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五十七章 白眼狼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五十七章 白眼狼

    作品:《官路弯弯

        花小蕊问道:“唐支书,那个人是哪个啊?当什么官呢?”

        唐三河脸色讪讪地道:“张笑飞,县教育局的副局长。”

        花小蕊轻轻哦了一声,随即不屑地道:“那不就是一个副科级干部嘛,还没有李书记的官大呢!怎么这般猖狂啊?”

        唐三河一听这话,心里一乐,敢情这两位跟那个张笑飞很不对付呢!笑道:“人家是县教育局的官,跟李书记不同,嘿嘿,人家地方大嘛!”

        李毅听得够呛,心想这唐三河说话还真直率!

        唐三河丝毫没留意到李毅的反应,继续道:“李书记,花主任,两位是不是也到张家去坐坐?看看热闹?”

        李毅摆手道:“免了吧。唐支书,你先去忙吧,我们随便走走。”

        唐三河道:“那行,那先说定了,中午饭到我家里来吃,我吩咐好了,家里正杀鸡呢,你们可一定要来!”

        花小蕊笑道:“有好吃的,我们一定到!”

        唐三河笑了笑,便往田里赶去。

        李毅低眉寻思了一会,说道:“小花,要不,我们去拜会拜会那位张副局长?”

        花小蕊笑道:“人家衣锦还乡呢,你不会去添乱子吧?”

        李毅伸手就刮她鼻子:“你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想什么,你都知道!对,我就是想去给他添点堵!他不是要风光吗?我们就给他锦上添花!走!”

        花小蕊道:“要不要叫上唐支书?”

        李毅望了一眼正往田里赶去的唐三河,摇头道:“唐支书很忙呢!”

        花小蕊会意,跟着李毅,沿着乡村里唯一的一条泥土马路,往里面走去。

        张副局长的家并不难找,走不多久,老远就听到小学生们热烈的欢歌笑语。

        李毅和花小蕊走近了,看见学生们整齐地列队,站在张家门外的晒谷场里,顶着烈日,挥舞着手中的大红花,唱着歌儿,欢迎张副局长衣锦还乡。

        张笑飞挺着大肚子,秃顶在太阳光下闪着油光。他正站在自家屋檐下,同几个人握手寒暄。

        这是他荣升副局长之后,首次回家,事先也没想到会受到如此礼遇,受宠若惊之余,大感脸上有光,腰杆子也挺得更直了,对几名小学教师也都以礼相待。

        李毅站在外围看了半晌,皱眉道:“就算是要欢迎上级领导,在学校里面举行一个仪式也就行了,没必要搞得这般隆重吧?”

        “哼,这是**裸的拍马屁!谄媚!这个学校的校长,肯定是个小人!”花小蕊说话,总是顺着李毅。

        李毅望了她一眼,笑道:“你说我们该不该过去呢?”

        花小蕊指着那边道:“为什么不过去?难不成你还怕扫他的面子不成?这种人,当上领导,肯定是个贪官!”

        李毅一怔,忙嘱咐道:“说话不可这般直率,待会你尽量少说话。”

        花小蕊呶嘴道:“我只是实话实说嘛,这也有错?你治下出了这等荒唐事,你就不管管?”

        李毅摸了摸鼻子,失笑道:“你当我是谁呢?人家可是县城的官,我能管得到?再说了,这算不得什么荒唐事情吧?巴结上级,人之常情嘛。哈哈,改天我若是衣锦还乡,只怕也希望有人这般巴结我呢!”

        花小蕊生气道:“你就爱打趣人家!你分明不是那种人,偏把自己说得那么不堪。”

        李毅收了笑脸,叹道:“我是说真的,我们此刻过去,除非是锦上添花,若是存心捣蛋,立马得罪一干人等,柳林以后的教育工作只怕更难展开。”

        花小蕊怔忡一会才道:“李书记,你官没当多久,性情却是变了。”

        李毅苦笑着摇摇头,经过这么多事,他对官场有了一定的认知,慢慢接触到里面的许多潜规则,深深明白,在官场里,你若是想整倒一个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每个人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每个人都有他背后的势力,他的圈子,他的死党,牵一发而动全身。

        最近几次的斗智斗力,更加让李毅明白,丢卒保车,人人都会,而整倒一两只卒子,对大局无关痛痒。

        聪明的做法,是一个和字,一个忍字。

        和,说的是团结,团结一切有利的力量,争取最大限度的支持;忍,则是待时,只有时机到了,才能出招制胜,否则,便是打草惊蛇。

        李毅正思量间,被花小蕊拉着走近了小院子瞧热闹。

        那边的人已经看见他俩。

        张笑飞眯着眼,打量着李毅,恍然大叫道:“这不是李书记嘛!啊哟,真是想不到,你老人家会大驾光临,蓬荜生辉啊!啊呀,李书记,我只是回家来看看,你们镇领导都很忙,用不着专程来看我。”

        得,李毅成了上赶着给人拍马屁的镇领导了!

        李毅还没法辩驳,只好含糊的答应着。

        一个黑瘦的汉子,快步迎了上来,伸出双手,死死握着李毅的右手,使劲摇了几摇,露出满口黄牙,对着李毅笑道:“李书记,您好,欢迎前来指导工作!”

        李毅目询花小蕊,花小蕊连忙介绍道:“这位是大方小学的王校长。”

        王校长嘿嘿笑着:“王一秋。”

        李毅点头微笑,望了一眼站立不稳的众学生,笑道:“王校长,你看这日当正午,张局长风尘劳顿,一路辛苦了,是不是叫学生们都散了,我们进屋里去坐坐,聊聊天?”

        王校长点头哈腰地道:“是是是!”却不马上下令,只是望着张笑飞.

        张笑飞摆手道:“散了吧,李书记,来来来,请请请,快到屋里来,外面热死人啊!”

        一众人相拥着进屋,早有堂客们搬好了桌椅,摆了两桌,请众人入座。

        李毅当之无愧是上宾,跟张笑飞在上首坐了。

        花小蕊本想不入座,但王校长认得她,硬拉着她坐在李毅身边:“花主任,你既是贵客,又是我们的老熟人,来到我们大方村,就不要当自己是外人,随便坐!”

        花小蕊有些好笑,这是张笑飞家吧?怎么弄得好像他王一秋家似的?但生怕他再来牵扯,只得在李毅身边坐下。

        张笑飞笑道:“对,李书记,我们都是一家人嘛!以后在工作上、生活上,都要互相关照呢!”

        花小蕊笑道:“张局长,你是县里的大官,日后柳林的教育工作,你一定要大力支持,这里可是你的家乡啊!”

        张笑飞志得意满的哈哈笑着,转目一瞧,问道:“唐支书呢?怎么不请他来喝一杯?”

        一个年轻后生马上就道:“爸,我去请唐伯伯。”

        张笑飞缓缓点点头:“嗯,一定要说是我的意思,请他过来喝杯酒,我们两个老伙计,好多年没在一起喝过酒啰!”

        后生应了一声,飞快的走了出去。

        李毅暗道:“唐三河只怕不会卖这个面子,过来喝这杯酒!”

        张笑飞指着那后生的背影笑道:“我儿子,张天赐,去年才大学毕业,在县直机关工作。”言下对其子甚为得意。

        李毅点头微笑道:“天赐一表人才,必定大有作为。”

        张笑飞摇头道:“他还是嫩啊,在学校里,我叫他入个党,他愣是没混上!出来这就隔远了!我们单位有个大学生,在学校就是党员,学生会主席,活动能力强,工作态度好,刚参加工作,就有三年党龄,深得局长器重,倚为左右膀啊!这就是资本啊!人生履历上,浓抹重彩的一笔,在学校时就写下了!我儿子,不听老子话,起点线就矮了人家一大截。他这辈子能赶上我,我也就老怀宽慰了。哈哈,说起来,还是李书记有前途啊,年纪轻轻的,就是主政一方的镇委书记,正科级干部啊,冒昧的问一句,李书记,你是怎么升上来的?”

        李毅脸色一变,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怎么升上来的,一时半会的,他还真说不明白呢!

        但这种事,用得着明白吗?

        花小蕊淡淡一笑道:“张局长,你可能不知道吧,我们李书记,那可是少年天才。他也是在校入的党,他的党龄,只怕跟你一样长呢!”

        张笑飞这才正容道:“啊呀!李书记,刚才真是问得冒昧了。原来如此,依我之见,李书记大才,却屈就小小镇委书记之职,还是有点大材小用啊!照我看,有能者居上,像李书记这样的人才,就该上位,去县城,去市里,当重要部局的一把手,那才叫人尽其才嘛!”

        这种场面话,李毅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张天赐很快就回来了,一脸郁闷地道:“爸,唐伯伯他说家里杂事多,脱不开身,择日再来专程拜访。”

        李毅微笑不语,一副果如所料的样子。

        张笑飞冷笑两声,阴阳怪气地道:“他那里是忙啊!他这是不待见我呢!想当初,他小儿子考高中,离分数钱差了三分,要不是我替他打点,那小子能进县一中的校门?真正是白眼狼!”

        张天赐跟唐剑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同学,两人关系很铁,听见父亲如此说,便反驳道:“爸,你当初还不是收了人家的钱,才替人家办事?再说了,当初唐家没少帮助我们,他家里母鸡生两个蛋,还要分一个给我们家吃呢!要说白眼狼,我看不是唐伯伯,而是……”

        张笑飞见儿子当着众人落自己面子,大怒起身,不等儿子把话说完,顺手抓起桌上的酒杯,猛地往他身上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