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四十七章 花心定有何人捻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四十七章 花心定有何人捻

    作品:《官路弯弯

        床板很硬,木板上只垫了一床薄薄的凉席,这也是床主人腰背挺拔身形苗条的原因之一吧?

        李毅轻轻的把花小蕊放在床上。

        花小蕊仍然吊着他的脖子不放,娇小的身躯轻轻的颤动,像晨风中摇曳的花朵,本是无意的自我陶醉,却总能引起路人的驻足留连。

        李毅俯身,半压在她身上,两人额头贴着额头,胸部摩擦着胸部,呼吸着对方的气息,用自己的体温,温暖对方的身体。

        李毅下身的物理反应越发明显,**的杵在花小蕊柔软的小腹处,她不安却舒适的扭了扭身子,以一种更贴合的姿势迎合李毅的长度。

        李毅滚烫的舌头落在她娇艳欲滴的粉脸上,一寸一寸的亲吻着。

        花小蕊怕痒,娇咯咯的笑着,双手抱紧了李毅,喘息道:“李书记,你要上我吗?”

        李毅不说话,忙碌的他,根本腾不出嘴巴来浪费唇舌。

        花小蕊梦呓般的道:“我是个很专情的女人,你既然已经征服了我,我甘愿献上我的一切,包括我的第一次,可是,你一旦要了我的身子,我就会粘住你,一生一世!这一生你别想甩掉我!哪怕你死了,我也会追到黄泉路上和你手牵手!”

        李毅正在情浓时,一心只想着开垦更多的未知的美好土地,无论她说什么,他都嗯嗯嗯的附合。

        他伸手去解她的衣服扣子时,忽然清醒过来,身下的女人,可不是他的女朋友郭小玲!

        她刚才说的话,此刻也清晰的印上他的脑海。

        他的手僵住了,半晌没有动作。

        花小蕊轻轻抚摸他的头,主动的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调皮的笑道:“怎么了?我的胸脯太小,没兴趣了吗?”

        李毅坐起身子,捏捏她的脸蛋:“瞎想什么呢!我都差点把你那个了,你怎么不推开我啊!呵呵,小傻瓜。”

        花小蕊脸上闪过一抹忧郁,随即嘻嘻哈哈的笑道:“大过节的,你女朋友不在身边,我看你可怜,就给你一点安慰呗!你可不许想歪了!”

        李毅看着她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心里一阵发虚,心想这女孩,是真体贴我,怕我生气,假装不在乎呢,还是真的什么都不在乎,刚才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游戏?

        “你穿我爸的衣服实在不像样子,我去你宿舍帮你拿套衣服来吧!”

        花小蕊理了理凌乱的秀发,先把排骨放在火上炖了,笑道:“李书记,你就在我床上休息一下,我十分钟就能赶回来!排骨汤在灶上,你不用管,我回来再翻锅,来得及的。”拿了李毅的房门钥匙,走了出去。

        门关上的瞬间,花小蕊再也坚强不了,泪腺开了闸似的往外流泪水。她一路小跑着,一路抹着眼睛。

        李毅有些发怔,一切真就像做了一场春梦。

        他有些恨自己的无耻,既然想要她,又怕什么呢?真怕她缠着自己不放?

        不像个男人!当下打定主意:等她回来了,霸王硬上弓,也要把她给上了!不然,岂不白瞎重活一回?

        正自寻思呢,外面传来开门声,李毅笑着跳了起来,心想:“小花怎么这么快啊?”

        他还没出声呢,外面传来一个妇人的声音:“小花!小花!在不在家?不在家?那是谁开的门?”

        李毅哎唷一声,暗道要糟,多半是花小蕊的母亲回来了!

        李毅知道躲不过,干脆大大方方的走了出去,故意大声道:“小花,这么快就回来了,我的衣服呢?”

        外面屋里是个妇女,四十岁左右的年纪,模样跟花小蕊倒有几分相似,脸上满是疲惫,她打了个哈欠,这才看见李毅,被人割了一刀般,跳将起来,脸上疲态全无,高声尖叫道:“你?你是谁?怎么在我家?小偷?流氓?抢劫!”

        李毅连忙笑道:“您好,您是花小蕊的妈妈吧?我是小花的同事。”

        来者正是花小蕊的妈妈蔡雪琴,刚刚回来,听说是花小蕊的同事,一颗心落了地,四下一瞧,问道:“小花呢?”

        李毅道:“我不小心弄湿了衣服,她帮我回宿舍拿去了。”

        蔡雪琴一听这话,又警惕起来:“你刚才在我家睡?”

        李毅随口答道:“是啊,哦,就躺了一会儿。呵呵,小花说今天是端午节,硬叫我来吃棕子。咦,伯母,小花说你们中午不回来嘛?”

        蔡雪琴道:“厂里放了半天假。幸亏放了半天假,不然能发现你……”说着话,围着李毅转着圈,点点头道:“小花眼光不错,起码比我眼光要好。看着就比她爸周正。”

        正说着呢,门外传来一个男声:“又说我啥坏话呢?”

        却是花小蕊的爸爸花自在下班回来了,手里还提了很多菜,一进门,见到李毅,便疑惑地望着自己老婆,开始酝酿暴风雨。

        蔡雪琴瞪了他一眼,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说道:“想什么呢?这是你家女婿呢!刚才都跟你家女儿睡家里呢。”

        花自在嘿嘿一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便也围着李毅转起圈圈来,完了也点点头:“人模样还是不错,配得起小花,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李毅被他两夫妻当动物园宝贝看了半天,浑身不自在呢,便淡淡应道:“伯父,您好,我叫李毅,是小花的同事。伯母,你误会了,我没跟小花一起睡,我只是躺了一忽儿。”

        蔡雪琴道:“哦!听你这话的意思,是想说你对我家小花没兴趣?她哪点配不上你?你跟我摆道摆道。”

        李毅这下倒是无语了,要说他对人家女儿没兴趣,刚才偏偏还拉了人家小手,抱了人家身子亲了人家小嘴呢,要说花小蕊哪点配不上他,他还真说不上来。他既不能回答有兴趣,也不能回答没兴趣,只得讪讪笑了两声。

        蔡雪琴这下得意了:“说说吧,打算什么时候娶我家小花。准备多少彩礼。”

        李毅彻底被她打败了:“伯母,小花才多大点啊,谈婚论嫁,太早了点吧。”

        蔡雪琴道:“这有什么稀奇的,我嫁给她爸时,还只有十八岁呢。嗯,小伙子,李毅是吧?要是小花怀了孩子咋办?那可是一定要成亲的!还有啊,我跟你说,这个彩礼,现在柳林镇的行情是2000块钱,你可先要预备下了,别到时说没钱,没钱我可不答应送女儿过门的。”

        花自在倒了一杯茶,一口干了,抹了抹嘴道:“你少说两句会死啊?别吓着人家小李。”

        李毅像遇见知音一般,暗自感激花自在帮自己解了围,不料想他下一句便是:“两千块,你看哪家来了两千块,顶多也就一千五嘛。”

        李毅暴汗。

        两口子正为五百块吵着呢,花小蕊提着一袋子衣服进来,见到爸爸妈妈都在,叫了一声,把衣服递给李毅,道:“李书记,快去把衣服换了,小心感冒。”

        李毅马上拿了衣服进里间去了。

        花小蕊看了看灶上炖的排骨,这才问道:“爸,妈,你们怎么回来了?”

        蔡雪琴笑道:“我们不该回来吗?”

        花小蕊郁闷道:“我不是那意思嘛!”

        李毅换了衣服出来,跟花自在一边坐了。

        蔡雪琴拉着花小蕊的手,说道:“小花啊,你来评评理,我拉扯你这么大容易吗?我说要两千块钱的彩礼,你那死鬼老爸,愣要跟我争,说只要一千五就行了。”

        花小蕊脑袋嗡的一声响,妈妈不会为了两千块钱,将她的宝贝女儿给卖了吧?

        “什么两千块,一千五的?妈,什么彩礼啊?我听不懂。”

        蔡雪琴道:“是这样的,我刚才跟小李谈了谈,他说愿意娶你,我就说要两千块彩礼。你爸就说只要一千五。”

        花小蕊满脸羞红,望着李毅:“李书记,你真的这么说?”

        李毅啊啊两声,不知如何措词。

        花小蕊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对蔡雪琴道:“妈,你想到哪去了?这是我们镇新来的党委书记,李毅书记。我只是请他过来吃顿节日饭呢!你倒好,追着人家要彩礼钱去了。”

        花自在和蔡雪琴两口子张大了嘴,瞪大了眼睛,乖乖不得了,女儿居然跟镇委书记好上了。

        蔡雪琴马上眉开眼笑道:“那就不提彩礼钱,提钱多俗啊。小……李书记,您请坐,我给您泡茶。自在,你傻坐着干吗?没见过大官啊?快给人家李书记发烟啊!”

        李毅的旧裤兜里有一包烟,起身到洗手间里翻了出来,看了看,还好没湿,敬了一根给花自在,笑道:“伯父,你们都想歪了,我跟小花就是同事关系,今天的事嘛,真是赶巧了!其实,我有女朋友的,她在省城工作,南方晚报的记者。”

        花自在笑道:“李书记的事迹,我们都听说过了,呵呵,误会嘛,没事!说开就行了。”

        蔡雪琴也笑道:“对不起啊,李书记,我一时口快,胡言乱语了几句,你别介意啊。”

        李毅微笑道:“没事呢!”

        正在炒菜的花小蕊,轻轻咬了咬嘴唇,手一歪,锅铲猛烈的撞击到了锅底,发出一声清脆的大响,那声音十分尖锐刺耳,跟铁片划过玻璃似的,挠得人心里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