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五十二章 借刀杀人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五十二章 借刀杀人

    作品:《官路弯弯

        丰田车停在了李毅的老吉普车旁边,车上下来的人,果然是康平!

        康平满含不屑的看了看那台老绿皮吉普,玩着手中的车钥匙,吹着口哨,往工棚这边走来。

        李毅就站在他的必经之地上,冷冷的注视着他。

        康平眼高于顶的走过来,一直走到李毅面前,这才猛然顿足,骇然退了两步,像老鼠见了猫似的,又怕又恨的看着李毅。

        李毅冷笑道:“如果我没有记错,你这会儿不是应该待在监狱里吗?”

        康平先是一慌,继而镇定道:“我爸给我办了保外就医!怎么着?姓李的!你也别得意得太早!”

        李毅嘿嘿笑道:“我从来就没有得意过。我只是要提醒你,玩火者必**!”

        康平道:“什么意思?我惹不起你,我还躲得起吧!你还想赶尽杀绝不成?”

        李毅道:“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你自己干了什么事情,自己心里明白!”

        康平道:“姓李的!你今天要把话说清楚了!我这才出笼子呢,我能干什么事?”

        李毅皱眉道:“你真不知情?”

        康平道:“我都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李毅道:“柳林那起车祸,不是你的手脚?”

        康平听到车祸两个字,敏感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下面,脸显愤怒道:“姓李的,上次那起车祸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李毅见他神情不似作伪,心想,难道真不是康平做的?那就是陆俊和那几个纨绔少爷做的好事啰!陆俊!看来,你是跟我扛上了啊!

        站在李毅身后的钱多听到车祸两个字,也皱起了眉头。临行之前,李老爷子特意嘱咐过他,叫他保护李毅的安全,看来,还真的有人想要害李毅啊!至于车祸是怎么回事,他自有办法去查明白。

        李毅道:“你到这工地上来做什么?”

        康平道:“笑话!这工地是我爸公司承建的,我为什么不能来?”说完大摇大摆的从李毅身边走过,径直向工棚里走去。

        办公室里那个穿白衬衫的见到他,就板着脸道:“刚出来呢!你也不晓得避下风头!出来招摇做什么?”

        蓝T恤笑道:“康总,你也太过怕事了!出都出来了,还怕哪个来查岗不成?”

        康平道:“爸,我在里面都快憋出病来了,好不容易出来透口气,你就饶过我吧!刚才是不是有两个年轻人来过?”见他爸点头,便问:“他们来做什么的?”

        白衬衫是康平的老爸,康柏林。他答道:“说是来随便逛逛的。”

        康平冷笑道:“随便逛逛?我看不只吧!爸,那个高个子年轻人,就是害我入狱的李毅!”

        康柏林一惊:“这么说,他是知道你出来了,故意在这里等着你呢!”

        蓝T恤做了一个发狠的手势:“康总,他们总共就两个人,我们工地上这么多兄弟,干脆来次狠的!这种人不给他一个血的教训,只怕后患无穷!”

        康柏林皱眉道:“这个,可行吗?”

        蓝T恤嘿嘿笑道:“那么多的民工,一拥而上,一人一拳,都能叫那姓李的趴着走!法不责众,就算公安来了,总不能把我们几百个民工都抓了去吧?”

        康平明知李毅有些背景,不能轻易动他,但此刻听了蓝T恤的建议,也动了心,在旁边煽火道:“是啊,爸,不给他点厉害瞧瞧,你儿子我只怕还得进去坐牢!”

        蓝T恤道:“康总,无毒不丈夫!你不好出面,这事由我来安排就行。”

        康柏林拍着蓝T恤的肩膀,半晌只说了三个字:“好兄弟!”

        蓝T恤得了指示,立马兴奋起来,点点头走了出去。

        李毅正绕着工地转悠,铁青着脸,从挎包里拿出许久没用的大哥大,给钟达打了个电话:“钟叔,我在工地,你过来一下。”

        钟达一句话没来得及说出口,李毅已经挂了电话。

        三江重工租了临时办公室,就在工地不远处的一幢商务楼里,钟达放下电话,马上往工地上走去。

        钟达匆匆赶到工地,一见李毅,老远就笑着伸出手去,还没开口呢,李毅就说话了:“钟叔,这工地进度怎么这么慢?”

        钟达道:“批地的时候,遇到了一点阻力,耽搁了不少时间。李董事长……”

        “千万别这么叫我,就叫我李毅吧!”李毅笑道:“嗯。现在没问题了吧?”

        钟达道:“都解决了。”

        李毅道:“把承建商给换了!”

        钟达道:“这个,签了合同的啊!他们要是闹起来怎么办?”

        李毅道:“合同嘛,这个你给我说说具体内容。”

        钟达大致说了一下合同条款。

        李毅正要说话,冷不丁那边涌过来一大群民工,为首的一人指着李毅道:“就是那小子!兄弟们,给我打他!打死了算我的!”

        钟达吓得面无血色,大叫道:“你们干什么?你们康总呢?”

        那群民工人声鼎沸,叫嚷着跑过来,根本听不清钟达在喊些什么。

        钟达气得不轻,这下他明白李毅为什么要换承建商了,敢情双方有仇呢!

        钟达选择康柏林,是因为钟家和康家有些情分,当初康平追钟秀时,双方也有过接触。康柏平一听说钟达发达了,要开厂子了,马上就提着礼物,跑来磨嘴皮子。钟达心想工程给谁不是给?康柏平的建筑公司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当即就答应了。

        没想到,现在竟然捅出这么大的漏子来!李毅在这里要是有个好歹,他还怎么活呢?

        钟达气得跳脚,李毅却没事人般,稳重而淡定的站着,背负着双手,看着那些民工。

        钱多靠近了李毅,低声道:“毅少,对方人多,你先闪吧!我能抵挡一阵!”

        李毅摇摇头:“凡事不要总想着靠武力去解决!”

        钱多扯了扯嘴角,心想对方来势汹汹,摆明车马是来打架的,你不靠武力去解决,还能等着公安局来人当救火员?

        眼见对方越来越近,钟达慌道:“我去报警!”

        李毅叫道:“钟叔,且慢!莫急,莫急,办法总比困难多嘛!”

        钱多的嘴角又扯了扯,他跟着李毅以来,听得最多的就是这句话:“莫急,莫急,办法总比困难多嘛!”下了乡如此,在镇上也是如此,一遇到问题,李毅就会呵呵笑着,摆出这么一句来。还别说,每次的困难都叫他给摆平了!

        可是,这次还能让他这个书生手指轻挥,就能摆平这千军万马吗?

        钱多双目精光暴涨,浑身散发出一种逼人的杀气。今天就算拼却自己的小命,也要护得李毅周全!庶不负老首长的重托!

        工棚办公室里,康家父子正站在窗前,吸着香烟,看着外面精彩的表演。

        蓝T恤抹着额头的汗水,走了进来,谄媚的笑道:“康总,搞定了!”

        康平有些奇怪,不知道他使了什么手段,那么多的民工,居然听他的话,敢跑去打人!问道:“王力叔叔,你是怎么哄动那群乡巴佬的?”

        王力笑道:“雕虫小技!”

        康柏林也有些好奇:“是不是每人发了十块钱?”

        王力嘿嘿笑道:“使钱那就落了下乘!”

        康平问道:“王力叔叔,你就说说呗,我也学着点。”

        王力笑道:“我跑过去,跟他们说,那边来了一个包工头,带了一帮子人马,来抢我们的饭碗了!他们开的工钱低,大老板打算全部辞了你们,聘请他们的人来工作!你们看着办吧!”

        康柏林哈哈一笑:“请将不如激将!就算给他们每人一百块,也抵不过这丢饭碗的威胁大啊!好主意!平儿,你学到了没有?你王叔这种手段,那才叫高明!像你那种什么美人计啊,捉奸在床啊,都是小儿科了!”

        康平也笑道:“王力叔叔这招借刀杀人,的确使用得炉火纯青啊!小侄受教了!”

        王力得意的笑了笑,随即谦虚的道:“我这两下子,还不都是跟康总学的,康总大仁大义,不屑使用罢了!我们做下属的,就没那么多的顾忌。总要想着为康总分忧不是?”

        康柏林满意的点点头,心情大好,摸出烟盒来,发了一支烟给王力:“王力啊,你跟着我也有些年头了。我现在准备好好培养平儿,麻烦你上上心,帮我多教教他。”

        王力道:“请康总放心,我一定会的!”

        康柏林指了指外面:“那我们就看这一出好戏吧!唔,被民工挡住了视线,看不清楚了,要不我们出去瞧瞧热闹?”

        王力道:“好啊!康总请。”

        几个人出门往李毅那边走去。

        民工们已经接近李毅。为首的大包工头喝问道:“就是你来砸我们的场子吧?敢抢我们的饭碗,我们就要把你的吃饭家伙都给打烂了!”

        他身后的民工们起哄道:“牛哥,跟他废啥话啊!直接揍扁他就行了!”

        钱多脚步一移,站到了李毅前面,双脚不丁不八往那里一站,双拳紧握,一股刚烈之气就散发出来。他乌黑脸膛,一双白眸精光闪烁,盯住谁,谁就偏过头去,不敢直视。

        李毅还是一脸的平静,一听那牛哥的话,就知道那康家父子使了什么诡计,当下心念电转,已然思索出了对策。

        他伸手一拉,想把钱多拉开,不料钱多竟似生了根般,李毅一这扯居然没扯动他。心想这黑炭头脚底功夫当真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