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二章 绵里藏针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二章 绵里藏针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喊了一声:“进来。”

        房门开处,走进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长得亭亭玉立,清新秀丽,脸色瓷白光洁,乌黑的大眼珠子,闪着清辙的波光。她手里提着一个红色的塑料桶,里面装着一些必备的生活用品。她走到离李毅三步远处,拎着桶子,向李毅弯下腰去:“李县长,你好。”

        她弯腰时,前胸的衣领往下垂,露出大半个乳罩,粉红色的罩杯,映衬着雪白细嫩的少女胸肌,看得李毅连忙转过头去,他严肃的问道:“你有什么事?”

        “李县长,我是你的专职服务员,来为你服务的。以后我值夜班,晚上你有什么事,都可以吩咐我做。”少女甜甜一笑,提着塑料桶子进到客房里去。

        李毅没想到服务员是个女孩子,吴得利这家伙,不是乱弹琴嘛!皱了皱眉头,走到电话机旁边,拔通了服务台的电话,叫吴得利马上过来一趟。

        吴得利很快就跑了过来,呵呵笑道:“李县长,你还满意吧?舒畅是我们这里最漂亮的服务员了,人也乖巧,干活勤快……”

        李毅板着脸孔,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一个单身大汉,你安排一个小姑娘跟我住一块?赶紧的,给我换个男服务员。”

        吴得利一脸为难的苦起脸皮道:“李县长,我们这里的服务员,都是女的。男人,除了厨房里那几个烧火做饭的,再就是我们这几个正副所长了。”

        李毅摆手道:“罢了,你叫她去隔壁小间住吧。”

        吴得利这次回答干脆了:“好,我这就安排。”他走进房间里,也不知道跟那个叫舒畅的小姑娘说了什么,小姑娘提着桶子出来时,已经是满脸的委屈,眼角似有泪痕。

        舒畅刚走,吴得利见桌上没茶,连忙去泡茶,却发现开水瓶里没水,扯着嗓子大喊:“舒畅,给我滚过来!你怎么办事的?连个开水都没打?赶紧的!没点眼力价,难怪领导不喜欢。”

        李毅不理他们,等舒畅提着开水瓶出去了,他才问吴得利:“我听说朱副县长,是因为女人的问题才被调查的?”

        吴得利眼皮一跳,嘿嘿笑道:“这个嘛,难说。”见李毅正看着他,等他说下文呢,便神秘兮兮的四下瞧瞧,轻声道:“玩个把女人算个球!男人当官弄权,可不就是为了玩个舒坦?朱靖安那是因为他大年初一借袍子。”

        李毅很不喜欢这种吊胃口的说话方式,稍微不悦地道:“怎么个说法?”

        吴得利道:“大年初一借袍子——不识时务!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呗。”

        李毅道:“我问你,他那个情人,是不是你们这里边的服务员?”

        吴得利吓了一跳,连忙摇头:“这哪能呢!我们这里的服务员个个都是正经人,李县长,你这帽子扣得有点大啊!这小院子里头,每年都要住进不少首长,规矩都是一样的,怎么没出过事?领导大老远的跑来工作,不可能带家眷吧,衣服啊卫生啊伙食啊,总要有个人照顾起居不是?就算是普通人家里,还要请个女保姆呢,怎么都没出事?嘿嘿,只要行得正,坐得稳,出不了什么事!人要是有那点歪门邪念,就算房子里没女人,他也能上外面去找啊?李县长,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他这番话,绵里藏针,既轻巧的避开了李毅的问话,又巧妙的轻轻回击了李毅。言外之意就是,只要你李县长是个正人君子,坐怀不乱,那就不用害怕一个保姆似的小姑娘住在你房里。

        李毅有些诧异,心想自己刚才还真是看走眼了,他挥挥手道:“好了,你出去吧,有事我再叫你。”

        吴得利又恢复了谄媚的笑容:“李县长,那你好好休息,我就在前面,随叫随到。”略微弯着腰,退出了房间。

        李毅看着他的背影,心想这个看上去奴颜婢膝的吴所长,只怕不简单。他走到书桌前,在本子最下面添了一个名字:吴得利,然后在后面划了三颗星星,并用括号注明:笑面虎。

        舒畅提着开水瓶回来了,麻利的给李毅泡好茶,不一会又打来洗脚水,蹲在李毅身前,轻声说道:“李县长,请抬脚。”

        李毅忙道:“不用你洗,你去休息吧。”

        舒畅温顺的哦了一声,并不起身,她拿起李毅的脚,帮他脱了鞋袜。

        李毅本想推开她,但见她眼角带着泪花,楚楚可人,伸出的手碰到她身子,又缩了回来。舒畅却是浑身一颤,脸上的委屈瞬间就消失无踪,得了莫大恩赐似的,又换了甜甜的笑容,摸着李毅的臭脚,美滋滋的洗着。

        李毅捧着笔记本,看了看,信口问道:“你来这里多久了?”

        舒畅抬头看着李毅,说道:“半年多了。”

        李毅嗯了一声,随意的问:“那你认识冯芸芸吗?”

        舒畅慌忙低下头,有些闪烁的说:“我不认识。”

        李毅低头,伸手拍拍她的肩膀,温和的说道:“你别怕,如果想起什么来,随时都可以跟我说。”

        舒畅低着头,嗯了一声,帮李毅洗完脚,收拾好就出去了。

        李毅看看手表,晚上十点多钟了。

        房间门轻轻响了起来,三下,再两下,再三下。李毅起身开门。

        钱多闪身进来,随手把门关上,低声说道:“毅少,你让我做的事情,很难进行啊。”

        李毅问道:“怎么?没找到人吗?”

        钱多道:“找到了住处,也看到了人。就是进不去,住房四周有不少人看着。”

        李毅道:“看得出来是些什么人吗?”

        钱多道:“有便衣,有混子。这些人都很敬业,连她到隔壁买瓶酱油都有人跟着,我根本没有机会接近她。我守了大半天,怕打草惊蛇,不敢轻举妄动,。”

        李毅道:“不急。时间不早了,你先去休息吧。”

        钱多道:“毅少,我住在县府小车班的宿舍,离你这里有点远,是不是搬过来跟你住?”

        李毅笑道:“不必了。我的人身安全还是可以得到保证的。他们再猖狂,还不至于对我不利吧?你还是住小车班的宿舍吧,顺便帮我打听消息,初来乍到,我现在是两眼一摸黑。”

        钱多道:“那女人的事情呢?还继续吗?”

        李毅道:“嗯,继续。不过,不要打草惊蛇。”

        钱多点头道:“我懂了。毅少,那姓朱的说的话,可信吗?”

        李毅冷笑道:“不管他的话可不可信,这件事都很蹊跷,查下去,对我们只有利。我刚到临沂,需要一个切入点,或许,这将是一个很好的借力点。”

        钱多应了一声,悄悄的开门走了。

        李毅翻开那个笔记本,翻到最后一页,上面写着一个电话号码。这是他来临沂前,朱靖安前来见他时告诉他的,这是朱靖安的情妇冯芸芸的电话。

        朱靖安被撤职后,接受了纪委的严格调查,并被告知,在案件还没有了结之前,不可以私自出国。

        朱靖安说过的话,李毅记忆犹新,他说临沂的水很深,每个经过上面的官员,都会被拉下水,如果你不肯随波逐流,就只能被他们踩入水底淹死。

        李毅问他,临沂的水究竟是什么水?

        朱靖安却说,除非李毅肯帮忙救出冯芸芸,他才肯说实话。

        李毅疑惑的问,冯芸芸又没有犯罪啊?还用得着去救?

        朱靖安说,你去看过就明白了。你把她救出来,我就告诉你所知道的一切,保你满意。

        李毅说,你为什么相信我?你为什么不向组织坦白?

        朱靖安沉默了一会儿,说向组织坦白,没用,我曾经也是组织里的一员!然后又说,可能你不记得我了,那年你在三江市跟蒙迪拍桌子,骂常委们连狗都不如时,我就在旁边看着,那时,我还只是一个小秘书。当时,我就觉得,你如果当官,一定会是个好官。事实证明,你后来不论是在省城水督办,还是在柳林镇,所作所为,都可圈可点。所以,我相信你。

        李毅苦笑说,真正是人在做,天在看!谁又能想到,我李毅的一举一动,居然还有人在睁眼看着。

        朱靖安说,我知道你疾恶如仇,此去临沂,不会令你失望的。

        李毅皱眉说,我不是包公,不断冤案。

        朱靖安笑了说,你不断冤案,奈何冤案会缠上你。

        这些话,此刻又浮上李毅的脑海。

        经过一天的观察,他明白,临沂这趟浑水,不管他愿不愿意,都已经身在其中了。

        孙正阳很快就召开了县长办公会,本次会议的主题,是对各位副手的分工进行相应的研究和调整。

        参加本次会议的领导有县长孙正阳,五个副县长,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等县政府党组成员。

        孙正阳在会议开始前,再次代表县政府党组班子,对李毅的到来,致了欢迎词。

        “李毅同志在涟水县柳林镇干出了一番大政绩啊!现在的柳林镇,今非昔比,你们都没有去看过,不明白李毅同志的厉害!我可是亲眼去看了啊,凤凰山区村中城的建设,那叫一个大手笔!我相信,李毅同志到我们临沂县来,一定会给我们带来更大的惊喜。”

        李毅谦虚的笑了笑,说了两句客套话。

        孙正阳喝了一口茶,清清嗓子,说道:“今天喊同志们来,不用说你们也知道,我们的大家庭,加入了新成员,那么,我们手里头的分工,就要相应的稍微调整一下。这也是一个惯有的过场。嗯,我先谈谈我的个人意见,同志们研究研究。”

        涉及到分工,也就是权力的争夺,大家马上就坐正了身子,都望向坐在主位的孙正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