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七十一章 事故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七十一章 事故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一惊,急忙问道:“出什么事了?”

        花小蕊道:“马书记在涟水开了一个简短会议,就在薛县长的陪同下前来柳林,车队刚进柳林地界,不料旁边的高山突然发生了山体滑坡……”

        李毅紧张的问道:“薛县长也在?”

        花小蕊点头:“在呢!”

        李毅问:“有没有人员伤亡?”

        花小蕊道:“具体情况不清楚。周镇长他们已经赶去了。”

        李毅道:“快走!胡所长去了没有?”

        花小蕊道:“去了!”

        李毅道:“马上通知镇医院,派一支急救队到事发地点!我即刻赶过去!温少爷,你就在这里看看资料吧,等我回来再聊!”

        花小蕊道:“已经通知了!”

        李毅点点头:“那快走吧!”

        自从钱多来后,吉普车就成了李毅的专座,其它人很难从这个黑炭头手里要到车去。

        李毅一声吩咐,钱多开了吉普车,飞快的往事发地段赶去,不一会就追上了骑单车的周厚健等人。李毅叫钱多停车,叫周厚健上车。

        周厚健急得脑门子冒汗,打手道:“李书记,这可怎么办?马书记要是在我们柳林出了事故,这可是我们柳林人民的责任啊!早知道我们就应该到地界去迎接嘛!哎唷,这可怎么办呢!”

        李毅道:“周镇长,事情可能没我们想象中那般糟糕,先别急,到了地方,了解清楚情况再说。”

        花小蕊道:“前两天下过暴雨,可能引起山体塌方吗?”

        李毅道:“塌方地段附近有没有什么工程在施工的?”

        周厚健想了想,回答道:“没有啊!”

        车子很快就赶到了事发地点,李毅下了车,往前一打量,暗道好险。

        原来,附近新开了一家红砖厂,看中了路边这片山体的黄土,便从这山下面挖土,这些挖土的工人又不注意山体的平衡,一味的在下面往里深挖,山体渐渐形成了一个内斜面,前两天的暴雨一浸泡,终于塌陷下来。

        李毅看到马红旗和薛雪等人都安然无恙的站在一边,松了口气。

        说起来真险,就在车子到达塌方地段时,还有几个砖厂的工人正挑土从马路上经过,车速放缓了,而就在这时,山体崩塌,将两个工人活埋在下面。

        砖厂的其它工人都闻讯赶来,挥起锄头奋力挖土。

        李毅跑过去,跟马红旗和薛雪等人打过招呼。

        马红旗冷冷的问了一句:“你就是柳林镇党委书记李毅同志?”

        李毅心里一咯噔,应道:“马书记好,我就是李毅。”

        马红旗指着事故现场,冷声道:“你看看,这就是你治下的柳林!这黄土下面,还埋着你们柳林的百姓!这么重大的安全隐患,你们就没有一个人发现?你们这些当领导的,不要成天坐在办公室里,看看报告,批批文件,那对工作是没用的!你们要走出来,走到这乡村里来,才能发现问题,才能知道民生疾苦!”

        李毅低眉顺眼,听着马红旗的训话,没有吭声。

        这个时候,无论他解释什么,都会被认为是顶嘴。

        周厚健嘴角抽了抽,忍住没笑出声来。

        解气啊!

        李毅,你也有今天!你没听见马书记说的话吗?要走出来,走到这乡村里来!

        你早听我的话,走到这里来迎接,今天就算出了这档子事,也可能没屁事!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

        啊呀,年轻气盛,害死人啰!

        薛雪在旁边看着李毅挨训,又不能明着替李毅说话,说道:“马书记,那边挖出人来了!好像还活着呢。”

        马红旗马上大步走过去。

        被埋的两名工人都被救了出来,还好没有生命危险。

        周厚健立即指挥人,担走公路上的积土,清理出道路来,好让车队过去。

        薛雪拉了拉李毅,走到一边,问道:“我上次交待你的事情,你安排得如何?”

        李毅叹道:“难搞啊!周镇长对我成见很深,不卖我这个人情。”

        薛雪皱眉道:“马书记今天专程向我了解了你们柳林的情况。我可是豁出脸面,替你下了担保。马书记听说你向我做过专项汇报之后,脸色才好看了一点。”

        李毅道:“马书记为什么在乎这种小事情啊?只要我们柳林完成他的任务不就行了?何必在乎我们用的什么方法?”

        薛雪道:“你还不明白?马书记不是在乎你做了什么,而是在乎你做了什么,而他却一无所知!这也怪我,你上次那篇规划书,我只送给了杨市长批阅,却忘了给市委那边也送一份过去。加之杨市长最近捞权捞得很过界,马书记积怨已久,现在爆发出来,这是政治权威受到挑战后的愤怒!”

        李毅苦笑道:“这么说,他这次下来,就是成心要敲打敲打我,杀鸡给猴看哩!”

        薛雪点头笑道:“你也别太紧张。”

        那边马红旗正在发火:“你们柳林的干部,傻站着做什么?都给我行动起来,去挑土!挑不完土,就别想回家!”

        周厚健没想到引火烧身,看了盛怒中的马红旗一眼,愣是不敢开口,嚷嚷道:“大家都动起来,人多力量大,快点把土方担走!”

        其它市县两级的干部,见马红旗发了飙,都不敢吭声,自觉的加入到了挖土行列。

        马红旗正要喊李毅过来挑土,瞥眼看到李毅跟薛雪站在一边,薛雪正在向他说着什么,只得暂时忍下。

        薛雪忽然跺脚道:“李书记,我忽然有些内急,你身上有纸没有?”

        李毅笑道:“还好我有这个好习惯,在车上放了纸。”过去拿了纸递给薛雪。

        薛雪四下一瞅,急道:“哪里有洗手间?”

        李毅一摸下巴,嘿嘿笑道:“这附近都是山林,哪里来的洗手间啊!连茅厕都要走到那边砖厂工地去才有吧!”

        薛雪求助似的看向李毅:“那种地方很脏的。”

        李毅指了指旁边的山林,笑道:“要不上那边树林里解决吧,又隐蔽又卫生,起码比乡下的茅坑要干净。”

        薛雪咬咬银牙,嗯了一声,还是不动身,半晌又道:“你陪我去吧。我怕!”

        又是一个“我怕”的女人!

        你怕?不会喊小寒秘书一起去?

        李毅摸着下巴,想到那天晚上,花小蕊也是以这个借口上了自己的床,就有些好笑,转眼看过去,花小蕊正拖着一只簸箕在装土,时不时向这边投来一眼。

        莫非,薛雪有意在这席天幕地的苍穹之间,来一出精彩的野战?

        光是想想都浑身来劲!

        李毅呵呵笑道:“好啊,那我就很荣幸的充当一回护花使者吧!”

        李毅被薛雪拉着,找到一处山窝子里,这里三面是山壁,周围又都是很深的灌木丛,就连青草,也没过小腿了。

        李毅点头道:“这里不错。就这里吧,我那边等你。”

        薛雪这才低声笑道:“其实,我是怕马红旗抓你的壮丁,拿你撒气,找个借口把你拉开来哩!”

        李毅嘿嘿一笑:“看来还是薛姐体贴我啊!”

        两人找了片干净的石头坐下,随意的聊着天,山风吹拂,吹起薛雪的长发,拂弄李毅的心绪。

        李毅偏过头,看着她姣美的容颜,那种成熟的风韵,顾盼间自然流露出的绰约风姿,举手投足表现出的气质,比起郭小玲和花小蕊的青涩,她似乎更符合他此刻的生理年龄和审美情趣。

        他为自己今生超强的自制能力而感叹,换作前世,此情此景,他早就牲口一般扑上去,将她就地正法了。

        她莞尔一笑,拿起一根马尾巴草打了一下李毅,多情的双眸妩媚的深深的剜了他一眼:“讨厌!”

        谁能想到,平素端庄严谨的薛大县长,会有这么小女子的一面?

        难道,真是因为那天晚上,自己对她动手动脚,她心里把自己当成了亲密的情人?

        所以才敢在自己面前做此小女儿姿态?

        李毅再度抓狂!

        她对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老是吊着自己的胃口,偏偏不走出那关键的一步!他忽然很想再试探一下她的底线,也因为此刻的情动。

        他伸出左手,轻轻的揽在她肩膀上。

        薛雪并没有推拒,也没有迎合,只是拿眼瞥他:“你们男人,好色起来,既不用找借口,也不用找理由,跟雄性动物似的,只要自己想了,而恰好身边有个女的,就能勾搭,就能无所不做,是不是?”

        李毅尴尬的一笑,伸回手,在自己头上摸了摸。

        薛雪扑哧笑道:“你看看你,还是嫩了吧?经不住我一唬!有色心没色胆!”

        李毅道:“薛姐,不带这么玩我的!”

        薛雪轻松的吐了口气,甜甜地笑道:“我本来心情很不好,见你现在这模样,我就快乐多了。”

        李毅郁闷道:“这叫什么逻辑啊!”

        薛雪道:“女人说话做事,从来就不讲逻辑!就跟你们男人一样,上起女人来从来不讲感情和责任!”

        忽然,她伸手抓紧了李毅,由不得李毅胡思乱想呢,只听她说道:“那边的草在动,是不是有蛇?”

        这里会见到蛇,那可是一点都不奇怪!

        李毅起身张望,身子一暖,薛雪温软的身子,扑到了自己怀中,双手紧紧吊住他的脖子,双腿抬起,箍在他腰间,整个人就像八爪鱼,缠住了李毅。

        唔,这个姿势,貌似有点暧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