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九十章 邪恶的6和9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九十章 邪恶的6和9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以退为进地笑道:“不急嘛,等我们买了自己的房子,买了自己喜欢的床,在自己喜欢的装修风格下玩,那才叫有意思呢!”

        “嗯!”郭小玲也在憧憬着。

        “李毅,如果,我是说如果,我离开你了,你会如何?”郭小玲小心地看着他的反应。

        “怎么可能?你不会有这么疯狂的想法吧?”李毅轻轻的拍打她饱实的臀部:“我就去抓住你,狠狠打你的屁股!”

        郭小玲的情绪这一刻达到了巅峰,喘息道:“来嘛,李毅,我就是想要,你难道不想蹂躏我这美丽的花朵?”轻轻咬着他的耳朵,吹气如兰。

        李毅痒痒的一笑。

        “要不,我来伺候你吧,我看上一次,你好像蛮舒服的哦!是不是很舒服?”郭小玲感觉到手里的东西硬得像烧火棍了,有些媚眼迷离地诱惑李毅。

        李毅的双手,已经攀上那早被揉熟了的两团高耸,一张嘴,含着她耳垂,轻声道:“我们来个好姿势,你也舒服,我也舒服。”

        “什么啊?”郭小玲好奇地问。

        “你觉得6跟9像什么啊?”李毅引导她的想象力。

        “像什么?”郭小玲除了在他面前有些情难自禁,其实还是很纯很纯的少女,哪里想得到那些方面去?

        “你身子转过去,我们互相玩,这样像不像6跟9啊?”李毅呵呵大笑道。

        “哎呀!羞死人了!学了那么多的数学,才知道6跟9这么邪恶!”郭小玲轻轻捶打着李毅的胸膛,缓缓的低下头去,用她温热的舌尖,在李毅光溜溜的身体上起舞,凑乐,弹出人世间最动听的乐章。

        ……

        此处略写数千字,你懂的。

        ……

        三江市毛巾厂宿舍,三楼某间房内,梁萍望着窗外的月亮,担心地道:“这死丫头,还说跟李毅没关系!这么晚了,还不回家,这要是没关系,能玩这么晚吗?”

        “这都是你逼的!”郭兴国道:“你要是留李毅住在家里,省多少事情?今天就算姓洪的找上门来,你一句她有男朋友了,不就推托得一干二净?偏偏一意孤行,搞得现在里外不是人!”

        唉!梁萍一声叹息,目光有些茫然,难道,我做错了?

        ……

        “李毅,我决定了,我要离开三江市,我想去省城!我一直以来的理想,是想当一名记者。你觉得我能当上记者吗?”郭小玲依偎在李毅怀里说。

        “我支持你!呵呵,你一定能当好一名记者的。”李毅轻轻抚摸她的头发。

        “我今天不去上班了!我一看见洪家父子那嘴脸就想吐!”

        “我早说过了,你一辈子不上班,我也会养你的。”李毅笑道。

        两人在床上赖到日上三竿,这才恋恋不舍的起床。

        李毅道:“我得去市政府看看。你是继续在这里休息,还是?”

        郭小玲道:“我还是回去吧。有些事总得跟他们说清楚才行。”

        “我送你。”

        李毅送郭小玲到家门口,两人刚下车,旁边一棵树下,忽然窜出一个人来,直奔李毅面前,吓得李毅急忙将郭小玲一拉,护在她身前,生怕是什么坏人来报复他的。

        来人喊道:“姐!姐夫,是我!”

        郭小玲叫道:“小天!你怎么了?”

        李毅笑道:“郭小天!你吓死我了!干什么呢这是?搞得神神秘秘的,你杀人了?”

        郭小天愁眉苦脸地道:“虽然没杀死人,可也差不了好多,姐,姐夫,你们可一定要救我!”李毅和郭小玲一听,都有些吃惊。

        郭小玲拉着弟弟的手,惊讶地问:“怎么回事?”

        李毅四下瞧瞧,道:“先别说,先回家。”

        郭小天道:“我不敢回去!”

        郭小玲道:“不怕,爸妈这会儿早上班去了。”

        郭小天这才跟着两人回到家中。

        “说吧!”郭小玲急着问:“怎么回事?”

        郭小天倒了一大杯水,喝下去,抹着嘴道:“我看不惯洪涛那小子,揍了他一顿!”

        郭小玲拍腿道:“你发神经啊!你打了他,他爸能给咱家好果子吃?”

        郭小天怕姐姐打他,躲到李毅身后道:“我就是看不过去,这才动的手!”

        郭小玲马上就急起来:“那怎么办好!你个没出息的,你打了人,让爸爸和妈妈怎么办?”

        郭小天道:“我打他时,蒙着脸,他认不出我来!你放心。”说着,他也抹着眼泪道:“我现在才知道,爸爸妈妈,以前真是太辛苦了!我真不孝!”说着,狠狠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郭小玲心痛弟弟,连忙拉住他的手,不让他再打自己。

        李毅皱眉道:“这不是办法,洪家只怕还会找你家麻烦。”

        郭小玲紧张地问:“怎么办呢?”

        李毅道:“别怕,一切有我呢!”

        郭小天问道:“姐夫,不管我妈认不认你,反正我是认了!你打算怎么帮我家啊?洪家可不简单!”

        李毅笑道:“走一步看一步啰!”

        正在这时,郭兴国和梁萍怒气冲冲的闯进来,看到三人都在家,倒是愣了一愣。

        梁萍瞪着眼问道:“你们谁打的洪涛?”

        郭小天不由自主的往李毅身后躲了躲。

        李毅道:“没有人打他。我们三个人一直在一起呢!”

        梁萍明知道是儿子郭小天所为,她像疯了一般大喊大叫:“你们现在满意了!我和你爸都下岗了!被洪天明给开除了!”

        郭兴国铁青着脸,大手一挥道:“开了就开了,我就不信,离开毛巾厂,我郭家就得饿死不成?说句不好听的,与其待在毛巾厂半死不活,还不如早日离开早日解脱!”

        梁萍叫道:“你说得比唱得都好听!现在一家人都没了工作,我看你明天上哪里开饭!”赤红着双眼,盯着李毅,仿佛郭家所有的不幸,全拜李毅所赐。

        郭兴国吼道:“你给我消停点行不行!人死卵朝天,不死又过年!一家子大活人,还能给活活饿死了不成?我明天就上街口摆油条摊子卖!”

        郭兴国这番话说得男子气十足,梁萍一时之间被镇住了,反而说不出辩驳的话来。

        正说话间,又闯进来三个人,为首之人正是洪天明,他挺着大肚子,四下瞧了瞧郭家的小居室,像在打量自家的杂物间似的,然后趾高气扬的道:“你们已经不是市毛市厂的人,就不能再住厂里的房子!这是福利分房,又不是你们花钱买的!那么多大学生都没房子住呢!限你们三天之内搬家!否则,我们就请公安局的同志来,强制执行!”

        梁萍早没了当日的风采,披头散发,一脸的疯相,声嘶力竭的喊道:“谁敢动我的家,我就跟他拼命!”

        郭小玲和郭小天赶忙上前拉着梁萍,生怕她会冲过去打人。

        梁萍一见是一对儿女,心下火气更大了,抡起手来,不分男的女的,就是一顿打:“都是些没出息的!只知道给我添堵!你看看,你害得我们家成什么样了!你还要害我们到几时?”

        李毅上前,挡在郭小玲身前,说道:“阿姨,你有火气,冲我发就是。小玲她是我被我诱拐的!”梁萍一见李毅,也是来气,指着他的鼻子:“哪个叫你来的?谁允许你来的?你给我滚!这里不欢迎你!”

        郭小玲站在李毅背后,叫道:“妈,你听我说!李毅会有办法帮我们的!”

        梁萍冷笑道:“我不需要你们帮!你们不给我添乱,我就烧高香了!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妈,你就赶他走!我不想再看见他!”

        李毅没想到郭母对他的成见如此之深,这也难怪,谁叫他未经家人许可,就睡了郭家的宝贝女儿呢?受些气也是份所应当。他知道现在矛盾的焦点,并不在他身上,而在市毛巾厂的态度!郭家二老在市毛巾厂辛苦半辈子,临到头,双双被开除,还要被赶出房去,搁谁身上,都咽不下这口气,这关系到人的尊严问题,给他们多少钱,也是弥补不了的。

        李毅转向洪天明,冷冷地道:“听说你们毛巾厂连工资都发不下去了?你还在这里作威作福,有意义吗?有本事的话,去把工厂业绩提上来,把工资发出来!那才算个男人!”

        洪天明气得脸都绿了,浑身发抖,指着李毅道:“你TMD谁啊?哪家养的狗杂种……”

        他一句话没说完,李毅一拳挥了过去,正中他鼻子,洪天明只觉脑袋一沉,一股嫣红的鲜血,顺着嘴唇流了下来,他伸舌头一舔,大骂道:“你敢打我!”

        李毅双目中似要射出寒刀子,盯着他冷笑道:“你将为你刚才的话,付出代价!”

        他这一发威,身上的气势马上就显现出来,镇住了洪天明等人。李毅自从得知李老爷子的光辉历史后,对他充满了敬意,容不得任何人玷污他李家的名声!

        洪天明张嘴欲骂,可一见李毅的气势,不由得矮了几分,又见对方人多势众,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当即色厉内荏地道:“小子,有种!你给我等着!”又对郭兴国道:“三天!我给你三天时间搬家!三天后我带人来收屋!”说完,气冲冲地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