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八章 站队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八章 站队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指了指椅子:“坐吧,我正要找你谈谈。”

        王湘凤和花小蕊告辞离去。

        李毅掏出烟,递了根给方元成,笑着向他解释那些在后世十分普及的知识。

        “我也只能说个大概,真要搞这个东西,必须请专家来才行。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实地选址,选择一个村做试点,真正搞好了,搞活了,才能在全镇推广,这种事情,办好了,是项民生工程,办急了,那可就坑农了!”

        李毅侃侃而谈,把他知道的跟大棚有关的知识说了出来。两人喝茶抽烟,竟像多年的老友似的,方元成一时之间,竟忘记了眼前这个小李书记的年龄。

        听完之后,方元成愁眉苦脸地道:“钢架大棚,那太贵了,我们搞不起来。竹架大棚,倒是可以考虑,柳林山多,竹子多,篾匠也多,做那玩意估计不成问题,薄膜倒也好搞,县里就有一家薄膜厂,种子呢?技术呢?最重要的是,钱呢?算来算去,一个大棚搞成气候,起码也要花上几千块狠的,就算拿个村做试点,十个大棚总要搞吗?太少了就失去了试点的意义。加上人工费,再加上七七八八的花销,七八万怕是要的。”

        李毅点点头:“你算得不错,这个试点的钱,就由你去跑!你能跑下来多少钱,你就铺多大的摊子!事成了,功劳也是你的。”

        方元成心里一嘀咕,这小李书记,合着会算计得很呢,什么事他都是当中吆喝,跑腿干活的事,就指派下面的人。刚把两朵金花指使出去讨钱,这会又打发我去跑钱了。

        方元成抓了抓脑袋:“李书记,这个钱有些难弄啊!县里正大修西山水库,钱紧巴巴的,到处都卡紧了,根本要不到钱!”

        “办法总比困难多嘛!”李毅笑道:“回去多想想。”

        方元成应了一声,只得回去了。

        李毅嘿嘿一笑,这些基层干部,都懒散惯了,不摔打摔打,永远学不会担当,学不会开拓创新。

        李毅刚刚摊开一本文件,花小蕊又跑了进来,虚掩好门,神秘兮兮地道:“李书记,你知道外面都在传你啥子不?”

        李毅笑道:“传我什么啦?”

        “都说你厉害!连镇柳林都被你镇住了!”

        “镇柳林?我只听说过镇关西啊!”李毅哈哈大笑。

        “周镇长啊,人送外号镇柳林!”花小蕊眨了眨眼。

        “是吗?”李毅不置可否的一笑。

        花小蕊笑道:“李书记,你是新官上任,急需招徕一批自己人,我呢,正好还没站队,勉为其难的,就傍上你这棵大树算哒。”

        “站队?”李毅猛的抬头,看着她那张美好的无辜的脸。

        “是啊。他们都在说,柳林的干部,要重新站队了呢!”花小蕊就像一个录音机,在那边录完音,然后回到李毅这边播放。

        李毅心头一惊,心想这个小丫头,可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无知呢!

        花小蕊见李毅犹豫,以为是不同意她入伙呢,便压低了声音,凑在他耳边道:“大不了,我陪你睡觉,做你的情人,好不?”

        李毅被她一句话呛得不行。

        花小蕊连忙拍着他的背,道:“我说错话了么?”

        李毅见她满脸羞涩,刚虎起的脸,不由松了松:“刚才的话,谁教你说的?”

        花小蕊道:“没人教,办公室的同事,都这么说呢,说我们女孩子要想上进,就要领导多进。我以前可没对人说过这话,我只是见李书记人好,我才这么说的呢。”

        李毅最怕她是第二个谈静宜!

        他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很久,看得小女孩害羞的低下头去。

        李毅拍拍她的后脑勺:“你啊!我差点被你吓死,小小年纪,你看你都学坏了!满脑子的龌龊思想。”

        花小蕊虽然被骂了一顿,却比吃了蜜还甜,因为李毅言外之意,她听明白了,喜道:“李书记,你同意我入伙了?”

        李毅摇头道:“入什么伙,你以为是梁山好汉呢!”

        花小蕊点头道:“我明白了,这叫政治站队。”

        花小蕊的话倒让李毅产生了许多想法。自己的政治生涯,算是真正起步了。就像花小蕊说的,这个体制内,要想走得更高,都是要站队的,要入伙的。

        刚才党委会一散,方元成就跑了过来,其用意也是十分明显的!

        站队!

        李毅虽然赢得了一次党委会的胜利,但是赢得十分侥幸,也是事先的布局起到了奇效,打了周厚健一个措手不及。

        离真正的掌控全局,还离得远呢!

        现在的柳林,大部分的村级领导,头上还都顶着一个“周”字吧?

        ※※※※※※※※※※※※※※※柳钢的大气,从门口那对大石狮子就能看出来,不知道是谁的创意,在厂门口也摆一对石狮子,还整那么大一对!

        大门离厂区隔着一里多路,这也是大气的一种表现,好比古代的宫殿,你不走上半小时路,是见不到主子的。

        前台小姐秀美端庄,比起李毅封的那两朵柳林金花,形态体貌都要略胜一畴。

        她职业的微笑,甜美得腻人。职业的举止,职业的谈吐。

        整个就一职业花瓶。

        听说是柳林镇政府的人,她也没有表示出十分高兴或者不耐心的表情,热情的招呼着,然后用糯糯的萌音说道:“对不起,我们候总很忙,要见他的话,要预约排队。”

        花小蕊道:“喂,美女,你听清楚了,这位是我们柳林镇的党委书记!不是普通人。”

        花瓶笑道:“普通人的话,我就不会让你们排队了,直接喊保安请出去了。就算是市里来了局长,见我们候总也要排队等候。”

        花小蕊愣住了,显然不相信似的盯着那个花瓶。

        李毅问道:“那你们袁副总呢?我找他聊聊也行。”

        “见袁副总也要排队,不过不用等那么长,三天就够了!”花瓶微笑着回答。

        花小蕊嚷道:“你摆什么谱?一个副总要等三天?那候总呢?岂不是要等上半个月?”

        “差不多吧!”不管你是恼羞成怒,还是恨得牙痒,花瓶的职业微笑始终不变。

        李毅不想再跟她浪费表情,掏出电话,拔通了一个号码。

        “金秘书,你好。”

        “你是?”金铭先是愣住了,随即高兴地喊道:“李先生!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

        “我现在就在你们公司的前台这里……”李毅话没说完,里面传来金铭惊喜的叫声:“真的?你等我,我马上到!”

        “这丫头!”李毅无奈的看了看大哥大。

        几分钟后,一个穿着职业套裙的美女小跑着过来,高跟鞋在锃亮的地板上敲击出悦耳的音符。

        “李先生!你好!”金铭伸出右手,握住李毅的手,一脸的巧笑嫣然:“省城一别,许久不见了。你现在还好吧?”

        李毅笑道:“多承挂念,一如既往的好。”

        花小蕊在旁边看看李毅,又看看金铭,问道:“你们认识?”

        金铭点点头,看了花小蕊和王湘凤一眼:“李先生,这是你的两位秘书吗?”

        “唔,这是我的同事。”李毅哈哈一笑:“我今天前来,是想拜会袁总,不知道他有空没有?”

        “厂里出了点紧急情况,袁总去处理了,不过,我刚才已经打过电话给他,他说马上前来迎接李先生。”金铭语气十分恭敬地道。

        李毅嘿嘿一笑,瞥了花瓶一眼:“那可不敢当。我听这位小姐说,要见袁总的面,得先排上三天队才行哦!”

        花瓶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嘴角扯了扯。

        金铭瞪了花瓶一眼:“是吗?你不知道,这位李先生是我们柳钢的贵客吗?别说李先生亲自登门,便是一个电话相召,我相信袁总也会很乐意跑去相会的。”

        花瓶有些不相信,笑道:“金秘书,这位先生只是柳林镇的党委书记,不算太大官吧?袁总的官都比他大好几级呢!”

        金铭知道这女的是候总亲自选的,用意有些暧昧不明,能不得罪还是不得罪的好,当下不再理她,对李毅笑道:“李先生,你下次来,直接打我电话就行,我去接你。党委书记?怎么,你来我们柳林当官了?恭喜恭喜!”

        李毅笑道:“当官才知当官的难处啊,我今天来,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呢!……”

        李毅还没说完,门口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李先生!哎呀,贵客啊!怠慢了,莫怪,莫怪!”

        袁国平在属下的簇拥下走了过来,老远就伸出双手:“李先生,有失远迎啊!”

        李毅伸出手,跟他握了握:“袁总有公事在身,可不能为了我而耽搁正事啊!”

        袁国平叹气道:“一摊子烂事!从日本进口的一台机器,刚用一年半,就坏了,现在正在抢修,日本那边的技术员马上就到,我在那边等着呢。”

        李毅道:“那可是大事,袁总,要不这样吧,我们边走边谈,就到车间里去走走吧!我这次来,可是有事情请你帮忙呢!”

        “李先生帮了我们柳钢那么大的忙,只要袁某力所能及,概不推迟。那我们就边走边谈吧!”袁国平爽朗的大笑道。

        李毅点点头,回头对那个花瓶道:“小姐,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的笑容很假?跟画好了贴上去似的。”

        花瓶的笑容马上凝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