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十章 能耐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十章 能耐

    作品:《官路弯弯

        有人故意大声议论道:“这个年轻人,就在电机上画了一条线,袁总就答应给他两百万!真是疯了!”

        李毅听到了,回答道:“我划一条线,只收一块钱,但我知道在哪里划钱,就要收两百万了!”顿了顿,又说道:“这就是技术带来的财富!你们都要努力学习!”

        王湘凤捅了捅花小蕊的腰:“小花,你说李书记懂这个吗?”

        花小蕊摇头道:“我拿不准。不过,我听说了,李书记是南大中文系毕业的,中文系应该不开设制钢设备课吧?”

        王湘凤一脸“汗”的表情,指了指那个日本小妞,悄声道:“待会李书记要是输了,要从那日本娘们的胯下钻过去,这叫他以后还怎么见人啦?”

        花小蕊露出一脸苦笑,右手凌空切了一刀:“只有一个办法,把在场的所有知情人都咔嚓了!”

        王湘凤一脸被你打败了的表情。

        电机的外壳被打开,不想里面并不是机芯,还有一层坚固的壳包裹着,这层壳看上去就跟一个鸡蛋壳一般,完整无缝!

        技术员们傻眼了!

        他们干了一辈子技术工作,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机芯。

        日本人得意的哈哈大笑:“我早说过了,你们国家都没有人能修好它!只有我们才有打开它的技术!”

        袁国平低下头摸了摸,又敲了敲,满脸的惊讶:“4mm的薄板!这种高强度的薄板材,我们国内都没有厂家能生产!”

        日本人更加肆无忌惮地发笑:“所以说,你们打不开它!你们的焊接技术,根本无法进行这种薄板材的烧焊!一个不小心,就会烧坏里面的零部件!”说完,看着李毅,猥琐的指了指日方女翻译的下面。

        李毅淡淡地道:“哦?真的吗?拿焊机来!”

        这次马上就有人拿来了焊机和防护面罩。

        李毅微微闭了闭眼,焊接这门技术,他在前世练得炉火纯青,但毕竟太久没有试过手了,不知道还有没有手感。箭在弦上,容不得他多想,也没有时间去试验,拿起焊机。

        焊机接通电之后,李毅装好焊条,一个深呼吸之后,毅然蹲下身子,全神贯注在那个精致的机械制品上。

        他在心里对自己说:“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一道耀眼的刺目的强光,伴随着“滋滋”的声响,燃烧的焊条,像一把火焰之刃,神奇地划过光滑可鉴的薄钢板。

        “哇!”全场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一条笔直的开口出现在电机的外壳上,就像一把锋利的刀,飞速地划过洁白的水豆腐,只留下一个隐约可见的切口,整齐划一!

        就连花小蕊和王湘凤这两个门外汉,也看得出其中的功力与劲道!

        “啪啪啪!”

        车间里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几个老焊工们,激动得热泪盈眶,这么神奇的焊接技术,他们还是第二次开眼界啊!

        第一次,还是去德国考察学习期间,看到人家的技术员卖弄似的表演过!

        李毅取开薄板外壳,指着里面一个控制面板道:“这里有根线烧断了!另外,这个电容器如果能找到相配匹的话,就换一个。这个你们会做吧?”

        几个打下手的高工连忙点头:“会!我们这就抢修!”

        十分钟后,李毅再次施展神技,将薄板重新焊接好。

        几个工人将笨重的外壳装好,接通电源,请袁国平去试机。

        袁国平看了李毅一眼,李毅笑着点头:“袁总,尽管开机!”

        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机子,生产线的工人各就各位,随着袁国平喊了一声:“开机啰!”热压薄板生产线再度正常启动,运转自如!

        几个日本人不可置信的看着李毅,那傻样,就跟脑袋被门夹了似的。

        袁国平哈哈大笑着,握紧了李毅的手:“李书记,多亏有你啊!你真是神人啊!我们柳钢应该重谢你啊。”

        “袁总,真的要谢我,就请兑现承诺吧!”李毅嘿嘿一笑。

        袁国平道:“这个自然,这个自然!”

        “哦!小日本鬼子要开溜了!”人群中起哄了。

        几个日本人本想趁人不注意,悄悄溜走,却被工人们用人墙给挡了回来。

        李毅讥笑道:“不守信用,向来是他们这个民族的专利!”

        他说的是日语,那几个日本人听了,都涨红了脸,女翻译连忙躹躬道:“对不起,我们来得匆忙,没带那么多钱。请先生多多包涵!”

        李毅哈哈笑道:“没带钱?这好办啊,你们人在这,还怕没钱吗?这样吧,你们几个人就留下来,在柳钢打工挣钱,啥时挣够了钱,啥时走人,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那个课长恼道:“我们是国际友人,是来援助你们的,你们没有权力扣押我们的人身自由,我会通过领事馆,向你们的政府提起涉外诉讼!”

        李毅冷笑道:“你以为我怕你吗?不想打工也可以,我也不会太过为难你们,只要你们学狗叫,从这门口爬出去,五十万美金,一分钱都不用你们出!”

        课长脸都白了,李毅本想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这些日本人肯定不会答应。

        不料想他们只商量了几秒钟,就达成了共识:“一言为定!”

        于是,一片汪汪声在车间里此起彼伏的响起,几个日本人双手着地,快速地从门口爬了出去!

        “哈哈哈!”工人们暴发出撼人心魄的舒畅大笑。

        ……※※※※※※※※※※※※※※※柳林的山山水水,在李毅的脚底下变得熟悉而多情。

        为了柳林镇的发展,李毅做了为期一个半月的大考察。用双脚丈量柳林镇的每一片土地,用心去感受一人一物带来的感动。

        花小蕊做为他的通讯员,一直当成小跟班,跟着他走乡串村。

        袁国平很够朋友,答应在两百万之外,另外送五十条石椅给柳林镇政府,并且很快就安排工人给造好了。

        镇上的老街区和新街区,人流比较集中的几条街,门面房的屋檐下,公共设施的旁边,都摆放了一条条石椅,前来赶集的人们,不用再酸着腿打发一天的时间,也不用为了找个干净地儿坐坐而被人赶走挖苦。

        这件事情很小,却让李毅这个新扎书记得到了民心。

        一般来说,普通老百姓对官场中事并不热衷,哪个当了书记,哪个当了镇长,与他们的生活发生不了半毛钱关系。他们的衣食住行,跟那个大院子里的干部们,也没有交集的地方。

        然而,一条条的石椅,改变了这个局面,不知怎么传出去的,大伙儿都晓得了,这些石椅是新来的小李书记摆放的。

        虽然那些石椅上刻着柳钢的大名,但老百姓却只记住了那个素未谋面的小李书记,只念着他的好。

        随着李毅的深入走访,村民们对这个小李书记,从抽象的想象变成了实在的面对面。

        李毅用一天一个建制村的速度,对全镇四十五个村子进行了一个基本的了解和摸查,与当地的村干部、党员和村民代表进行了谈话和交流。

        镇委书记亲自下村走访,在柳林镇的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以往的镇干部们,除非必要,很少下村,有时间就去搓麻将或者打牌,反正工作安排下去了,下次自有村干部去做,至于做成什么样,落实得好不好,他们并不太关心,只要上面不查,那就鸟事没有。

        村民们感到稀奇的同时,对这个总是微微含笑,双眉微皱的年轻书记,寄予了厚望,希望他能给这个世代务农的小镇,带来一些神奇的改变。

        这个希望,同样也藏在花小蕊的芳心里。

        那个上午,那个和风丽日的上午,她拍着手,看着那几个日本人爬出门口的时候,就被这个小李书记深深的迷恋住了。就像这个时代的女孩子都在迷恋港台歌星一样,这个女孩却迷恋上了她的上司。

        她相信,李毅长达一个半月的长访,必定会酝酿出巨大的神奇的能量,这股力量一旦爆发,就会像仙人的手指一点之下,灵气遍布柳林,所经之处,无不鸟语花香,土肥地沃,人人笑逐颜开,个个荷包饱满!

        镇政府只有一辆破旧的吉普车,按常规,这辆车应该由李毅使用,但李毅却并没有占用,除了必要的远行或上县城外,他都是跟花小蕊踩着自行车,走村串户。

        两辆二八自行车,清脆的铃声,附带着花小蕊清脆的笑声,一串又一串,散落在柳林的乡村小路上。

        这也成了田间地头的农民小憩时候遥望的一道风景。

        李毅的理想,却是要让这些看风景的人,变得更加富裕,能走到世界名胜风景区去看风景。

        随着走访的深入,他的执念也就越来越深,想法也日趁成熟。

        周厚健有些拿不准这个新来的书记了,要说他是个愣头青吧,刚来的那场党委会上的表现,足以让每个小瞧他的人汗颜。要说他有意争权耍横吧,偏偏啥事也不管,整天带着一个小妹子往乡里跑,两人各骑一辆单车,有说有笑的,看上去跟大学里的情侣差不离。

        但是,这个小李书记在党委会上的承诺,他真的做到了。他说要摆放一些石椅,就真的摆上了石椅,还不让镇里财政出一分钱!

        能耐啊!

        他究竟是个什么意思呢?

        对手不出招,他这个地头蛇反而有些落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