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五十八章 拿着鸡毛当令箭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五十八章 拿着鸡毛当令箭

    作品:《官路弯弯

        不料张天赐平日里喜欢体育锻炼,反应灵敏,一侧身躲过了,满杯热茶,擦着他的耳朵尖子飞过,尽数淋在身后的王一秋校长身上。

        王一秋被开水烫到,针扎一般跳将起来,哇哇叫着,双手不停地在脸上乱抹。

        张笑飞又气又急,吼道:“给我滚!”

        这话自然是冲他儿子说的,但在座的个个都不自然的扭了扭身子。

        张笑飞的老婆赶了过来,伸出双手,一边护着儿子,防止张笑飞再度发难;一边询问王一秋:“王校长,烫着没有?要不要去卫生所看看?”

        王一秋黑黄的脸膛,居然也被烫出晕红来,他抹着水珠讪笑道:“嫂子,我没事。”

        张笑飞连忙起身,连声道歉道:“哎呀,这叫什么事呢!王校长,真是对不住,我本想教训那臭小子来着,没想到泼到你身上了。”又对自家老婆道:“别傻愣着啊!快带王校长去换件衣服。”

        王一秋摇手道:“不用了,张局长,这大热的天,一会就干了,不用换。”

        张笑飞再三坚持,王一秋只得答应,跟着张家婆娘,进去换衣服。

        张笑飞唉叹着坐下,无奈地道:“李书记,让你看笑话了,多么欢喜的一场聚会,愣是被一个小人搞砸了!李书记,千万别介意。”拉长声音喊道:“什么时辰了,怎么还不上菜啊?”立时有人应了,不多久就开始上菜。

        李毅因为教育工作的事,免不了要和张笑飞多拉近关系,和他山南海北的闲聊,倒也不致冷场。

        宾主尽欢之际,外面忽然喧闹滔天,一干人吵吵嚷嚷,往里面走来。

        张笑飞不悦地放下筷子,起身一看,认得走在最前面的,是自己的小舅子吴兴,连忙喊道:“老弟,你怎么才来?快快入座!”

        吴兴长得牛高马大,腰粗膀圆,一路嚷嚷:“姐夫,你可要给我做主!”

        张笑飞这才看清,吴兴正脸红脖子粗地跟一个人拉扯着,那个人也很脸熟,一时想不起是谁,问道:“怎么了?你们这是?”

        吴兴一边用力扭着那人的衣领,一边喊道:“姐夫,他们非要抓走小清。”

        张笑飞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小清是吴兴的老婆,正怀着第四胎呢!他哦了一声,记起那人来,可不就是镇计生办的周树清主任?当初还同他共过半年的事呢!

        这时周树清也认出张笑飞来,连连向他拱手道:“张笑飞!真的是你,好久不见了!你快劝劝吴兴,叫他先放手,我衣服都快被他扯烂了。”

        张笑飞向吴兴使了个眼色,吴兴却假装不见,并不松手,只道:“姐夫,他们戳烂了我家屋顶,瓦都掉下来大半了,这日子没法过了!他们还要抓走小清,说是一定要引产,都六个多月的胎了,引产?那不是要人命吗?”

        李毅听得心惊,前世早听说过乡下计划生育搞得厉害,拆屋搬家,强行抓人。当时听了,也就笑笑,没以为是多么严重的事。没想到重生之后,竟当上这劳什子镇委书记,又偏偏碰上这档子事!

        张笑飞不答话,只把眼睛望着李毅。

        周树清这才看到李毅,叫道:“李书记!你怎么来了?”

        “你认得我?恕我眼拙,你是?”李毅起身。

        周树清见到李毅,胆子更壮了,笑道:“李书记,我是计生办的主任,周树清啊,上回你到我们计生办来过,还做了重要指示,要我们严抓计生工作,达成工作指标。我们可都是听你的话,下来落实指标的。”

        李毅好不尴尬,他恍惚记得,自己好像是这么说过,这个周树清,也的确有些眼熟,当初他哪里懂什么计生工作啊,那些不过是花小蕊起的草稿,他照本宣科念了一遍而己,哪里想到他一句话发下来,下面却是拆房子拉人,搞得惊天动地,鸡犬不宁。

        张笑飞干笑两声:“李书记,这看这个事,嘿嘿,大家都是一家人,这事情就不要做得太绝吧?现在你们屋也拆了,家具也砸了,难道非要拿掉人家性命才甘心?”

        李毅再老成,此刻竟也有些招架不住,这边吃着人家的酒呢,那边却拆人家的屋抓人家的人,这像什么话了?可要明着帮张笑飞,周树清那边也不好交代,人家那是奉他的命令,执行他的指示呢,他总不能反过脸来训斥下属的不对,真要这样,以后谁还敢听他的话,办他的事?

        这事怎么就这么巧呢,撞一块了!

        李毅沉吟道:“计生办具体如何办事,我还真没见识过,张局长,不怕你笑话我,我任期尚短,以前也没有类似的工作经验,许多工作还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学习阶段。计生办的工作,我现在也不好多说什么,但拆人家屋,硬抓人引产,这种方法是不对的,我不赞成!这样吧,周主任,你们今天也辛苦了,这事先放放,我们回去研究一下,想个解决方法如何?”

        周树清双眉一皱,当着一众下属,脸面便有些挂不住,但借他两胆,也不敢当众落李毅的面子,只得一挥手,怒道:“你还不放手?”

        吴兴听出李毅话里的意思,得意地扬扬头,松开了手,旋即苦着脸道:“李书记,既然你在这里,一并给我做个主,你看我家屋也没了,家具也没有了,是不是政府补偿一下钱财,先让我有个落脚地方?”

        李毅尚未反驳,张笑飞瞪眼道:“老弟,你这话说得不对头,国家有国家的政策,你违反了政策,就该受到惩罚,现在是李书记大人大量,网开一面,你不知恩图报,反而见竿子就上,索求无度!真是个不知好歹的东西!”

        吴兴见姐夫冲自己可劲儿使眼色,马上见好就收,冲李毅抱拳道:“李书记,多谢了,改天请你喝酒。”

        李毅暗自皱眉,自己只是答应商量出一个解决的办法,可没答应他放过此事啊?

        计生工作尚来难做,重了劳民伤财,于心不忍,轻了不痛不痒,超生依旧。此等先例绝不可开,一开此先河,只怕日后的工作更加不好展开,于是笑道:“张局长,这是计生办的工作,我只能提提参考意见,具体如何处理,还要等计生办的同志拿主意。”

        张笑飞打着哈哈,点头应是。暗道:这个年轻书记,就算不是官油子!起码也是官场老狐狸调教出来的!

        吴兴心情愉快,坐到一旁喝酒吃菜去了。

        张笑飞一力留请周树清等人用餐,李毅也道:“周主任,既来之,且安之,吃过饭,我们一起走。”周树清本不想留,但听李毅话里有话,便点头留下。

        一时用过中餐,李毅等人便告辞,张笑飞送他出了大门,问道:“李书记这便回镇里?还是多住几天?要是回去,我叫司机开车送你,要是住宿,我家里有的是房间,虽然比不上外面的宾馆,但在这大方村,那可是最舒适的!”

        李毅笑道:“多谢张局长盛情!不必劳烦,我们还要去别的地方走走,今日多有叨扰!”

        客套几句,李毅等人这才离开。

        一离张家大院,周树清急不可耐地道:“李书记,吴家的事,不能这般算了,他家这都第四胎了!这都能放过不管,我们的工作没法干了!王副镇长还亲自传达了你的指示,叫我们努力抓好计生工作呢!”

        李毅心想,自己几时给王海平下达过什么指示?只怕这个王海平也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呢!当下笑道:“先别急,我没说算了啊?这事啊,你们还得盯紧了!只有早点将他家了结了,日后的工作才好开展!”

        周树清长长地哦了一声,眉开眼笑:“有了李书记的支持,我们一定将这个钉子户拿下!”

        李毅皱眉道:“对待人民群众,不要使用不文明的语言,特别不能使用带歧视性的语句。在今后的工作中要注意。”

        周树清愣了一下才明白,原来李毅说的是“钉子户”三个字,连忙点头道:“是,我刚才也是说溜了,平常我很注意措词的。”

        李毅见他很是紧张,笑道:“背后说说可以,哈哈,他这种人,就是典型的钉子户嘛!”

        众人听了,俱都大笑。

        同行的一个同事忽然指着对面田埂上一个农妇道:“主任,你看,那不是周旺家的媳妇吗?又怀上了!大方村妇女主任干什么吃的?居然没报上来!她家有两个丫头了吧?这可是第三胎!一定要拿掉。”

        周树清手搭凉棚,定神看了看,点头道:“的确怀上了!看那架式,起码有五六个月了。”双手一捋袖子,叫道:“走,同志们,跟我上!”说着,带头往那边奔去。

        计生办的伙计见有李毅这个镇委书记在场,个个卖力,跑得特别欢快。

        李毅刚想询问几句,一帮人早就窜远了。

        花小蕊看出李毅心思,笑道:“李书记,你没看过人家怎么样抓大肚婆吧?我们去见识见识?”

        李毅正有此意,两人便紧跟着周树清快步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