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六十九章 被流放的温公子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六十九章 被流放的温公子

    作品:《官路弯弯

        赵琳见李毅居然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台大哥大来,有些惊讶,心想这小子,莫非是个大贪官?自己多半被他给忽悠了!

        李毅接听了电话,对薛雪道:“薛县长,马书记怎么突然要下来视察农业工作?还指名要到我们柳林镇来!”

        薛雪道:“有这回事?我怎么不知道?”目询小寒。

        小寒摇头道:“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李毅道:“肯定是马书记听到什么风声了,想来看看我们柳林在搞什么鬼东西呢!”

        薛雪问道:“怎么,你们柳林在搞什么大动作吗?”

        李毅嘿嘿笑道:“前段时间吧,我一直想找你汇报工作的,可是你忙,就给拖下来了。”当即把自己在柳林搞的大棚种植和生态种养等举措一股脑儿给说了出来。

        薛雪听完之后,十分震惊:“李毅,你搞这么大动作,怎么不向我汇报?你眼里还有没有组织纪律?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县长?”

        李毅没想到薛雪反响这么大,连忙笑道:“薛县长,你放心,那些东西,我都已经搞成功了!再说了,这种小事情,我们柳林镇党委商量着办就行了,何必惊动你这尊大佛呢!”

        薛雪道:“李毅,你胆子也太肥了!你捅大祸了!”

        李毅道:“不至于吧?我又没有劳民伤财,也没有犯到哪条法纪,凭什么捅大祸了?”

        薛雪问道:“我问你,你搞这些东西,真的通过党委会集体表决了?”

        李毅嘿嘿一笑,没有言语。

        薛雪道:“我再问你,市里和县里拨下去的钱,还有村民集资的那部分钱,用来搞农畜种养的那笔钱,你是不是全部投入进去了?”

        李毅点点头:“刚开始没有,现在我已经在全镇进行大推广,那笔钱就都投了进去。哎,薛县长,我搞大棚和生态种养,也是属于农畜种养嘛!我觉得这不冲突。方式不同而已嘛!”

        薛雪道:“你当然这么说了,可是别人会这么看吗?你们柳林镇那些跟你不对付的党委成员,他们会怎么想?市委马书记会怎么想?第一,你专权!第二,你胡闹!第三,你违背市委市政府的决议!”

        李毅手心一阵发凉,薛雪这一提醒,点到了他的死穴!

        专权和不服从,正是官场上的大忌。

        低头走路,还要抬头看路呢!李毅犯的错误,就是只顾着低头走路,自以为只要做了好事,做了对事,就可以为所欲为!殊不知,官场之上,上级领导很多时候根本就不看你这个人会不会做事,能做多大事,而只看你听不听话,贯彻他的意图彻不彻底!

        李毅道:“刚才党委办接到市委办的电话通知,市委马书记一行,将于明天上午十点左右到达柳林镇,对柳林镇的农业工作进行专项检查。这么说来,是有人捅到市委去了?”心里暗暗苦笑,这好不容易做出点事情来,结果前途卜测了!

        薛雪道:“吃完饭后,你赶紧回去,做一下布置吧!能团结的党委成员,你一定要拉好关系,取得他们的支持!你要记住一句话:集体的决议!”

        李毅感激的看了她一眼。薛雪提出的建议是唯一可行的路子。法不责众,如果是镇党委会议表决通过的,那么,就算有人想找茬也找不出来了!马红旗再强势,面对整个柳林镇党委班子,再看到实际的成绩,相信他也挑不出什么骨头来吧?

        喊了熊子光、詹在平和吕治新三人,一起在外面吃过中午,李毅就匆匆赶回柳林。

        当老旧的绿皮吉普开进柳镇府大门时,周厚健站在窗前,吸着烟,看着这一切。

        周雷走后,周厚健在柳林镇日益孤独。

        他右手夹着一根劣质香烟,放在嘴里吸了一口,吸得过猛,剧烈的呛了起来。

        李毅回到办公室,先把分管计生工作的副镇长王海平喊了来。

        王海平摸出烟盒,敬了一支给李毅,笑道:“李书记,这阵子计生工作搞得好,罚款有蛮多!又可以多搞几个大棚了!”

        李毅原本要训他的一通话,被他这么一说,硬给顶回肚里去了。他也不接烟,掏出自己的烟,抽出一支扔给王海平。

        王海平呵呵笑着接了过来,脸上笑意更浓了:“李书记,你放心,我会叫他们抓紧工作,该罚的一定罚到手!”

        李毅伸手凌空点了点,打断他的神侃:“王镇长,这个事情不能这么搞。”

        王海平先是一愣,继而一拍大腿道:“是啊,李书记,我还有更绝的招!我看可以这么搞,他们不是要生崽吗?可以生,只要交足社会抚养费就行!”

        李毅没想到他生发出这种理论来,更觉离谱了,但又不能批评他,人家工作抓得好,那是他的本事呢!再说了,镇财政的确没钱,他能搞来钱,就是最好的成绩,不但不能批评,还应该得到表扬。

        而且,连话都不能说重了,说得太重,会打击下属的积极性,以后人家还怎么替你卖力做事呢?

        酝酿了一下措词,李毅笑道:“王镇长,关于计生工作,你做得很好,我前些天也下去走了走,看到了你们做出的成绩,你和计生办的人都辛苦了。”

        王海平正了正身子,呵呵一笑:“这是我们份内的工作,比起李书记来,我们还差得太远。现在整个西州都疯传呢,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呼的,是这样的,我给你表演一下。”

        说着话,他忽然起身做了个猴王的招牌动作,手搭凉蓬,金鸡独立,偏头嘿嘿笑道:“武松单臂擒方腊,李毅双手缚候爷!”

        他身形瘦小,这么一演,表情身形还真的有几分神似。

        李毅忍不住哈哈笑道:“候长贵那是咎由自取,我可没做什么事情,要说功劳,也是胡所他们的!”

        这么一闹,两人之间的距离又缩短了几分,少了几许上下级之间的拘谨,多了些朋友间的亲密。

        李毅从办公桌后走出来,笑道:“王镇长,对我镇的计生工作,我有一些不太成熟的想法,想跟你探讨一下。你是老党员干部,对计生工作十分内行和熟悉,我若是说得不对的地方,请你多多指正。”

        王海平听了李毅的夸奖,一股知己之感油然而生,说道:“李书记,不敢当。你有什么指示,我一定照办。”

        李毅亲自泡了一杯茶,端给王海平,请他坐下,说道:“我在想,有没有一种更好的更高效的长效机制,来完成计生工作。”

        王海平道:“李书记,计生工作不都是这么做的吗?不抬家私不拆屋,没人把我们当回事!”

        李毅道:“这样不是长久之计,也不利于社会的和谐和发展。依我看,还是要加强宣传和教育,只有提高广大人民群众的思想觉悟,并建立一套完善的计生管理制度,才能更好的做好计生工作。”

        王海平听出音来了,说道:“李书记,你这是在怪我们暴力执法吧?我们也是没法子的事啊。”

        李毅笑道:“有句话说得好,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我们越是暴力执法,超生游击队的反击就反厉害!呵呵,只有宣传少生优生的重要性和优越性,让大家自觉的遵守计划生育政策,计生部门主要做好宣传教育和监管工作,我以为,这才是我们政府应该做的事情。罚款和处罚,只是手段,不是目的!”

        李毅不紧不慢的说着,语含笑意,但王海平听来,却是字字如雷,几乎惊出一身冷汗,暗道自己以前理解错李书记的意思了,马屁拍在马脚上了!

        他放下茶杯,说道:“李书记,你说得对,我们在执法过程中,使用了暴力手段,这是非常不对的。以后,我们一定听从你的指示,以教育宣传为主,文明执法!”

        打一棒子,再给颗红枣,是领导者必须学会的一项御下方法。

        李毅给了他一支烟,笑道:“我对王镇长的工作,一直都很满意。嗯,你去跟周慧同志商量一下,她在宣传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而且她基层人缘很好,相信能帮你的大忙!”

        王海平应了一声,起身出去了。

        李毅刚坐下,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他抓起电话,刚喂了一声,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熟悉的笑声:“李大书记,你好啊!”

        李毅笑道:“温可嘉!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你这小子,上次去省城,还想找你喝酒呢,打你电话也没人接听。”

        温可嘉道:“我人不在省城。我跟你一样,现在都在下面乡镇呢!”

        李毅哦了一声:“你在哪个镇里逍遥快活呢?城里小妞玩腻了,想换换口味,尝尝乡里妹子?”

        温可嘉呸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我被我爸给流放了,跟你一样,现在都在乡镇里工作呢!你猜猜我在哪里?”

        李毅笑道:“反正不是在我柳林镇!”

        温可嘉笑道:“我不在柳林,却在你的老窝里!”

        李毅讶道:“你在枫林镇?当啥大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