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九章 涨价了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九章 涨价了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和袁国平说着话,往车间走去。

        袁国平指着前面一处厂房道:“李先生,你看,由你设计的新一代CCPP机组,正在建设当中,明年就可以投入使用。有了这套机组,我们厂每年产生的效益,至少可以提高1%!”

        李毅道:“袁总,100个亿,就能多产生1个亿的经济效益啊!我真是亏大发了!钻石当大白菜卖了!”

        提起往事,袁国平也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当时也是上面下了死命令,这套技术必须弄到手里,不问过程,只问结果!我们也是逼疯了,才出此下招,李先生,真是对不住啊!”

        李毅道:“我现在是柳林镇党委书记,现在镇财政是小葱拌豆腐,一青二白啊!说句不怕丢脸的话,我这次来,是找袁总哭穷要钱来了!还请袁总多多支持地方建设啊!”

        袁国平一听说是来要钱的,脸色有些变化:“李先生,哦,不,该称呼李书记了,李书记,这地方建设,自有财政拨款,我们工厂那是按时纳税,从不拖欠,你们缺钱,应该找上级部门啊!这钱的事,我们挨不着边边啊!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李毅知道这钱没这么轻易到手,笑道:“袁总要说理的话,我们先来掰扯掰扯CCPP机组成套技术的事……”

        “别说了,我怕了你了,李书记,这样吧,多了我也难做主,五万块以内,我当场批复。”袁国平连连摇手,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王湘凤和花小蕊相视一喜,心想李书记的面子真好使,一开口就能白得五万块,这在以前的柳林,那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啊!

        在这个工资都是两三百的年代,五万块啊,够做多少事情了!

        不料李毅冷笑道:“袁总,你这是打发叫花子呢?五万块?我拿去干什么?我们柳林镇近十万人口,平均下去,每人才五毛钱呢!”

        王湘凤和花小蕊都捏了把汗,心想这个李书记真是年少不更事,有了好处,你就拿呗,不拿白不拿,你要较真起来,人家不给你了,你能怎么着啊?五毛钱也够买好几根冰棍吃呢!

        “李书记,没办法啊,我能批的幅度只有这么多。”袁国平一副无动于衷的表情。

        “不行!你要这样的话,后续的技术支持,你们就休想再来问我!”李毅斩钉截铁地道。

        “那你需要多少?”袁国平想了想,问道。

        “十块!柳林镇十万人,按人头算,每人十块就行。”李毅把两只手十个指头一翻,比划着,呵呵笑道:“这个数,不算多吧?搁你们柳钢身上,那是九牛一毛啊,只怕还不够你们一个月的接待费吧?”

        “什么,一百万?”袁国平跳了起来,摇手道:“不行,不行!这怎么可能呢!”

        王湘凤和花小蕊咬牙切齿地想,这个小李书记啊,只怕要坏事!他也真敢张嘴,一百万啊!真把人家当冤大头呢?

        说着话,已经到了生产车间。

        一群人正围着一台热压薄板生产线,生产设备部的人正和人大声的争论。

        对方说的是日语,双方的翻译一直快速的直译。

        只听了一会,李毅就弄明白怎么回事了。

        热压薄板生产线突然瘫痪,厂里的技术维修人员搞不定了,喊来了日本的专家,专家诊断过后,认定是电力机组坏掉了,维修费用加上差旅费和零件费,一共要花50万美金。

        厂里的设备部以为,机器还在厂方承诺的保修范围之内,己方不应该支付任何费用。

        日方则认为,电力机组是由于中方操作人员操作不当引起,不在承保范围之内,不给钱,就不给修!而且,价钱还没得商量。

        双方争执不下,几个年轻气盛的工人捋起工衣袖口,吼叫着要揍那丫的日本人。

        袁国平走过去,大声道:“吵什么?吵架能解决问题吗?”

        日方来了五个人,四个是技术人员,都是清一色的中年男性,唯一的女性,也是日方的翻译,二十几岁年纪,穿着职业套裙,双手交叉放在身前做鹌鹑状,就算面对中方工人的拳头威胁,仍然是一副谦卑有礼的表情,微躬着身子,脸上的微笑比前台那个花瓶还要职业。

        李毅看到日本女人,邪恶地联想到AV界的诸多明星,诚如大师所言,看到这女人的手,就能联想到她剥光了趴在床上婉转承欢的骚样。

        李毅走过去,仔细查看了一番损坏的机器,轻松地笑道:“袁总,我要是能修好,你给我多少钱?”

        袁国平怔愣之后,随即哈哈大笑道:“对啊!我怎么把你给忘了!李书记,只要你能帮我们修好这机子,一百万就一百万,不成问题。”

        “对不起,我涨价了。”李毅拍了拍手上的灰,微笑着伸出两根手指头,说道:“两百万了。”

        花小蕊几乎失声尖叫,这个小李书记,莫非真疯了不成?什么东西,涨得这么快啊!

        李毅笑道:“就算是两百万,也不及日方开价的一半。而且,这钱你们不白出,我们镇政府打算在镇区街道上打一些石椅,专为赶集的农民休息之用。我会在每条石椅上面,都刻上你们柳钢的大名!这既是善举,也是一笔无形的资产!我相信袁总不会拒绝。”

        袁国平嘟囔道:“几条石椅,用不着这么贵吧?”

        “袁总,你不会只赞助我几条石椅吧?”李毅呵呵一笑。

        几个日本人在一边交头接耳,听那个女的翻译李毅他们的对话。

        这时,女翻译对李毅轻轻躹了一躬:“先生,我们课长说,他不相信你们国家有人会修这种机器!不管你们怎么演戏,我们的价格都是不变的。你们可以考虑清楚再行回复。”

        拷!当我跟柳钢的人一起串通演戏压价呢?

        李毅冷笑道:“我愿意跟你们课长打个赌,如果我修好了这机器,你们爬着出去!”

        女翻译脸色一变,叽哩咕噜地翻译给课长听。

        课长勃然大怒,神情激愤,指手划脚的哇哇大叫:“支那猪,你要是修不好,你从我胯下钻过去,不,你从她胯下钻过去!你要修好了,我不但爬着出去,我还给你五十万美金!”

        李毅剑眉直竖,冷冷的逼视着那个课长,用日语回敬了一句:“小鬼子,准备你的美金吧!”

        袁国平愕然道:“李书记,你还会说日语?”

        李毅撇了撇嘴道:“那种小玩意,我不屑说而已。”

        “李书记,只要你能修好,别说两百万,便是五百万,我也做主了!”袁国平也有些激动地道,他心里对这些日本人早就恨透了,买了他们几个鸟机器,毛病不断,维修费用还贼高。

        李毅点头道:“我不贪,两百万就够了。”望了那个又胖又矮的课长一眼,又道:“再加上他们的五十万美金,够我们柳林发家致富了!”

        花小蕊和王湘凤没有见识过李毅的本事,此刻都是捏了一把汗!

        李毅的赌注有点大啊,押的是一个男人的尊严!

        再往大了说,那是一个民族的尊严!

        柳钢的高级工程师和技工们都在围观,此刻也是心情复杂,既希望李毅出彩的赢了日本人,又担心他会输得很惨。

        柳钢多少人才啊!留学归来的博士,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多如牛毛,一大帮子人挤在一起,为这台热压薄板机会诊,不眠不休地奋战了两天两夜,头发熬掉了一地,双目赤红,还是没能解决问题,最后还得请来日本工厂的原厂技工帮忙。

        这个小年轻,看上去像个学生伢子的小年轻,居然说得这般轻松?还打下如许赌注!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还是无聊找虐?

        几个年老的资深高工,过来劝解李毅:“年轻人,没必要这般作践自己,跟小鬼子治气,不值当!他们的机器,只有他们会修!这叫技术垄断,我们根本学不来,你就不要逞能了!”

        李毅道:“多谢前辈们的好意,请你们放心,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

        李毅说完,再一次仔细地检查了一遍机器,有八分把握之后,这才随手拿起一根粉笔,在一个机箱盖的右侧画了一条白白的直线,指着那里说道:“来几个技工,把这里拆了。”

        袁国平见没人动,就吼了一嗓子:“你们都是木头人啊?动手啊!”

        一个高级工程师小声道:“袁总,这可是电机核心,日方有言在先,这东西不能拆。拆了要是修不好,日本人就放弃对全机的保修!而且,他们肯定会趁火打劫,会漫天要价的!”

        袁国平瞪了他一眼:“这里听我的,还是听你的?”

        “当然是听袁总的!”高级工程师背脊发凉。

        “给我动手啊!你大爷的!”袁国平一脚踢了过去。

        高级工程师马上跳着脚跑开了,挥手道:“动手!动手!”

        这一声喊,几个熟练的高级技工立即跑上前,在李毅的指挥下,小心翼翼地拆着机芯外壳。

        日本人得意洋洋地看着李毅他们的动作,既不阻拦,也不指点。

        轧钢车间里渐渐挤满了人,很多闻讯赶来的工人都往这里凑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