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四十九章 官谣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四十九章 官谣

    作品:《官路弯弯

        花小蕊没想到他竟也是个明白人,饶有趣味地看了李毅一眼,笑道:“哦,那你有什么想法吗?”

        唐剑瞪了一眼李毅,毫不掩饰眼里的妒忌,又看着花小蕊,问道:“你在政府部门也呆了一段时间,你觉得应该怎么做呢?”

        花小蕊笑道:“我先问你的哦,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唐剑点点头道:“那我就先说说?说得不对,你可不要笑我。我今天第一天上班,就听到了一首官谣,我觉得说得很在理!”

        这下连李毅也来了兴趣,问道:“什么官谣?”

        唐剑摇头晃脑的吟道:“才不在高,紧跟就行;学不在深,奉承则灵。这个衙门,唯我独尊。前当吹鼓手,后有马屁精。谈笑有心腹,往来无小兵。可以搞特权,结帮亲。无批评之刺耳,唯颂扬之谐音。青云能直上,随风显精神。公仆曰:‘升在其中’。”

        花自在正好进门,听到唐剑的高谈阔论,大笑道:“唐剑说得不错,就是这个理!见过世面的就是不同,还能把话儿编成歌来唱呢!”

        花小蕊笑道:“爸,那是诗呢!不懂就别装懂。”

        花自在道:“我是不懂,我也不想懂,你们聊吧。不过呢,这个要想升官,依我看啊,一定要有后台,背后没人啊,一切白搭。你们啊,得赶紧拜契爷,有了高官保护,你们还愁升不了?”

        唐剑拍手道:“叔叔说得对!”

        花自在见自己的意见得到认同,脸上大有得色:“我是没去从政,我要是去从政,起码能爬到县里去!”

        花小蕊揶揄道:“那你在厂子里,也没见你如何升职啊?”

        花自在白眼一翻:“我是技术工,现在不是评上了高级技工嘛?这就是我这行的最高级别了!你到我这个年纪,能达到你们那行的最高级别?做梦吧!”

        几个人哈哈大笑。

        花自在忽然问了一嘴:“李书记,你说说看,我说的在不在理?”

        李毅淡淡一笑:“在理!伯父说的在理!”

        唐剑张开的嘴巴还没合上,笑容就僵在了脸上,他站起身,指着李毅道:“李书记?镇委李书记?”

        花小蕊嬉笑道:“对啊,他就是你口中那个李书记!我的顶头上司!李毅同志。”

        李毅笑道:“我就是李毅,我们在涟水班车上见过面的,你不记得了?”

        唐剑一拍额头,笑道:“对啊!哎呀,李书记,你好,你好。真是失礼啊,你有眼不识泰山啊!”

        李毅指了指花自在:“你家泰山在那边呢!别乱认啊!”

        这一下,几个人都有些不自在了。花小蕊又塞了一瓣桔子给他吃:“李书记,你才别乱认泰山呢!”

        唐剑拘谨的站着,连话都不会说了。

        蔡雪琴道:“别挤兑唐剑了。唐剑,你坐啊。你家里几兄弟啊?”

        “三个。我排行老大呢!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弟弟考上大学了,妹妹还在读高中。”唐剑正襟坐了,双手规矩的放在双腿上,问道:“你们家就花小蕊一个女儿?”

        花小蕊笑道:“还有一个弟弟,在上高中。女儿嘛,只有我一个!所以呢,女婿也只能找一个!”

        唐剑想笑却不敢笑出声,心想今天的局势太过微妙,花小蕊同李毅的关系很暧昧啊!自己还是小心一些好,别一不小心就碰到了雷区。他毕竟是在外面当过兵的人,脑筋也还活泛,马上回避了这个敏感话题,问道:“我小妹也在上高中啊,你弟是在涟水一中吗?”

        花小蕊道:“是啊,读高二呢。”

        唐剑笑道:“巧啊,我弟弟也是,他们说不定还是同学呢!我小妹在183班。”

        花小蕊笑道:“还真巧了,他们真是一个班呢!”

        聊到弟妹身上,多了几分共同话题,这一来,刚才的尴尬很自然的化解开来。

        蔡雪琴向花自在挤了一下眼色,低声问道:“你觉得这伢子怎么样?”

        “女儿大了,她自己做主吧,终身大事,我们不要管太多。”花自在一边砍着鸡一边说。

        蔡雪琴择好了菜,从水缸里抓出一条雄鱼来,那鱼有三斤多重,活蹦乱跳的,张开大嘴拼命呼吸。

        蔡雪琴按住鱼身,用刀背在鱼头上猛击两下,那鱼就晕死过去。

        蔡雪琴一边剖鱼一边说道:“我看行!这伢子大方有礼,长相跟小花也般配,正好工作也在一起,多好啊!依我看,就定下来算了,我们也就不用瞎操心了。”

        “你能做女儿的主?”花自在斜了她一眼,低声道:“她那脾气,你还不知道?别看她温顺得像绵羊一样,犟起来,跟头牛差不多,还是先问过她吧。你没看她跟李书记那亲热劲!这像是普通同事关系吗?”

        蔡雪琴哎了一声:“这样下去可不行!等吃过饭,我要问问她。这么大个女孩子,也该有些矜持了!也该拿个主意了!”

        蔡雪琴又望了外厅里的两个男人一眼,越看心里越欢喜,乐呵呵地道:“你瞧瞧,这两个男人,跟我们小花多般配啊!简直就是金童玉女啊!随便哪一个,我都喜欢!”

        花自在笑道:“你这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爱!可惜的是,这事情,轮不到你做主!小花这丫头,个性强着呢!她现在铁定已经有主意了!”

        唐剑正跟李毅和花小蕊聊政府里的人和事。他看开了,心想自己只是来相亲的,又没跟人家姑娘发生什么,相亲不成,做个朋友也挺不错啊。这么一想,心里也就没了那个疙瘩,说话动作,渐渐恢复了正常。

        他说他对柳林镇的干部大有研究。为了从政,特意下了一番苦功,不知从哪里弄来了镇里领导干部的资料,进行了详细的研究,说起那些干部来,如数家珍,虽然素昧谋面,但说起来头头是道,对他们每个人的性格分析得**不离十。

        花小蕊听着他的宏论,不由得大是感慨,自己也算是一个小官迷了,为此还常挨李毅骂,要是唐剑这样的人,李毅还不定怎么看他呢?

        唐剑惊讶地道:“我说错了吗?金部长这个人心直口快,不该管人事,该去管政法!当然啦,这些事我也只是在这里说说,你们也就姑妄一听,千万别拿到政府里面去说啊!李书记,你不介意这些吧?”

        李毅笑道:“我也觉着新奇呢!继续说吧,我很想听听。”

        花小蕊微笑道:“你说得对,金部长这个人心直口快,心无城府,但他为人正直,人缘也好,任组织部长这么多年,从未得罪过人,这便是他的长处。换作他人,只怕很难做到这一点。我们看人,不能片面的。”

        唐剑点头道:“你说得对!所以我说嘛,一定要来找你请教请教,今天还真是来对了。花主任,李书记,你们什么时候再下乡,一定要到我家里去,我请你们吃乡里菜,我家养了一口大鱼塘,里面好多大鱼,特甜特鲜。”

        花小蕊道:“你还是叫我名字吧,花主任花主任的,把我叫老了。”

        唐剑笑道:“你本来就是主任嘛!你也算升得很快啊,进去才一个多月吧?就当了主任了。”

        花小蕊淡淡地道:“是副主任,多亏了李书记赏识,是他帮我争取的。”

        唐剑笑道:“李书记,我以后也跟着你干了,请你多提携。”

        李毅笑道:“你啊,就安心跟着胡所,好好干,会有出息的!”

        花自在走了过来:“来来来,摆桌子,开饭了!”

        唐剑马上起身道:“我来吧。”

        花小蕊道:“你坐,我来。”进到厨房去端菜。

        蔡雪琴逮着机会就问道:“怎么样?这小伙子不赖吧?快跟妈说说,你到底觉得唐剑怎么样?”

        花小蕊扁了扁嘴巴,冲她妈扮了个鬼脸:“不告诉你!”

        蔡雪琴指着她笑道:“小蹄子,你的心思,瞒不了我!你一定是觉得他还行吧?”

        “就是不告诉你!”花小蕊笑着出去。气得蔡雪琴在身后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令李毅意想不到的是,花自在和唐剑,居然都是酒坛高手,而他又是桌上唯一的领导,于是悲催了,两人轮流敬酒,把李毅灌了个酩酊大醉。

        早就听说过,要想下乡当领导,酒量牌品样样有!可惜了,李毅在这两方面都很欠缺,再一次倒在了酒桌上。

        花自在摇头叹道:“凡是好一点的官,都经不起酒精考验!小花,你扶李书记到屋里躺躺吧。”

        李毅忽然又醒了过来:“不,我还能走,你看,我还能走直线呢!”踉跄的走到门边,扶着门把手,伸手做了个拜拜的手势,就走出门去。

        花小蕊放下筷子追了上去:“爸,你们慢吃,我去送送李书记。”

        花小蕊扶着李毅,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弄回宿舍。

        洗了块毛巾,给他擦了擦脸和手,数落道:“李书记啊,不是我说你,你不能喝酒,就不要逞能!你看看你,这样酗酒,对你身体很有害的!”

        李毅躺在床上,迷糊中拉住了她的手,不让她离开,花小蕊挣了挣手,不想李毅更加用力,一拉就把她拉入怀中,一个翻身就将她压在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