心想踢在上面肯定很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