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十一章 有人耍幺蛾子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十一章 有人耍幺蛾子

    作品:《官路弯弯

        进了房间,服务员跟了进来,问道:“李县长,请问有什么吩咐?”

        李毅端起茶杯,发现里面没有茶,把公文包放在书桌上,又看见上面的书和文件很凌乱,再看那个服务员,却见她正一脸淡定的站在房里,好奇的打量自己,一点眼力价都没有,全然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工作。

        李毅皱眉道:“你去把吴得利叫来。”

        “哦。”服务员先是应了,走了两步,又回转身来,居然回了一句:“吴所长只怕已经睡了。”

        李毅挥手道:“你回去吧!”

        “哦!”她走了两步,又问道:“李县长,你叫我回哪里去?”

        “哪里来的回哪里!”李毅不耐烦的道。

        等她出去后,李毅抓起话筒,拨通了吴得利的电话,说了一句:“吴所长,麻烦你过来一趟。”啪的就挂了电话。

        不一会,吴得利就笑眯眯的走过来了:“李县长回来了,用过晚餐没有?”

        李毅指了指书桌上的文件:“这是怎么回事?谁翻过我的东西?”

        吴得利呵呵笑道:“不可能吧!可能是服务员收拾房间时不小心碰到了吧。”

        李毅问:“舒畅做得好好的,为什么撤换了?你问过我的意见没有?”

        吴得利笑道:“李县长,这不能怪我啊,是舒畅自己说家里有事,不能再在这里工作了,她人都走了,我自然要帮你另外安排一个人啊。”

        “她辞职了?”李毅明显不信。

        “是啊,我怕你回来问起,过来的时候,特意把她的辞职信都给带来了,你看看。”吴得利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纸,递给李毅看。

        李毅接过来,看了看,确实是封辞职信,上面的落款人,也是舒畅。但是李毅没见过舒畅的笔迹,也分辨不出真假,还给他,淡淡说道:“好啦,你把那个服务员也一并撤了吧,我不需要。”

        “这不好吧,李县长,你的日常起居……”

        “嗯?”李毅瞪了他一眼。

        吴得利干笑了一声:“好好好,一切听李县长的吩咐。”点着头,退了出去。

        李毅在书桌前坐下来,点着了一根烟,慢慢的吸完,这才整理桌上的文件,却在他最近常看的一本书里,发现一张纸,上面记着不少的人名。

        看了半天,李毅才看明白了,这是自己吩咐舒畅的事情,叫他把每天来找他的人记录下来。

        李毅仔细的看了看纸上的字迹,再回想一下刚才那封辞职信上的笔迹,恼怒的将纸片拍在桌面上,冷笑道:“想搞幺蛾子吗?奉陪到底!”

        虽然还不知道是谁逼走了舒畅,有一点是肯定的,有人想在李毅身边安插亲信,所以要把刚刚取得李毅信任的舒畅支走。

        那个新来的服务员,根本就没有一点服务员意识,肯定不是专职的服务员,安排她来照顾李毅,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监视,或者想用她来腐化他。

        李毅洗了澡就上床睡了。第二天一大早照常上班。

        这一天,情况有所改变,有几个局头跑到办公室来汇报工作了。

        头一个来的,居然是公安局的副局长姚鹏程。

        县公安局局长由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姜浩兼了,处理日常工作的就是这位副局长姚鹏程。

        姚鹏程是典型的退伍军人,一脸的阳刚正气,他进李毅办公室后,敬了一个礼,主动解释道:“李县长,我本该昨天前来汇报工作,但是昨天我到市局开会去了,没来得及。所以今天才来,请见谅。”

        李毅笑道:“姚局长客气了,快请坐。我只是分管政法工作的副县长,并不具体管理你们内部事务,这个汇报可不敢当。今后有什么事,而我又能帮得上忙的,你只管来找我就行了。”

        姚鹏程道:“最近的工作重点,就是农业生产安全工作,昨天市局为此召开了专门会议,部署了相应的安全防范措施,我重点跟您讲一下。”

        李毅问道:“怎么,现在破坏农业生产的事很多吗?”

        姚鹏程道:“市里不是在搞什么大棚种植和生态种养吗?那架子用的是钢架子,老有人偷!还有那些农畜产品,也有人顺手牵羊的。我们局里警力有限,对这些事情,真是防不胜防啊!”

        李毅道:“有没有想过搞村民联防自治?我在柳林镇时,就是这样防范的,效果还可以。”

        姚鹏程精神一振:“李县长,你快给我说说,怎么个自治法?”

        李毅笑道:“我这里有份文件,是从那边带过来的,你拿去参考一下吧。每个地区的实际情况都不相同,你要结合本县实际,集思广益,跟局党组成员商量出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出来。”

        姚鹏程伸双手接过去,看了一遍,喜上眉梢:“啊呀,这个方法好啊!李县长,就照这个做,准成!”

        李毅笑着抛了一根烟给他,问道:“朱靖安的案子还没有结吗?怎么他以前住的房子还没有腾出来?”

        姚鹏程道:“结了啊!”半晌又接了一句:“不过房子的事不归我们管,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要不我帮你去问问?”

        “不必了。”李毅笑道:“我听说朱靖安以前的那个情妇,是一等一的大美女啊,不知道属不属实?”

        姚鹏程嘿嘿笑道:“那确实!那**,走起路来一晃一晃的,身上的肉,伸手一掐,都能拧出水来!”

        李毅哈哈大笑道:“她还在本县吗?有机会去见识见识。”

        姚鹏程摇头道:“虽然还在本县,可是这妇人也奇怪,就认朱靖安这个人,别的男人,她基本看不上眼!”

        李毅故意露出一副色眯眯的神色道:“住在哪里?说不定我长得帅气一些,能入得了她的眼呢?”

        姚鹏程道:“这个还真有可能,朱靖安跟你一样,也是儒生型领导——她就住在古井巷子,到那里一问便知。不过……”

        李毅道:“不过什么?她还带刺不成?”

        姚鹏程嘿嘿笑道:“李县长,这段时间最好别去找她,她好像惹上了一点什么麻烦,有道上的人盯梢呢。”

        李毅点点头,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姚鹏程道:“李县长,没事我先走了,我回去搞这个自治队去!”

        李毅起身送他到了门口,与他握别。

        综合自己所知,这个姚鹏程在自己面前,并没有说谎。

        下午上班后,县府办主任何恒远躬着身子走了进来,送来了当天的一些重要文件。

        李毅喊住他道:“何主任,昨天的文件你给我送一份过来。”

        何恒远问道:“李县长,是不是我昨天忘记送了?”

        李毅道:“不是,昨天晚上我出去了一趟,回到房里时,发现桌上的文件少了几份。喊服务员来,发现服务员也给换了,喊吴所长来,也是一问三不知。唉,也不是什么要紧的文件,我想就算了吧,也不能怪吴所长工作不力吧?是不是?顶多辛苦你多跑趟腿,再送一份过来就行了。”

        何恒远皱皱眉头,也没多说什么,只道:“好,我这就去拿。”

        李毅嘿嘿冷笑一声。

        钱多到下午才回来,向李毅说了后面的事情。

        李毅摆手道:“你办事,我放心!”

        钱多扭捏了一下,说道:“毅少,有件事,我必须得告诉你。”

        李毅笑道:“你把人家姑娘给办了?”

        钱多一愣,明白过来李毅的话意,摇头道:“不是这个事。嗯,昨晚我打电话给首长了。”

        李毅脸色一凝:“爷爷怎么说?”

        钱多嘿的一笑:“首长说,这件事他记下了。”

        李毅摸着下巴想了想,问道:“爷爷就说了这句话?”

        钱多道:“嗯。就说了这句话。当时,还有一个人在首长身边,也听到了这件事。”

        李毅问:“是不是大伯?”

        钱多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是林馨小姐。林馨小姐还问了我很多问题。”

        李毅皱眉道:“你犯得着跟她说吗?算了,说了也就说了。她又说什么了呢?”

        钱多道:“她说她记下了。”

        李毅苦笑道:“记下了?后来呢?”

        钱多道:“不一会,西州市的市委书记、市长、政法委书记等领导来了一大群人。”

        李毅嗯了一声,示意他继续。

        钱多道:“后来,他们就把那几个人押走了,答应我说,一定会审个水落石出。”

        李毅点头道:“这事有爷爷记着,你就不用再管。你马上帮我去查一件事,招待所的吴得利,查他是什么来头。”

        钱多应了一声就出去了。

        下班后,李毅回到招待所,刚一进门,就见吴得利迎了上来,谄媚的笑道:“李县长,你好。昨天是我的工作没做好,给你添麻烦了。”

        李毅淡淡的道:“哦?你什么工作没做好?”

        吴得利一脸深刻检讨的表情,说道:“我今天又查了一下,原来舒畅家里并没有出多大事,于是我又把她给接了回来。是我们工作不仔细,没听清她的请假要求,还以为她是想辞职呢,是我们工作不没做到位,该罚!李县长,这边请。”

        李毅早料到会如此结局,冷哼了一声,用自己的情绪表达了对他的不满。

        来到房门口,果然看见舒畅那小丫头站在门口迎接她,房里也整理得整齐干净,茶杯里已经提前泡好了茶,温度正好,端起来就能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