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四十章 老子就是流氓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四十章 老子就是流氓

    作品:《官路弯弯

        花小蕊道:“我没见过,听说他当了七八年厂长了,以前还有单独的书记管着,前任书记调走后,就由他兼了厂党委书记,一直也没派人下来。”

        李毅哦了一声:“还有什么传闻,说来听听。”

        花小蕊笑道:“听说这个人做人不怎么地道,玩厂里的姑娘,从来不避嫌疑的,只要他看中了的人,不管人家是黄花大闺女,还是有夫之妇,都要搞上一搞,听人家说,他的固定情妇就有二十八个,分散住在省城、西州和涟水等地,他去哪里出差,都有得玩。还有个说法,就是每个情妇,每个月轮流去一次,正好每人分上一天,剩下来的日子,才是属于家里老婆的。

        李毅不由得好笑:“那二月份他老婆不就分不到了?”

        花小蕊笑道:“正是这个理呢!还有更邪门的,因为他情妇太多,他难得管理,所以就像军队上一样,将她们都编了号,还分成四个小组,每个小组有小组长,还选了一个后宫之主,听说是名牌大学管理学硕士毕业生,有才有貌,负责管理整个后宫的财务和行政大权。”

        李毅前世也经常听说这种事情,也就不怎么惊讶。

        二十八个情妇,也并不算太多,听说过有上百个情妇的。

        还有某个官员,有五六十个情妇,这个官员之所以败露,就是因为情妇之间争风吃醋。因为情妇太多,照顾不过来,其中一个情妇,拿着事先拟定好的协议书,来讨要每个星期最少两次的性关系,但这个官员因为太忙,根本无法满足她,最后,这个情妇竟然向法院起诉,告发这个官员,理由是他不遵守合同。

        想起这个事情,李毅就不由得一阵发笑。

        花小蕊也掩嘴笑道:“好笑吧?这人也真厉害啊,这么多的情妇,都快赶上古代的王爷了吧?”

        李毅摇头道:“姓候的这还不算什么。”笑着说了刚才想到的那个事情。

        花小蕊吃惊地道:“世上竟然有这种事?真正是无奇不有呢!”忽然调皮地一笑,促狭地打量着李毅,看得李毅心里发毛,问道:“怎么了?”

        花小蕊嬉笑道:“我在想咧,如果某一天,我也作了某人的情妇,一定也要签份情人合同,规定一个星期也得陪几次才行。嘻嘻,想想也挺好玩儿的哦!”

        李毅用手指着她道:“真不知道你的小脑瓜子里,在想些什么!说你不懂事吧,你偏偏什么都懂一点,说你懂事吧,偏又是个长不大的小丫头!你这么漂亮可爱,将来一定会有个好归宿的!别胡思乱想了。”

        花小蕊吐吐舌头,偏着脑袋,大眼睛滴溜溜乱转。

        柳钢厂门口的岗卫显然认得镇政府这辆老爷车,一见它们到来,就开启路障放行。

        大门上扯起了红绸,挂起了红灯笼,热烈欢迎各级领导莅临检查工作的红条,竖立在大门两边,喜庆热闹的氛围十分浓郁。

        门口的迎宾牌上,指示着晚会的方向,是在柳钢大礼堂。

        花小蕊以前来过柳钢,对路径比较熟悉,指点着钱多,七拐八拐的,找到了礼堂。

        礼堂是一幢两层建筑,很大气,很雄伟,符合柳钢这种大厂的风格。

        礼堂外面的停车场上,已经停满了各种小车和摩托车,更多的是乱停乱放的自行车。

        钱多好不容易找到个车位,正要倒车进去。

        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响过,一辆锃黑发亮的宝马车来了一个极限漂移,像只蛤蟆般窜了进去,一个急刹车,车子稳稳的停在车位内,车身与两边的车辆,差点就来了个亲密接触。

        李毅看到这一幕,皱眉道:“这开车的,真不要命了,哪里有这样停车的!”

        钱多苦笑道:“怨不得他嚣张,他开的可是宝马车呢!要是咱这车,就是有那个技术,也不敢那样玩!”

        宝马车的车门打开,走出来三个男子。

        其中一个被巨大蛤蟆墨镜遮盖了半边脸的男子,伸出手来,拍在吉普车的车前盖上,冲着车里竖了竖中指,浑身抖了抖,又比划了一个表示“干”的行为动作。

        钱多正准备另找车位,看到这一幕,恨不得一脚踩下油门,将那小子给直接报废掉!可当他看清那人的样子,嘴角浮起一抹冷笑,回头道:“李书记,冤家路窄啊。”

        李毅也认出那人来,跟花小蕊相视一笑。

        嘿嘿,真个不是怨家不聚头,老熟人了!

        花小蕊轻轻道:“是候大宝!”她在涟水县遭到过候大宝的调戏,心里一直记恨,当下恨得牙根痒痒的。

        候大宝抬脚要走,忽然间看到吉普车里坐着的花小蕊,略一思索,凑了上来。

        车窗正好没关,候大宝瞅着花小蕊,嘻嘻笑道:“美女,很眼熟啊!我们在哪里见过吧?是不是哪天我们开过房?”

        花小蕊俏脸如冰,冰冷地道:“流氓!”

        候大宝一摸下巴,涎皮赖脸地笑道:“对对对,老子就是流氓,而且是很大的流氓,专门让美女开心的流氓,你看看,我就说认识吧,一口就喊出我的名字了!”

        看着那张丑陋的脸,花小蕊直欲作呕,别过脸去,厌恶地道:“滚开!”

        候大宝继续嬉皮笑脸:“好啊,美女叫我滚,那是我的荣幸啊!我一定马不停蹄地滚,我对你的爱有多远,我就滚多远,好不好?只是,我对你的爱,只有负的十厘米哦,要不,我现在就滚进去?”

        钱多作势推门,要下车教训教训这个不长眼的小子。

        李毅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冲动。

        花小蕊抑制住怒火,这种人你越拿他当回事,他反而越得意,当下眼珠一转,扑哧笑道:“这么说来,你的那东西也就十厘米啊?怎么我见过的都比你的长啊,我还以为,是个男人就有那么长呢!这么说吧,起码要有二十厘米,才够得上追我的资格!你啊,快回去抻抻,抻长了再来找我,乖哦,小弟弟!”

        李毅正要出声相助,没想到花小蕊居然说出这么一句经典话来,当即笑得弯下腰去。

        连一向不苟言笑的钱多也嘿嘿的笑了。

        候大宝气得七窍生烟,羞愧得无地自容,他指着花小蕊,狂暴地道:“小婊子,给我滚下来,老子现在就要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男人!”

        李毅推开车门,冷冷的道:“你是不是男人,还需要别人来看来证明吗?要不,我给你诊断瞧瞧?”

        候大宝这才见到李毅,骇了一跳,退了两步,色厉内茬地叫道:“你,怎么在这里?”

        李毅掸掸衣服上的灰尘,淡淡笑道:“你老爸下了帖子,请我来的啊,怎么,你爸爸他居然没通知你?”

        候大宝呛了一下,但他心里着实忌惮李毅,尤其是见到随后下车的钱多,他心里更是打一个突,狠狠地撂下一句:“等着瞧!”带着两个手下向礼堂走去。

        一个跟班低声道:“候少,那女的不就是在涟水那回,撞了你的那位吗?”

        候大宝恍然大悟:“对对,就是这臭婊子,哼,叫几个弟兄,搞搞她!动不了那姓李的,动动这小美人儿,没人敢管我吧?娘希匹的,把我的刚子都打废了!”跟班点头应了,马上就跑去安排。

        周厚健一行人正好刚到礼堂门口,他们看到刚才那一幕,一猜测就知道大概是起了冲突。

        周厚健心里嘿嘿冷笑:“李毅啊李毅,你仗着有点背景,就敢在柳林横着走,哼哼,别忘了人上有人,天外有天,就让你去踢踢这块铁板吧!”

        心里是这般想,脸上却堆着真诚的笑,走到李毅身边,问道:“怎么回事?候大宝没为难你们吧?”

        李毅笑道:“没事。我们走吧。”

        周厚健嘿嘿笑道:“这个候大宝,有名的愣头青,做事从不计较后果,李书记,你也不必怕他,不就一个二世祖吗!还敢把我们怎么样?惹急了,叫胡所长来拘了他!”

        他这话明着是帮李毅说话,实则是撺掇李毅去跟候大宝掐架,借候大宝这条地头蛇的刀,来杀杀李毅这条强龙的威风。

        李毅假装不知他心思,还装作很感动的样子,同他聊了几句,感谢他的关心。心里却在开骂:“老狐狸!想挑拨离间啊!”

        只不过,李毅跟候大宝的梁子,早就结深了,周厚健不知而己,他若是知晓,必定从中煽风点火,推动两者之间的对抗。

        礼堂门口,跟钻石夜总会的迎宾一般,两边各站着八位高佻的美女,穿着鲜艳的旗袍,脸上带着职业的甜笑,一齐躬身喊:“欢迎,请进!”

        进口处还设有一个签到处,一个礼仪小姐引导着他们到了桌子前,说道:“请贵客签到,签到后,我们有精美礼品赠送。”

        李毅问道:“我们是来开会的,凭什么得礼物啊?”

        礼仪小姐笑道:“一看就知道,先生是第一次来我们柳钢参加庆祝大会吧?这是我们柳钢的优良传统,凡遇大型庆典,所有与会者都会得到一份丰厚的礼品。”

        周厚健就笑道:“是啊,李书记,是有这个规矩呢!反正是他们出钱,不要白不要嘛!”

        李毅问道:“哦,那倒也是!送的什么好东西啊?不会是一串螺母,或者是两根钢条吧?”

        礼仪小姐被李毅逗乐了:“先生真会开玩笑,我们柳钢可是全国著名的大型企业,怎么可能那么小气呢?就说这次吧,这次的礼品,是每人一袋棕子,这不端午节快到了吗?还有啊,每人一条白沙烟,一袋苹果,还有一只纪念水杯。”

        李毅摸摸鼻子,看看礼堂里黑压压的一片人头,礼堂很大,分上下两层,这是用来召开职工大会的,座位自然不会少,起码坐得下几千人!拿起笔签下自己的名字,一边暗笑:“柳钢还真大气啊!看来,这竹杠梆梆响,还有得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