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六十章 狐狸尾巴露出来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六十章 狐狸尾巴露出来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找来一张床单,将材料包裹起来,赶到洗手间,用水将欧阳谨萱淋湿了。

        欧阳谨萱猝不及防,被李毅淋了个满头满脸,她抹了一把脸,低头一看,身上薄薄的衣服全湿透了,贴紧了肉,显得格外透明,玲珑浮凸的身体展现无遗,她双手本能的去挡住胸口,却发现李毅根本没看她的意思。

        李毅把自己全身都淋湿了,背起材料就往下面跑。

        欧阳谨萱愣了一秒,赶紧跟上。

        吴清源和薛雪等县委县政府领导人都闻讯赶到了招待所下面。

        招待所的大门冒出滚滚浓烟,火光正在一楼肆虐,火苗越烧越旺,火势正往上蔓延。

        邵国平等人都已经冲了出来,聚在一起发表国骂。

        薛雪冲了过去,四下一瞧,问道:“李科长呢?”

        邵国平四下瞧瞧,摇头道:“怪了,他最先发话叫我们跑的。他怎么还没下来?”

        范丝雨叫道:“糟了!材料!”

        众人俱是一惊,为了这次调查,很多一手材料都集中到了招待所,如果这些材料全部付之一炬,那水库工程款的去向,再要取证和核算,就要难上百倍!

        邵国平心都凉了半截!这次他是水督办带队下来的组长,是要负全责的!

        本来这事情上面有人要捂盖子,他顶着压力,跟着李毅正义凛然了一把,满想着,只要把这事情坐实了,办牢了,任何人都没有二话可说,也不敢将他如何处置。

        可是现在,如果这案子就这样不了了之,那他邵国平,将成为一个大笑柄!会被那些原本想捂盖子的人,小看他,笑话他:你不是想揭盖子吗?你倒是揭啊!甚至会借此打压他,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薛雪心里焦急,却是无法可想,只是一个劲的催促身边人:“消防队的呢?怎么还没来?”

        吴清源背着双手,冷冷地看着大火吞噬着招待所大楼,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人群中,屈旺手摸着下巴,眼神有些阴冷地看着火中的大楼。

        更多的人则去周边打水来救火。

        五分钟过去,李毅还没有出来。

        薛雪心一沉,眼睛有些泛酸,她想到了那天,她和这个男人在荒山底下的车里,度过了一个令她终身难忘的夜晚。虽然并没有发生什么狗血的剧情,却更令她高看了这个男人,心里也装下了这个男人。她想到了他在常委会上不遗余力的帮忙,也想到了昨天他怀着怎样的心情来摸她的手。

        消防车的呜叫声传了过来,姗姗来迟的县消防大队长,被薛雪劈头盖脸一顿训,消防大队长立正站好,等薛雪发泄完毕,这才小声地嘟囔了一句:“薛县长,路上堵住了。”

        “少废话,马上给我灭火,我告诉你,里面的人要是死了一个,你这大队长难辞其咎。”薛雪**的说道,根本不听任何借口。

        消防大队长知道此刻任何解释都无济于事,赶紧指挥灭火救人。

        正忙得不可开交呢,被浓烟弥漫的招待所门口,冲出来一个物体。

        探照灯马上聚光到了这个物体身上,众人看得明白,原来是有人蒙了一床大被子跑了出来,大被子被淋了个湿透,饶是如此,跑出来时,表面仍然烧着了,渐渐越烧越大,如果再晚得两分钟,被子连同里面的人,只怕就要被烧焦了。

        薛雪本能的感到被子里的人是李毅,上前两步,想要去帮忙。

        被子被掀了开来,里面的李毅满脸乌黑,全身湿漉漉的,背上还背着一个大包袱,怀里抱着一个女孩子。

        薛雪看清那个女孩子是欧阳谨萱,双手紧紧吊在李毅的脖子上,吓得花容失色,就算到了安全地带,也没有放开李毅,李毅也没有放开她的意思,一手搂着她,不停地拍打着她的背部,安慰着:“好啦!不用怕啦!”

        薛雪停住了飞奔的脚步,慢慢地走了过去。

        邵国平上前扶着李毅,问道:“李科长,你怎么这么久才下来?”

        李毅指了指背上的包袱:“快拿下来,压死我了!”

        邵国平和几个人一起帮忙,把包袱解了下来,打开一看,里面全是这次案件的重要证据和材料,欣喜若狂的大喊道:“没烧!全在这里!李科长,你真是大功臣!”

        吴清源和薛雪走了过来,各自说些安慰话。

        屈旺挤在人群中,眼见邵国平打开那个包袱,就知道糟糕了,抽身要走,冷不防听到李毅道:“请问屈副县长在吗?”

        屈旺刚刚退出人群,听到这说话声音,双腿不禁一软,想跑却跑不动,他故作镇定的回过头来,却见众人都在盯着他看。

        “怎么了,屈副县长,你这么着急,要赶着去做什么要紧事情吗?”李毅拿衣襟胡乱擦了一把脸,黑脸马上变成了大花脸。

        屈旺嘿嘿一笑:“没有什么事,我就去上个厕所。”

        李毅冷笑道:“屈副县长,我想请问你,今天为什么会突然停电?招待所为什么会突然失火?”

        屈旺笑了笑:“李科长,你这话问得好不可笑!为什么停电?这要去问电力局局长啊!至于为什么失火,这更可笑了,我哪里知道招待所为什么会失火呢?我又不住招待所!”

        李毅一直盯着他的眼睛看,看得屈旺心里有些发毛,仿佛心里那点小秘密,全被面前这个年轻人洞悉了。

        “李科长,你要是没事,我可要走了。”屈旺平静地道。

        “屈副县长,如果你不急着上厕所的话,我们最好现在就谈谈!”李毅道:“薛县长,请公安局的吕局长过来!”

        薛雪心头一震,如果此刻她还不懂李毅的意思,那就白吃这么多年饭了,向小寒使了个眼色。小寒会意,马上打电话过去。

        屈旺一听要叫公安局的人来,强笑道:“薛县长,这是什么意思?我可是副县长,你难道要调查我不成?”

        薛雪道:“不调查你,只是有些事情,想请屈县长对下质,洗脱一下嫌疑!”

        屈旺道:“没根没据的事,你们可别乱栽赃!”

        “清者自清,屈县长何必如此紧张?”薛雪道:“为人不做亏心事,夜半敲门心不惊。”