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三章 县长办公会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三章 县长办公会

    作品:《官路弯弯

        孙正阳先说明了一下现在几个县长的分工工作,李毅明白,这主要是说给自己听的。

        分管工作代表着手中的权力,几个副县长对县里的每个局委办,早就烂熟于胸,谁分管哪一块,肯定门儿清。谁分管的工作多,管的局委办多,手里的权力就越大,说出来的话就越硬扎。表现在实在处,就是逢年过节,前来串门送礼的人就越多。

        李毅表面上一副无所谓的淡定态度,实则尖起耳朵,仔细的聆听。

        孙正阳说话,总是不急不躁,说几句话,就要稍做停顿,给听者一个思索的时间,也给自己一个整理思路的缓冲过渡。

        熟悉市长杨烈的人,对孙正阳的这种说话方式绝对不会陌生,这是典型的杨烈式翻版。

        孙正阳跟了杨烈很长时间,耳濡目染,受到杨烈的熏陶,有意无意间,总在模仿杨烈,逐渐的连说话走路的方式,也很像杨烈了。杨烈的儿子杨文亮曾笑称,孙正阳比他这个亲儿子更像他爸。孙正阳听了,不以为意,反引以为豪。

        现在,他正用这种自以为抑制顿挫的温柔之声,慢慢的说着各位县长的分工。

        李毅看到他是脱稿的,每说到一个人时,他就看着那个人,手指不停的在桌面上或者空中指指点点。

        这个细节,起码说明了几个问题,一是孙正阳的记性很好,二是孙正阳对政府分工很在意,时刻装在心里,琢磨多了,才能娓娓道来,如数家珍。

        李毅摊开笔记本,随着他的话语,在笔记本上做着记录。虽然说会议后,县府办会把会议记录抄送一份给他,可以不用做记录,但这起码表明了一种姿态,也是对说话者的一种尊重。

        果然,孙正阳不时的瞥一瞥李毅,目光中满含赞许。

        县长孙正阳,主持县政府全面工作;主持县国防动员委员会工作;主管财政、审计、监察工作(财政局、审计局、监察局)。

        副县长洪伟明,分管财税金融工作(财政局、国税局、地税局、银行、信用社、保险公司、金融证券办、临沂建设投资公司);分管招商引资和商贸工作(商务局、工商局、烟草局);分管政法维稳工作(公安局、司法局、信访局、维稳办、应急办);分管劳动和社会保障工作(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联系检察院、法院等工作。

        副县长李国良,分管教育、文化、卫生、广电事业发展工作(教育局、文体局、卫生局、广电局);分管国土资源管理及拆迁安置工作(国土局、拆迁安置办);分管依法行政监督工作(法制办);分管史志档案、外事侨务、民族宗教、对台、机关事物工作(档案局、外事侨务办、侨联、宗教局、台办、机关事务局、驻长办);联系工、青、妇、工商联工作(工会、团委、妇联、工商联)。

        副县长怀远方,分管规划、建设和重点工程管理工作(规划局、建设局、重点办);分管城镇管理工作(城管局);分管综合经济工作(计划局、统计局);分管房地产业发展工作(房产局、房改办);协管临沂建设投资公司;协管国土、拆迁安置工作。

        副县长骆峰,分管工业发展、环境保护技术监督、安全生产工作(工业经济局、环保局、技术监督局、安监局、药监局);分管公务员和人事编制管理工作(人事局、编委办);分管交通邮政、通讯、电力发展工作(交通局、电力局、公路局、邮政局、电信局);分管科技信息化工作(科技局、科协、信息中心);分管国有集体企业改革改制及遗留问题处理工作(轻工总公司、商业总公司)。联系企业家协会、老年科技者协会。

        副县长邵玉香,分管农村农业发展工作(农办、农业局、林业局、畜牧局、移民局、粮食局、农机局、供销社、水利局、水利建设投资公司);负责县政府与经开区的协调工作;联系人大、政协、老干工作。分管旅游接待工作(旅游局、接待办、驻京办);分管民政工作(民政局、残联);分管计划生育工作(计生局、计生协);分管民兵预备役和人防工作(人防办);联系武装部、高炮团工作。

        孙正阳说完之后,呵呵笑道:“我先说明一点,这次分工调整,并不针对任何个人,请同志们不要有情绪。这是一次正常的分工会议,我相信大家都能理解。好了,蛋糕我刚才都已经划出来了,总共就那么大,我们七个人来分,既要分得均匀,还要分得合理。更要人尽其才,专业对口。大家有没有不同意见?”

        李毅当然不会有意见,他是来抢蛋糕的,当然抢得越多越好。

        另外几个割舍蛋糕的人,就有些脸色不愉,几个人互相望望,换了个姿势,都是默不做声。

        孙正阳睃视一圈之后,说道:“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我接下来就先提个分配方案,同志们研究一下。我的意见是这样的,各位的分工大体上不动,各自划出一小块来,交给李毅同志分管。这个分配方案怎么样?”

        邵玉香率先道:“我同意孙县长的分配方案。我分管的工作,随便李县长挑,挑中了,那就是替我分担重任。李县长以前发展农业很有一套,如果他愿意,我把农业分管工作让出来也行!”

        李毅没想到邵玉香如此示好,连忙说道:“我听从孙县长的安排。”

        其它几个副县长也没想到邵玉香如此大方,不管她是有意做作,还是真的如此大气,起码这姿态就很令人敬佩。他们几个大男人,心高权重,顾虑重重,反而显不出这般豁达。

        孙正阳笑道:“这样吧,李毅同志,你有没有特别要求?想分管哪一块?”

        李毅道:“我服从组织安排。”

        孙正阳眼珠子一转,呵呵笑道:“我听说李毅同志不仅在农业上是一把好手,在工业方面更是技术专家啊!不知道大家记不记得那一年我们省主办的那个钢铁峰会?那个背着图纸闯峰会的年轻人,就是我们的李毅县长啊!”

        “哎唷!”其它几个人显然没想到,都对李毅投来异样的目光。

        李毅笑道:“多年前的事了,那时人年轻,不懂事,乱闯乱来,还好运气好,没闯出啥大祸。”

        孙正阳笑眯眯的道:“这样出众的技术型人才,浪费在农业上,有点大材小用啰。这样吧,李毅同志,你就辛苦一下,把咱们县的工业重担挑起来!咱们县工业底子薄弱,要想发展工业经济,就得需要李毅同志这种年轻有为,敢想敢干的内行领导!我相信,在李毅同志的分管下,我县的工业经济不日就能迈上一个新的台阶。”

        工业经济原来是骆峰分管,骆峰在此任上,于临沂县的工业经济发展,可谓毫无建树。话虽如此,但要他拱手交出自己最重要的分管工作,就好比剜了他的心头肉一般。

        骆峰几乎气得跳起来,叫道:“孙县长,这不能够吧?工业工作一直是我的分管范围,你不能说拿走就拿走!顶多我把从朱靖安那里分过来的那部分工作再让出去。人事局、编委办我不分管了,还给李毅同志。”

        李毅低着头看着自己的笔记本,没有发表意见。骆峰的反击在他的预料之中。今天不管割了谁的肉,只怕都会跳出来嚷嚷几句的,如果逆来顺受,那才叫有名堂了。

        朱靖安走后,他原本分管的工作,被分成了五小块,五个副县长每人分了一块。

        县长孙正阳却一无所得。并不是孙正阳不想要,而是他老谋深算,知道这些蛋糕迟早还是要收回来的,暂时分给他们,不过是塞了颗甜枣,取得他们的好感,让他们暂时配合自己。等新来的常务副县长到任后,他再行使县长职权,把这块大蛋糕打散,进行重新分配,自己再从中牟权。

        当然,他要谋取的权力,并不是多分管某个局或者几个局这么简单,他要的是对县政府整个权力的运用!他要让其它几个副县长明白,他孙正阳才是一把手,怎么样分配你们手中的权力,得由他说了算。

        最终的目的,就是要让他们听他的话,看他眼色行事。最起码,在政府这边,他不希望出现不同的声音。

        骆峰的话引起了其它几个人的共鸣,多少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觉。但是,此刻他们谁也不会站出来替骆峰说话。

        这是县长办公会,是县长进行工作安排,落实党和政府政策的会议,说白了,就是县长行使他那政府一把手权力的会议。

        政府分工,虽然说是县长办公会上,政府党组成员的集体决议,可是实际操作中,一般都是县长说了算数。除非这个县长十分无能,连县长办公会都无法掌控。如果真有这样的县长,只怕在这个宝座上也坐不长久。

        很显然,孙正阳不是这种无能之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