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二十三章 你真不懂?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二十三章 你真不懂?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重病的消息,不知怎么的传遍了高山村,朴实的村民们,提着家里产的果子和吃食,来村卫生所探望。还有人熬了浓浓的鸡汤端了过来。

        李毅已经醒转,身子虽然还很弱,但神智清醒。

        他好言谢绝了众乡亲的礼物。但乡村们都不肯,村民代表说了:“李书记,你是为我们高山村累倒的!这是我们的一点小心意,你要是不肯收,我们就不回去!”

        李毅道:“乡亲们的好意,我心领了。我是柳林镇的党委书记,所做的事情,都是工作需要,是我应该做的。这样吧,现在还没有出成绩,等你们真的发家致富那一天,你们再送我水果鸡汤,我保证全部收下!好不好?现在呢,我知道大家都不宽裕,东西都拿回去给家里的娃娃吃吧!你们再不走,那我就回镇里去了!”

        花小蕊连忙挥手,劝着众人出去。

        李毅问道:“小花,青蛙的死因查明白了没有?”

        花小蕊笑道:“你现在是病人,你就安心养病,工作上的事,自有人处理。”

        李毅厉声道:“花小蕊同志!我在问你话呢!请如实回答!”

        花小蕊头一遭见他发火,吓了一跳,老实的回答:“没有呢!”

        李毅抬起手腕,一把扯下身上的输液针管,往外就走:“你看看你,好好的人,不去工作,就知道守在这里偷懒!”

        花小蕊挨了骂,却不觉得是受了委屈,李毅能骂你,证明他还看重你!她犟脾气上来,伸手一拦,挡住李毅,嘴角一扁道:“你当自己是铁打的啊!柳林镇不只你一个干部!离了你,柳林镇还是柳林镇!”

        梁针娥听到这边的吵闹声,走了过来,一见李毅自己拔了针头,喊道:“李书记,这可不行哇!你快坐好,我给你重新输液。”

        李毅道:“多谢医生了。我好啦。花小蕊同志,请帮我结一下医药费!我去生态混合种养场了。”说着大步而出。

        梁针娥拿出一根棉签,对花小蕊道:“快去,李书记的手上还渗血呢!”

        花小蕊嗯了一声,接过棉签追了上去。

        李毅听到后面的脚步声,驻足回头说道:“花小蕊同志,我再跟你说一次,在工作问题上,你没有权力安排我!”

        花小蕊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拉着他的手道:“你看都出血了!”拿棉签帮他按住针口。

        李毅语气一缓道:“小花,柳林镇没有我,还是柳林镇,但是,我要让柳林镇因为有了我,而大大的变样!你相信吗?”

        花小蕊点头道:“我相信。可是,你也得有个健康的身体,才能为柳林人民谋福利吧?”

        李毅看着小姑娘受了委屈后的伤心样子,心里不忍,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好啦,不许生气哦!”

        花小蕊扭了扭头:“我才懒得治气呢!身体是你的,不是我的!”想想这话有些暧昧,便红了脸低下头。

        李毅接过棉签来自己按住,说道:“快走吧!”

        生态混合种植场,田新勇和十几个村民正围着打转转。

        田新勇一脸的疲惫,双目赤红,很显然昨夜一宿没睡。

        有人见到李毅,喊了一嗓子:“李书记来了!”

        田新勇三步并作两步,跑将过来,迎上李毅道:“李书记,你怎么就来了?多休息两天啊!你放心,这里有我。”

        李毅右手一摆:“别整虚的,情况如何?”

        田新勇耷拉了脑袋道:“不容乐观,昨天晚上又死了三十几只,这样下去,用不了好久,这青蛙就会死光光了!我们的钱就全打了水漂了!”

        李毅拍拍他的肩膀:“莫急。办法总比困难多!这两天我发高烧,迷糊中想到了一种可能,我现在就去证实一下。”

        李毅打开场子的软帘门,钻了进去,捡起几只死青蛙,仔细的看了看,说道:“马上送回镇兽医站,叫他们立即检查!唔,我也跟着回去一趟吧,镇里的事务也该处理一下了。”

        镇里的事务,李毅下乡之前,都做了妥善安排,但有些事情和文件,是必须要他这个镇委书记来签字处理的。

        把死青蛙送到兽医站,李毅就回了镇府大院。

        办公楼里,很多人堵在那里,熙熙攘攘的。

        李毅认得这些人,都是各村里的村干部,眉毛一皱,走过去,高声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呢?嗯?”

        那些村干部看到李毅,都有些理屈,不敢上前,停止了叫嚷。

        李毅指着前面的一个中年男人道:“马建军,你过来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马建军没想到李毅仅见过他一面,就记得他的名字,硬着头皮上前道:“李书记,我们是来找周镇长要资金的!周镇长答应了我们,要给我们资金搞养植!”

        李毅哦了一声:“那你们堵在这里算怎么回事?”

        马建军道:“周镇长连着几天都不露面了!我们只好在这里堵他啰!”

        李毅心里一沉,暗道周厚健为什么要躲着他们?市里和县里的补助款,我是一分钱也没用,全部都留着呢,要等试点成功后,再用这笔钱来进行全镇推广用的。这个老周,不会把这笔款子给挪用了吧?

        李毅噔噔走到镇府办,问里面的人:“周镇长呢?”

        “李书记,周镇长不在,我们也不知道。”

        “周雷主任呢?”

        “周主任也不在。”

        李毅生气道:“你们这些人,成天在忙活些什么?镇长和主任去了哪里都不晓得,要是出了突发情况,你们上哪里去喊人?”

        办公室的人委屈的道:“李书记,他们都是当官的,他们不说,我们哪里敢问啊!”

        李毅哼了一声,来到党委办,问王湘凤道:“王主任,知道周镇长和周雷主任去哪了?”

        王湘凤摇头道:“不晓得啊。”

        李毅转身就走。王湘凤却又跟了出来,低声道:“李书记,慢点走。”

        李毅回头道:“怎么了?”

        王湘凤瞅瞅左右没人,这才低声道:“李书记,我好像听说,周镇长他们去了冬瓜村。”

        李毅道:“你知道?刚才为什么不说?”

        “李书记,你真不懂?”

        “懂什么懂?你说话能不能别拐弯抹角的?周镇长下村,这很正常啊。”

        王湘凤一脸的笑意:“李书记,周镇长他们下村,可不是为了工作,是去那个了。”

        “哪个啊?”

        “就是那个啊!”王湘凤毕竟是个大姑娘家,不好明说,只是用两只大拇指勾弯着比划了几下。

        李毅明白过来,皱眉道:“这都什么破事啊,喂,你怎么知道的?”

        王湘凤笑道:“这又不是什么秘密啊!镇里的办事员,哪个不清楚?就周镇长他们,自以为做得隐秘,人不知鬼不觉呢!哼!”

        李毅汗了一个,道:“没根没据的事,别乱宣扬!去忙吧。”

        王湘凤笑了一声,道:“李书记,周镇长和周主任这几天老往冬瓜村跑!在我们工作人员这里,早就不是秘密了。嗯,对了,胡所长找过你,好像有什么急事。”

        李毅嗯了一声,转身往副镇长吴财办公室走去。

        吴财正在抽烟喝茶看报纸,见到李毅进来,连忙丢下报纸,喊了一声:“李书记,你回来了!”

        李毅道:“试点出了点事,我回来找兽医站的同志帮个忙,顺便回来看看,唔,外面那么多的村干部,挤在走廊里,你知道吗?”

        吴财请李毅坐下,苦笑道:“我知道,他们来找过我了,都叫我发钱给他们,说是周镇长答应他们的。”

        李毅嗯了一声:“是不是种养款?你发下去了吗?”

        吴财叹了一声:“李书记,不瞒你说,镇政府的财政,现在就跟我的名字一样,无财!”

        李毅讶道:“钱呢?”

        吴财起身看了看外面,低声道:“李书记,你不知道?”

        李毅郁闷了一把,心想自己这才离开多久啊,这镇机关的人就个个神经兮兮的了。摇了摇头:“什么事啊?”

        吴财道:“周镇长没跟你汇报?”

        李毅耳朵根一扯,淡淡的道:“周镇长是一镇之长,一般事情他可都可以做主,遇到大事情,还有党委会做决议呢!”

        吴财苦笑道:“这事嘛,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不过,你既然是书记,又问到了我,那我要是不说,就有些对不住人了。财政上的钱,都被周镇长拿去用了!”

        李毅一惊:“其它委员知道吗?”

        吴财摇头道:“多半不知情。在李书记你来柳林镇之前,财政一支笔,镇长说了算!合镇上下,没人敢多嘴的。”

        李毅问:“知道拿去做什么用了吗?”

        吴财道:“收购冬瓜村的保温杯厂!”

        李毅只去过一次冬瓜村,听说过保温杯厂的大名,但了解得不多,就问了问保温杯厂的情况。

        吴财道:“保温杯厂是现任厂长罗东魁从另外一个人手里买过去的。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

        李毅问道:“这个罗东魁是什么来头?”

        吴财道:“咱们柳林有名的混混头,手下打手成群。听说这姓罗的是西州阿酷的手下。”

        李毅再一次听到阿酷的名头,皱紧眉头问:“是不是地上双虎其中之一的阿酷?”

        吴财讶道:“李书记,你才来柳林,就知道那家伙的名头了?真不简单!”

        也不知道他那句“真不简单”是说李毅呢还是说那个阿酷。

        李毅道:“外面的人怎么打发呢?”

        吴财耸耸肩膀,无力的叹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