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101章 欲擒故纵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101章 欲擒故纵

    作品:《官路弯弯

        领头那个人,在场之人几乎都认识,南方省常务副省长陆致邦!

        跟随在他后面的,一个是杜鹃市副市长伍家春,一个是市建委副主任田科文,一个是市公安局副局长胡力。再后面,是几个秘书和司机。

        陆致邦等人显然没想到,温可嘉和汪洋居然在场!

        这就意味着,如果他们太过偏袒自己的儿子,势必会被宣扬到人尽皆知。那样的话,自己将会更加被动。

        陆致邦走到面无血色的陆俊面前,扬起蒲扇大的巴掌,啪的扇在陆俊脸上。

        陆俊身子晃了晃,站稳了,捂着半边脸,吐出一口血沬星子,看着从天而降的父亲,颤抖地的问道:“爸,你怎么来了?”

        陆致邦怒道:“我要是不来,你还会做下何等蠢事?”

        陆俊不傻,他明白这是李毅使的招数,自己完全的被李毅这小子忽悠和玩弄了!他看着李毅,眼光如刀。

        伍家春等人不傻,这时对儿子严厉,那是在救他,当下有样学样,各自大打出手,狠狠掴了各自儿子一巴掌。

        李毅站了起来,恭敬的同陆致邦等人打招呼。

        陆致邦目光深沉的看着李毅,这个年轻人越来越让他捉摸不透。今天这事,错在陆俊,李毅在稳操胜券的情况下,让自己知道了事情的经过。

        这一招真的很高明,进可攻,退可守。就连陆致邦自己,都想不出比这个更高明的招儿了。

        李毅料到陆致邦会把其它几个家长都喊来,所以才故意大声报出那几个人的身份。

        现在,这几个南方省和杜鹃市官场上响当当的人物,都站在李毅面前,显然,他们想听听李毅这个受害人的意见。

        李毅的内心里,恨不得将这几个人渣都拉出去枪毙了,然而,现在的他,理智的明白,这些人还轮不到他去惩罚,今天的事情说破天去,也给不了这些人致命一击。既然如此,何不将坏事变好事,从中获得自己最大的利益?以陆致邦等人的精明,相信他们应该能够体会到自己的良苦用心。要不然,也不会把他们给招了来。

        “诸位领导,今天的事情,我们已经了解清楚了,一切都是小人挑拨造成的。”李毅笑道。

        陆致邦哦了一声:“不知道是哪个小人?”

        李毅的目光从几个衙内的身上一一扫过,落到谁的身上,谁就会紧张而羞辱的低下头去。

        最后,李毅的目光停留在康平身上,心里冷笑道:“康平,今天就先拿你开刀了!至于其它几个家伙,日后自有收拾他们的时候!”

        康平虽然低着头,但还是感到了一道道灼热的目光射向自己。

        他惊骇的抬起头,摇头摆手道:“不是我!不是我!”

        李毅笑着问陆俊:“陆少,是不是他?”

        陆俊一个劲的点头:“就是他!”

        伍彬等人随即一起指着康平大叫道:“就是这家伙!”

        康平慌乱的道:“不是我!真的不是我,陆省长,你要相信我……”

        陆致邦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淡漠的道:“是不是你,自有公安机关去处理。”

        康平拔腿要跑,刚跑出两步,就被两个公安给抓住了。康平身子一软,倒在地上,嘴里只是喃喃自语:“不是我,不是我!”

        刘宏光这时候算是看明白了,李毅这小子,早就谋算好了,要这样处理此事呢!他心思转得快,马上说道:“原来是这小子从中捣蛋啊!哎啊!我老刘的名声,差点就败坏在这臭小子身上啊!”他嘴里打着哈哈,语气却是不阴不阳,这话明显就是说给陆致邦等人听的。今天的事情,我大人大量,放你们那些兔崽子一马,今后在工作上,就看你们如何支持我啰!

        陆致邦心里一阵苦笑,谁叫儿子不争气,落下把柄在人家手上呢,只得说道:“刘厅长,今天的情,我记下了!”

        刘宏光哈哈一笑,摆手道:“陆省长客气了。改天我一定专诚去向陆省长汇报工作。”

        陆致邦点点头,看向李毅:“李毅,你……”

        李毅淡淡一笑:“陆省长,夜深了,我们这么多的人杵在这里,怕要影响了别人休息。”他知道陆致邦想说什么,但这里不是说话之地。他相信,日后碰到李毅的事情,陆致邦一定会给予相当的支持。

        陆致邦深深的看他一眼,转身就走。走了几步,见陆俊没动,回头喝道:“你还嫌不够丢人现眼吗?”

        陆俊对着李毅冷哼一声,跟着陆致邦离开。

        伍家春等人冲李毅点点头,相继离去。

        刘宏光临走之时,看了谈静宜一眼,叹息一声,对李毅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他相信李毅会对她有一个合适的处理。

        汪洋哈哈大笑道:“李毅,我算是服了你!本来是多么不利的一件事啊,被你这么一拨一弄,反倒成了一件有利之事!这个局破得好,破得妙啊!只是太过便宜那几个小子了!”

        李毅道:“便宜?他们回到家,绝讨不到便宜去!要对付他们这些小孩子,办法很多,但是,他们的老子都不简单啊!唉,先这么着吧!哥们,时候不早了,热闹也瞧完了,是不是该散了?”

        陈翔问道:“兄弟,那女的咋办?”

        李毅冷冷的道:“该咋办就咋办呗!”

        陈翔道:“那我可带走了。”

        “带走吧。”李毅看到谈静宜那幽怨的表情,轻声道:“陈哥,适可而止。”

        陈翔哈哈一笑:“我就知道你怜香惜玉!先走了,有事喊我一声!”大手一挥,几个手下带着康平和谈静宜离开。谈静宜回过头来,只是泪眼汪汪的注视李毅,并不说一句话。

        肖剑飞过来跟李毅聊了几句就带着保安离开。

        曲终人散,只留下李毅等三人。

        温可嘉道:“李毅,我觉得吧,打蛇不死,反被蛇咬。你今天的处理,有些过温。”

        李毅道:“今天的事,打不死那些人。但对付康平那小子,却是够了。”

        温可嘉道:“总之,你要多加小心吧,陆俊那个人,内心可没有外表那么漂亮。他临走时看你的眼神,都能吃人了!”

        李毅冷笑道:“如果他再不知死活,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汪洋道:“毅少,我听你说,他可连着冒犯你好几次了,你难道就不想着反击一下?”

        李毅笑而不语。

        温可嘉道:“我懂了。郑伯克段于鄢!”

        李毅向他竖了竖大拇指:“英雄所见略同。”

        汪洋在旁边听天书也似:“你们打什么哑谜呢?什么郑伯克,什么段于鄢!我怎么都不认识啊!”

        李毅和温可嘉相视大笑。

        温可嘉道:“你啊,谁叫你不好好读书呢,郑伯克段于鄢,这是一个典故,温水煮青蛙,欲擒故纵的经典战例。”

        汪洋来了兴趣:“快给我说说看,我最喜欢听典故了。”

        温可嘉笑着说了郑庄公和太叔段的故事,完了说道:“要想制服、控制别人,在形势未许可,火候未到时,先放任、顺应他,满足他的**,让他表演够,加速向灭亡的道路发展,然后才一举予以彻底打击。这也就是《老子》说的:‘将欲夺之,必固与之。’这一招,杀人不见血啊!真正的高招!”

        汪洋听完,啧啧赞道:“所以说嘛,千万别跟有文化的人为敌!还好,我跟李毅是兄弟!要不然,日后怎么死的都不明白!”

        李毅道:“你们两个家伙,我堂堂一个好人,被你们这么一说,倒成了阴谋家了!”

        汪洋道:“好啦,闹腾了半宿,我肚子饿了,去吃宵夜吧!”

        温可嘉道:“得,我干脆玩到凌晨再回去,就当是早起了。”

        三人哈哈笑着,往外面而去。

        时光飞逝,转眼就到农历新年。

        李家来了电话,要接方芳和李毅回京城过一个团圆年。李毅无所谓,征求方芳的意见。方芳听到李家接她时用的是一个“回”字,二十多年的辛酸苦辣,顿时化做一掬泪水,喷涌而出。

        方家人虽然也很想留方芳和李毅在家里过年,但架不住方芳想去丈夫坟地看看的强烈心思,只得答应方芳。

        方有德因为家庭美满,原本多病体弱的身子,反而渐渐见好。他对方芳道:“你要去京城过年,我也不反对,但是,你要记住两条。第一,李家是大家族,你到那边后,务必事事谨慎,不要丢了我们老方家的脸面。”

        方芳点点头:“爸,你放心吧,我知道利害。”

        方有德道:“第二条,你不许留在李家,过完年就给我回来!”

        方芳笑道:“爸,你不说我也会回来的。”

        方有德这才宽慰的道:“好,去吧!”

        京城的冬天,刚下过一场大雪。小山林里,到处一片洁白,院子里几棵青松,被大雪压得直不起腰。

        除了小叔李元逍还在路上,李家其它人都回来了。

        李老爷子拉着李毅的手,连说了几声好。

        方芳恭敬的喊了一声:“爸!”

        李老爷子看着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儿媳,她是那么的朴素,那么的端庄,想到她为了自己儿子守了这么久的寡,拉扯大了自己的孙子,可以想见,她吃过的苦,非常人所能知。

        他伸手抹了抹眼角的浊泪,又一连说了几声好,叹道:“我要是早日见到你,知道你是这般优秀的女人,或许当初我不会那般的固执!”

        方芳再也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流进嘴里,分不清是苦是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