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四十三章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四十三章

    作品:《官路弯弯

        房门一拉开,桑榆就拼了命的往外面跑,候大宝上前抱住了他,见黄头发们愣头愣脑的站在门口还不走,怒道:“娘希匹的,关门啊!”

        钱多那黑炭一般的身子一闪就出现在门口,浑身散发着一股冷凛的杀气。

        钱多身子一进来,就把房门轻轻带上。

        几个混子情不自禁的后退着,望向钱多的眼睛里,写满了害怕和恐惧。

        常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刀子挨得多,眼神就犀利,他们一眼就看出来,这个黑炭头不简单!只有那种沾过血腥的人,才能散发出这种让他们感觉到害怕的气息。

        候大宝认得钱多,怒道:“又是你这黑家伙!”

        上次在涟水相遇,他的最力助手刚子,被钱多打了,当时没感觉到什么,后来竟然吐血,躺到医院去了!其它几个打手也不同程度的受了伤,所以他才找了这几个货色做临时跟班。

        他们当然不会明白,刚子再勇猛,练的毕竟是外功,肌肉再发达,筋骨再强壮,也是**的强大,面对钱多这种内外双修的真功夫,就好像鸡蛋碰石头了。

        没想到,冤家路窄,又相遇了!

        “上啊!蠢材!”候大宝有些慌,早知道就不支开那些厂里的保安了。不过,仗着这里是厂区,他有所倚靠,还是不怕事,指挥手下们去打人。

        黄头发们刚一动手,钱多动得比他们还快,三下五除二,就将那几个人放倒在地,然后冷冷的注视着候大宝,候大宝道:“你别得意!这里是我候家的地盘!容不得你胡来!”

        钱多一指桑榆:“放开那个女孩!”

        候大宝一手卡住桑榆的喉咙,一手指着钱多:“你别过来,你过来我就掐死她!”

        钱多冷笑着摇摇头:“你掐死她,抵命和坐牢的都是你,我为什么不敢过去?”

        桑榆认出钱多来,这个黑炭头,一直像影子般坐在李毅身边,就连李毅去上洗手间,他也尾随而去,然后又悄没声息的提前回来!

        她刚才见识到了钱多超人般的打架功夫,心里又是惊骇又带着三分喜悦,喜悦的是这人闯进来,必定是李毅派他来救自己的,惊骇的是,自己得罪了那个李毅,这后果只怕也很严重哦!

        然而,此刻,她被候大宝紧紧锁住了喉咙,说不出话来,憋得一张俏脸涨成了绯红,双眼慌乱无助的看着钱多。

        钱多看着桑榆的眼睛,铁石般的心肠竟也软化了一下,他的目光忽然爆射出两道寒光,就要冲上前去!

        但是,他想到了李毅的嘱咐,知道李毅想要借这件事情,来完成一个布局!

        小不忍则乱大谋!

        地上那几个混混满地打滚的呻吟。

        外面走过几个巡夜的保安,这几个人事先得到了候大宝的吩咐,不敢进门,只是促狭的躲在门口偷听了一会儿,听到里面传来男人高亢的呻吟声和女人压抑住的喘不过气来的呼吸声,几个人流露出会心的荡笑,嘿嘿笑着走远了。

        正好有几个工人经过,疑惑的往这里凑热闹,被这几个保安连打带吓的赶走了。

        屋里,钱多就算一尊石像般站在门口,候大宝则挟持着桑榆,挤在一处角落里。双方就这么对峙着。

        一种无形的压力,扑面而来,候大宝粗大的喉咙,渐感呼吸急促,他喊道:“喂,黑脸包公,我给你钱,你放过我,行不行?随便你开价!”

        钱多嘿嘿笑道:“十亿你有吗?”

        候大宝恨得牙根痒痒,偏生发作不得,他想大声喊叫,引来外面人的注意,谁知道刚张开嘴巴,啪的一声,一个异物飞了过来,不偏不倚,正好塞在他嘴里。

        一股浓浓的脚臭味传进鼻端,目光一扫,就看到地上黄头发脚上少了一只祙子。

        钱多冷笑道:“你最好别乱动!别,千万别取那只祙子!你要相信我,你一定会后悔的!”

        候大宝喔喔的摇着头,伸手去扯嘴里的祙子。

        钱多的身子飞快的欺近,双手一动,就将候大宝的那只胳膊给缷了。

        候大宝痛得额头冒汗,不敢再乱动。

        钱多嘿嘿笑道:“就保持这个姿势不要动!嗯!很好!”

        桑榆不懂钱多的用意了,要说他是来救自己的吧,完全有能力救走自己,但他却不管不顾了!这算怎么回事?

        她使劲的一扳候大宝的手,想要逃脱,钱多却对她做了个“停止”的手势,说道:“莫急,再等等!别动!”

        桑榆真的不敢动了。眼前这个魔鬼一般的男人,让她感到恐惧之余,也十分的信任他。她相信,对方并不是不想救自己,只是别有所图。

        屋里暂时形成了这种诡异的形景。

        厂外,李毅追上胡继昌,跟他密谋了一下。

        “胡所,你马上召集派出所的人前来!把阵势拉大!警报拉响!”

        “呵呵,李书记,你今晚要大闹柳钢啊?”

        “去!你当我是孙猴子呢?”李毅道:“快去吧!大闹就大闹一场!是时候敲山震虎了!”

        “得令!”胡继昌嘿嘿一笑,跑去安排。

        李毅看到陆致邦等人正在前面不远处,跟人谈话,摸不准他们今晚回不回省城,心想这么大的势,不借白不借!借了不白借。马上走了过去,喊道:“陆省长好,杨市长好,各位领导好!各位难得来柳林一趟,就让我这个地主做个东,请各位领导赏脸吃个宵夜吧。”

        陆致邦哈哈笑道:“李毅同志!不行啰,我刚接到省里来电,有要紧事必须马上赶回去。你这餐饭啊,我先记下了!改日再来讨回!”

        杨烈也道:“那我也先记下吧!呵呵!”

        候长贵道:“陆省长,杨市长,这看看,我们真是招待不周啊!你们难得来视察一次工作,这么快又要走了。”

        陆致邦道:“柳林是个好地方啊!山清水秀,人杰地灵!只要有机会,我还会再来的!”

        李毅笑道:“我们柳林镇领导班子,欢迎陆省长来检查工作!”

        陆致邦挥挥手道:“好啦,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走啰!”

        他的司机早就将车子开到了旁边,其它领导的车子一溜排在后边。

        陆省长没留下来,他们也有样学样,都以工作繁忙为借口离开。

        李毅瞅了瞅通往镇上的马路,那边还没有动静,胡继昌这家伙!动作怎么这么慢啊!领导们都走了,这戏唱起来就没味道了!

        眼珠一转,李毅呵呵笑着,上前两步,主动的帮陆致邦拉开了车门。看得陆致邦的秘书愣住了,郁闷不已:这个荣誉,原本是属于他的啊!居然被这个年轻的镇委书记给抢走了风头!看向李毅的眼神里,就带上了火药味。

        李毅才不管这个秘书的感受和反应,他现在一门心思只想留下陆致邦。

        陆致邦微笑着拍拍李毅的肩膀:“李毅,不错!唔,上次小俊的事,还没多谢你啊!”

        李毅知道他说的是上次在香江大酒店的事情,那天他也算是饶过了陆俊一次吧。

        当然,他私心里并不想饶过陆俊那混蛋,但是,他要的就是现在这个效果!他那个人情和脸面,不是卖给陆俊,而是卖给了陆致邦!

        比起政治上可能获得的利益和支持,个人暂时的一点得失,反而显得微不足道。

        这也是一个成熟的政客所应该具备的。

        陆致邦显然看明白了这一点,就算他看明白了,他也必须落入李毅的局中,因为李毅确实卖了他一个天大的人情和面子!

        那天他领了陆俊回到家里,啪的掴了儿子一个耳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训了他一个狗血淋头!陆俊虽然不服气,但在老子的威严下,半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将满腔仇愤,全记在了李毅头上。

        李毅笑道:“陆省长客气了,我们柳林镇以后到省里跑项目拉资金的日子还多着呢,呵呵,到时候,还请陆省长笔下容情,多批我们柳林一点好项目,我们柳林人民就感恩戴德了!”

        此刻,陆致邦在心里暗叹:“生子当如李毅啊!我那不成器的混小子,白瞎了我一番苦心啊!”

        “呵呵!李毅同志啊!只要是我职责范围之内,政策充许之下,我自然会适当的偏向你们柳林。”陆致邦鹰眼如钩,看着李毅,这话软硬适中,既承诺了李毅,会还他这个人情,又给李毅敲了一棒子:你别太过分!

        李毅嘿嘿一笑。

        “呜呜——”警笛声响了起来,胡继昌那边三轮很拉风的开了过来,后面还跟着几个将单车踩得跟飞也似的民警。

        李毅目的达到,故意讶道:“怎么回事?柳钢出事故了?”

        陆致邦果然来了兴趣,本来要坐进车子的身子又站直了,看了看警笛方向。

        胡继昌的边三轮飞快的窜了过来。

        李毅喊道:“胡所长,怎么回事?你没看到这么多省市领导都在呢!你开辆破车子鬼吼什么?吓着了领导你负得起这个责吗?”

        胡继昌哎哟一声,跳将下来,十万火急的道:“李书记,你们都在哩!各位领导好!我是柳林镇派出所所长胡继昌,刚才接到报警,说柳钢厂里发生了一起恶性强暴未婚女性案件,据知情人透露,强暴犯是柳钢厂领导的儿子,我们现在正在出警,请领导指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