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七十六章 批示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七十六章 批示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的报告很快就发回到了南方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人手一本,外加一封国务院总理对此报告的批复函。

        温玉溪端着茶杯,注视着这份报告书,前不久,这封报告书也曾这样静静地躺在他书房中宽大的办公桌上。上面鲜红的信标和批复,和桌面上插着的国旗和党旗一样醒目。

        “报告已阅,兹事体大,其中所述情况,不独南方一省所有,特转发各省党委常委详阅,望诸君以国事民生为重,严查彻查,大办特办,将水利工作落到实处!”

        这是总理的批复,语气虽然温婉,但其中隐藏的不满与怒火,却是隐约可见!

        报告已阅,说明总理很认真的读了这篇报告!可是,这只是南方省一个副科级调研员写的调研报告啊!

        兹事体大,说明总理很认同报告中所讲之事!

        不独南方一省所有,说明总理对水利工作很重视,对各省的水利现状,有着很深刻的了解!

        转发各省党委常委详阅,这句话含义颇深,这是不是说明,总理已经知道,南方省委常委已经看过这份报告,但总理以为,这些常委看得不够详细?

        最后那句,就隐含愤怒与不满了!望诸君以国事民生为重!难道我们以前不曾以国事民生为重吗?

        严查彻查,大办特办,落到实处。这几个短句子,其力千钧!等于直接指责各省领导,你们以前的工作,马虎得紧,水利工作,现在已经到了非查不可,非办不可的地步了!如果再落不到实处,中央后续的手段,将是雷霆之怒!

        温玉溪将这些关节窍门想通想透了,觉得充分领会了文件的精神,这才缓缓合上眼,思索着下一步的对策。

        这是一个危机,水利工程这一块,向来是个肥衙门,不知道养肥了多少贪官污吏,不查不办则相安无事,一旦严查严办,那将牵一发而动全身,拔出萝卜带出泥,这一剑挥下去,不知道会砍倒多少干部!

        这一点,从一个小小的涟水县水库工程案件就可见一斑!

        同样的,这也是一个锲机,一个让温玉溪全面整肃南方官场的一个良机!

        温玉溪必须善加利用,从中获得最大利益!分得最大一杯羹!他要好好谋划。

        李毅!

        温玉溪双手按着有些发胀的太阳穴,想到了这个年轻人。第一次和他相遇的情景,再次浮上脑海。

        那个一身寒酸背着一个大大的画筒前来参加铁钢峰会的年轻人,现在居然跑到国务院跟总理对话去了!

        他又想到那次常委会上,除了他和少数几个常委表示支持外,其它大部分常委都否决了这份水利调研报告,然而世事如棋局局新,这才多久啊,这份报告却以这样的方式再次回到一众常委手中,这算不算打脸呢?

        当时还是不够坚持啊!如果态度再坚决一点,闹出的动静再大一点,让矛盾冲突表现得再激烈一点,让那些反对派们蹦跳得更高一点,那么,现在收到的戏剧效果将更加明显!他们摔得也将更惨!

        此刻,虽然已经是深夜,但南方省的常委家属大院里,一定殊不平静吧?

        一个女孩悄悄地摸进书房,走到温玉溪背后,偏着脑袋做出各种怪脸,但温玉溪陷在沉思中,对女孩的表演恍如未觉。

        女孩不满的哼了一声,突然伸手抢走桌面上的报告,撒娇似的道:“爸,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连我在你身边站了半天都没发觉!”

        “我在想李毅呢。”温玉溪呵呵一笑,看着女儿调皮的笑脸道:“你啊!从小到大,就爱跟爸玩这手!我告诉你,你爸现在老了,经不起你这么吓唬,万一吓出个好歹来,你哭都来不及了!”

        “李毅?李毅是什么人?女人?不像。”温可妮看了看报告书,发现作者的名字正好叫李毅,就笑道:“就是这文章的作者?他写了什么惊世骇俗的作品,值得我爸爸这么关注?”当下迅速地浏览了一遍,讶道:“这个李毅还不错嘛!这政治敏感度和民心关注度,跟表姐有得一拼!”

        “你家表姐啊,那可是我国的撒切尔!呵呵,这个李毅跟她倒是蛮对头的!唔,不说外人了,你哥呢?”

        “被汪洋拖出去了,爸,我看那个汪洋,吊儿郎当的,别把咱哥给带坏了,你抽空子得说说他,叫他少跟汪洋出去闲逛!”

        “朋友是什么?”温玉溪问女儿。

        “朋友?当然是两肋插刀,能肝胆相照,能雪中送炭,能锦上添花!”温可妮掰着手指头数着。

        “小妮,我告诉你,朋友分很多种的。乡里有一句老话说得好,一个人啊,要有三个贼朋友,晚上不怕偷牛!要有三个官朋友,官司不会缠身!要有三个牌朋友,生活不会无聊!这话说得对啊!鸡鸣狗盗,各有用途。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这句话教育我们,看人不能只看表面。朋友,也不一定要结交须胜己,如己不如无!”温玉溪谆谆教诲女儿。

        儿女渐渐长大,而他这个父亲,却离他们越来越远,现在好不容易又重聚一块,他自然逮了机会就教女训子。

        “爸,你道理真多,反正啊,我永远都说不过你!”

        “呵呵,当然啦,朋友还是要多交正人君子!最起码,自己得分得清正邪,稳得住良心!千万别被坏朋友给带坏了。这一点上,我对小嘉还是挺有信心的。”

        温可妮拍着手中的文件道:“好啦,你就别想你的李毅和朋友之道了,出去陪妈妈看会电视吧,她一个人在外面无聊死了!”说着,推着温玉溪出去。

        温玉溪指着她的鼻子,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好吧!那我们出去看会电视,聊聊天?”

        温可妮开心的笑了,挽着父亲的手臂走了出去。

        两人刚走到门口,书房桌上的电话猛然响起来,温玉溪示意女儿先出去,转身拿起电话,刚喂了一声,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温书记,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