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六十三章 今夜,花开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六十三章 今夜,花开

    作品:《官路弯弯

        乡村的夜,分外宁静,李毅睡了一个香甜觉,梦中居然出现了花小蕊的倩影,那娇小的身体,那顽皮而倔强的俏笑,那飘逸的黑发,一下一下挠在他的心窝。

        李毅还真感觉到鼻子有点痒,猛然惊醒,却见花小蕊站在面前,拿着头发拨弄他的鼻子。李毅忍不住打一个喷嚏:“你怎么在这里?”

        花小蕊低声道:“我怕。”

        李毅往里挤了挤:“过来睡吧。”

        花小蕊轻轻嗯了一声,在李毅身边躺下,面对着李毅。

        淡淡的月色清辉下,李毅看到她睁着双眼,大大的眼睛闪着幽幽的亮光。

        两人都不说话,但呼吸越来越清晰可闻。

        李毅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

        花小蕊将身子靠向他怀里,伸手抱紧了他。

        这一次,李毅不再有丝毫的犹豫,他掀开薄被子,双手用力抱起怀中女人,让她压在自己身上,双手从她衣服底下伸进去,攀上了那双富有弹性的**。

        花小蕊嘤咛一声,娇吟道:“李书记,我喜欢在下面,我喜欢你压着我的感觉。”

        李毅再也忍不住,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花小蕊被李毅结实的身体压得死死的,一种窒息的快感涌上心头,她一双灵巧的小手,伸进两人身体的间隙,解开了李毅的皮带。

        一只凉凉的小手握住了李毅那炽热的下体,李毅轻轻喔唷了一声,飞快的脱掉上衣,去解花小蕊的裤子。

        经过前两次的缠绵,面对李毅,花小蕊的身子不再紧张,她缓缓的羞涩的闭上了眼睛,身体一凉,少了布料的阻隔,肌肤接触到了凉席。

        山村的夜晚,宁静而清幽,夜风习习,吹来些许凉意。

        两具赤条条的身体,在这微凉的夜里,却变得火热。

        花小蕊是个敏感而多情的女孩,她明知道李毅有女朋友,可仍然不可救药的爱上了他。这段时间,她内心里不停的挣扎,徘徊在爱与离开的边缘。

        每次见到李毅,她就说服自己,不去想他,不去爱他,这个男人再优秀,也是属于别人的。

        可转过身,她却发现自己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加想他,每天晚上躺在床上,满脑子里想的念的全是他。

        爱情,已经在不经意间来临,占据了她整个心身。

        今天下午,当李毅的手抚摸上她多情的肌肤时,她在芳心里呐喊,轰轰烈烈的爱一次吧!哪怕只是一夜的疯狂,也好过无尽的煎熬!

        初尝爱果的女孩,并不懂得如何取悦男人,她只是听从内心原始**的召唤,来到了李毅的床边,对于接下来会发生的事,那种平日里偷偷听到都要害羞半天的事,那种半是酸痛半是甜蜜的男女情事,她并不了解。

        一种朦胧的情愫,一种青春的渴望,经过李毅熟练的挑逗和撩拨,像一颗原子弹在她体内迅速的爆炸,爆发出惊人的能量!

        “李书记,我好痒,你帮我摸摸。”

        “哪里痒?”

        “肚子痒。”

        “这里?”

        “嗯,再下去一点点。”

        “这里?”

        “喔!”

        李毅知道她是第一次,不敢粗鲁,掏出她随身带的花手绢,垫在她下面。

        “李书记,你……”

        “嘘!别弄脏了人家的席子。”

        “咯咯!”花小蕊被酥痒的感觉侵蚀得身子发软,富有弹性的肌肤,在淡淡的月色里,白花花的晃人眼。

        李毅双手轻轻的抚摸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用舌尖亲吻她火烫的红唇。

        今夜,花开。

        ……司法鉴定比对结果出来了!

        结果没有丝毫的悬念,比对成功!

        胡继昌捏着结果,对李毅道:“李书记,可以展开行动了!事实证明,倪力交给我们的证据,的确是受害人唐文红的。而那两束头发,也是真凶的。我们拿了候大宝的头发做了比对,和其中一个真凶结果相同!李书记,这就说明,候长贵或者候大宝必定是真凶之一!我建议,马上抓捕周坤,同时向市纪委反应情况,尽快控制候长贵,以免夜长梦多!”

        李毅点头,严肃的道:“我同意马上抓捕周坤!候长贵是厅级干部,此人在西州根深叶茂,市纪委和市级司法机关,只怕都有他的关系网存在,我的意思是,即刻向省纪委和省检察院汇报此事!”

        胡继昌道:“好!我们先去省纪委举报?”

        李毅想了想道:“我怕风声走漏,这样吧,你即刻赶回去,一方面先行抓捕周坤,进行突审,另一方面,严密监视候长贵的一举一动!同时,要保证候大宝和倪力的人身安全!这两个都是关键人证。”

        胡继昌连声应好,两人分头行动。

        李毅先给左晓霞打了一个电话,约她出来喝茶。

        左晓霞很爽快的答应了。

        还是在省纪委外面的那座明月茶轩,二楼大厅里。

        看得出来,左晓霞经过了一番细心的打扮。她大方的跟李毅握手,笑道:“大忙人,找我有什么事?”

        李毅不好意思的笑笑:“没事就不能来找你?”

        左晓霞道:“没事你还能记起我这个老校友?”

        李毅嘿嘿一笑:“看来你在纪委没白待,判断能力见长啊!今天来找你,的确是有要事!”

        左晓霞笑道:“嗯,听说你到下面当书记了,了不得啊!我们那一届的,除了你,也就陆俊升得快一些。”

        李毅问道:“陆俊现在是什么职务?”

        左晓霞道:“他现在不在省纪委了,到下面县里当了县纪委副书记,升官啰!只有我还在这里混。”

        李毅皱眉问道:“哪个县?”

        左晓霞想了想,笑道:“忘了,反正跟你不是一个县,你放心吧!”

        李毅道:“你对他的事还真不怎么上心啊!”

        “我为什么要对他的事上心呢?”左晓霞佯怒。

        “那他几时下去的,你总知道吧?”

        “嗯,三月份吧。那个时候,你已经上任了。”

        “呃。”李毅摸摸下巴,怎么她对自己的事情这么上心呢?

        照这日子看,柳林车祸的罪魁祸首,陆俊还是排头名啊!

        陆俊!李毅轻轻一笑。

        “茶过三巡了,李书记,你是不是可以下达你的最新指示了?”左晓霞莞尔而笑。

        “是这样的……”李毅把唐文红案详细说了一遍。

        左晓霞认真的听完,笑道:“这个好办啊。你把材料给我,我汇报上去,肯定能立案!检察院那边,我们会通知他们配合的。只要情况属实,这个姓候的绝对逃不了。”

        李毅道:“你先别把话说满,候长贵的后台很硬,在省里和中央都有通天关系!要动他,不容易!”

        左晓霞这才蹙了蹙柳叶眉,淡淡说了一句:“是吗?”

        李毅笑道:“我差点忘了,你也是有关系的人。”

        左晓霞道:“打铁还得自身硬!这两年,我接触过的案件,可谓千奇百怪,什么样的人物我没见过?很多后台硬扎的贪腐分子,最后还不是都进了牢房,接受法律和正义的制裁。”

        李毅点点头:“那这事就拜托你了。我还要回去接着收集证据。”

        左晓霞忽道:“李毅,查案办案,那是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的事,再说,还有我们纪委盯着呢,你一个党委书记,做好份内事情就行了,没必要管得太宽。”

        李毅一愣,当然明白她是为自己好,怕自己惹祸上身呢,微微笑道:“多谢你的好意,我懂得分寸。”

        左晓霞道:“李毅,你知道吗?有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会不择手段的!”

        李毅点点头:“我明白。我会小心的,谢谢你,晓霞。”

        左晓霞听到他称呼自己为晓霞,而把姓氏省略了,一股特别的亲切感油然而生。

        抓捕周坤的行动并不顺利。

        李毅回到柳林时,周坤还没有被抓到。

        胡继昌累得满头大汗,向李毅道:“到处找遍了,居然不见那孙子的影了!”

        李毅道:“你没叫人看住他?”

        胡继昌道:“兄弟们说,早上还见到进过柳钢的门!但进去却找不到他!柳钢那么大,找个人很难,要逃走也容易啊。”

        李毅皱眉道:“这个事情,你向周镇长汇报一下!”

        胡继昌道:“跟周镇长汇报?不能吧?他们可是亲戚!周镇长能不帮着周坤?”

        李毅嘿嘿一笑,说道:“我就怕他不帮周坤逃走啊!”

        胡继昌呵呵一笑:“我懂了!这样一来,我们只要盯紧了周镇长,就不怕周坤跑到哪里去了!高招!我怎么就没想到这招呢!这叫引蛇出洞啊!”

        胡继昌行动迅速,马上就向周厚健汇报了案件的发展情况,并向周厚健说明了周坤可能涉及此案,需要立即抓捕。

        周厚健听了,波澜不惊的道:“办案查案,是你们公安机关的事,我只有一个态度,不管涉及到何人,只要证据确凿,我都一力支持!”

        胡继昌说了两句不痛不痒的感谢周镇长支持的话,就离开了。

        周厚健等胡继昌一出门,就抓起办公桌上的话筒,拨了一个号码,很快就找到了周坤,他冷声问道:“你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