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七十四章 丰收大过年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七十四章 丰收大过年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道:“不敢。”

        马红旗伸手指着李毅道:“我看你敢得很!你跟我说说,我怎么就不明智了?嗯?农业经济要发展,除了大力发展种植和养殖业,还有什么办法?”

        李毅没想到他说翻脸就翻脸,一时不好回答。

        薛雪连忙说道:“马书记,李毅同志并不是针对您,他只是就事论事,有感而发。”

        这时,周厚健开口道:“是啊,马书记,就拿我们柳林镇一地来说吧,猕猴桃就只适合在凤凰山区等极少数地方栽种,别的地方土壤气候都不合适,就算种了树,也结不出好果子来啊!”

        马红旗脸色一缓,说道:“我也是个讲道理的人,你们说得有道理!”

        至此,马红旗再不多说什么了。

        李毅心里有些忐忑,不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试着邀请他在柳林留宿一晚时,马红旗摇了摇手,拒绝了,从高山村出来,吩咐司机,直接回了西州。薛雪等县领导也跟着走了。

        看着市委车队绝尘而去,李毅心情复杂。

        温可嘉拍拍他的肩膀,笑道:“李毅,你钻牛角尖了。”

        李毅道:“怎么说?”

        温可嘉意味深长地道:“马红旗其实已经意识到自己错了。可是,这关乎他的脸面,更关乎他的政治前途,哪怕这是一件很错的事情,他也必须坚持下去!因为他没有退路!”

        李毅不得不同意他的分析。心想在权力家庭里熏陶长大的人,看问题还是不同啊!

        温可嘉道:“好啦,马红旗不会怎么样你的,说不定,他还会重用你呢!呵呵,现在,我们再来讨论借苗借鸡的事情……喂,别走啊,凡事好商量啊!兄弟就该有福同享嘛!”

        李毅还是磨不过他,答应了他的借苗借鸡要求。

        枫林镇是他娘家所在地,他也很希望看到枫林镇能有一个不错的发展。

        接下来,所有的工作开始有序的顺利发展,周厚健对李毅的态度来了一个180度大转变,从前总是制肘使绊,现在凡事有商有量,只要是有利于柳林发展的计划和大事,周厚健都会全力支持。

        两人之间的冰山,在李毅的努力下,渐渐消融。

        化敌为友,这是李毅一贯的作风。

        时间飞快的流逝,李毅在柳林镇的工作渐入佳境。

        俗话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那个时代的镇政府,实权很大,“要钱、要粮、要命(计划生育)”等硬权力握在手里,镇领导大小算个实权派领导。

        政府机构的繁杂臃肿,素来有名,坐办公的没事做,有事的找不到办公地。人员编制严重超标,加之素质良莠不齐,难免存在有贪拿卡要现象,这也成了政府财政入不敷出的重要原因。李毅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一时半会,却是毫无办法可想。政治体制的改革,政府机构的精简,还不是现在的他能撬动的。

        一镇之地虽小,却也是机构众多,下面管着七站八所二十四局,还个几十个村子的几百个村干部,上上下下一大票乡镇干部。真要认真管理起来,那可是一个细致活,比当省市领导还要累。

        省市领导身边有秘书,有文书,还有一帮子属下可以驱使。领导只需抓大放小,把握好大政方针就行。而乡镇干部既要领会上级意图,还要落实具体政策,天生一个当牛做马的命。

        正因如此,能不能当好一个乡镇领导,成了衡量一个干部的硬性指标。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达溜达就知道了!

        有一笔浓墨重彩的基层领导经验,对今后走上更高的领导岗位,有着相当的臂助。

        在官场的汪洋大海里,李毅只能算是一只小虾米,需要时间来学习和成长。上任以来,他一直秉着虚心求教、不耻下问的精神,遇到不懂之事,逢人就问,就连田埂林间的老农菜妇,他也乐于拜师。

        他常对属下说:“人民群众的智慧来自于实践,话糙理不粗!”

        经过李毅和众党委成员的分片管理,柳林镇各个村组,参与种养的农户达到了一半。

        秋收过后,这个数字更是达到了60%。因为最先参加种养的农户,大都已经丰收,而且个个都卖了一个好价钱,有了利益的激发,更多的村民自发的投入到了劳动当中。

        这让李毅对农民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他们并不是真懒,只是在看不到出路的情况下,彷徨无措、自暴自弃、得过且过罢了!一旦看到发财致富的良机,他们比谁都勤快!

        引用高山村村支书刘铁石的一句话:“庄稼人嘛,别的没有,力气还是不缺的!”

        而当时令进入寒冷的冬季,大棚种植的优势凸显出来,当别人缩在家里的火炉边烤火时,大棚种植户们却在忙着收获地里的劳动成果。

        为了组织菜农们进城卖菜,李毅找到柳钢的袁国平。

        候长贵黯然离开,袁国平如愿以偿的当上了柳钢的厂党委书记兼总经理。

        看到李毅夹着公文包走进来,前台的小姐马上笑眯眯的迎上来:“李书记好!”

        前台的前任,随着候长贵的离开而离开。这任前台,虽然没有前任妩媚性感,但笑容亲切自然,语音柔和甜美,待人热情大方,很对李毅的胃口,曾当着她的面,在袁国平面前夸奖过她。袁国平当即说道:“就冲李书记的金面,我给你涨三级工资!”

        自那以后,前台每次看到李毅过来,都是热情有礼。

        李毅笑道:“我找你们袁总。”

        前台笑道:“我们袁总吩咐了,只要是李书记来找他,可以不用通报,不用排队,直接上去找他就行。”

        李毅摸摸鼻子,嘿嘿一笑:“特权!我喜欢。”

        袁国平见到李毅前来,放下手中的笔和文件,过来同李毅握手,金铭泡了好茶伺候。

        “袁总,你忙,我也忙。咱们不整那虚的,我要五辆车:两辆中巴,三辆大卡!”

        袁国平笑道:“嗯,李书记,如果只是暂时借借呢,那倒好办。随时有车。”

        李毅道:“大棚丰收,菜农们要到城里去卖菜,总不能叫他们挑着担子,冒着严寒去赶集吧?所以前来借车一使。哈哈,卖完菜就还!”

        袁国平道:“好!李书记,你可说了的,卖完菜就还啊!不许耍赖。”

        李毅佯做不悦:“我几时说话不算话了?这样吧,金秘书,你做个见证,如果菜农卖完了菜,我不还车的话,我就灌下五斤黄河大曲!”

        金铭道:“好,这个证人,我愿意做。”

        李毅道:“口说无凭,这样吧,金秘书,麻烦你立个字据,我签字按手印!”

        袁国平连忙笑道:“李书记言重了,你我还信不过嘛!我马上吩咐人办理!”

        李毅笑道:“一定要!交情归交情,该有的手续应该有!”

        袁国平顿时大为感动,吩咐金铭起草了一份借车协议,一式两份,各自保管。

        第二天,西州市和涟水县的大小菜市场,出现了一群乡下来的菜农,他们坐着政府雇的车,把丰收的大棚菜和走地鸡卖到了各大市场。

        冬季正是各种瓜果蔬菜短缺的季节,柳林的菜一上市,就引发了一轮抢购热潮。

        来卖菜之前,李毅曾经对菜农说过,冬天的菜,要比往常贵三到五倍出售,黄瓜茄子也要卖出肉价来!

        菜农们听了,都惊疑不信,到了菜市场,开始的价格都不敢往高了喊,仅比平常贵出个毛把两分的,等到那些城里人毫不还价就大把往家里采购时,他们才意识到吃亏了,马上按照李毅吩咐的,把菜价提了上去。

        五辆车繁忙的往返于柳林镇和城市,把菜农的希望和收获载向远方,再把满满的钞票运回家乡。

        所有参加大棚种植的农户,个个笑得合不拢嘴巴,这么高兴的事儿,还是头一遭遇上啊!

        那些对李毅的农业科学种养持观望态度和否定态度的农户,眼巴巴看着别人家往车上运菜,再把菜变成响亮亮的票子抱回家,此刻连肠子都悔青了!

        枫林镇的温可嘉打来了电话:“李毅,我不服你都不行了!现在整个柳林镇的农民,都把我捧上天了,呵呵,原来当官是这么过瘾的事儿啊!难怪那么多人削尖了脑袋往官场挤。不跟你瞎聊了,改天聚会再一醉方休,我要去帮农民伯伯们卖大白菜去了。呵呵!我喜欢他们沾着口水数钱时发出来的那种声音!”

        李毅放下话筒,点了根烟,慢慢的吸着,想着温可嘉的话,毫无缘故的就笑了。

        临近新年,原本应该很悠闲的李毅,却成了柳林镇头号大忙人。

        农历二十八,他召集各村干部,开了一个迎新春茶话会。

        镇政府大礼堂内灯笼高挂,热闹非凡,洋溢着一片喜悦的气氛。

        大家纷纷围坐在桌子四周,有说有笑,吃着糕点、水果,相互间嘘寒问暖,自娱自乐尽情地欢乐着。

        这种别开生面的会议,村干部们还是头一次遇上,往常开会,都是一人一条板凳,规规矩矩的坐在台下听报告。今年却能喝着茶,磕着瓜子,跟镇委领导们面对面的座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