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四十六章 怀春的少女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四十六章 怀春的少女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觉得头皮有些发麻,那些街坊看他的眼神,都有些特殊的含义啊!

        他看向走在旁边的花小蕊。

        天真无邪的笑脸,青春活泼的体态,走起路来轻盈盈的,脚板底下像装了弹簧似的,每走一步,都很有活力的弹跳。身上的衣服虽然很廉价,但丝毫盖不住她发育完好的身材,规模不大但挺翘的胸部,细细的腰肢,无不显出少女的风韵。

        许久不曾床笫之欢的李毅,下面居然无耻的产生了物理反应!

        花家是两室一厅,厅里还搭了张床,供花小蕊的弟弟从学校回家时睡。屋里家具简朴,唯一的电器就是一台十四英寸的黑白电视机。房间里的东西虽然陈旧,但整个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

        花小蕊请李毅坐下,给他倒了一杯茶,端来一篮子棕子,摆了两碟瓜子花生,笑道:“李书记,你先用着,我去煮饭菜,很快就好。”

        李毅嗯了一声,拿起一只棕子剥了吃,这是一只红枣棕,李毅边吃边夸:“好吃!哟,这棕子里面居然放了两颗红枣呢!”

        花小蕊惊喜道:“真的吗?李书记,那两颗红枣真的被你吃到了?”

        李毅道:“一只棕子罢了,有什么说道?”

        花小蕊笑眯眯的道:“昨晚我们包棕子时,每只红枣棕里面,都只放了一颗红枣,只有其中一只棕子,我放了两颗!”

        李毅也笑了:“看来我运气还真好啊!”

        花小蕊脸上忽然飞上两朵红云,害羞的跑去做饭。

        李毅也没在意,继续吃他的棕子。他不知道,在当地,未婚姑娘在棕子里放两颗红枣,隐有求偶之意。要是被未婚男性吃到,表示两人很有缘分。

        果然,接下来一连吃了几只,都只吃到一颗红枣。

        李毅有些无聊,便到灶间看花小蕊做菜,见她在斩一块排骨,笑道:“小花,这么好的菜,是不是留着晚上吃啊?你爸妈回来,要是不见了排骨,多半要打你的屁股!”

        花小蕊白了他一眼,推他道:“哎呀,你快去外面坐着吧,一餐排骨我还是请得起的!”

        李毅嘿嘿一笑:“我帮你吧!”

        花小蕊笑道:“你还会做饭?”

        李毅摇头:“不会啊,不过,可以给你打打下手!”

        花小蕊道:“那你架好锅子吧!”

        李毅闻言,就拿了锅子放在灶上。

        花小蕊切好了排骨,拿去炒,对李毅道:“你去打碗水过来。”

        李毅笑道:“打水?我最拿手了!”从碗柜里拿了一只菜碗,听从花小蕊的指点,在一个水龙头下接了一碗水,端了过来。

        花小蕊右手炒菜,左手来接水碗,不想错了手,一碰李毅手中的碗,那碗就扣在了李毅身上,一碗水全倒在他衣服上,把他的衣服裤子淋了个湿透。

        花小蕊啊呀一声,连忙说道:“对不起,我帮你擦擦!”伸手在了身上抹了几下,笑道:“不行,要去洗洗换套衣服才行。小心感冒。”

        李毅无奈的应了一声,往洗手间走去。

        花小蕊道:“你等等,我去烧热水。”

        李毅道:“不必了,这么热的天,洗冷水才舒服。”

        花小蕊道:“哎呀,你拿什么换洗呢?嗯,我找套我爸的给你穿吧,就怕有点短。你先洗澡,我等会就帮你把衣服洗了。晾在外面,吹一晚上风就干了,我明早上班给你捎过去。”

        李毅道:“怎么好麻烦你来帮我洗衣服呢。我自己洗吧,以前我都是自己洗的。”

        花小蕊笑道:“李书记,你就甭客气了。”

        洗手间很窄,还兼着厕所的功能,也没有花洒,拿一只铝桶,放了一桶水,直接从头上淋下,一阵透心凉!

        舒服啊!

        墙壁上有一面镜子,李毅从镜子里欣赏着自己的身体,匀称,健美,颀长。

        花小蕊在外面喊道:“用我的香皂,粉色香皂盒里装的就是。李毅应了,拿香皂抹身子,洗手间里立时弥漫一股清香。

        李毅恶趣味的想:“花小蕊也是用这块香皂抹的身子?这算不算间接身体接触?”

        冲完凉,李毅叫道:“小花,给我递条浴巾。”

        花小蕊在外面道:“没有浴巾啊。”

        李毅道:“那你随便找个东西给我遮遮,不然我出不去了。”

        花小蕊羞怯一笑道:“外面只有我,你出来也不怕外人看见。”

        李毅真的拉了拉门,叫道:“我真的出来了。”

        花小蕊尖叫道:“别!我拿件爸爸的裤子给你穿下吧,只怕有点短。”

        李毅早知道这个花小蕊,有色心没色胆,看上去好像大方开朗,其实骨子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东方小玉女。

        不一会,门缝中伸进来一只纤白的小手,李毅没来由的一阵悸动,一把抓住那只柔润的小手,重重的揉搓着,呼吸慢慢重了起来。

        良久,小手的主人在外面轻轻地呻吟了一声:“李书记,要我进来吗?”

        李毅暗叫一声惭愧,拿了她手上的裤子,松了她的手:“你等一下。”

        李毅穿好裤子,一时却不敢出去,下面撑得就像一座小山似的,过了好一阵,老躲着也不是个办法,只得双手挡着,走了出去。

        花小蕊就站在他面前,捂住嘴巴,指了指他下面的房子,嬉笑道:“李书记,你耍流氓了!”

        李毅不敢看她绯红的脸,飞快的走过去,想拿她手里的衣服穿,不想走得急了,呯一声撞上了。

        花小蕊惊叫一声,抬起脸,扑闪着大大的双眼,看着李毅。

        她的眼睛里纯净得没有一丝杂质,洁白无暇的脸蛋,乌黑的头发,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青春!

        李毅心里某根弦突然被触动,动情的将花小蕊紧紧拥在怀中。

        怀中的玉人儿,轻轻的颤栗,一股期待已久的幸福感将她淹没,它没来临时,她是如此热切的盼望,为此,她曾好几个夜晚都不能安稳地入睡。

        然而,当它就在眼前,就在她身边时,她反而有些不敢去触碰了。

        她一动也不敢动,任凭那个朝思暮想的男人,将她娇小的身体,紧紧地拥抱,他的力度是那么地大,似乎恨不能将她揉碎了,又恨不能将她整个儿囫囵吞下去。

        她感受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和坚硬无比的下身,慢慢的,她身体也生出一股热力,也想他快点将自己揉碎了,吞下去。

        两人紧紧地抱着。花小蕊想,时间就此停住吧,就让这个男人一直抱着我,一直抱到老,一直抱到死。

        李毅松开软绵绵的花小蕊,笑道:“我想到了一些往事,情不自禁了。你不会怪我吧。”

        花小蕊见他没有更进一步的意思,紧绷的心弦突的放松了,长长吁了口气,又带点失望的情绪道:“怎么会呢。刚才,我心里,是很高兴的。只是,我不懂怎么做好。你不会不高兴吧?”

        李毅摸了摸她滚烫的脸蛋,轻声道:“傻瓜!”

        花小蕊低下头道:“我是个傻瓜,一个没有痛没人爱的傻瓜!”

        李毅再次拥她入怀:“傻瓜!”低下头,在她额头轻轻亲了一下。

        花小蕊的呼吸渐渐变得急促,她喃喃的道:“李书记,你要亲我吗?”

        李毅低下头,怀里的女孩,呼吸急促紊乱,胸口一起一伏,透过衣领,隐约可见两个半球状的雪白胸肌。

        李毅凑近她的嘴唇,她呼出的热气,散发着一种撩人的香气,这是异性相吸的气息。

        “小花!”李毅轻轻呼唤了一声。

        “嗯?”花小蕊有些意乱情迷,身子软软的,倒靠在李毅胸前,仰着头,等着李毅的亲吻:“李书记,这是我的初吻呢!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她小小的嘴唇,因为身体的燥热,发干发红,她伸出柔软的舌头,轻轻的沿着唇沿舔了一圈。

        少女的体香,阵阵袭入李毅的鼻子。她就像一个刚刚成熟的苹果,在沾着清晨露水的枝头,以一种含苞待放的方式,迎接红日的照耀,是那般的羞涩迷人,勾引得李毅再也忍俊不禁,猛的低头,噙住了那小小的舌尖。

        “唔!”花小蕊娇媚的身子,像没有骨头似的软化在李毅的怀抱,急促的呼吸,双手紧紧的箍住李毅的腰。

        她还不知道怎么样表达自己的爱,也不知道怎么样迎合男人的宠爱。

        她只是用她的温柔,用她的顺受,来接受男人的激吻,还有那双上下摸索不肯歇停的粗大双手!

        “李书记,你要跟我凹凸吗?”花小蕊说话的声音,带着轻轻的颤音,她的手吊住了李毅的脖子,踮起脚后跟,在李毅的耳边亲亲呢喃。

        李毅从鼻子里重重的嗯了一声,抱起她往里屋走去。

        “这边,这是我的房间,我昨天才换的床单,很干净。”花小蕊被李毅横抱在怀里,紧张和兴奋的感觉弥漫了她娇弱的身子。

        一切都像是这个怀春的少女事先设计好了的!

        多么可爱的人儿啊!

        李毅更加兴奋了!

        这个美好的青春的女孩,这个像一朵清晨蓓蕾般美丽可人的女孩,早就为今天做好了准备,只等着他这个李书记来采撷!

        最是动情处,玉体横陈夜。

        他深深的亲了她一口,急性的走进房间。

        房间里只有一张老旧的木桌,一个衣柜,还有一张老式的木床,床不大,只有一米五,但睡两个人,却是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