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105章 人事调令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105章 人事调令

    作品:《官路弯弯

        陈慧不乐意了:“老温,我们就一个儿子,你忍心把他放那么远?万一有个头痛脑热……”

        “你当他是三岁毛毛呢?还头痛脑热!”

        温可嘉不想母亲搅了这来之不易的局面,连忙笑道:“我愿意下去!”

        温玉溪道:“你妈那叫妇人之见,我现在身居高位,还时不时被人攻讦,说我缺少基层工作经验!这是我仕途当中一个无法弥补的缺憾!”

        陈慧听丈夫如此说,知道再说无益,便冷哼一声道:“就事论事,你别动不动就攻击妇女同志!我们家里,妇女同志也顶半边天呢!”

        温可妮笑道:“就是!就算投票,我们妇女同志也不见得输给你们男同志!”

        一家人哈哈大笑,紧张的气氛消散不见。

        温可嘉问道:“爸,你的意思是安排我跟李毅一起工作?”

        温玉溪道:“不,我的意思是,你跟李毅同时下去,去不同的镇!我要你跟他比赛一番,看看哪个率先做出成绩!”

        温可妮听了,伸出拳头给哥哥助威:“哥,加油,我支持你!把那个李毅的气焰打压下去!”

        温玉溪道:“你下去后,第一,不要提我的名字,第二,不准走我的裙带关系!我也不会因为你是我的儿子,就给你特殊照顾!”

        温可嘉虽然内向,却是个很要强的人,他很欣赏李毅,那是英雄惜英雄,但每个好强的人,都会寻找强者,将之当成对手,暗中较劲,希望压他一头。

        学校里的尖子生,最能明白这种心态。

        当然,这是一种良性的竞争心态。

        温玉溪怕儿子下乡后,被现实打磨了棱角,被时间消磨了意志,所以才提出这个办法,和李毅的竞争,就像一条鞭子,会时刻悬挂在温可嘉的头上,督促他往前走,往高爬!

        他的私心里,也很赞赏自己的儿子,他很想看看,他温家的儿子,跟李家的子孙比起来,究竟谁优谁劣。

        温可嘉当然明白父亲的这一番苦心,他暗暗的捏紧了拳头,在心里对李毅下了战书:“李毅,那么,我们就比赛一场吧!”

        还在跟汪洋等人喝酒的李毅,自然想不到,他已经被温可嘉当成了超越的对象。

        汪洋拉过一个小妞,推给李毅:“毅少,出来玩就要玩个爽快。你别跟我说,你是柳下惠再世哦。”

        李毅一手接过那小妞,让她在身边坐下,笑道:“寡人有疾,寡人好色。只不过,我要求比较高啊。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一般的货色,我还真的看不上眼。更别说提起性趣了。”

        汪洋听了,叹道:“你这是拐着弯儿骂我饥不择食吗?”

        李毅呵呵笑道:“人生得意须尽欢,你的人生态度并没有错。”

        汪洋搂着一个妞,对李毅道:“我走的路跟你不同。我没有那么多的顾虑。你说你们这些当官的,哪个心里不想着贪点钱,可又怕纪委在那里盯着;哪个男人不想找点艳遇?可又怕风言风语,更怕领导有看法。一个字,累!你看我多潇洒!”

        李毅道:“人生态度不同。哎,跟你相处这么久了,我一直没问你,你到底在忙些什么呢?你挥霍的银子,从哪里赚来的?”

        汪洋笑道:“我做点小生意。赚点小钱用用。”

        李毅一看他那表情,就知道他做的什么生意,说道:“汪少,父辈的依靠,毕竟有限。汪省长还在台上,你可以借他的势,谋些利益。可是,人总有老的那一天,到时你又靠什么去发财呢?”

        汪洋直言道:“所以我才要结交毅少这样的人物,讨个长期饭票啊!”

        李毅摇头道:“这也不是个事啊!干脆,你做点实业,或者搞点投资吧。这方面,我可以给你出谋划策。保你比现在这般狐假虎威来得实际!”

        汪洋听了,一把推开腿上的美女,挥手道:“都出去!我要跟兄弟谈事!”

        几个小妞儿离开后,汪洋给李毅满上一杯酒:“毅少,我知道你诡计多端,快给我指条明路。”

        “你这是夸我哩?你学点好行不?诡计多端!你知道啥子意思不?”

        “戏里面夸诸葛亮,都不说他诡计多端吗?”

        “得了,跟你扯不清楚。我现在有个想法,想要建一家重工企业,如果你有兴趣,可以入股。”

        “哦,这个东西我真的没兴趣。我对那些冰冷的机器,提不起半分兴致。”

        “那你拿点钱出来,我帮你投资吧。”

        “炒股?那东西我也玩过,现在还在玩着呢,赚赚赔赔的,没什么想头。”

        “没想头?那要看这钱在谁手里啊!”李毅嘿嘿一笑:“你不愿意就算了,当我没说。”

        “别啊,这样吧,我给你十万,你帮我炒炒看吧。”汪洋心想,李毅忽然之间拉自己又是入股又是炒股的,是不是他缺钱用了?便想着拿十万块出来,权当帮朋友了。

        李毅笑笑,点点头,没有点破他的小心思。

        机关里的消息流传得特别快,有关人事调整的消息,就像蒲公英的种子般,在办公厅里疯传开来。

        李毅虽然叫下属不要传播小道消息,但他心里明白,这些消息只怕都是真的。他要离开的消息,也肯定是真的。

        这天,欧阳谨萱来到李毅办公室,汇报完最近工作之后,扬首问道:“李科长,听说你要走了?”

        李毅笑道:“是啊。舍不得我?”

        “色狼本性!哎,我可听说了,这次将有一批机关干部下放乡镇,为乡镇干部年轻化打基础!”

        “你消息挺灵通嘛!”李毅笑道:“怎么,你也想下去?”

        欧阳谨萱道:“我就算了吧,女干部下乡镇,发展前景不大。还不如老老实实的坐机关。对了,小谈怎么好久不见了,不见她来上班,也没请假什么的。”

        “哦。她是临时人员,早调走了,怪我,没跟你们说这个事。你顺便传个话下去,谈静宜同志已经离开水督办了,今后都不会再回来。”

        “李科长,这是为什么啊?我觉得她工作蛮认真的。你为什么要调走她?”

        “什么叫我调走她?我有那么大的权力吗?瞎说!出去做你的事!不该操心的别操心。”

        欧阳谨萱扁着嘴,应了一声,起身离开,嘴里嘀咕道:“摆什么臭架子,小色狼!”

        李毅装没听见,等她出去了,想着谈静宜的事情,后来怎么处理的他还不晓得呢,便给陈翔打了个电话。

        陈翔回答他,对康平以诈骗罪处理,提交司法机关量刑。至于那个谈静宜,因为李毅关照过,拘留期满,进行教育后就放走了。

        李毅只是听着,并没有评说,完了说了声谢谢就挂了电话。

        开春后,南方省召开了全省三防工作会议,总结去年的三防工作,并对今年的三防工作做出部署。

        水督办副科级以上干部参加了本次会议。

        陆致邦副省长在会议上做了重要发言,结合去年全省三防工作情况,提出了今年三防工作意见。

        水利厅厅长张建平总结了去年全省三防工作的情况,通报了今年汛前安全大检查中发现的问题,提出了具体处理措施和解决办法。

        会议指出,经过实施水利达标和小型水库除险加固议案,部分水利工程隐患已得到治理,但是,前段时间,南方全省进行了汛前安全大检查,结果表明,全省仍有100宗水库、70宗水闸、100多处堤防存在不同程度的安全隐患,一旦集中降雨,水位暴涨,工程容易出险。

        陆致邦在会上强调,三防工作直接关系到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必须充分认清南方省防汛工作形势,扎扎实实地做好各项三防工作,并具体提出了三大建议,要求各级政府务必落实。

        会议还对当前农业生产的几项工作进行了部署,要求各级要认真抓好春耕生产、抓好春季动物疫病和植物疫病的防治、抓好渔业救灾复产资金的发放、抓好林业生产特别是森林防火工作等。

        水利部安全监督司副司长吴红林出席了会议并作了重要讲话。他对南方省水督办成立以来的表现给予了高度评价。他在会上特别提到了李毅同志,对李毅同志的工作和他的水利科学发展观,提出了表扬。

        三防工作会议取得了圆满成功。三防工作会议召开后不久,李毅同志的调令下达到了水督办。

        看着那份人事调令,李毅不得不佩服上官正清老先生的先见之明。

        他仕途的下一站,居然真的就在西州市涟水县柳林镇!担任的职务,出乎李毅意料之外,原本以为是担任镇长之职,却没想到,调令上写着镇党委书记一职!

        调令一下达,水督办里的同事立即跑来向李毅祝贺,大家为李毅举行了欢送酒会。

        三杯酒下肚,李毅笑道:“没什么值得高兴的,平级调动。还被发配到了边远山区。”

        同事们都笑他虚伪,孔亮更是撇嘴道:“那可是一镇长官,管辖着好几万人呢!是这个管着几号人马的小科长可以比的?李科长,哦,不,该改口称呼一声李书记了,祝你前途无量啊!”

        李毅呵呵一笑,心里对即将上任的这个柳林镇,既充满了向往,同时又有些忐忑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