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四章 第一次较量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四章 第一次较量

    作品:《官路弯弯

        孙正阳显然不是无能之辈,最起码,他的后面还有市长杨烈在撑腰!哪个胆敢触犯他权威的,就得先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够不够资格跟孙正阳掰腕子。目前来看,在李毅来到之前,临沂县政府里还没有出现这种异形。

        明摆着的,现在哪个站出来支持骆峰,那就是反对孙正阳,结果肯定讨不到好果子吃。

        能混到县处级别的,哪个不是人精?谁肯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同僚,去得罪顶头上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明哲保身之举,人人都会做。

        大家都默不做声,静静的看着这出好戏。

        孙正阳听了骆峰的话,脸上还是带着不咸不淡的微笑,语速还是那般慢条斯理,他看着骆峰的双眼,说道:“以前多分配的工作当然要交回来,工业这一块,也必须交出来!这是组织的安排!”

        骆峰双眉紧皱,阴阳怪气的说道:“孙县长,那我要请问了,组织上还叫我分管些什么工作?你这是要架空我吗?”

        孙正阳反唇相讥:“骆峰同志,你分管工业工作,也有不少时间了,我想请问你,你都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成绩?哪怕只有一样!我都不动你的分工!”

        骆峰顿时蔫了,但他马上就想到了反击点,冷笑道:“成绩?财政局掌握在你孙大县长的手里,我要钱没钱,一个工业的空壳子,我怎么发展经济?再说了,咱们这种大陆小县城,发展工业?那不就是一句空话吗?我就不信了,李毅同志接过我的工业工作,就能做出成绩来?”

        骆峰这一招高明得很,既逼问住了孙正阳,又将了李毅一军。

        他深知,孙正阳既然已经发了话,自己分管的工业这一块,就只能交出去,但虎死不落威,就算交出去,他要也挣回几分面子。一是逼问孙正阳,二是把李毅也拉入斗争的旋涡。你姓李的想闷声发大财?没门!

        李毅不能再假装不闻不见了,微微一笑道:“我服从组织安排,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他轻轻一招太极推手,就把骆峰拉他下水的阴谋给打穿了。不是我要夺你的工业工作,而是孙县长在上面硬压下来的呢!你要掐架,该找姓孙的去。

        至于自己能不能做好工业工作,能不能在任期内做出成绩,那就不是你我能在这里讨论的。他引用了三国时期蜀**师诸葛亮的名言来还击,用意明确:以卧龙之智慧,尚不能完成一统天下的宏愿,我李毅何德何能,能学他一样,尽心尽力,也就足够了。

        孙正阳显然听明白了李毅的弦外之音,不由得微微点头,对李毅又高看了一眼。

        骆峰撇了撇嘴,这家伙,满嘴里跑火车呢,居然大言不惭,自比蜀相!

        孙正阳想对付骆峰,其实蓄谋已久。

        骆峰为人高傲,平素多有不把孙正阳放在眼里的嫌疑。两人之间偶尔起一点小冲突,但孙正阳能忍的都给忍下了,没想到却等在这里给他一记闷棍子,打得他半点脾气都没有。

        孙正阳并不理会骆峰的烦躁和牢骚,偏过对,对洪伟明说道:“伟明同志,你分管的财税金融工作,交给李毅同志分管吧。”

        这一下又捅到人的痛处了。

        财税金融工作,牵扯到钱袋子,历来是权力争夺的核心。孙正阳主管财政局,洪伟明虽然只是分管,但也体现了他比其它副县长老资格的一面。自从朱靖安走后,平常走路开会,论资排辈时,他都以政府的二把手自居。

        现在孙正阳要下他最重要的分管权力,自然肉痛得紧,他仗着年纪大,向来有些倚老卖老,此刻更加老气横秋:“正阳同志,这不合理吧?分管工业的副县长,再来分管财税金融?那好东西都到他碗里头的了!”

        孙正阳道:“伟明同志,这财税金融本就是常务副县长分管,你是老同志,不会不知道这个规矩吧?”

        洪伟明扭着身子道:“想抢我的财税金融工作?不行,其它的都好说!”说完,两只牛眼瞪着李毅看,仿佛李毅正伸长了手想夺他的权。

        李毅其实并不太想分管财税金融这摊子事情,这钱袋子有孙正阳捂着,自己就算分管了,其实也就名义上好听,实际好处并没有多少,反而处处受到制肘。当下笑眯眯的说道:“尊老爱幼,是我们民族的优良传统,孙县长,要不这样吧,你随便分我一些工作就行。”

        孙正阳道:“那好,伟明同志,你把招商引资和商贸工作交出来吧。政法维稳工作也一并移交给李毅同志分管。”

        洪伟明没想到孙正阳这么狠,一下子就抢走他手里两项大权,着实心痛,但他这个人死要面子,刚才有言在先,说除了金融财税,其它的都好说,现在孙正阳没有夺他的金融财税,也算是给足了脸面。他张张嘴巴,半晌才憋出一句闷话:“交就交呗!反正也招不来商,引不来资。都是些清水衙门,谁爱管就拿去管呗!”

        他有些心痛的,倒是政法维稳工作。政法工作有专门的政法委书记抓管,政府这边的分管副县长在这方面能行使的权力其实有限得紧,但政法管的是暴力机关,碰上点什么事情,他这个分管副县长,还是能说上几句话的,偶尔帮人办点私事,也方便得很,人前倍有脸面。现在拿了出去,实在有些割肉的感觉。但是比起财税金融工作来,似乎又算不了什么。于是,他也只得忍气吞声的接受了这个结果。

        大的方面定了下来,接下来就小范围内再进行了一下调整,又商量了大半个小时,擦着下班时间之前开完了这个会。

        李毅在会议上并没有太多表态,但每句话说出来,都是有的放矢。今天的会议,孙正阳表面上对李毅很友好,一直在帮着李毅争权。其实,李毅却真正看穿了他的用意。

        县长分工,这是孙正阳的工作,他每一刀切下去,却都要扯上李毅,仿佛这拿刀子的人,是李毅而不是他孙正阳。而被切了蛋糕的人,也只会针对李毅,而不会怪罪孙正阳。

        这是孙正阳的高明之处。

        另外,会议上虽然争得热闹,实际上分到李毅手里的,并没有什么好东西。

        李毅在柳林,搞的是农业经济,现在市里面主抓的也是农业经济,孙正阳却偏偏不让李毅分管农业,反而把看似重要,实则如同鸡肋的工业划给了李毅。

        这一招一石二鸟,既安抚了李毅,又整治了骆峰,还顺带着把骆峰的心火引到了李毅身上。

        至于招商引资什么的,在这个内陆小县,真的有如浮云,有跟没有差不了太多。

        政法维稳工作,更是一块看上去很美的蛋糕,实际上却是吃不到嘴里的蜃楼海市。

        李毅留神观察了一下,几个副县长中,骆峰和洪伟明,跟孙正阳关系不太好,这一点从今天孙正阳拿他们开刀就可以看出来。李国良和怀远方似乎是孙正阳的人,这两个人,不论孙正阳说什么,他们都说好。孙正阳对他们的分工也只是小许的调整了一下,并没有大动手术刀。

        至于邵玉香,看不出来有什么明显的偏帮,或许因为她是女人的缘故,分管的又都些累活琐碎活,几个大老爷们都不太跟她争权。因此,她反而成了最大的赢家。或许,这也是这个女人的厉害之处,难怪在强手林立的官场,不凭姿色也能杀出一条血路,当上这个副县长。

        没一个省油的灯啊!李毅合上笔记本,默然接受了自己的分工。

        孙正阳还在打着哈哈,说了一些勉励的话。李毅装出诚惶诚恐的样子,表态一定把本职工作做好。

        散会后,李毅回到办公室里,掏出烟来抽。他在思考问题的时候,习惯在手里夹根香烟,就算不抽,也要点上一根,仿佛那闪烁着的小火苗,就是他寂寞旅途上的忠实伴侣。

        这间办公室比起柳林镇的那间来,不可同日而语。自古以来,官场就很讲究层级。古代官员分品级,每个品级有对应的待遇,衙门大小,轿子大小,官帽官服的材料和颜色绣花,都有严格的规定。现代社会虽然没有这么多的讲究,但这办公室的大小和装修,座驾的排量,一定级别后安保的级别,一样的等级森严。

        离下班还有十几分钟,李毅拉开办公桌里的抽屉,挨个看了一遍,又翻开文件柜,看看里面留下来的重要文件。

        敲门声响了几下,李毅沉声道:“请进。”

        “李县长!”一脸笑容走进来的,是县府办主任何恒远。

        李毅笑道:“何主任,你好。”

        何恒远笑道:“李县长,有几件事情跟你汇报一下。头一件事情是房子,朱靖安虽然走了,可他以前住的房子因为牵涉到调查问题,一时半会可能腾不出来,机关宿舍里的套房,又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这事情整得,哎,真是对不住李县长啊。你放心,我一定尽快的想办法,给李县长安排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