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三十九章 官场地如履薄冰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三十九章 官场地如履薄冰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道:“什么人这么厉害?设了这么一个局,还能事先料到我们会进行司法鉴定比对?就算料到这一步,还不算神,他还能料到我们会找倪力去帮忙取头发?这也未免太不可思议了!”

        胡继昌道:“我接触过很多刑事案件,有很多犯罪嫌疑人,就有这种推算能力!当然了,他们也会想到各种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比如说,李书记你那天在中巴车上没有挺身而出,放走了倪力,他们还会安排另一个人来,然后无意中把那个证词透露给我们,再把那个证据给我们!有了这个证据,我们自然会想到去做司法鉴定。而要去做这个鉴定,嫌疑人的头发或血液是必不可少的。就算我们不找倪力帮忙,他们也会安排好其它的巧遇或者情节,让我们落入他们的圈套。”

        李毅叹道:“听你这么一说,这个设局者,真是个聪明人啊!”

        胡继昌道:“犯罪分子,十之**都是聪明人,不过,嘿嘿,大都是自作聪明,他们装得越聪明,露出的马脚就越多!就像今天吧,如果倪力这小子不表演挨揍这出戏,我还真怀疑不到他身上去!”

        李毅问道:“在事实真相查明之前,我们也难说吴书记和史书记就是清白的。我看,先这样吧,既然他们给我们设了套,我们就顺着他这个套,来一个反攻!”

        胡继昌道:“李书记有什么想法?”

        李毅道:“鉴定还是要做。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比对是肯定能对上的!因为倪力拿给我们的,绝对是真凶的头发!不然,他们就达不到误导我们的目的!”

        胡继昌道:“嗯,这点是肯定的。这个结果出来后,我们还是找不到真凶啊!”

        李毅道:“倪力的供词虽然有部分是假的,但是,他也给我们提供了不少有用的线索。第一,凶手有两个人!第二,这两个人跟周坤很熟,起码能指使得动他。第三,这个人针对吴书记和史书记,不是有仇,就必有所图!”

        胡继昌一边思索一边说道:“还可以分析出一些东西,那桩杀人案,肯定就发生在我们柳林镇或者周边,还有一点,这个凶手,还知道李书记的一些事情,知道利用你来对付吴书记和史书记!不对,这件事还可以反过来看,这个凶手是不是想利用吴书记和史书记,来对付你呢?”

        李毅听到这里,心里一震!

        对啊,自己怎么没想到这一点!自己出于义愤和公义,既然碰上了这摊子事情,就肯定会管,只要一伸手,就必然得罪吴清源和史国柱!

        司法鉴定结果出来后,如果捅到省公安厅,省公安厅必定会展开调查,也会再一次进行司法鉴定,结果可想而知,吴清源和史国柱在这件案子中,是清白的!

        那么,李毅就会落下一个诬告上司之罪!就算李家出面保住李毅不受处罚,出于各种考虑,李毅都会被调离柳林镇!

        头一次担任一把手,就出现这种事情,这对一个政治新星来说,其打击力绝对是导弹级别的!背上这么一个名声,以后哪个还敢跟他搭档,哪个上司还敢信任他?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官场中人,时日久了,哪个敢打包票,说自己没沾一星半点荤腥?哪个不怕举报诬陷?

        而且,这么一搅和,不管吴清源和史国柱是否清白,只要这事情一传开,无风都要起三尺浪的官场,必定风言风语,对吴史两人的官场前途,必定大有影响!

        如此一来,设局人可以收到一石数鸟之计!

        李毅沉思着,想象着各种可能性,手心里不禁捏了一把冷汗!

        官场之地,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李毅缓缓说道:“胡所,必须抓紧时间。鉴定还是要做!以备以后之用。周坤先派可靠之人盯着,必要时进行抓捕!这件事务须保密!除了必要之人,不要再让外人得知!”

        胡继昌道:“说句老实话,现在所里那几个人,我都不太信任!那都是周坤在位时培养的走狗!”

        李毅听他爆了粗口,想来情况的确不容乐观,笑道:“好办,我跟吕局商量一下,叫他给咱们柳林派出所换换血!”马上就拿起电话,当着胡继昌的面,给吕治新打了电话,寒暄几句后,就说了派出所的情况。

        吕治新笑道:“这个好办。手底下没几个可使用的人,还真难做成事!这样吧,正好有一批转业军人,我想想办法,安排几个到你们那里,原先那几个,我换调到别处去。”

        李毅呵呵笑道:“那就多谢吕局了!吕局,还有个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如果真要采取行动,县局的支持是必不可少的。史国柱被牵涉其中,不适合参与进来,而且,史国柱这家伙,李毅看他忒不顺眼,不管这次他屁股干不干净,李毅都决定要搞他一搞,要是能借这个东风,将吕冶新给扶了正,那自己在涟水这块地方,又多了一大臂助!

        当下就把了解到的案情给吕治新说了一下,果然,吕治新敏感的意识到了,这是一个良机!他听完后,只说了一句:“李书记,我懂了!我知道怎么做。”

        李毅笑了笑,就挂了电话。

        胡继昌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当上这个所长,是托了李毅的洪福,猜测到李毅上头有人,但却不知道是哪个人,此刻李毅丝毫不避嫌疑的当他面打电话,说得还是十分隐秘之事,顿时有被引为知已之感!心头对李毅更多了三分感激。

        李毅当他面打这通电话,用意也正在此!他要让胡继昌明白,跟着李书记走,你不会吃亏!

        如果下属看不到光明的前景,哪个愿意跟着你?

        哪怕你只是给他们画了一张大大的饼,他们也会望着这张饼忙得不亦乐乎,忙得精神百倍!

        “胡所,吕局说了,过两天就派人来,呵呵,这样吧,等人来了后,我们再去省城做鉴定!”

        “好!多谢李书记对我工作上的支持。”

        “嘿,咱们是好哥们,不整那虚的!”李毅淡淡一笑,同他握了握手。

        第二天,是柳钢四十周年庆典晚会,李毅等镇政府工作人员,都被邀请出席。

        柳钢在柳林镇区的东北面,挨近涟水县城,离西州市区也只有四十分钟车程。地理位置十分微妙。距离镇区,大概有三里路,步行需要十几分钟,坐车的话,两三分钟就到了。

        这是一片很大的工业园区,它有独立的柳钢医院、柳钢子弟小学、子弟中学,有独立的生活小区,一万多名职工,加上数万职工家属,形成一个相对独立的生活圈子。

        这个厂区比柳林镇区还要大,还要繁华。

        柳钢在柳林的地位很超然,它虽然在柳林境内,却并不属于柳林镇政府管辖,论行政级别,它比镇政府甚至县政府都要高,所以,县镇一级的官员,根本管不到它。

        但如果它出了什么事,柳林镇政府却负有主要职责,因为它就在你们柳林镜内啊。也难怪周厚健拿它当太上皇供着,这就是尊神啊,得罪不起。

        这么大的厂区,四五万人集居,社会治安是个大问题,历年以来,治安刑事案件,层出不穷,厂里虽然有自己的安保部门,但人浮于事,甚至是蛇鼠一窝,沆瀣一气,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偷盗,抢劫,强暴之事,时有发生。

        镇派出所的力量也很有限,加之对厂区执法阻挠颇多,困难重重,就算有心想管,也起不到震慑犯罪的作用。

        犯罪分子最猖獗的时期,就是几年前,那个时候,厂里人员混杂,很多不三不四之人,勾结外面的流氓地痞,有组织的进行偷盗抢劫,厂里原料成品大幅度损失,甚至连运输车辆,都时时被打劫。

        情况日渐严重,终于引起市领导的高度重视,市公安局联合武警和驻军,进行了一次突击严打,一举端掉了数个犯罪团伙,十分有力地打击了犯罪份子的嚣张气焰,这几年才有了比较平安的局面。

        虽然没有了大股黑社会势力团伙,但流窜作案犯罪事件还是时有发生。

        在利益面前,总有人铤而走险,以身试法。柳林镇的治安,从来就没有消停过,以致民怨沸腾。前任党委书记,就是因此被调走,据说这也是周厚健从中使了黑手所致。

        但治安问题始终也是周厚健最头疼的第一难题,虽然挤走了书记,可他也没落下好,治安问题不解决,上级对柳林镇领导班子,就没有好眼相看。

        周厚健现在对李毅客气了许多,镇里那辆老吉普,他现在轻易不用,偶尔用用,也会事先知会李毅一声。

        今天晚上,李毅本想叫周厚健一起坐车去柳钢,却被告知,周镇长已经和其它委员们先去了。

        钱多开着车,花小蕊和李毅坐在后座。

        李毅嘿嘿一笑,说道:“今晚就能见识到候爷的真容了吧?小花,你见那候长贵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