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七十九章 苗头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七十九章 苗头

    作品:《官路弯弯

        要调离的风声传进李毅耳朵里时,李毅不置可否的一笑:“小花啊,你不要听风就是雨!我才到柳林多久啊?两年都不到呢!”

        花小蕊扁着嘴,执着的问道:“可是,你要是真的被调走了呢?”她本来还想加一句:“那我怎么办?”话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

        李毅沉吟道:“如果真要走,那柳林这摊子就麻烦了。我要是去了县里还好,最怕是调到别的地方,那我搞的这些东西,那就前途叵测了!”

        花小蕊撇过身子道:“你就担心你的工作?”

        李毅哈哈一笑:“怎么,你还舍不得我啊?”

        花小蕊扭过身子,咬牙说道:“你舍得我,我就舍得你!”

        李毅沉默了,此刻,他才正视自己跟花小蕊的感情。

        无疑,他是喜欢她的。

        她的小鸟依人,她的活泼可爱,跟好强的郭小玲带给他的感受完全不同。

        一年多的时间里,孤寂的小镇生涯里,她是唯一无私无求陪伴他的女人。

        日久生情,他对她除了工作上的感情,也有情爱上的感情。

        可是,他对她,更多的是寻求一种清冷官途上的心灵慰藉、一个寂寞夜晚里的上佳性伴侣,真要带她离开,或是跟她厮守一生,却是他从未想过的。

        她在他面前,总是表现得开朗大方,对一切都表示无所谓,对儿女情爱方面,更是一幅行家里手的样子,谈起情妇和情人,她总是语意含笑。

        所有的这些,都给了李毅一个强烈的暗示,以为这个女孩很开放,就算跟她睡了,也就是玩玩的事情,甚至发展成情人关系,她也会无所谓的接受。

        现在,他知道自己错了,错得很离谱。

        花小蕊背对着他,瘦削的双肩无力的轻轻耸动。

        这个女孩,成了他此生第一个伤害的女人!

        只有爱得真,才会伤得深。

        这是他的办公室,她就连哭,也是压抑着的,生怕被人听到了,生发出无端的猜测,从而给这个她所深爱的男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这种无声的抽泣,显得娇柔的她,是那般的楚楚动人。

        看着她的背影,李毅的心,痛了。

        他起身,搂住她盈盈一握的小腰,柔声问道:“你哭了?”

        花小蕊猛然推开他,抹着眼睛,飞快的走出办公室去。

        “小花……”李毅喊了一声,却不敢追出去,要是被外面的人看出端倪,立刻就会传得满城风雨。

        下班之后,李毅来到党委办公室,却发现花小蕊早就走了。

        他下了楼,在镇上溜达了一圈,走过那座古老的石拱桥,驻足在花小蕊家门前。

        花家的大门没有关,里面的电视机里传来熟悉的《新白娘子传奇》的歌声。

        这部火遍大江南北的电视剧,正在各大电视台热播。

        镇上每家每户的电视机里,一天到晚都响着这种缠绵悱恻而又略带伤感的的抒情旋律。

        “是谁在耳边,说,爱我永不变,只为这一句,啊哈,断肠也无怨……”

        透着昏暗的堂屋,李毅隐约看到,花小蕊正望着电视机痴痴的发呆,或许,这种深情的歌曲,触动了她芳心里某根弦吧!

        仿佛心有灵犀似的,花小蕊偏过头,看向外面,她怔了一下,就又转过头,盯着电视看。

        李毅黯然一叹,挪步继续向前走,想到老街的那家面店去吃碗面,对付一下咕咕叫的肚子。

        老街的面店很有名,汤料很正,不知道用了什么特殊的配方,那味道比起山珍海味来都要令人难忘。

        李毅不想在镇食堂吃饭时,就会走到这家面店去,吃上一碗或者两碗面。

        店老板夫妇是对很好的中年人,认识李毅是镇委书记,每次给的份量都很足,料也配得够味。

        李毅想到那面的香味,肚子益发饿了。这种身体的饥饿,多少冲淡了他感情上的纠结之情。

        “喂!过家门而不入,你真的打算放弃我了吗?”花小蕊不知何时追了出来,在身后喊了一声。

        李毅吓了一跳,慌忙回身,还好,清冷的石板街上,只有小孩子们在嬉戏玩闹,再有几个晚归的乡下人,正行色匆匆的往回走。

        他走到她身前,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她。

        “既然来了,就进来吃个晚饭吧。”花小蕊忽然展齿一笑,就跟白素贞那素手一指,荒芜破败的旧院子,立马盛开数不清的鲜花。

        李毅嗯了一声,跟着她来到花家。

        花自在悠闲的哼着小曲,坐着看电视等开饭,蔡雪琴在厨房里忙着炒菜,浓郁的辣椒炒肉的香味,在锅铲和锅底的交响曲中,飘满了小小的屋子。

        一切是那么的温馨!

        “啊哎,李书记来了!快快请坐。”花自在连忙搬了一把椅子过来,用衣袖子使劲的擦了擦,请李毅坐下。

        李毅微笑道:“我路过这里,小花看到我了,就硬拉我进来吃饭,呵呵,正好,我也想蔡姨做的好菜了。给你们添麻烦了。”

        花自在笑道:“哪有什么麻烦嘛!李书记是贵客,我们想请还请不来呢!”

        蔡雪琴端了一个菜出来,放在桌面上,殷勤地笑道:“李书记,等一下就好,你先看看电视,哎哟,这电视老好看了,我都看两遍了,看一次哭一次!我家小花也是,刚才看着看着就哭了!”

        李毅嘿嘿笑道:“的确挺感人的。”

        花小蕊皱了皱眉头,大声喊道:“花文杰,出来吃饭了!一个大男孩子,成天就晓得呆在房间里,也不怕生锈了!”

        李毅问道:“你弟在家?”

        花小蕊道:“在家呢!高考不是考完了吗?没考上大学,成天没事做,窝在家里不敢出来见人了!没见过这么没出息的男人!”

        花文杰嘭的拉开门,吼道:“你说谁没出息呢?小心我揍你!”

        花自在喝道:“鬼吼什么!快去洗手,吃饭!你姐讲你两句,还讲错了不成?瞧瞧你那熊样,把腰给我挺直了!”

        李毅皱眉道:“你为什么不早跟我说?这都开学好久了啊!”

        花小蕊赌气道:“我犯得着跟你说吗?你又不是我什么人!”

        李毅道:“我有关系啊,可以介绍你弟进大学!”

        “真的?”花小蕊明显心动了。

        “我几时骗过你了……”话说到一半,李毅顿感底气不足。

        花自在听了,喜道:“李书记,你真有关系?你要是帮了文杰的忙,那就是我家的大恩人啊!”

        花小蕊也说道:“李书记,你要是真能帮忙,我一辈子都不会忘了你的!”

        花自在拍腿道:“李书记,这事就拜托你了!文杰,快来谢过李书记!李书记答应介绍你进大学呢!”

        蔡雪琴端了菜出来,闻言大喜道:“李书记,那就真要好好感谢你啊!文杰,快谢过李书记!”

        花文杰走过来,不可置信的看着李毅:“你真能帮我进大学?”

        李毅点点头,笑问:“你想上个什么样的大学?”

        花自在道:“这还有得挑吗?不要什么好的大学,能上个一般的就行!”

        花文杰道:“我想上南方大学,你能帮我吗?”

        花小蕊骂道:“花文杰,你要求还挺高啊!南方大学是你想上就能上的吗?能读个三流大学也就不错了!”

        李毅笑道:“我回头帮你问问,南方大学也是我的母校呢!”

        花小蕊道:“李书记,你别听他胡说,一般的大学就行了!”

        李毅笑道:“我尽力吧。”

        花家人对李毅的态度又自不同了,以前只是对他职业的尊重,现在就是实打实的感激了。

        李毅对这事上了心,为花家办事,他不想动用李家的力量。他第二天就打电话给钱宁,好话磨尽,并答应捐够足额的建校费,这才给花文杰弄了个收费委培生的名额。

        这天晚上,李毅再次来到花家,跟花家人说了这个好消息,不料他一说出学费的数额,花家人热情的笑脸马上冻结了。

        花小蕊道:“李书记,要不找个差一点的大学吧,这南方大学的自费生,太贵了。”

        花文杰道:“我就要上南大!不然我就不上大学!”

        花自在却道:“上就上呗,我借钱也供你上!”

        李毅道:“就上南大吧,本省也就南大好一点。学费的事情,我已经想到了这一节。你们都是普通工人,要负担他的学费和生活费,还要交一笔不菲的建校费,这七七八八加起来,也不是小数目。这样吧,我这里还有点钱,先借给你们用着,啥时候有钱了再还给我就行。”

        说着,拿出一个报纸所裹的小包递给花小蕊:“这里有三万块钱,算我借你的,以后在你的工资里扣,一个月还一点,慢慢还我就行。”

        花小蕊眼睛一酸,伸手接过钱来,递给花自在:“爸,你收好。”

        花自在摇头道:“这可不能要!我可以问工友们借。”

        花小蕊道:“谁借不是借?再说了,李书记又不是外人!”

        花自在还待再说,蔡雪琴似乎看出点什么苗头,扯了扯花自在的衣袖:“就听女儿的呗!谢谢李书记啊!”

        花文杰一听真的能进南方大学,高兴得一蹦三尺高,马上就跑出家门,找人分享他的喜悦去了。

        花小蕊看着不懂事的弟弟,轻轻一叹:“少年不识愁滋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