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一百章 李毅的手段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一百章 李毅的手段

    作品:《官路弯弯

        “要报警是吧?”李毅嘿嘿一笑:“不用这么麻烦!谈小姐,麻烦你去开下门。”

        陆俊等人都不解的看着李毅,不知道他唱的是哪一出。

        谈静宜有些害怕的看了看陆俊,没有动。

        李毅眉头一皱,提高音量道:“我叫你去开下门,你聋了吗?”

        谈静宜吓了一跳,看看李毅那不怒而威的架势,低着头跑去开门,浴巾的下摆晃起老高,洁白的大腿一隐一现,明显真空的胸部像小白兔般跳跃,引得几个纨绔衙内直咽口水。

        谈静宜把浴巾拉高了一点,这才伸手打开房门,房门一开,她啊的一声尖叫。

        陆俊等人不晓得出了什么事,都探头来看,却见一群人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走在最前面的那人他认识,汪洋!汪洋旁边那人,他最近也见过面,省委书记的公子爷,温可嘉!

        两位大少爷的后面,跟着三四个公安,还有几个酒店的保安。

        汪洋哈哈大笑道:“汪少,你也太不够兄弟了,在这里上演这么一出好戏,居然不通知我到场!还好李毅兄弟够义气,第一时间就通知了我们!有生之年,要是错过了今天这么精彩的场面,岂不是人生一大憾事?温少,你说是不是?”

        温可嘉笑了笑,没有接腔。

        李毅指了指汪洋背后的人,向陆俊道:“陆少,这位是分区公安局的陈翔同志,你不是要报案吗?直接向局长大人陈述你的案情吧!”

        陈翔挺着日渐凸起的大肚子,呵呵笑道:“哎呀,各位都是省城地面上说得上话的大人物,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局长,在诸位面前,哪里敢称什么大人啊!李兄弟,你这‘大人’的称呼,真是折杀我也!陆少,有什么事情,请吩咐,我伺候着!”

        陆俊秀气的脸上像打翻了五彩染缸,一阵红一阵白一阵青,他明白,今天算是栽到头了!

        他没想到,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李毅,竟结识下了这么多的兄弟。自己今天的一番算计,本是奔着李毅而去,殊不料却被李毅反加利用,成了他陆俊的糗事,还被这么多人直击。

        李毅向肖剑飞招招手,笑道:“肖队长,麻烦你把刘厅长叫醒来,我想,他应该听够了,也应该明白事情的原委了。”

        肖剑飞应了一声,向两个手下挥了挥手,两个手下马上走到刘宏光身边。一个人将刘宏光扶正了,另一个人给刘宏光喂下一粒解药。

        刘宏光悠悠醒转,转着眼珠子,看着屋里的一众人等。

        李毅起身道:“刘厅长,真是对不住了,为了揭穿这些人的阴谋,我们不得不出些下策,在红酒里下了一种克制肢体动弹的药物,这种药物,只会让你肢体暂时性休克,失去控制,但人的意识是十分清醒的,我相信,刚才精彩的那一幕你已经听到了,也应该明辨了是非。”

        刘宏光铁青着脸,没有说话。

        这一下变起突然,陆俊等人和谈静宜立刻面如死灰。

        谈静宜早就吓得花容失色,躲在一角连大气也不敢出。

        陆俊气得发抖:“李毅,算你狠,你有本事!这样都能叫你破了我的局!我的确小瞧了你。”

        李毅道:“低估对手,那就是致命之伤!陆少,其实我真的不明白,你我之间,似乎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吧?你用得着这么处心积虑的来对付我?是不是那几个小鬼唆使你的?据我所知,那几个家伙,忒不是东西,这三个色中恶狼,曾经想要对我女朋友不利,被我小小惩戒了一番。对我怀恨在心,那是情有可原。至于这位康先生,呵呵,不说也罢,我跟他的梁子,结得有些莫名其妙。陆少爷,他们才是主谋吧?”

        李毅的这番话,言外之意十分明显,这是在为陆俊找台阶下呢,只要他承认那些人是主谋,那么,他就可以体面的全身而退。

        然而,聪明的陆俊却想得更深,李毅的这一招,明着是帮他开脱,实则其心可诛!

        李毅这是要分化陆俊等人,只要陆俊出卖了其它四人,那么,这个五人临时利益结合体,就不攻自破!另外四人自会恨陆俊入骨。

        李毅也知道,这些人都是衙内公子,今天这样的事情,没闹出什么大事,对这些人来说,造成不了什么实际性的伤害,就算把他们带到公安局,最多也是问询一番,完事后,只怕人家公安局的人还得亲自开车送他们回家。

        人家家庭的权势在那里摆着呢!不是一件这么小的事情就能将这几个大家庭扳倒的。所以,李毅才使用了这招,让他们自乱阵脚,结不成同盟来对付自己。

        陆俊明白其中的厉害关系,他犹豫了。

        今天的事情,虽然算不上什么大事,但要传到自家老头子耳里,只怕不死也要脱层皮!现在李毅给了他台阶下,如果不就坡下驴,后果也甚是堪忧。

        在这五个人中间,康平是最没有发言权的,一直站在四人身后,躲躲闪闪,不敢和李毅正眼相对。

        李毅却偏偏揪住他不放,冷笑道:“康先生,听说你一心一意的要报复于我?对吗?”

        康平连忙摇手道:“没有,没有,我就是一个小跟班,一切都听陆少爷的指挥。”

        陆俊瞪了他一眼,怒道:“你说什么?孬种!”

        李毅摇头叹道:“陆少,我真替你可怜啊,你看看,你这交的都是一帮子什么朋友啊!”

        陆俊气得不轻,明知道这是李毅的离间计,自己偏偏要一头套进去!

        其它三人马上就明白过来,居然异口同声的指责陆俊:“一切都是陆俊指使的,我们都是小跟班!你们要抓,就抓他好了。”

        陆俊心里哇凉哇凉的,连揍人的心思都有了。

        伍彬一脸哭相道:“陆少,今天这事你就担下来吧,反正你爸官大,人家不敢拿你怎么样。顶多作个笔录就能回家。我爸官小,管我又管得特别严格,要是知道我在外边胡来,非得剐了我的皮不可!求你了,你就担下来吧,以后我们一定好好补偿你。”

        陆俊不怒反笑:“很好啊,彬仔,我今天算是认清楚你是什么人了!姓李的,你也用不着这么猖狂,这一时的成败,说明不了什么!”

        一直沉默的刘宏光冷笑道:“这么说来,陆大少,你这是承认自己是主谋了?好你个陆俊啊,你居然连我也敢算计!这事情我非得跟陆省长讨个说法不可!”

        陆俊这时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连忙赔着小心,强笑道:“刘厅长,真是对不住了,我当时真没想到会连累你,本来嘛,我们只想送个小妞给你玩玩鲜……”

        “浑蛋!”刘宏光怒道:“你胡说什么?”

        陆俊一时嘴快,说的话更招人恨。陆俊恨不能抽自己两嘴巴,为什么每次见到李毅这小子,自己就会失控,就会情绪反常呢!爸爸说得好,每逢大事有静气!静!静!

        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一再向刘宏光道歉,刘宏光挥手道:“你不用说了,我犯不着跟你这小屁孩子较真,这事情啊,我找陆省长说理去!我现在就打电话跟陆省长说去!”

        陆俊忽然大叫道:“今天的事,我只是被他们喊来看热闹的,主谋是他们,不是我!刘厅长,你要相信我啊!一切都是他,对,就是这个康平设计的!这个姓谈的小妞也是他找来的。不信你可以问那女的!”

        陆俊这话一出口,李毅情不自禁的就笑了。

        这几个人,简直太好玩了!

        伍彬等四人无形中成了联盟,四个人同时跳出来数落陆俊,将脏水污水全部往陆俊身上泼。五个人分成两派,斗了个热闹非凡。

        刘宏光伸手去抓电话,却发现话简放在一旁,他若有所思的看向李毅。

        李毅一脸神秘莫测的微笑,轻声道:“刘厅长,万里当官,求的无非是权势和利益。这是一个害人的圈套,利用好了,未必不是一着妙棋。”

        刘宏光哦了一声,恍然有所悟。他是个精明人,除了有些好色之外,平时处理起各种事情和人际关系,那也是一套一套的。当下听了李毅的话,就沉思起来。

        五个人还在互相推诿。

        温可嘉摇头道:“李毅,本以为有什么精彩大戏可瞧呢,谁知道只是一出闹剧!早知道我就不来了。”

        李毅道:“莫着急,好戏还在后头呢。”

        温可嘉道:“怎么,你还安排了后着?快说来听听。”

        李毅呵呵笑道:“说穿了就不好玩了。且等一等。”

        汪洋也专心听着呢,这时急道:“毅少,你就爱吊人胃口!我们可陪着你疯了大半夜了,你不整点动静出来,可真对不起我们兄弟的这份情谊啊!”

        李毅算算时间,该来的人也该来了,正要揭露谜底呢,冷不防房门被人擂得震天价响。

        李毅向肖剑飞示意可以开门,肖剑飞一挥手,一个保安马上跑过去打开房门。

        房门一开,立时跟拉开了泄洪闸般,各种各样的喝骂声汹涌而进,一群人气势冲冲的走了进来,有的大声叫骂,有的黑着脸不做声,却比那些叫骂的令人看了更加瘆得慌。

        里外的人一对面,众人都怔住了。

        顷刻之间,就像闹哄哄的迪厅里,忽然之间被人断了电,整个房间一瞬间变得安静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