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102章 素描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102章 素描

    作品:《官路弯弯

        马路两边的积雪,被无情的脚印和车轮弄得脏兮兮的,蒙了一层灰败的黑尘。

        这天,刚过完热闹的新年,大年初三。

        李毅透着车窗,看了看外面繁华的大街,问坐在驾驶位置的大伯李政宇:“大伯,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

        李政宇笑道:“没耐性!到了地头,不就知道了?”

        李毅道:“我这不是要跟小叔聊事情嘛!”

        “怎么,只能陪小叔聊天,就不能陪大伯逛街?”

        “大伯,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小叔过两天就出国了,我跟大伯在一起的时间还多得很呢!”

        李政宇道:“不占用你多少时间,就陪我喝杯咖啡。”

        李毅心想大伯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找自己谈,便不再多言。

        车子拐了个弯,在一座古色古香的建筑前停下。

        两人下车,李毅打量了一眼房子,笑道:“大伯,这是咖啡馆?我瞅着怎么像是满清皇爷的府第啊!”

        李政宇笑道:“你这就不懂了吧,什么叫入乡随俗?这外国的咖啡,一进入咱京城,就得跟咱古老的文化融为一体!那才叫东西文化的交融。呵呵,进去吧,包你不会失望。”

        门外只挂了一块牌匾,上书两个风雅的大字:“神韵”。更无任何的说明或广告,能证明这是一个有咖啡喝的地方。若是李毅独自从这里经过,绝对想不到,这间看起来很普通的老式建筑,里面居然别有洞天。

        李毅伸手去推那扇古老的门,却发现推不动。李政宇笑着掏出一张卡片,在门上的一条小缝里轻轻刷了一下,那门应声而开。李毅这才注意到,那是一套先进的门禁系统,这在当时算是比较罕见的了。

        怎么搞得像地下党接头似的啊!李毅苦笑着摇摇头,难道上层人士喝个咖啡,也要十万分的保密?

        推门进去,门口一个清朝服装打扮的侍女,带着甜蜜的笑容,躬身行了一礼,问道:“先生,请问是两位吗?”

        李政宇道:“不,三位。还有一位待会到。”

        “先生这边请。”侍女带着两人往里面走。

        里面人不多,大过节的,能跑到这种冷僻地方来喝咖啡的,当然很少。

        李毅不知道李政宇还约了什么贵客,也不好询问,跟在后面走。

        大门过后,里面完全是一幅世外桃源的景象,院子里的假山是用太湖石堆砌而成,活水源流,小溪潺潺。

        坐在红木宽椅上,喝着正宗的曼特宁咖啡,听着淡雅古典的筝声,欣赏窗外偶尔走过的清装侍女。李毅恍惚之间,有一种穿越到了清朝的感觉。

        “怎么样?”李政宇笑问:“感觉不错吧?”

        李毅笑道:“果然不错。这种东西方文化的交融,让我忽然之间想起许多事情,也多了很多的感悟。”

        李政宇点点头:“我第一次来这里,想法和感觉跟你一样。我在想,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在地球漫长多姿的人类文明中,我,作为一个灵长类的存在,是多么的神圣。”

        李毅道:“我没思考那些哲学的问题,我只是在想,每个民族,每个文明,都有其辉煌灿烂的东西,值得人们认真的学习。”

        李政宇哈哈笑道:“好啦,我们聊些轻松一点的话题。”

        李毅道:“是跟待会要来的那个客人有关系吗?”

        李政宇道:“对。小毅,我想跟你聊聊你父亲以前的事。”

        “哦?这个可以聊!”李毅放下手中的咖啡。

        李政宇道:“其实,你生母并不是阿元的初恋。阿元之所以跑到那么远的乡下去,为的是逃避一段无果的爱情。”

        李毅静静的听着,他知道阿元就是他的生父,李政元。

        “阿元是我们兄弟姐妹中最聪明的一个,当然,他也是奇特想法最多的一个。他从小就不听从父亲的安排,父亲要他从政,但是他不肯,他的爱好是画画。他的志向是成为一名画家。高中毕业,他瞒着父亲,报考了京城美院,并在学校里认识了一个女人,她叫陈明。”

        李毅脑海里想象着,那个叫陈明的女人,长什么样。

        “他们的爱情,并不受到女方家长的祝福,结局你可想而知。”李政宇说到这里,神情很是落寞:“我没用,我当时要是多用用心思,叫陈明家长接受了阿元,阿元就不会赌气出走,那他就不会死!”

        李毅强笑道:“大伯,你说这话有些不对,我爸要是不离家出走,就不会认识我妈,他不认识我妈,那我从哪里来啊?真要那样,现在坐在你对面的,就不会是我李毅了!”

        李政宇被李毅的话逗乐了:“对啊!往事如烟不堪回首!你瞧瞧我,怎么说着说着就沉重起来了,聊轻松的。这个陈明啊,后来另外嫁了人。”

        李毅道:“大伯,你今天约的,不会就是这位陈明阿姨吧?”

        李政宇道:“你先别打岔。陈明嫁人后,只生下一个女儿,生的那叫一个秀丽端庄,反正满京城里,我是找不出第二个比她更好的人儿来!”

        李毅瞪眼道:“大伯,你确定你不是在描绘天上的仙女?”

        李政宇笑道:“待会她来了,你就知道大伯有没有吹牛!”

        “啊,你约的是陈明的女儿?不会是相亲吧?”李毅无奈的往椅背上一靠:“大伯,关于这件事情,我都跟爷爷说得一清二楚了,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李政宇道:“人家能不能瞧上你,还两说呢,你激动个啥劲?”

        李毅道:“反正,不管她长得像天仙也好,像嫦娥也罢,我是不会动心的!”

        李政宇道:“事先说明,这不是相亲会。这也不是我的安排,更不是老爷子的安排,你别乱怪人。”

        “哦?”李毅一脸的不相信。

        李政宇道:“这是人家小姑娘自己提出来的,她知道你在京城,提出来要见你一面。”

        李毅没话说了,人家姑娘主动要见一面,不过分吧?

        李政宇看看手表:“快来了。我肾不好,多喝点水就老跑厕所,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

        李毅点点头,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走廊上,一个风姿绰约、顾盼多情的少女,在侍女的引领下,向这边走了过来。

        李毅觉得她有些面善,不免多看了几眼。一直看着她走到了自己面前。

        “李毅,你好!”女孩笑着伸出手来:“怎么,不认识我了?”

        “有些印象。”李毅嘿嘿一笑,起身同她握了握手,请她坐下。

        “我叫林馨。”

        “林馨,你好。我们在哪里见过?”李毅问道。

        林馨微微一笑,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个笔记本来,打开其中一页,递给李毅:“你看看这个。”

        李毅疑惑着接过来,只看了一眼,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是一幅人物素描画,画上的人物,居然是李毅本人!

        惟妙惟肖,神采飞扬,正挥手演讲。

        “怎么样,有印象了没有?”林馨笑问。

        “哦!”李毅忽然想起一个人来:“我知道了,这是我在国务院参事会议上演讲时的情况。你看这后面的罗汉松,我特有印象!”

        林馨道:“原来我给你的印象,居然比不上一棵罗汉松。这算不算我人生中的一大悲哀?”

        “哈哈!林小姐真会说笑。呃,当时你不是速记员吗?那天我在心里还夸你来着,说这妹子真敬业,那笔刷刷的,就没离开过纸!合着你就忙着给我速描呢?这也太那个了吧?”李毅调侃道。

        林馨微笑道:“其实,我并不是中央办公厅的工作人员。那天嘛,是我听说你要去参加那个会议,就缠着总理伯伯,叫他带我去见见你。”

        李毅道:“我受宠若惊。可是,你为什么要见我?”

        林馨道:“你别想歪了。我老听我妈提起你爸,说他多么的帅气,多么的不可多得。从小听得多了,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就产生了一个非常执着的念想,长大了一定要见见这位李叔叔的面。可惜,李叔叔的面我是见不着了。”

        李毅道:“于是,你就想着来见见我?呵呵,没让你失望吧?”

        林馨道:“真正想见你,是海都市机场那场事故。我很好奇,是什么样的人,居然预见到了千里之外一架飞机上有炸弹,从而救了我爸一命!”

        李毅道:“这个问题,我可以不谈吗?”

        林馨道:“当然。我尊重你的意愿。你觉得我好看吗?”

        李毅老实的点头:“好看。”

        林馨莞尔而笑:“难怪你一直盯着我看。”

        李毅尴尬的笑道:“这只能怪你妈,谁叫她把你生得这般芳华绝代呢!真的,你是我见过的女子中最令人惊艳的一个。虽然我用的是惊艳这个词语,但是这个词语绝对无法描述你所有的优点。就算是我前世今生见过的所有女人,再无第二个比你更漂亮。”

        林馨听到恭维,还是有些小小的虚荣心,甜蜜的笑道:“怎么,你相信有前世吗?”

        “前世?”李毅脑海里突然闪过一道影像,一个他努力搜寻却印象模糊的影子,一张女人的脸,那是前世,他听见自己灵魂离开躯体时,透过车窗,看到的一张惊艳的女人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