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104章 一世官九世牛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104章 一世官九世牛

    作品:《官路弯弯

        吴杰的棋艺还算出色,可惜的是,多了一个自以为是的吴豪在旁边指手划脚,两兄弟争论不休,加速了败亡的速度。李毅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两兄弟的老帅斩于马下。

        吴杰一脸不服气的嘟囔:“这盘不算!”

        李毅冷笑道:“要不要学狗叫,随便你。输不起,以后就不要再在我面前狗吠!”

        吴氏兄弟气得满脸紫涨,哼哼唧唧的,装满了对李毅的恨怨。

        令李毅没想到的是,这两个看似不成材的家伙,日后却给他带来了天大的麻烦。这是后话,容后再叙。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快要上班,李毅和方芳再次回到了南方省,在方家待了两天,把该走访的亲戚朋友都走访了一遍。当地的村干部,都知道李毅在省城当官,平时不怎么待见方家的,都跑过来嘘寒问暖。方家的这个冬天,因为有李毅,过得温暖而实在。

        其中琐事,就不一一烦叙。

        冰雪融化,大地回春。这一年,南方省的春天来得特别早。春天来了,南方省政坛那些大佬们,也开始将沉寂了一冬的目光投向南方省的版图,思虑着哪个市县有什么好位置,是不是可以安插几个得力的部下进去。

        温玉溪的书房里,跟他办公室差不多的布置,一面墙壁上,挂着一张墙面大的南方省地图。

        此刻,这个南方省的一号人物,正拧紧了眼眉,背负着双手,双眼游走在南方省的版图上。

        陈慧端着一碗浓浓的老汤,放在桌上,笑道:“那幅地图啊,你早也看,晚也看,都快被你看烂了吧?我跟了你几十年,怎么从来不见你这么看过我啊!”

        温玉溪呵呵一笑,舒展开眉头,走过来喝汤。

        “玉溪啊,是不是该给小嘉安排个事儿做啊?成天的这么瞎晃悠,不是个长久之计啊!”

        温玉溪皱眉道:“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与儿孙做马牛!小嘉想干什么,自己找事做去!现在他们都大了,该自己做主了!这儿女之事啊,不管不错,多管多错!”

        陈慧道:“有你这么教育儿子的吗?你看看人家唐省长,给他儿子谋了多么好一个位置!你怎么就不替儿子着想呢?好罢,你不管,我管!我去找欧阳部长,叫他给我们小嘉安排一个好职位!”

        温玉溪虎目一瞪:“你敢!”

        陈慧一改往日温柔的低眉顺眼,回答道:“我用的是我陈家的脸面,不会提你温家一个字!”

        温玉溪呯的一声放下汤碗,里面剩下的半碗汤,剧烈的震荡回旋,洒到桌面上,弄湿了温玉溪刚写好还没来得及收好的一份文稿。

        温玉溪抄起那份文稿,**的说了一句:“我还要去开会,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周末也要开会?就见你有开不完的会。”陈慧赌气,当即就要给欧阳吉打电话,摸起话筒,想了想,还是想先找儿子商量商量,看他有什么想法没有。

        儿子的电话一通,就听到那边闹哄哄的,有男有女,嬉笑玩闹。陈慧板着脸问道:“你跟谁在一块呢?”

        “妈,我跟几个朋友在一起聚会呢,怎么了?”温可嘉向李毅和汪洋做了个无可奈何的手势。

        “哎,算了,我现在没心情说,你回来再说吧。”陈慧烦恼的说完,就放下话筒。

        汪洋对温可嘉笑道:“你妈还查岗呢?”

        温可嘉道:“这不毕业这么久了,一直没出去工作,我妈着急了。”

        李毅道:“我说你也是,你怎么不去上班呢?”

        温可嘉道:“我爸不准我从政,我偏要从政!这不就僵住了。”

        李毅奇道:“温书记不让你从政?这可稀奇了。”

        温可嘉摇头叹息道:“我爸说了,一世官九世牛,官场这碗饭,外人看着风光体面,金光灿灿,其实都是在积业报呢!今生为官,就要用九世为牛来偿还今生的业报!”

        李毅讶道:“这是温书记说的话?我可不信。温书记可是一个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者,还信因果业报?”

        温可嘉笑道:“他对谁都说不信,偏偏对我说这套理论,我能有什么办法?”

        汪洋就笑了:“还好,我就不走官路,来世也就不用变牛吧?”

        李毅笑道:“你就等着来世变猪吧!”又对温可嘉道:“你理解错了。你爸的意思是叫你认识清楚,如果想当官,就要做好当牛的准备!当官不是享受,不是作威作福,而是要俯首甘为孺子牛,对屁股下面的那个官椅,要常怀敬畏之心,对治下百姓常怀忐忑之意,兢兢业业,埋头苦干!以九世牛的精神,为治地犁出一片富强之路!正因为你没能好好理解你爸的意思,你爸才觉得你没资格当官!”

        温可嘉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他端起桌上的酒杯,向李毅敬道:“受教了,兄弟!”说着仰头一口干了,起身就走。

        汪洋伸手去拉他:“喂,你去哪里?”

        李毅挡住汪洋的手:“让他去吧。”

        汪洋啧啧道:“李毅,我越来越敬畏你了!”

        “敬畏我?”李毅笑道:“你不觉得你用错词了?”

        汪洋道:“真的。温可嘉这个人我清楚,你别看他外表随和,其实骨子里头倔强的很!一般人的话,他根本听不进去。反正我的话他是没一句当真的。你瞧瞧你,你这么一说,他立马就心动并且行动了!你这蛊惑人心的本事,真它妹的强大!能不令我敬畏?”

        李毅笑着拍了他一下:“无聊!”

        汪洋哈哈大笑。

        且说温可嘉,出门后,直奔理发店,将稍微显长的头发给剃短了,刮净了脸上的胡茬,又跑到商场买了一条领带系好了,自我感觉精神面貌焕然一新,这才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给自己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回到家里,温玉溪还没有回来,陈慧看到神采奕奕的儿子,眼前一亮:“小嘉,你今天是出去见女孩子?”

        温可嘉笑道:“妈,大丈夫何患无妻,不须你操心。我爸呢。”

        “开会去了,还没回来。”

        “嗯,那我等他。”

        “小嘉,过来,我们娘俩聊聊天。”

        “嗯。”

        “我想吧,找你欧阳叔叔帮忙,在省委或者省府那边给你谋个职位。”

        “不用,妈妈,我知道怎么应付我爸爸了。你就等着看我的表现吧!”

        “小嘉,你……”

        “放心吧,妈!”

        这时门开了,传来温可妮娇滴滴的笑声:“哥,这么好的天气,你窝在家里玩,那可太浪费了!陪我去打球吧。”

        “你刚疯玩,还嫌不够?”陈慧道:“你们兄妹的个性,要是调过来就好了,你哥呢,太过文静,太过内向,你呢,疯起来跟个野小子似的,没个定性!”

        “妈,我这叫活泼可爱,你懂不懂欣赏啊!”温可妮笑着坐下,看着温可嘉的打扮就笑了:“哥,你出席啥重要会议呢?这么正式!”

        温可嘉道:“家庭会议。”

        正说着,门响了,温可妮马上就跳起来迎上去,开心的叫道:“爸,我就知道是你回来了。”

        温玉溪一般不会让工作上的事影响到在家时的心情,今天尽管在会议上吃了点瘪,心情不好,但一进家门,尤其是看到女儿甜美的笑脸,马上就笑着摸了摸女儿的头,走进来。

        “爸,你回来了。”温可嘉起身笑道。

        温玉溪嗯了一声,他对儿子远没有对女儿这么好说话。

        “爸,我想跟你谈谈。”

        “谈什么?”

        “谈谈为官之道,谈谈一世官九世牛这句俗语。”

        “哦?你还有什么好谈的?上次不都说完了吗?”

        “上次我对你说的这句话理解得不够透彻。我的思想太过狭隘。”

        “呵呵,认识到自己的狭隘了,不错,那就听听你有什么新的高见吧。”

        温可嘉侃侃而谈,把从李毅那里听来的理论,加以阐发,对为官之道做了一番深刻的剖析。

        “唔!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不错啊,有进步!”温玉溪听得连连点头,心情难得的大好:“这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温可嘉道:“我是受了一个朋友的启发。”

        “你几时还交了这么了得的朋友?什么人啊?”

        “李毅。省府办的一个小科长。”

        “李毅?”温玉溪自从知道李毅是京城李家的人,加之事务繁忙,对这棵好苗子就减少了关注,此刻再次从儿子嘴里听到这个人的名字,心头那丝爱才之心又起,问道:“你是怎么认识李毅的?”

        温可嘉不敢隐瞒,把和李毅认识的前前后后都说出一遍,然后笑道:“爸,李毅这人真不错,算得上是个良师益友。你放心,我交朋友,是经过选择的。你常教我,交友须胜己,似己不如无嘛!”

        “你刚才说,在香江大酒店,他把陆省长等人都喊了去?后面怎么样,你给我详细说一下。”温玉溪道。

        温可嘉详细说了那天晚上的情况:“爸,你别怪妹妹,是我叫她帮忙的……”

        “我没怪你啊!朋友有难,岂能袖手旁观?你做得对!我为什么要骂你?”温玉溪赞许的看了儿子一眼:“这样吧,你要真的想走仕途,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真的!”温可嘉喜道:“多谢爸爸!”

        “不过,我有个条件,你不能待在省城做温室里的花朵,我要你下去,跟李毅一起锻炼!”

        “李毅要下去吗?”

        “嗯!”温玉溪浮起一丝笑容,李毅,这是一颗好棋啊,怎么能搁置那么久不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