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八十二章 冲突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八十二章 冲突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实在不想看张昕怡那张脸,起身上洗手间抽了根烟。如厕出来洗手时,听到一个惊喜的声音叫道:“李科长!”

        李毅抬头,看到涟水县农业局局长鲁有贵站在面前,笑道:“鲁局长!你怎么在这里?”

        鲁有贵呵呵笑道:“这不快年底了吗?跟薛县长出来跑跑关系。李科长,相请不如偶遇,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请你喝一杯,走!”

        李毅心想自己有可能要下放涟水,这帮父母官将来都是他的顶头上司,也有意交好,笑着答应了,跟着他,来到“桂”字号小包间。

        里面坐了五个人,有两个李毅是认识的,一个是涟水县副县长方吉才,屈旺被撤之后,他暂时接管了屈旺的分管工作。另外一个,是涟水县的县长薛雪。另外三个人,都是三四十岁左右的男性干部,几个人正围着薛雪劝酒。

        薛雪一边笑着应承,一边苦不堪言。那个屈旺却生怕她喝不醉似的,在旁边煽风点火,怂恿她多喝几杯。

        李毅走了过去,叫道:“薛县长好!方县长好。”

        方吉才哈哈笑道:“这不是李科长嘛!巧啊,快请坐。”

        薛雪见到李毅,神色如常,轻轻一笑,连忙趁机脱身,说道:“李科长,这么巧啊!我来介绍一下。”

        另外三人,都是省水利厅的干部,一个副厅长,姓张,一个处长,姓王,一个科长,姓田。李毅寻思道:“薛雪他们多半是要钱来了。看这三个人的态度,一味的劝酒搪塞,这钱只怕没那么轻易到手啊!”

        张厅长等人听薛雪介绍李毅,只是省府办公厅一个小小的副科,便都露出鄙夷神色,鸟不都鸟他,只顾喊薛雪喝酒。

        李毅觉得无趣,敬了薛雪和方吉才一杯,就要离开。

        不料那个张厅长不高兴了,拉着薛雪的手臂道:“薛县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一个芝麻粒大的副科长敬你酒,你喝了,我敬你酒,你却推托不喝,这是啥子意思?怎么我张厅长还比不上一个副科长了?”

        薛雪用力的挣了挣手臂,没能挣脱张厅长的大手,求助似的看向李毅。

        方吉才和鲁有贵虽然有心帮忙,但碍于身份,都不敢开口。

        李毅皱了皱眉头,本欲离开的身子又站定了,说道:“张厅长,薛县长是女人,你就不必为难她了吧?我来陪张厅长喝两杯。”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你懂不懂规矩?”张厅长喝得红光满面的,肥脸上冒出油光来,牛眼一瞪,官威就出来了。

        李毅有些莫名其妙,心想我哪里惹着你了?向前两步,握住张厅长的手腕,稍微用力一拗,张厅长吃痛,松开了手,甩着手掌骂道:“狗杂种!你敢打我?”

        王处长和田科长一看厅长被人打了,都心急火燎地跳将起来,一左一右,两只老大的拳头袭向李毅面门。

        李毅听到那姓张的骂人,也自火了,两只拳头捏了起来,准备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没教养的张厅长。

        薛雪叫苦连连,这要是打起来了,项目资金就更没指望了,别的人她不敢去拉,只好走过去,挡在李毅面前,拉住李毅往外推:“李科长,你先走!”

        王处长和田科长也就装装样子,见薛雪出面,便收了拳头,叉着腰站在那里大喊大叫。

        王处长大喊:“居然敢得罪我们张厅长,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田科长大叫:“滚蛋!”

        李毅也知道薛雪的处境很为难,有气也只得忍下,往外面走去。

        不想那个张厅长见李毅要走,以为他服了软,气焰立时就上来了,顺手抓起一只杯子,摔向李毅脑袋。

        李毅反应快,将头一低,躲了过去。

        那酒杯砸在门梁上,碎成无数碎片,四散乱舞,有几片弹射回来,打到了李毅和薛雪的头上。

        李毅这下真的怒了,转身就要冲上去,薛雪慌忙使劲顶住他,张开双手抱住李毅的腰,低声道:“李科长,求你了,你快走。改天我专诚向你赔礼道歉!”

        方吉才和鲁有贵这才起身,去劝张厅长。

        李毅被薛雪死死的用力抱住,温香软玉在怀,腹部受到薛雪柔软胸部的挤压,感觉甚是奇妙,再大的火气也消了一半。

        “怎么回事?”几个酒店的保安快步冲了过来,一个高大的保安问道。

        薛雪这才发现自己此刻的姿势过于暧昧,连忙松开李毅,胸口剧烈的跳动着。

        张厅长恶人先告状,指着李毅道:“他打我!”

        保安看向李毅,愣了一下,嘴角扬起一丝微笑,问道:“是你打了人?”

        李毅认出他来,正是保安队长肖剑飞,参加钢铁峰会时,跟他打过交道。

        李毅见李剑飞冲自己笑,证明他已经认出自己,但没有喊出他的名字来,肯定另有深意,便假装不认识他道:“是他打我,你瞧瞧,这杯子都被他砸碎了,要不是我躲得及时,此刻脑袋上早就开花了。”

        肖剑飞点头道:“你们是要公了还是私了?”

        “我要求公了!娘的,我要报警抓你!”张厅长自恃是个人物,开口闭口就拿警察压人。

        肖剑飞没想到张厅长如此强势,有心帮李毅一把,沉声道:“这杯子是哪个摔的?先把钱赔了吧。”

        张厅长掏出一把零钱,甩到肖剑飞身上:“不用找了!多余的给你做小费!”

        肖剑飞捡起钱,数了数,笑道:“不好意思,这里只有十三块,我们的杯子都是景德镇的古窑货,价格是三十六块钱一只,你还差二十三块。”

        张厅长闹了个大红脸,好在本来就醉红了脸,也看不出啥变化。

        王处长和田科长连忙掏腰包,却发现身上都没有带钱。今天本就是出来吃请的,花销再多,也有涟水县这个冤大头买单,几曾想到会发生这等不愉快之事?

        张厅长怒道:“不就二十三块钱吗?我回头给你送来就是!一切等公安来处理!”

        李毅心想他坚持要报警,必定有所依持,但他也不是个怕事之人,当下冷笑道:“那样最好!”

        肖剑飞本想暗中帮李毅一把,借机将李毅带离,放他离开,但李毅这话一出,他反倒不好再说什么,道:“既然你们都同意报警,那我就报警了!”

        “慢着,我来报警!”张厅长得意的从桌子上拿起他的大哥大,拨打了一串号码,很明显不只110三个数字,看来他是找熟人了!

        “喂!陈局长啊,是我啊,我是水利厅的老张啊!呵呵,是这样啊,我在香江大酒店呢,被人给打了,想麻烦你们公安同志过来主持一下公道。不不不,哪能劳动你陈大局长亲自出动呢,啊呀,真是不好意思,麻烦了!好,我在桂字号包间等你。再见。”

        听他所说,这个张厅长跟那个陈局长,不但很熟,而且是称兄道弟的关系!这一来,薛雪等人都为李毅捏了一把汗。

        薛雪赔着笑脸道:“张厅长,您大人大量,何必跟他一般计较呢?来来来,我敬你一杯,算是给你赔礼道歉。”

        张厅长却跟李毅扛上了,根本不理薛雪那一套,大手一挥道:“薛县长,一码归一码,我们的事情,待会再聊,待我先将这不开眼的小子修理了再说!”

        李毅冷冷地道:“你再这般口没遮拦,休怪我不客气!”

        “哟,大祸临头了,你还死鸭子嘴硬!真是无知者无畏,年轻人不知世界大啊!”张厅长好整以暇地坐下,拿起筷子,夹了一只基围虾,放进嘴里嚼巴嚼巴,连头带壳吞了下去,一边吃,一边招呼薛雪:“坐下吃啊!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不妨碍我们之间的友情嘛!”

        薛雪哪里还有心情吃东西?但是还有事求着他们呢,只得坐下来,望了望李毅,表情很是纠结。

        鲁有贵恨不得大耳光子抽自己,没事拉李毅来喝酒做什么?这下好了,好不容易把张厅长请出来,这下肯定得罪了,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弥补回这个损失呢!只怕连李毅也要得罪了。

        或许是张厅长打电话的缘故,110出警的速度出奇的快,门外很快就传来了嚷嚷声:“张厅长!哪个王八蛋敢打你呢?呵呵!兄弟们,把凶手拷进局子里去!好好招呼着!”

        听到这粗鲁豪放的嗓门,薛雪等人都是暗暗吃惊,心想李毅这下可有得苦受了,都担心地望向李毅。

        不料李毅听到这声音,反而一喜,也不说话,拖了张椅子过来,大马金刀往那一坐,没事人似的。

        肖剑飞暗暗奇怪,心想就算是道上的兄弟,一听到公安来抓人,无不慌张失措。公门中人,更怕进局子,没事还惹一身骚呢!这人怎么这么沉着呢?

        随着破嗓门的嚷嚷,一个满脸横肉的公安,手挎在腰间枪把子上,威风八面的走了进来。

        “陈局长!”张厅长将筷子一扔,大踏步迎了出来,老远就伸出双手,热情地笑道:“辛苦了!先坐下喝一杯!兄弟们都辛苦了,来来来,都坐下喝杯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