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四章 小李书记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四章 小李书记

    作品:《官路弯弯

        “嘭!”门被推开,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高大汉子走了进来,见到李毅和花小蕊坐在一起,嘿嘿一笑:“我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

        “你是?”李毅问道。

        “你就是新来的小李书记吧?”来人一副大大咧咧的表情,丝毫没注意李毅听到此话后的复杂表情。

        李毅淡淡应了一声:“我就是李毅。”

        “小李书记,我来向你汇报一下案情的进展情况!”来人大步进来,端起办公桌上的一杯茶,两口就灌了下去,喝完还惬意的抹了抹嘴:“我叫胡继昌,公安派出所副所长。”

        李毅笑着起身向他伸出手去。

        胡继昌张开大手,跟李毅握了握,看向花小蕊道:“这位女同志,麻烦你回避一下,我们要谈重要案件!”

        “喂!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要避开我来谈?”花小蕊不高兴地嚷嚷。

        “什么案子?轮不到你来问!”胡继昌脾气很冲。

        花小蕊娇瘦的身子嗖的站了起来,连珠炮似的发难:“喂,我忍你很久了。你懂不懂规矩?你懂不懂礼貌?你进门之前不会敲门吗?李书记是咱们柳林镇的一把手,你凭什么一口一个小李书记?‘小李书记’是你喊的吗?还有,你讲不讲卫生?刚才那杯茶,是李书记的,你进来就给喝了,谁知道你有没有乙肝之类的传染病?”

        胡继昌被说得一愣一愣的,伸手摸摸后脑勺,尴尬的笑道:“对不起啊,李书记,我刚才失态了……”

        李毅却很欣赏他的直爽和真性情,呵呵笑道:“不介意。胡所,请坐!”

        胡继昌拖条凳子坐下,又拿眼瞥向花小蕊。

        李毅笑道:“这位是党政办新来的花小蕊同志,胡所有什么事,尽管说吧。”

        胡继昌这才说道:“李书记,我对大卡车司机进行了审问……”

        李毅吃惊道:“大卡车司机?他没死?”

        胡继昌道:“没死!车子冲下悬崖前,他跳了车,摔晕了。”

        李毅眼睛神光一闪,问道:“谁报的案?”

        花小蕊笑道:“我报的案!一到医院,我就报了案!”

        李毅神情一松。胡继昌继续道:“我对司机进行了突击审查,他受不了刑,就全招了……”

        李毅皱眉道:“等等,你刚才说什么?用刑?你们审案子,都用些什么刑?”

        胡继昌嘿嘿一笑:“还不就是老虎凳啊,电棍啊……李书记,没你想象得那般严重,那人就是个孬种,我们刚一用刑,他就全招了。”

        李毅表情严肃起来:“他招了?招了什么?不就是一起车祸吗?”

        胡继昌收了笑容道:“此人是柳钢的一名司机,名叫邱童,在柳林一带,是个出了名的烂赌鬼。据他交待,是有人给了他一笔钱,叫他预先埋伏在那里,专门冲着你去的,他事先连小车的牌照都弄清楚了。”

        “什么?”李毅这一惊,非同小可:“什么人竟要暗算于我?”

        胡继昌道:“据邱童交待,是一个中年人,因邱童在省城那边待过很长一段时间,据他判断,听口音是省城那边的。”

        李毅摸出烟,扔了一支给胡继昌,自己也点了一支,吸了一口,问道:“还有没有线索?”

        “邱童说,对方只付了一半定金,事成之后,再付另一半,交易地点就在柳林镇中学后面。”胡继昌拿着烟放在鼻子下闻了闻,狠狠吸了两下鼻子:“他大爷的!我们赶到时,那人已经不在了。肯定是见事情败露,逃之夭夭了。”

        李毅并没有暴跳如雷或者惊惶失措,他专注地听完,向胡继昌道:“胡所辛苦了!”

        胡继昌起身道:“我再去排查一下,有情况再来向你汇报。”

        “等等,胡所,有个叫候长贵的,是什么来路?”李毅问道。

        “你刚到柳林,就知道候爷了?看来,候爷还真是大名满天下啊!”胡继昌语含讥讽地笑了笑。

        李毅把在镇医院的所见所闻说了。

        胡继昌右手握拳,狠狠砸在左手掌心,骂道:“狗娘养的,忒不是东西!祸害多少无辜少女了!”

        李毅看了花小蕊一眼,见她淡然自若,可见也是知情人,便对胡继昌道:“胡所,你先去忙吧。”

        胡继昌欲言又止,大步流星的走了。

        李毅等他走了,这才问花小蕊:“说吧。”

        花小蕊笑道:“我正要向你说这事呢!候长贵,人称候爷,在柳林镇地面上,那可是跺跺脚四面响动的主。我怕你初来乍到,不知深浅,胡乱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哦,什么来头?”

        “柳钢,你知道吧?”花小蕊低声道。

        李毅嘴角浮起一丝微笑,一个美丽的身影跃入脑海:“当然知道。”

        “候长贵就是柳钢的党委书记兼老总。”花小蕊简单的说了一句。

        李毅却听明白了。

        柳钢是省管国企,候长贵是副厅级别,比他这个小小的镇委书记,级别高了太多,柳钢虽然在柳林镇范围内,但柳林镇却管不了柳钢的事。

        “知道他为什么这般嚣张了吧?别说柳林,便是涟水县,也没有人敢管他,放眼西州,敢拉下脸皮来整治他的人,只怕也少有呢!”花小蕊唉叹一声:“李书记,你年轻有为,前途一片光明,万万不可逞一时血勇,得罪了这等小人。”

        李毅嗯了一声,忽然感到一阵深深的疲惫,挥挥手道:“你先去吧,我一个人坐坐。”

        花小蕊应了一声,帮李毅倒了一杯热茶,这才轻轻离开。

        李毅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串号码,电话响了几下就通了。

        里面传来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哪位?”

        李毅笑道:“陈局长,还记得小弟吗?”

        “哈哈哈,李老弟啊,现在在哪里高就啊?”陈翔高兴地说:“我们兄弟多久没聚了?有空出来喝杯酒呗。”

        “我倒是想啊,可惜,我现在身在涟水啊!小弟我啊,现在是柳林镇的党委书记,呵呵,今天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有件事要麻烦老哥你啊。”

        “说的哪里话,只要我能帮上忙,你尽管开口!”

        “不知道老哥在涟水公安系统有没有熟人啊?”

        “涟水的副局吕治新,是我的战友!铁哥们!怎么,遇到麻烦了?”

        “吕局啊,倒是有过一面之缘,有这么个事,想请他帮个忙……”

        “小事啊!我跟他说!你等着!”

        不一会,陈翔的电话就回了过来:“老弟,虽然有些棘手,但还是帮你搞定了。呵呵,记住啊,改天一起喝酒啊!”

        “一定!一定!多谢老哥啊!”

        “说这种话!太见外了不是。有话尽管吱事!”

        放下电话,李毅走到窗边,透过窗口,可以看到一大片青瓦,那是镇中心的商业区,几条街道上,偶见农人悠闲地走过,有挑担来买化肥的,有带孙子来扯花布的,还有一些学生娃娃,围着把戏摊位转个不停。

        目光再往远方看,只见几个高大的烟囱,高耸入云,冒出滚滚的浓烟,那里就是柳钢所在地,一片宽大的工厂区,再加一大片生活区,数万职工家属,俨然自成一座小城池。

        镇政府外面的大街上,忽然灰尘滚滚,十几辆军用大卡车,相继开过。

        李毅自言自语道:“驻军!这个柳林镇,不简单哪!”

        烈日下,几个农民走累了,拿扁担往地上一搁,往上面一坐,取下草帽扇风,在镇政府门口歇脚。门卫看到了,走过去喝斥几声,农民们也不敢回嘴,老老实实地拿起扁担走人。

        门卫喝斥得理所当然,农民们也以为这是政府门口,坐了是他们的不对。

        一切是那样的自然。

        李毅却是深深地皱紧了眉头,动了心思,当下谁也不惊动,一个人下了楼,往大街上走去。

        漫无目的在街上溜达,踏在唐代铺就的青石板路上,走过明代修建的石拱桥,观察街道两边的门面,看看市井风情。

        文河将柳林镇一分为二,东边是老街,建筑风格明显带着明清遗韵,铺面用的依旧是老式的门板。一条条小巷子里,灰暗的堂屋里,偶尔传来几声鸡鸣狗叫。

        河西是新街,汽车站,菜市场,都在那边,人流量明显比老街多。还有一家规模不少的新华书店,李毅见了,如获至宝,走了进去,随手翻看起来。

        柳林镇新街区某幢房屋内,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正躺在藤椅上,悠闲的闭眼休息。

        柳林镇党政办主任周雷走了进来,笑道:“周镇长,姓李的叫我通知下去,后天九点开党委委员会议。”

        “哦?呵呵,一来就等不及啦?”周厚健眼皮都不抬,身子用力一压,藤椅一前一后的摇摆起来:“他今天都忙些什么呢?”

        “来的路上出了车祸,在医院躺了一阵,来了之后,在办公室里独个儿坐了半天,这会儿跑到书店里消磨时间去了。”周雷嘴角泛起笑意,走到餐桌边,拿起水壶,给自己倒了杯冷茶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