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八十章 汪少有请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八十章 汪少有请

    作品:《官路弯弯

        这天,快下班时,李毅接到一个电话,对方在电话里含笑说道:“喂,毅少,好久不见了,出来聚聚呗?”

        听这语气和话语,似乎是一个很熟悉的老朋友,但李毅印象里根本找不到这号人物,于是试探着问:“恕我耳拙,没听出音来,你是哪位?”

        “毅少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患难兄弟你也能忘得一干二净?”对方口气里尽显亲切。

        李毅最烦这种猜人的电话游戏,不耐烦地道:“不说我挂了啊!”

        “别啊!给你点提示,张昕怡大美女还记得吗?”

        “对不起,我不认识此人,你打错电话了。我也不是什么毅少。”李毅冷冷的挂了电话。

        不一会,电话又响了起来,李毅故意不接。

        办公室里只有这一部电话,电话铃声老是响,坐在对面的同事都看向李毅。李毅向坐得最近的那位新来的女孩招招手。那女孩叫谈静宜,用右手食指指了指自己鼻子,确定李毅找的是她后,就走了过来。

        李毅说:“你接电话。”

        谈静宜伸手去拿话筒。

        李毅轻声道:“就说我不在!”

        谈静宜笑着点点头,摸起话筒,哦哦了两声,笑道:“他说他不在。”

        李毅被她雷得不轻。

        请静宜笑着将话筒递了过来:“他说他知道你在。”

        李毅无奈的接过电话。

        这次,对方直接自报家门:“李毅,我是汪洋!你不会再挂我的电话吧?”

        “哦!汪少爷!”李毅眼前浮起一张总是含着邪邪笑意的俊脸,淡淡地说:“只要你不提那个女人,我们还是朋友。”

        关于张昕怡,他没有丝毫好感,张扬、任性、自私、无知,女人的缺点,在她身上基本齐全了。

        “好!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兄弟之间,不谈女人。怎么样,出来聚聚呗?”汪洋学精明了:“我到你单位门口接你。”根本不给李毅拒绝的机会,就挂了电话。

        请静宜见李毅放下话筒,笑问:“李科长,怎么,你也有不想见的人?”

        “唉,一帮子狐朋狗友!”李毅苦笑:“在一起就晓得胡天胡地,我跟他们是格格不入。”

        谈静宜道:“如果是我,不合适的朋友,我是不会交往下去的。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

        李毅笑道:“朋友嘛,三教九流,交了也无妨。所谓鸡鸣狗盗皆有用。”

        谈静宜有些局促地道:“李科长,我想请你吃个饭。”

        李毅笑道:“不用,你好好工作就行。”

        “你不会看不起我吧?”谈静宜像受了莫大侮辱似的,委屈得泪眼汪汪。

        欧阳谨萱正走过来,听了就笑道:“李毅,你就答应了呗,反正,她现在是你下属,请上司吃个饭,平常得紧。”

        李毅道:“我可从来没请上司吃过饭。”

        欧阳谨萱丢过来一个鄙夷的目光:“你这种榆木疙瘩,还会请上司吃饭?我真搞不懂,你是怎么升的官?不讨好上司不说,还尽干得罪人的事!”

        另一个新人孔亮马上抢着说:“李科长,我也请你吃饭。”

        谈静宜故露薄怒道:“孔亮,你别跟我抢,我先开的口,你啊,先排队吧!”

        李毅笑道:“你们请错人了,也请也要去请邵科长啊!”

        谈静宜和孔亮有些不好意思地道:“邵科长我们已经请过了。”

        李毅深深看了他们一眼,心想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世故老成吗?笑道:“不巧啊,我晚上有约了。”见谈静宜患得患失的模样,生怕她生出不好的情绪,影响到工作,便笑道:“要不,我把那边推了,赴你的约吧。”

        谈静宜雪白的脸上飞起一抹红晕,欢喜地道:“李科长,这么说,你答应了?”

        李毅很明白他们这种新人的心态,不想给她脆弱的心灵留下阴影。再者,他也不愿意跟汪洋那种纨绔子弟过密交往,正好借她挡了汪洋的约会,于是笑道:“好吧!”又对欧阳谨萱道:“要不,我们拼个饭局?”

        欧阳谨萱高兴地道:“好啊!”觉得自己太过外露,于是收了笑,婉转地道:“不过,今天是孔亮和小谈请客,要问问他的意思。我又不是领导,说不定他们不愿意请我这个闲人呢?”

        孔亮和谈请宜不是傻子,李毅都答应了的事,他们哪里会反对?于是笑着点头:“好啊,人多热闹啊。”

        李毅笑道:“你只请欧阳小姐,就不请范大小姐?不怕她有意见?”

        孔亮飞快的打了自己一记嘴巴,嬉笑道:“你看我这猪脑子!怎么能忘了范大小姐呢?主要是范大小姐太漂亮了,我不敢开这个口啊!借李科长吉言,我斗胆请一下范大小姐。”咳了一下,学着清宫的太监施了一礼,嗲声嗲气地对范丝雨道:“范大小姐,请赏脸,跟我们去喝上一杯。”

        范丝雨被他逗笑了,但她实在是有事脱不开身,便笑着拒绝道:“我下班后还有事,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热闹啊,我就不去凑了,你们玩得开心点吧。”

        马海涛看着他们有说有笑,所有的同事都当他是空气,感觉特没意思。有点后悔以前的鲁莽举动。他素来脸面厚,佯装没事人一般,凑上前道:“范小姐没空,我马大哥有空啊,要不,我全权代表范小姐去喝几杯?”

        孔亮是新人,不知这个马海涛底细,一时不敢接口。

        李毅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欧阳谨萱他们却不知道这档子事,笑道:“你不去陪女朋友?”

        马海涛讪笑道:“我哪来的女朋友啊?我这不是单身汉,回家闷得慌吗?跟你们出去凑个热闹而己,你以为我还真馋你那二两酒不成?”

        孔亮听了,生怕得罪人,咬咬牙道:“干脆,大家一起去吧,我初来乍到,请大家喝上一杯,以后的工作中,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李毅心想,这个孔亮,脑子转得快,人也灵泛,又大气,拿得起,混官场是混对了。

        众人自然叫好,能有便宜酒席吃,哪个愿意回家吃咸菜?

        下班时间到了,大家一路涌出,出大厅时,另一边走过来一群人,李毅打眼一看,见是办公厅纪检监察处那帮家伙,簇拥着陆俊和左晓霞而来。

        陆俊春风满面,见到李毅,伸出大手,大度的笑道:“李科长!还没有恭贺你高升呢!”

        在官场,握手是有一定讲究的,下级见上级,上级不主动握手,下级一般是不能伸手的。陆俊主动伸手,称呼的又是李毅的职务,显然是要压李毅一头。

        左晓霞抢先道:“李毅,陆俊也高升了,现在是副科了。我们这过来这边,是有事跟你们办公厅的纪检交接一下。”

        李毅无所谓的笑笑,跟他握了握:“同喜同喜,你在纪委,那才叫高升呢!那可是管官的地方。”

        陆俊道:“我们南大的几个人,很久没聚了,哪天叫上他们,我们聚一个呗!都是一个学校出来的,在将来的工作中,自然要互帮互学,亲近几分。”

        李毅对陆俊并无好感,他也知道,这次举报事件,陆俊一定在其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但陆俊这话说得好,校友圈子,也是一种圈子,在南方省的官场,南大的力量绝对不容小视,李毅应承道:“好啊!这联络的事情,就交给你吧,你过去是校学生会主席,现在又是纪检科长,人面广,组织能力强,这件事,非你莫属。”

        这话明着是捧陆俊,但语气听起来,却好像上级在向下级布置任务,陆俊听了很不舒服,却又无法反驳,只好允诺一声,跟李毅道了再见。

        左晓霞故意落后几步,对李毅说道:“你的事情,现在已摆平了,你就安心工作吧。”

        李毅道:“我没事。”

        左晓霞还想说什么,那边了陆俊大声的喊她的名字,她只得向李毅做了个打电话联系的手势,走了开去。

        其它同事见李毅跟美女聊天,都自觉地先行一步,只有谈静宜一直跟在李毅身边。

        李毅笑道:“你怎么不跟他们一起走?”

        “我跟他们不熟。”谈静宜有些腼腆地说。

        “慢慢就熟了。”两人一边走,一边谈话,李毅问道:“你以前在哪里工作?”

        “我在档案室。”

        “档案室?”李毅有些狐疑,档案室那地方他常去,除了几个临退休的老干部,就只两个中年妇女,都熟悉得很。

        于是问道:“我以前在档案室没见过你啊?”

        谈静宜眼神有些躲闪道:“我,李科长,我以前其实不在档案室。”

        “哦?那是在哪里?”李毅有些诧异她为什么要在这个小问题上撒谎。

        谈静宜似乎想取得李毅的信任,说出了真相:“我只是南岭街道办的一个普通职员。”

        李毅停住步子,疑惑地问:“那怎么会调到我们部门来?”

        “上次,省政府办公厅有个刘副厅长到我们街道办来,他很喜欢跟我聊天,说能帮我调动到省政府工作,这次就是他安排的,叫我先做着,转正的事,他会帮我搞定。”

        李毅皱了眉头道:“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交易?”

        “这……”谈静宜满脸通红,没想到李毅会这么直接,她有些不知所措。

        “算了,你们那些事,我也不想知道。你就安心工作吧!”

        “不是,李科长,真没有什么事,不过,刘副厅长说过,他很喜欢我……”谈静宜的声音本来就不高,这话说得更是细如蚊蚋。

        李毅见过那刘副厅长,那可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秃顶男人,满脸的肥肉,笑起来好像有四五个下巴。一想到这里,他就觉得恶心,连带着看谈静宜也不顺眼了,有些冷淡地道:“路是自己走的,我不能置喙。”

        “李科长,我也知道,他的年纪比我爸还大,我也不想那样……所以,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留在这栋大楼里!”

        李毅这才笑道:“嗯!这才像个年轻人嘛!你要记住,人生在世,为了得到一些东西,必将失去另一些东西,但是,有些东西,是我们不能失去的底线。”

        谈静宜羞怯地道:“李科长,你不会看不起我吧?”

        “怎么会呢?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人之常情嘛!我理解你!你放心,我会尽力帮你的。”李毅微微一笑。

        “多谢李科长,我真的没看错人!”谈静宜有些激动地说。

        “不过,能不能留下来工作,还要看你的工作表现,这段时间,你就努力的学习吧,把心思花在钻研上,不要老是想些邪门歪道。”李毅深思熟虑之后,才说出这番话。

        “李科长,你真是一个好人!”谈静宜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芒,知道李毅这座城,算是攻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